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09章 刘飞谈天时地利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走进朱正军的办公室,朱正军连忙站起身来到门口迎接。

    等双方落座之后,朱正军的心情立刻紧张起来。虽然对上王成林和胡天宇的时候朱正军也有些紧张,但是那种紧张相比于面对刘飞的紧张来讲,简直是微不足道的,当然,这种紧张不仅仅是因为刘飞是海明市新任的市委书记,更是委员,而真正让朱正军感觉到紧张的是刘飞那个铁腕书记的绰号。

    刘飞都不知道,自己铁腕书记的绰号已经被华夏官场圈内传遍了,尤其是有人把刘飞担任书记之时拿下的一系列贪官污吏列出个名单的时候,很多人的高层都为之震撼。所以,铁腕书记的绰号不胫而走,而刘飞在沧澜省接连拿下迟宇航和冯双阳,逼走沈中锋的一系列动作,更是让人看到了刘飞高的手腕和强大的气场。相比之下,王成林和胡天宇虽然也都比较有名,但是和刘飞的名气相比却差了不少。

    所以,坐下之后不久,朱正军便已经汗流浃背了。

    刘飞笑着看了朱正军一眼说道:“朱正军同志,你怎么流这么多汗啊?”

    朱正军连忙说道:“嗯,可能是这屋子里面有点热。”

    刘飞笑着站起身来,把窗户打了一些,然后笑着说道:“这样就应该好些了吧?”

    一阵冷风吹来,朱正军感觉头脑清醒了许多,尤其是刘飞脸上流露出来的真诚的笑容,更是让朱正军感觉到轻松了一些。

    刘飞心中也清楚,有些官员看到上级领导的时候就特紧张,所以他并没有摆出那种官威来,而是十分和善的说道:“朱正军同志,你在卫生系统工作多少年了?”

    谈到话题上,朱正军的紧张感稍微缓解了一些,回答道:“已经有28年了,我23岁就进入海明市卫生系统工作了。”

    刘飞笑着说道:“28年,那时间还真是不短了,能够在卫生系统中一呆就是28年,这说明你很有耐性啊,我还听说你在副局长的位置上一座就是12年,所以我有些纳闷,有句话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刘飞说话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而是以商量的语气和他展开对话,听刘飞这样问,朱正军连忙说道:“刘书记,您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我用16年走完了从科员到副厅级的道路,但是在副厅级的道路上,却一直走不上去?”

    刘飞笑着点点头:“嗯,是的,就是这个问题,你可以选择不回答。”

    朱正军苦笑了一下说道:“其实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我年轻的时候,由于是军医大毕业的,所以分配到海明市卫生系统的时候颇受老局长的重视,所以他在位的时候,对我十分照顾,再加上我工作的时候十分拼命,能力也还凑合,所以前面几年老局长对我提拔的很快,不到8年的时间便从科员提拔到了正处级的岗位上,不过这个时候,老局长已经退休了,所以我在处级干部的岗位上一干就是8年,直到8年之后,因为资历足够,而局里又恰好竞争力比较强的人不是很多,所以我被上级提拔到了副局长的岗位上,而接下来就是12年的副局长生涯,直到现在。”说这话的时候,朱正军的脸色有些苦。他这一生宦海生涯,有幸运的时候,也有煎熬的时候。不过好在他足够聪明,凭借着张飞一般的外貌,诸葛亮一般谨慎的行为走到如今这种地步。

    刘飞听完之后,轻轻点点头说道:“嗯,的确不容易,不过你也还算不错了,起码现在已经是副厅级干部了,有很多人,终其一生到退休的时候,也许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甚至有很多人退休的时候能够捞一个科级干部的待遇就已经不错了。这官场构建就像金字塔一般,越是到了高层,位置就越少,而竞争就越为激烈,而正是这种构建,确保了我们华夏越上上走,官员的水平和能力就越强,心胸也就越为宽阔,朱正军同志啊,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恐怕之前胡天宇书记和王成林市长和他谈话的时候,肯定是在极力拉拢你了吧?”

