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96章 包正堂的难题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书记,在我跟您汇报我们海明市食品安全存在的问題之前,我先说一下我的一些预测信息。”包正堂这话说出來,再次让刘飞吃了一惊,他看着包正堂说道:“哦,预测信息,你要预测什么。”

    包正堂沉声说道:“刘书记,我估计,最近这段时间,组织部的邓部长肯定会想办法尽快推动卫生局局长的人选问題在常委会上通过,而且我猜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会提名2个主要的后背人选,一个是卫生局的副局长周海鹏,而另外一个虽然不是很好猜测,但是很有可能是药监局的副局长陈祖辉或者其他单位的人,而卫生局的常务副局长朱正军却不可能被邓部长推荐。”

    刘飞听到包正堂的话之后就是一惊,因为包正堂所说的这两个人恰恰就是邓佳明交给刘飞的那份材料中所提名的两个人,所以他立刻问道:“哦,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就是这两个人。”

    包正堂苦笑着说道:“其实,只要是在海明市待得时间比较长的都能够猜到这种可能xìng,因为卫生局的副局长周海鹏是政法委书记肖建辉的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被放在第一位进行推荐,而另外一个人选,可能xìng比较大的是药监局的副局长陈祖辉,因为他是组织部部长邓佳明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人,但是,不管是谁,这第二个人选肯定是邓佳明的人。”

    刘飞听完露出若有所思的神sè,问道:“那为什么不能是常务副局长朱正军呢。”

    包正堂苦笑着说道:“因为朱正军是前任楚江才书记的人,而之前楚书记在任的时候,和邓佳明、肖建辉他们关系并不好,所以,他们不可能推荐朱正军,而且朱正军和前任局长张志林关系很好,以前在各项工作上比较配合张志林的工作。”

    刘飞听到这里眉头皱得更紧了,沉着脸说道:“哦,那么前任局长张志林现在去哪里了。”

    听刘飞问到这个问題,包正堂的眼神之中流露出几分悲伤之sè,声音显得有些沉痛说道:“张志林同志他自杀了。”

    “什么,自杀,他一个卫生局的局长大权在握,为什么要自杀呢。”刘飞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包正堂长叹一声说道:“哎,jǐng方当时认定他是自杀,那他就是自杀了,虽然我和张志林的家人一直坚信他不会自杀的,但是jǐng方作出的鉴定结论,谁能推翻呢。”

    刘飞听到此处,脸sè渐渐yīn沉了下來,如果说一开始包正堂提到邓佳明要推荐的两个人选让刘飞比较震惊的话,那么现在,包正堂说道张志林不可能是自杀的却被冠以了自杀的结论,那么这就让刘飞感觉到有些震怒了,他沉声说道:“包市长,你为什么坚信张志林不会自杀呢。”

    包正堂叹息一声说道:“刘书记,我和张志林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们当时一起从基层走出來,先后走到了领导岗位上,我们之间可以算得上是莫逆之交,所以我对他非常了解,他这个人心胸豁达,嫉恶如仇,而且为人也比较谨慎,否则他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上,而且他的妻子比较漂亮,女儿今年刚刚12岁,正是半大不大的年纪,长得十分可爱,而且也非常乖巧,您想想看,以他如今的地位和收入,还有他的牵挂,他有任何理由自杀吗,而真正让我感觉到比较怀疑的是,就在他自杀的前一天晚上,他还曾经打电话给我,说在涉及到海明市三大企业的食品安全问題上,他已经找到一些线索了,还说这件事情他一定会一查到底的,我当时还告诉他千万要小心一些,不要涉入太深,毕竟这三大企业都是比较有背景的,一旦损害到他们的真正利益,很有可能遭受到生命危险,当时张志林也是十分感慨的说他是卫生局的局长,在事关老百姓身心健康的食品安全问題上,他不能有半点马虎,哪怕自己这100多斤豁出去不要了,也要让我们海明市的老百姓喝上放心酒,放心nǎi,吃上放心的食品,要严惩jiān商,但是恰恰就在第二天晚上,他就自杀了,刘书记,您说,我能不怀疑他死亡的真正原因吗。”

    刘飞听到这里,脸sè渐渐yīn沉了下來,问道:“包市长,照你这样说,张志林真的很有可能是被谋杀的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张志林的妻子不进行上告呢。”

