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01章 各打八十大板

www.wuailogo.com 官途     魏秋华的这番话就如同一池平静的秋水突然丢进了一枚炸弹一般,顿时让整个常委会的局势瞬间变得沸腾起來。很多老常委们都将目光投向了魏秋华,谁也沒有想到,一直以來,一直表现得十分低调的魏秋华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向肖建辉发出挑衅的信号。谁不知道,以前的时候,肖建辉虽然只是政法委书记,但是有时候在人事工作中说话,比市委副书记还要管用。

    现在新任的常委们刚刚到任,低调了很长时间的魏秋华就突然发难,难道他已经和新任常委中的某人接触甚至是表达了靠拢之心?

    一时之间,各种想法在常委们脑海中不断的盘旋着。

    这一次第24章01章 各打八十大板,回应魏秋华的却并不是肖建辉,而是组织部部长邓佳明。因为魏秋华这番话虽然回应的是肖建辉,但是却已经直接把战火烧到了他的头上了。他冷笑着说道:“魏秋华同志,你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你已经可以对我们组织部的工作指手画脚了吗?应该推荐谁、考察谁,难道我这个组织部部长还需要向你这位副市长进行汇报吗?”

    邓佳明这话说出來语气非常强硬,直接指责魏秋华意图干涉组织部内政,如果真要是背上这个罪名,魏秋华可承担不起,他立刻反驳道:“邓佳明同志,请你不要乱扣帽子,我有说要插手你们组织部的工作吗?沒有吧。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供各位常委们参考而已,而且之前刘书记也已经说过了,大家可以畅所yù言,表达自己的想法,我只是认为,放着最适合担任卫生局局长的常务副局长朱正军你们组织部不进行推荐和考察,反而推荐比朱正军职务低一些的周海鹏以及从來一直在药监局系统工作的陈祖辉,我很怀疑这种推第24章01章 各打八十大板荐的公平xìng和公正xìng,作为一名市委常委,难道我连知道为什么你们组织部要推荐这两个人而沒有推荐朱正军的权利都沒有嘛?”

    魏秋华的反击也是非常犀利的,而且还拿出了刘飞來压邓佳明,这让邓佳明感觉到非常愤怒,但是他却不得不稍微压下心头的怒气,反而继续维持着笑面虎的状态,却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魏秋华同志,作为市委常委,你当然有知情权,不过嘛,我们组织部的这份文件已经得到了胡副书记以及刘书记的签字确认,我看你最好还是咨询一下这两位领导同志的意见吧?”

    邓佳明说完,魏秋华的眉头微微皱了起來,他沒有想到,自己拿刘飞的话來压他,而他反过來又拿刘飞和胡天宇來压自己。

    不过还沒有等魏秋华再次反击呢,沉默了一段时间的肖建辉再次站了出來,他脸sèyīn沉着说道:“魏秋华同志,虽然你有知情权,但是你把手伸的也实在是太长一些了吧,组织部在推荐和考察干部的流程上一直都有自己的一套办法,一般而言是不会出现问題的,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是知道的,而你身为副市长不太了解这些流程倒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希望你下次不要在犯类似的错误了,那样容易让人贻笑大方的。”

    如果说邓佳明的话是直接一刀见血的话,那么肖建辉的话就是钝刀子割肉了,更加让人感觉到难受。他的话里话外直接在暗骂魏秋华无知。

    魏秋华虽然平时表现的十分低调,但是并不是代表他沒有火气,而且他也并非是无根之水,所以,等肖建辉说完之后,魏秋华立刻冷冷的说道:“肖建辉同志,你说话也不用这么夹枪带棒的,有些话我不愿意摆在桌面上來说,但是既然你这样出口伤人指责我,那我也就沒有什么可顾虑的了,我相信在座的很多常委心中都非常清楚,周海鹏是你肖书记的铁杆嫡系,而陈祖辉则是邓部长的铁杆嫡系,而你和邓部长则是铁杆盟友,邓部长推荐的这两个人选的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你们两个要联起手來,无论如何都想拿下这个位置,因为不管其他常委给这两个人选任何一个人投票,最终对你们來说都沒有任何损失,因为最终这个卫生局局长的人选还是落在你们联盟的手中了。我魏秋华虽然沒有什么大的本事,但是我的眼睛却并沒有瞎,我虽然不想名垂青史,但是也想要切切实实的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我绝对不想在我们常委会上讨论出的卫生局局长人选因为某种原因,不能真正的做到尽职尽责,那样來说,对我们海明市老百姓是一个损失。我绝对不想像某些人似的,说一套,做一套。”

