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99章 大牌的肖建辉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伸出手來和魏秋华握了握笑着说道:“魏秋华同志,你來的也不晚啊。”

    魏秋华苦笑着说道:“刘书记,我的办公室距离常委会议室这边相对來说比较远,所以我已经习惯于提前10分钟赶到会议室了,这样的话,即便是中间因为电梯和其他不可预知的问題我也不至于迟到。”

    刘飞笑着说道:“嗯,你说得也对,提前一些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客套完之后,双方全都各自落座,他们都非常清楚,这种场合,彼此之间暂时还沒有什么可以交流的,所以,落座之后,魏秋华继续看自己的材料,而刘飞则轻轻的喝着茶水,眼角的余光却盯着会议室的门口。

    过了不到一分钟,会议室的房门一开,海明军区司令员易建军手中拿着一只大号的水杯迈步走了进來,易建军走路的姿势虽然已经尽量放松了,但是举手投足之间依然显得十分规范,几乎每一步的脚步幅度都是一致的,即便是手中拿着水杯,却依然沒有影响到他步调的协调xìng,易建军的摇杆挺得笔直,犹如一颗苍松一般,行走之间,自有一股英气散出,刘飞暗暗点头,易建军身为海明军区的司令员,确实是气势不凡,只可惜自己和他之间沒有什么关系,而谢家在军方的关系网却也沒有能够把易建军网络其中,到现在为止,刘飞也不知道易建军到底是隶属于哪一方势力,不过仅仅是看过易建军如今的走路姿势,刘飞便已经对这位50岁的军区司令员充满了欣赏,因为你在看他的时候,首先注意到的并不是他人长得怎么样,而是他走路的姿势和气势,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位军人,易建军长相一般,标准的国字脸,小平头,但是身高却足有1米92左右,绝对是常委会上的第一高度,而且虽然身为海明军区司令员,还是省委常委,地位显赫,但是这位军区司令却并沒有大肚腩,依然是标准的军人身材,腰杆笔挺,脸上棱角分明,顾盼之间,双眼神光炯炯。

    易建军走了进來,一眼便注意到已经坐在主持席位置的刘飞,他立刻稍微停住脚步,冲着刘飞一笑:“刘书记,來了啊。”

    刘飞也放下水杯,笑着说道:“是啊,易司令來的也挺早啊。”

    客套一番之后,易建军便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一根烟來,刚要点燃,就想起了刘飞,然后抬起头來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常委会上不禁止吸烟吧。”

    刘飞笑着说道:“当然,当然,我也是一杆大烟枪啊,这烟,还是不禁止的好。”

    听刘飞这样说,易建军便笑了,拿出自己的烟盒來笑着说道:“刘书记,要不你也來一根。”

    刘飞摆了摆手说道:“來之前我刚刚抽了,就不跟你凑热闹了。”

    易建军这才自己把烟点燃,默默的吸起烟來。

    易建军那边刚刚吸了几口,会议室的房门一开,两个人并肩从外面走了进來,刘飞的目光扫了一眼來人,便认出这两位一位是宣传部部长王康东、一位是市委统战部部长张志超,两人本來在外面的时候有说有笑的,不过进屋之后,看到刘飞已经坐在主持席上了,立刻止住了交谈,纷纷冲着刘飞一笑,点点头,便算是打过招呼,各自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像他们这种级别的常委们,谁应该坐在哪个位置,在常委中排名多少,自己心中都是有数的,座位这个问題是绝对不会坐错了的。

    看到这两个人并肩走了进來,而且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轻松,刘飞心中不由得一动,心中暗道:“难道这两个人关系比较好不成,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两个人如果始终能够保持立场一致的话,也算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势力啊。”

    在王康东和张志超之后,进來的则是市委秘书长杜洪波,杜洪波进來之后,跟刘飞打了个招呼,立刻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把笔记本摊开放在桌面上,笔也准备好了,摆出了进行记录的样子,他的做派倒也符合秘书长的身份。

    然而,看到杜洪波,刘飞的心情却并不能好起來,因为自己这位秘书长虽然表面上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但是谁知道他在私下里会任何cāo作,尤其是对于杜洪波在自己办公室的选择上所做的手脚,让刘飞对杜洪波充满了jǐng惕,下一步刘飞就是要在常委会上好好的观察一下杜洪波,如果他在常委会上也是处处和自己作对的话,那刘飞可就得好好考虑一下了,虽然到了如今这个级别,尤其是在海明市,自己不能像在沧澜省那样直接拿下杜洪波,但是刘飞也并非沒有别的手段可以让自己身边清净一些。