    刘飞的话说得十分坦率,也很直白,朱正军听刘飞这样说,也没有瞒着,直接点点头说得:“是啊,我现在非常为难,不知道到底应该如何抉择。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领导们都看上我了呢?以前可是12年都未曾有人对我进行问津了。”

    刘飞笑着说道:“这个非常简单,天时、地利而已。”

    “天时和地利?”朱正军有些惊讶的问道。说实在的,他还真想要把原因弄清楚,而且刘飞和他交流的时候虽然他心中对刘飞充满了敬畏,但是刘飞所说的每一句话却让他不得不跟着刘飞的思路继续交谈下去。刘飞的话就像是充满了诱惑力一般,勾得他欲罢不能。

    刘飞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天时和地利。天时者,现在我、王成林、胡天宇三人刚刚到达海明市,急切需要想办法打开海明市工作的局面,以便在以后的工作中抢占先手。而海明市恰好在食品安全领域存在着严重的问题,恰好前任卫生局局长自杀,空缺出了一个局长的位置,所以,这个局长位置便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焦点,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恐怕邓佳明他们那边肯定也有人找过你了吧?”

    朱正军没有想到,刘飞竟然连这个都能分析出来,所以他也并不隐瞒,轻轻的点点头:“是啊,邓部长要求我退出局长竞选,他会给我安排新的位置,被我拒绝了。”

    听到朱正军没有隐瞒,直接和盘托出,刘飞满意的点点头,从朱正军的所作为我来看,他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人,所以刘飞笑着说道:“嗯,聪明的人总是会做出聪明的选择,如果你真的要是按照邓佳明的说法去做了,恐怕距离被过河拆桥也就不远了。继续刚才的话题,我刚才所说的天时,正是基于多方势力角逐卫生局局长位置造成的,而大家角逐这个位置的动机各不相同,而你恰恰是赶上了这个天时。至于地利,则更是你的优势了,你现在是卫生局的常务副局长,是距离局长位置最近的一个人,而在之前的常委会上,邓佳明曾经提出要让周海鹏和陈祖辉来担任局长位置,但是却被我以一些理由暂时拖延了下来。我们三人今天之所以会过来视察你们卫生局,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要考察考察你,看看你能否担任卫生局局长这个位置。而你很幸运的是,你获得了我们三人的一致认可,而很不幸的是,你虽然获得了天时和地利,却无法获得人和,除去我这个因素不谈,即便是只有胡天宇和王成林,你也得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做一个选择,选择一个,势必会得罪另外一个,如果你两个都不选,你就两个都得罪了。”

    听刘飞这样说,朱正军满脸的苦涩,刘飞所说的这一点,他也想到了。所以,他也就直接说道:“刘书记,我现在的确非常为难啊,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

    刘飞一笑,说道:“说实在的,对于你的人品和能力,我都非常欣赏,我已经听包正堂说过你了,他对你十分推崇,说你是一个真心想为老百姓多干一些实事的人,不过他也说了,你看起来像个猛张飞,实际上做事情非常谨慎,所以你才能在老局长被自杀的情况下依然能够保住自己的位置和安全。你很不错,要想做成一件事情,必须要有一种坚忍不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尽头,男人,有时候该忍的时候必须要忍,该爆的时候,也必须要爆,尤其是忍无可忍之时,无需再忍。所以,我非常希望你能够成为我最得力的属下,甚至是成为我的嫡系人马,不过呢,至少现在,我却绝对不能让你成为我的嫡系人马。”

    听刘飞这样说,朱正军就是一愣,他没有想到,刘飞想拉拢自己,但是却又说不能拉拢自己,所以他的脸上露出惊疑之色说道:“刘书记,这是为什么呢?”

    刘飞苦笑着说道:“如果我要是把你拉拢成为我的嫡系,那么不管是胡天宇也好,王成林也罢,他们很有可能在将来局长人选讨论的时候,投下反对票,而我刚刚到海明市上任,对于常委会的掌控力度有限,更不可能在这样一个位置上使用市委书记的权威,所以这样一来,如果你现在投靠了我,根本不可能坐上卫生局局长那个位置的。但是,作为海明市市委书记,我现在对于海明市食品安全的现状十分不满,海明市人民对于海明市食品安全的状况十分不满,所以,我希望能够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坐镇卫生局,大刀阔斧的对卫生局内部进行整顿,确保食品卫生安全工作能够落到实处,尤其是对于海明市三大严重违反食品安全的企业必须要进行彻底调查,而这项工作,只有你当了局长之后才能完成。”

    听到刘飞这样说,朱正军就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