    魏秋华这话说完,肖建辉气得脸sè铁青,就连邓佳明以及其他一些老的常委们尤其是本地派的常委们更是脸sè显得十分难看,谁也沒有想到,一向做事情比较规矩的魏秋华竟然在常委会上突然直接无视一些潜规则,直接把谁是谁的人这样的问題摆在了台面上。

    如此一來,整个常委会会议室内气氛显得异常压抑和紧张了起來。一些中立派的人纷纷把目光定格在肖建辉的脸上,因为大家都知道,肖建辉的脾气比较暴躁,而且他为人也比较嚣张,接下來他将会采取什么样的举措來进行反击呢?

    就在肖建辉刚要再次发起反击,刘飞突然冷冷的说道:“好了,肖建辉同志,邓佳明同志,魏秋华同志,常委会里面并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如果想要吵架的话,可以散会之后自己去吵,这里是常委会,是讨论我们海明市重大决策的地方,希望你们的话題都要围绕着我们既定的议題來展开。魏秋华同志,你刚才指责肖建辉同志和邓佳明同志的话的确有些过激了,你自己要反省一下,希望以后不要这么激动了。不过肖建辉和邓佳明同志,你们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魏秋华同志提出的那个问題要求你们解释一下也是非常合理的,你们沒有必要抛开这个问題转而去指责魏秋华同志,让你们这样一弄,整个常委会就直接跑題了,我看这样吧,咱们先回到常委会的正常议題上來,邓佳明同志,你先來回答一下魏秋华同志的提问,为什么卫生局的常务副局长朱正军同志不能被列入推荐的名单呢?我这个市委书记也非常好奇这个问題。”

    刘飞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不管是魏秋华也好,邓佳明也罢,肖建辉也好,谁也无法在继续相互指责了,毕竟,市委书记的威严还是必须要维护的,因为他是常委会的主持者,也是这个班子的班长。而且刘飞的立场表面上看起來还是非常公正的,可以说是对魏秋华和邓佳明、肖建辉三人不偏不倚各打八十大板,谁也说不出什么來。但是刘飞最后一句话,却又隐隐的把刘飞自己的态度表露了出來。

    此刻,听完刘飞的话,王成林和胡天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其实,就在刚才魏秋华和肖建辉、邓佳明进行相互指责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坐在那里便已经将一些事情弄得清楚明白了,胡天宇因为昨天已经和肖建辉、邓佳明接触过了倒还好说,而王成林听到魏秋华说周海鹏以及陈祖辉是肖建辉和邓佳明的人心中却是一动。尤其是魏秋华指责两个人处心积虑的想要把卫生局局长的这个位置拿下來,就更让他心中产生了疑惑了。他现在心中很想弄明白,为什么肖建辉和邓佳明对于一个并不是很热门的卫生局局长人选竟然如此重视。而最为让王成林感觉到有些忌惮的是,卫生局可是市zhèng fǔ的组织部门,在这个议題上,他也是有一定话语权的,而且万一卫生局要是出现了什么问題,他这个市长也是有责任的。所以此刻,面对常委会上纷乱复杂的形式,王成林也有些头疼了。

    而这个时候,邓佳明听到刘飞对他的提问,只能进行解释,他说道:“刘书记,朱正军同志是卫生局的常务副局长这的确不假,但是,朱正军同志的思想比较保守,缺乏开拓进取jīng神,而且朱正军同志的年纪也相对來说比较大了,身体也不是很好,而卫生系统平时的工作也是比较繁重的,所以在考虑推荐人选的时候,我们组织部门并沒有把朱正军同志列入推荐人选的名单,而且朱正军同志在副局长的位置上已经做了12年了,这充分说明他在副局长位置上是最合适的。”

    邓佳明说完之后,魏秋华立刻反驳道:“我不同意邓部长的意见,要知道,正是因为朱正军同志当了12年的副局长,所以他对卫生系统的工作非常熟悉,如果由这样的同志來掌控卫生局,不正是最合适的人选吗?至于年纪的问題,我认为邓部长更是有些牵强附会了,虽然朱正军同志已经54岁了,但是在担任一届局长还是沒有问題的,至于身体问題嘛,谁到了这个年纪沒有个高血压、糖尿病的,但是这并不影响正常的工作,要知道,朱正军同志在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一干就是12年,他所负责的工作从來沒有出现过任何纰漏,难道这还不足以说明朱正军同志的工作能力和身体健康问題吗?”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