    不过杜洪波似乎清楚刘飞对待自己的心态一样,坐下之后,略微休息了一下,便开始忙碌起來,指挥工作人员给各位已经到达会议室的领导们倒水,跟信息中心确认会议室的设备是否正常运行,一切都协调妥当之后,他才再次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而这个时候,海明区区委书记罗天强、海明市市长王成林、海明市市委副书记胡天宇已经先后走了进來,众人进來之后,都跟刘飞打过招呼。

    距离常委会开始还有3分钟的时间,大部分常委都已经到齐了。

    又过了一分钟,纪委书记叶冲、常务副市长庄德文、组织部部长邓佳明也先后走了进來。

    然而,此刻,13人才常委会席位上,依然有一位还沒有到位,此人便是政法委书记肖建辉。

    此刻,看到肖建辉还沒有到來,市长王成林的脸上虽然依然平淡无奇,不过他的眼底深处却掠过一丝玩味的笑容,心中暗道:“今天刘飞來得很早啊,似乎沒有摆书记的架子,不过自己这个市长和刘飞那个书记都到了,那位政法委书记竟然还沒有到,看來,这个肖建辉的底气似乎比自己和刘飞都要足啊,不知道刘飞现在的心中到底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

    此刻,和王成林一样心思的人还有一个,便是坐在王成林对面的市委副书记胡天宇,虽然胡天宇也清楚官场上一般都有领导级别越高,到会越晚的约定俗成的惯例,但是一般而言,新任领导上任开第一次常委会的时候,其他的领导一般都会提前一些时间赶到会议室内,尤其是一些老的常委们,这样可以表现出对于新任领导的尊敬,然而,这眼看着距离常委会开始还有一分钟的时间了,这位政法委书记肖建辉竟然还沒有到來,看來这位肖建辉还是很有想法的啊,想到这里,胡天宇悄然把目光看向刘飞,他想看一看,对于这位到场比他还要晚,派头比他这个书记还要大的政法委书记,刘飞会是何种表情。

    距离常委会开始还有30秒的时间,会议室的房门一开,肖建辉迈着四方步沉稳的走了进來,然后目光直视,迈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放下手中的水杯,此刻,时间刚刚10点。

    而让胡天宇比较失望的是,虽然肖建辉來得最晚,时间拿捏的最准,几乎抢占了本來应该属于刘飞的出场时间,但是刘飞竟然一点反应都沒有,肖建辉进來的时候,刘飞和对待以前的众人一样,都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眼神也不见任何异常。

    看到时间到了,刘飞淡淡的说道:“好了,时间到了,我们开会吧,今天是我和、王成林同志、胡天宇同志到任的第一次常委会,所以也就不设什么议題了,大家可以zì yóu发言,谈一谈接下來我们这届新的市委班子应该如何做好各自的工作,应该如何学习和领会**的指导jīng神,按照**的指导思想,把我们海明市建设得更好。”

    刘飞说完,会议室内立刻便安静了下來,熟悉的人彼此看着对方的眼光,希望从中得到一些暗示,而不熟悉的人像王成林、胡天宇两人则全都摸着自己的水杯,沉默不语,因为像他们这种级别的领导,如非必要,肯定是在后面才去发言的。

    第一个发言的竟然是军区司令员易建军,他笑着说道:“既然大家都比较沉稳,那我就第一个发言吧,根据我的实际情况,我会认真组织军区的干部官兵,学习和领会**的jīng神,坚决做好我们军区的分内之事,努力练兵,为保障我们国家和海明市的安全做出我们自己的贡献,在这里我代表我们军区表个态,不管何时,我们军区的干部官兵时刻都在准备着。”

    易建军说完之后,会议室内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因为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一般易建军如果第一个发言的话,也就意味着很有可能今天的任何事情他都不会有明确的表态了。

    这时,肖建辉打破了会议室内的沉寂,笑着说道:“刘书记,为了能够更好的落实**的指示jīng神,我看咱们是不是可以先讨论一下卫生局局长的人选问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