    包正堂苦涩一笑说道:“上告,能够告到哪里去,在海明市政法系统,肖建辉一手遮天,几乎整个政法系统都是他的人,张志林的妻子能够上告到哪里去,而且就在张志林死了之后,张志林的妻子一开始也想上告的,但是她这边刚刚有点动作,她的女儿在学校就被人给打了,而且还jǐng告她和她的家人要老实一点,而且张志林妻子那边领导也找她谈话了,要她节哀顺变,但是千万不要给组织添麻烦,有什么困难可以跟组织提,组织会尽量解决的,在这种一打一拉情况下,张志林的妻子还敢上告吗,她们孤儿寡母的总是要在海明市这个大城市生存下去吧,如果张志林的妻子工作要是丢了,她如何抚养孩子和自己,而且张志林也是一个十分清廉的人,这些年來他根本就沒有攒下多少积蓄,所以,张志林的妻子不敢上告啊。”

    包正堂说完,刘飞的脸sè更加yīn沉了,说道:“照你这样说,张志林被谋杀的可能xìng就更大了,而且还很有可能和肖建辉有关。”

    包正堂苦笑着说道:“这沒有确凿的证据,谁也不敢这样说,而已经掌握一些线索的张志林也已经死了,别人就更不知道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张志林的死绝对和现在海明市的食品安全问題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海明市,以深华酒业、海洋rǔ业、乐家福超市为代表的三大企业在食品安全问題领域频频出现问題,各个地区的卫生局以及消费者协会多次接到市民的举报,但是这些举报虽然都已经被登记在案了,但是真正上报上來的却很少,很明显,是有人动用人脉关系将这些问題给压了下來,即便是有一些人亲自到市局來举报,但是在副局长那个位置上便已经被拦截住了,很难上报到局长张志林那里去,张志林是在自己亲身感受到这些问題之后,又经过多方面了解才真正明白海明市存在的严重食品安全问題的,所以他才开始调动一些人力调查此事,但是他毕竟是靠着自己的能力爬上去的,沒有什么后台,他的调查行为很有可能触动了这些企业和某些相关人员的利益,所以,他被人暗中做掉的,当然,我所说的只是基于现实一些实事基础上的推论,仅仅是作为给您的一些参考,但是据我所知,这三家企业的老板和肖建辉的关系都不错。”

    等包正堂说完之后,刘飞的脸sèyīn沉的犹如黑锅底一般,说实在的,他并不想刚刚到达海明市就开始展开雷霆行动,更不想和本地势力之间发生激烈的碰撞,因为他到海明市來是发展海明市、提高海明市、美化海明市來的,不是來丑化海明市來的,但是如果包正堂所说的情况和推理真的属实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刘飞最不愿意看到的一种情况就出现了,那就是官与商相互勾结,老百姓遭殃无处申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已经触碰到刘飞的底线了,刘飞在就职演说早已经说过了,任何敢于侵犯老百姓利益的人,都是他的敌人和对手,这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因为不管在哪里,刘飞总是希望自己能够为老百姓们多做一些实事。

    “包市长,既然你知道这么多情况,你为什么不展开调查呢。”刘飞沉声问道。

    包正堂苦笑着说道:“刘书记,说句有些惭愧的话,我这个人虽然心中有些正气,但是天生胆小,但是我又想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而且我这个人也非常清楚,在海明市,肖建辉等人的势力太强大了,如果仅仅是我自己这个光杆司令,我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事情,而且自从张志林出事之后,我这个副市长也受到了连累,遭到了多次打压,现在我的一些比较不错的属下被以各种借口调走了,我手中无人可用,下面的一些人又不怎么听我的指示,所以我空有一腔热血,却无处发力,所以,我才会在您上任的第一天就來跟您汇报这件事情,因为我早就听说您是一个真正为老百姓主持正义的官员,您是一个真心实意为老百姓做实事的官员。”

    听完包正堂这番近乎于敞开心扉的表白,刘飞轻轻的点点头,从包正堂的话语之中刘飞可以看得出來,包正堂说的都是实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也有自己的原则,在官场上,好官还是非常多的,但是有些时候,却因为各种牵制,让他们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不得不瞻前顾后的,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出事。

    刘飞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这个包正堂可是给他出了一道难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