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98章 两份材料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刘飞如此坚决表态,包正堂的心中非常高兴,他举起酒杯笑着说道:“刘书记,您放心吧,明天的常委会上,您绝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听到包正堂这样说,刘飞只是淡淡一笑,却并沒有问包正堂他这句话到底有什么深意,因为作为市委书记,他有市委书记应有的尊严,有些事情,未必一定要弄得清楚明白,就像包正堂所说的明天常委会上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如果是一般人肯定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问一句,谁会支持自己,但是刘飞却不会问,因为在他看來,这些事情随着时间的发展,自己都会搞清楚的,但是有些事情他却必须问清楚,就像食品安全问題所涉及到的这三家企业的背景及相关材料。

    这一夜,看似非常平静,夜幕下的海明市到处流光溢彩,霓虹闪烁,因为这里是一个不夜城,绚丽璀璨的灯光让整个海明市的夜景也非常漂亮,不过刘飞却沒有心情欣赏海明市的夜景,因为虽然他刚刚到达海明市还沒有多久,但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題太多了。

    第二天上午,刘飞刚刚來到办公室坐下沒有多久,组织部部长邓佳明便拿着昨天给自己看过的有关提名卫生局局长的人选文件再次送到了刘飞的办公桌上。

    邓佳明笑着说道:“刘书记,您看这是我昨天给您的提名文件,您昨天让我先去找胡书记去签字,现在胡书记已经签字了,您看您是不是可以在上面签字了。”

    刘飞笑着摆摆手说道:“邓佳明同志,有关这份提名材料嘛,我倒是已经看过了,既然胡书记已经签字了,那我就不用签字了,直接拿到常委会上讨论吧。”

    邓佳明立刻有些为难的说道:“刘书记,您要是不签字的话,那这流程走得不全啊。”

    刘飞看到邓佳明的样子,便知道这个字自己是肯定得签了,他笑着拿过文件來,在上面刷刷点点的写了几个字,便仍在了桌子上,说道:“好了,字我已经签了。”

    邓佳明如获至宝,拿起文件來笑着说道:“好的,刘书记,那您先忙,我先出去了。”

    等邓佳明从刘飞的办公室走出來,目光落在刘飞所签的字上的时候,目光却呆住了,眼神中也流露出愤怒之sè,因为刘飞虽然签字了,但是在意见一栏中写的却是“鉴于胡天宇同志同意,此事可上会讨论。”虽然刘飞也签署了意见,但是刘飞的这个意见就显得太滑头了一些,和胡天宇所签署的同意二字相比就差的太多了,因为刘飞的意见相当于对于他所提名的这两个人选并沒有任何表态,只是因为胡天宇签字同意了,所以他才同意上常委会讨论一下,其实,刘飞的这个签字还是和沒有签效果是一样的,如果往深里去想一下,就会发现,刘飞这个字签了之后,就相当于把胡天宇推到了前台,一旦自己所推荐的这两个人人选出现了什么问題的话,那么主要责任是他和胡天宇的,和刘飞一毛钱的关系都沒有。

    拿着这份文件,邓佳明真有些yù哭无泪,yù怒无门,只能苦笑着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一边走一边心中暗道:“刘飞啊刘飞,看來你还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啊。”

    刘飞当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否则他又怎么可能坐在如今这个位置呢,等邓佳明走后,刘飞则拿出之前邓佳明给他那份提名文件仔细的看了起來,从这份提名文件來看,邓佳明所提名的两个人选一个是卫生局的副局长周海鹏,对于这个周海鹏,这份提名文件里面介绍的非常详细,从材料上來看,这个周海鹏倒也是一个人才,从政多年从來沒有出现过一次错误,几乎在每一个任职的岗位上都是兢兢业业的,有些岗位还曾经做出过突出的成绩,而另外一个人选则是药监局副局长陈祖辉,从材料上看,这个陈祖辉和周海鹏一样,看起來都是非常出sè的,而且都有基层和机关工作经验,几乎都是无可挑剔的,但是在刘飞看了,越是无可挑剔的材料,才越是有问題,因为人无完人,在优秀的人也有自己的缺点,但是海明市市委组织部的考察材料上,组织部门的意见认为这两个人都非常优秀,都可以列为提拔对象,然而,这个时候,刘飞把昨天包正堂提供给自己的卫生局常务副局长朱正军的材料以及周海鹏、陈祖辉的材料,虽然这份材料昨天晚上的时候他就已经看过了,但是今天再次看了一遍,在和邓佳明提供的周海鹏、陈祖辉的材料进行对比。

