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30章 刘飞巧妙出招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魏秋华的话。肖建辉的脸色越來越阴沉了。而邓佳明的脸上也明显露出了丝丝怒色。

    会议室内的气氛越來越压抑了。似乎有一股股的火山在会议室内酝酿着。

    突然。肖建辉狠狠一拍桌子说道:“魏秋华同志。你难道不觉得你的话太过分了吗。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照你这样说來。好像如果谁要是提拔周海鹏谁就是罪人似的。你这明显是指桑骂槐啊。什么叫欺善怕恶。什么叫欺软怕硬。你把我们的干部当成什么人了。难道做点事情也要受到人的指责和编排吗。你知不知道做事情得先易后难。。。你知不知道做事情得循序渐进。如果真要是像你那样说的不管不顾的去做。我们海明市的经济还要不要发展了。我们海明市的精神文明建设还要不要建设了。你凭什么这样指责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上帝吗。上帝也不带你这么偏激的吧。”

    肖建辉的话音落下。会议室内的气氛显得更加紧张了。平时的时候。肖建辉是很少被气成这个样子的。也很少拍桌子瞪眼的。其他常委也是如此。但是今天。肖建辉被魏秋华这番话气得情绪要失控。有些发飙了。

    然而。此时此刻。会议室内的其他人却全都保持着沉默。大家都在冷眼旁观。尤其是那些熟悉肖建辉的人。他们都知道。肖建辉虽然表面上看起來是情绪失控了。但是实际上。这个老家伙绝对是一头老狐狸。让他情绪失控的人恐怕还沒有出生呢。但是在三大巨头刚刚入主海明市的第二场常委会上。就拍桌子瞪眼开始发飙。很明显这位政法委书记这是要给三位巨头一个下马威啊。

    看到刘飞发飙。王成林和胡天宇都不由得一皱眉头。他们虽然对肖建辉并不怎么了解。但是他们两个也并不是一般之人。虽然猜不到肖建辉到底是什么心思。但是肖建辉明显是借題发挥想要将常委会的水搅浑的意思却是很明显的。不过两个人谁都沒有说话。因为这个时候。如果常委会局势失控。那是刘飞的责任。在这个关头。他们沒有必要替刘飞出头。而且他们也想要看一看。刘飞到底会怎么处理这次事件。

    然而。此刻的刘飞却仿佛犹如入定老僧一般。表情淡定的坐在那里。并沒有发表任何意见。任由常委会的气氛变得越來越压抑。越來越紧张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表现得非常低调的魏秋华出人意料的也狠狠一拍桌子站起身來。怒视着肖建辉冷冷的说道:“肖建辉同志。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你认为我是指责。我的观点偏激。那么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说周海鹏的做法是先易后难。但是你睁开你的眼睛看一看。到现在为止。进两三年來。我们海明市出了那些可怜兮兮的无权无势的老百姓的餐厅、饭馆被勒令停业整顿之外。有哪一家大型酒店被停业整顿了。那些快餐连锁企业哪一个沒有出现一次又一次的食品安全事故。苏丹红事件有沒有。有毒鸡事件有沒有。。发霉的汉堡晒一晒继续卖有沒有。有沒有啊有沒有。海洋乳业大肠杆菌超标事件有沒有。过期变质的牛奶拆开包装混入新的牛奶中继续重新包装销售事件有沒有。日本拉面馆所谓的骨头汤其实是拿速溶剂勾兑的有沒有。拉面馆的后厨卫生肮脏的可怕这事件有沒有。深华酒业的酒魁酒使用塑化剂勾兑中高档白酒事件有沒有。中低档白酒全都是用食用酒精勾兑的事件有沒有。乐家福超市价格欺诈的事情有沒有。乐家福超市使用普通的速成鸡当高档的三黄鸡去卖的事件有沒有。乐家福超市使用普通的猪肉当成高档绿色猪肉的欺骗事件有沒有。有沒有啊有沒有。肖建辉同志。如果你能够回答我的这些问題。你告诉我以上这些企业哪个企业受到了卫生局的制裁和处罚。我可以向你道歉。但是如果沒有的话。你凭什么向我拍桌子瞪眼的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认为你声音大嗓门大就可以呼來喝去的吗。你认为你拍桌子瞪眼睛就可以震慑住别人了是吗。你先弄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我们海明市的市委常委会。这里是海明市最高的决策中心。这里是讨论海明市经济发展大事的地方。第一时间更新 不是你拍桌子瞪眼的地方。”说道这里。魏秋华稍微喘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刘飞充满歉意的说道:“刘书记。对不起。刚才我被肖建辉同志的不理智行为给气坏了。拍了桌子。瞪了眼睛。我向你向各位常委道歉。”

    刘飞轻轻的点点头。脸色阴沉着。却并沒有说话。冷冷的目光向肖建辉投了过去。

    此刻。会议室内静悄悄的。所有的常委这个时候连大气都不愿意长出。全都屏息凝神把目光落在肖建辉的脸上。因为魏秋华刚才那一连串的有么有绝对非常犀利。。字字如刀。刀刀见血。让人震撼。让人深思。而魏秋华在说完之后向刘飞和各位常委就自己拍桌子瞪眼的行为向道歉的举动更是显得十分犀利。不仅一下子就破掉了肖建辉蓄意拿出的下马威。直接消减了肖建辉下马威的效果。而且反将了肖建辉一军。因为魏秋华向刘飞和各位常委们就拍桌子行为道歉了。如果肖建辉要是不道歉的话。那么就显得肖建辉心胸狭隘。真有给三位巨头下马威的嫌疑了。但是如果肖建辉要是道歉了。那么他之前通过拍桌子瞪眼所积累下來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很多。不仅仅丢了面子。。还一下子就陷入了被动的地步。因为他还得直接面对着魏秋华那一系列有么有的问題。

    此刻的肖建辉脑门上青筋暴起。双拳紧握。阴冷的目光在魏秋华的脸上不断的扫过。然后定格在魏秋华的眼神上。和魏秋华直接对视着。

    然而。此刻的魏秋华稳稳的坐在座位上。目光不闪不避的和肖建辉直视着。他的嘴角微微向上翘起。脸上带着一丝不屑的冷笑。

    两人虽然沒有动手打架。但是他们的目光就好像是隔空对轰一般。都想用目光的威力将对方打败。。逼迫对方屈服。

    此刻。会议室内的氛围显得更加紧张起來。因为作为市委常委级别的人物。大家都非常清楚一点。也许彼此之间相互指责甚至是相互对骂未必会引发多大冲突。但是如此彼此之间眼神交战时间太久的话。那很有可能会出事的。因为眼神交战是最容易直接引起人情绪产生失控的。

    “好了。够了。”刘飞突然冷冷的说道。目光冷冷的看着肖建辉说道:“肖建辉同志。刚才魏秋华同志已经表态了。你是什么意思。难道眼神可以杀人吗。”

    听到刘飞这样说。会议室内顿时有人发出了一阵哄笑之声。会议室内的气氛顿时为之宽松了下來。因为看过《灌篮高手》的人都知道。用眼神杀人那是樱木花道修炼的失败的绝技。

    肖建辉听完刘飞的话之后。缓缓收回了瞪向魏秋华的目光。然后目光复杂的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各位常委常。我就我自己拍桌子瞪眼睛之事向大家道歉。我刚才的确有些冲动了。”

    虽然心中十分不愿意。但是肖建辉确定不得不向刘飞和众人道歉。因为众怒难犯。如果真的开罪了所有常委的话。尤其是同时得罪了三大巨头的话。纵然他本地派实力在强劲。也是无法对抗三大巨头联手的。虽然此刻三大巨头什么话都沒有说。但是刘飞那目光、那声音中明显已经表现出了强烈不满了。虽然他心中认为刘飞很有可能会阻挠自己力推周海鹏上位。但是在气势上。他却不能输给魏秋华的。

    刘飞听到肖建辉道歉了。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些。淡淡的说道:“肖建辉同志。魏秋华同志。你们要记住。这里是常委会。是我们海明市商讨最高决策的地方。有什么话大家都可以直抒胸臆。直言不讳。但是沒有必要非得用拍桌子瞪眼睛这种行为來强调你们的优势和主张。那样的话。反而会显示出你们心中的怯懦。我和王成林同志、胡天宇同志刚刚到达海明市沒有多久。对于海明市的情况还不熟悉。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沒有经历过常委会上面的争论。不代表我们沒有见过世面。谁要是想要给我们一些下马威之类的东西。最好先考虑考虑。王成林同志。胡天宇同志。你们说呢。”

    听到刘飞的这番话之后。肖建辉的胸中好像有一股闷气迟滞不去。他想要开口。却又说不出什么话來。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直接点名自己的真实用意。一点情面都沒有给自己留。此刻。他只能有些紧张的看着王成林和胡天宇。看看他们怎么表态。因为如果他们要是表态特别坚决的话。那可就相当于刘飞这一巴掌狠狠的打在自己脸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