    这一对比,刘飞就发现这两份材料的不同之处了,在邓佳明的这份材料中,组织部门的考察虽然给了周海鹏、陈祖辉十分优秀的评价,但是包正堂却对这两个人的评价极低,尤其是排名第一顺位的周海鹏,包正堂对他的评价简直就是蛀虫,包正堂认为,目前海明市之所以食品安全问題如此严峻,和主管食品安全问題的副局长周海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周海鹏身为主管食品安全问題的副局长,不仅对出现食品安全问題的深华酒业、海洋rǔ业、乐家福超市不闻不问,对于群众举报的涉及到这三家企业问題的材料也全都一概封存,根本不予理睬,顶多在民怨比较大的时候,采取一些雷声大、雨点小的所谓的大力整顿食品安全问題的专題行动,但是一般而言,这种专題行动针对的也主要是那些小企业,甚至是个体经营者,而每次这种行动下來,卫生局食品安全处总是能够捞到一大笔罚金。

    至于药监局那位陈祖辉,在包正堂眼中也是一个庸官,除了知道吃拿卡要、溜须拍马之外,办事能力一般,作为副局长还勉强可以胜任,但是如果让他担任局长之位,恐怕食品安全形势会更加艰巨,而在包正堂这份材料中,对于卫生局常务副局长朱正军却是赞誉有加,认为和前任局长一样,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人,希望在任上能够多做一些实事,不过包正堂也对朱正军的缺点进行了批评,比如包正堂说朱正军为人太过于鲁莽,做事情有些时候缺乏比较全面的思考,还说,朱正军已经在卫生局当了12年的副局长了,伺候过的局长都超过4任了,但是他最多也只是在前任局长的时候被提拔为常务副局长,所以,包正堂认为朱正军此人还是有些欠缺,不过他却认为经过前任局长的事情,朱正军可能会有所转变和触动,让他当局长应该沒有什么问題。

    刘飞看完这两份材料之后,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淡笑,心中暗道:包正堂此人虽然做事谨慎,做事不留把柄,但正是因为他的这一xìng格特点,所以他在对朱正军此人的判断上比较保守,如果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看朱正军,那么自己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朱正军,一个能够连续12年担任副局长却沒有调走,沒有倒下的人,如果他真是做事鲁莽的话,又怎么可能走得如此平稳呢,谁不知道在官场之中每一个位置都充满了激烈的竞争,如果有后台的话,那么朱正军肯定能够走得又高又远,但是朱正军既然12年沒有能够晋升,那说明他沒有后台,但是沒有后台却又能够守住这个副局长的位置,而且还能一步步的升到常务副局长的位置,这说明此人的鲁莽很有可能只是故意表现出來的,刘飞相信,绝对不只自己能够看出來这一点,很多主持过人事工作的领导都能看到和想到,但是即便是这样,朱正军依然能够稳稳坐在这个位置上,那这种本事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具有的了。

    想明白这些问題,刘飞放下手中的材料自言自语道:“看來有机会了,还真得见一见这位做了12年副局长位置的朱正军。”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便已经到了9点50分了。

    这时,秘书林海峰走了进來,说道:“老板,时间差不多了,准备一下,该准备去开常委会了。”

    刘飞点点头,拿起自己的水杯和手包,迈步向常委会走去,今天的常委会约定的时间是10点准时召开,但是刘飞却让林海峰9点50就过來喊自己,因为他想提前观察一下海明市这些常委们的风格,因为有些时候,通过到达会议时间的早晚,进门之时的姿势和神态这些细节,往往可以将一个人的心态侧面反映出來。

    刘飞來到常委会会议室的时候是9点53分,距离常委会正式开始还有7分钟的时间。

    不过等刘飞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竟然已经有一个人坐在里面了,此人是常委副市长魏秋华,此刻,他正坐在里面看着手中的一份材料,看到刘飞竟然走了进來,他先是一愣,随即立刻站起身來主动伸出手來说道:“刘书记,您來的这么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