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95章 一杯酒,一个人

www.wuailogo.com 官途     对于杜洪波的这个疑问,他也只能永远的憋在心里了,因为刘飞永远不会告诉他,自己对于风水之术的的确确并不迷信,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全盘否定风水之术,毕竟,风水之术是华夏几千年來人民智慧的结晶,在去除里面一些神秘的迷信成分之外,其中一些关于阳光、通风、生活习惯等方面的论述也是有一些可取之处的,就像在华夏,大部分地区在设计房子的时候,都是要讲究南北通透的,这除了考虑到因为华夏气候的原因所造造成的通风因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考虑就是采光xìng,所以,主卧室一般都是设在在阳面(南面),因为在华夏,太阳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南面的,所以南面的卧室可以确保一天之中大部分时间都有光线照shè,而阳光又有杀菌除味的作用,所以一般住在南北通透的房间中的主卧室,生病的几率要比住在一年四季见不到阳光的yīn面(北面)的卧室生病的几率要小一些,所以,刘飞虽然不迷信风水之术,但是在闲暇之余,对这方面的一些书籍和材料也翻阅一下,权当是消遣,毕竟在官场之上,竞争十分激烈,虽然大部分人都会按照规则行事,但是并不排除有些人喜欢玩弄一些yīn险的手段,所以,多了解一些东西,对自己并沒有坏处,刘飞一向奉行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原则。

    杜洪波离开刘飞的办公室之后,心中一直有一个担心,刘飞马上就要搬到新的办公室去了,但是在临走之前却偏偏故意摆弄了房间布局一番,是不是他想要通过此举暗示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这个伎俩了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以后在和刘飞之间相处上可得小心一些了,而杜洪波整个下午一直都沒有心情去工作,因为他的这个担心始终让他心中无法释怀。

    当天晚上,刘飞到达海明市的第二天晚上,便出人意料的宴请了在市zhèng fǔ那边排名比较靠后的副市长包正堂,而刘飞所布知道的是,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胡天宇也和肖建辉、邓佳明两人坐在了一起。

    晚上7点钟,海明市新源大酒店301包间内。

    刘飞、包正堂、林海峰、周剑雷坐在一起,此刻,包间内只有一张小的圆桌,圆桌上只摆了8个菜,摆了一瓶酒,而这瓶酒,并不是市面上所谓的那些高档酒,而只是一瓶沒有标签的、最为普通的酒瓶。

    林海峰拿起酒瓶來,先为刘飞和包正堂把酒满上,这才最后给自己满上。

    包正堂对于房间内出现林海峰并不感觉到意外,却沒有想到,刘飞竟然把自己的司机也带到包间内和众人一起吃饭,这让他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一般來说,领导的司机很少会和领导一起出席饭局的,不过刘飞对于周剑雷的介绍却让包正堂释然了,因为刘飞告诉他,周剑雷是他的兄弟,不过因为周剑雷还兼着司机的工作,所以他的面前并沒有摆酒杯。

    等林海峰把酒给三人满上之后,刘飞笑着拿起酒杯來说道:“來,包市长,海峰,咱们这第一杯就一起干了吧,剑雷,你就以茶代酒一起喝吧。”

    说完,刘飞拿起酒杯來一饮而尽。

    等这杯酒喝完之后,刘飞笑着说道:“包市长,对于我带來的这杯酒你怎么评价。”

    包正堂苦笑着说道:“刘书记,这第一杯酒我一下子就灌了进去,还真沒有來得及好好品一品。”

    这时,林海峰已经再次给包正堂满上,刘飞笑着说道:“那沒有关系,现在你端起酒杯好好的品一品,告诉我你的感受。”

    包正堂早就听说刘飞一向不喜欢按理出牌,所以对于刘飞今天的宴请之上出现什么意外的事情他也并不感觉到震惊,按照刘飞的意思拿起酒杯來仔细品了品,然后笑着说道:“刘书记,说实话,这酒的感觉只能用一般來形容,从口感上來说,沒有市面上那些所谓的柔和型、酱香型等各种特点明显的酒那么特点鲜明,不过从味感上來说,这酒却又一股比较特别的味道,这应该算是一种香味,但是这种香味如何定义我却说不出來,我只能说,这酒有酒香,所以,这酒只能算是一般。”

    听到包正堂的回答之后,刘飞看向包正堂的眼神和以前稍微有些不同了,目光中也多了一丝暖意,一般來说,要是一般人面对着刘飞拿出來的沒有包装、口感一般的酒,为了照顾刘飞的面子,怎么也得称赞一番才行,但是这个包正堂却能直接说出自己的感觉,这种率直的xìng格在如今的官场上还是比较少见的,所以,即便是对包正堂今天上午见自己提到海明市的食品安全问題刘飞心中有所提防,但是对包正堂此刻所表现出來的率直还是比较肯定的,他笑着说道:“嗯,包市长的判断还是比较准确的,实话跟你说吧,现在桌子上的这瓶酒,是我的一个兄弟自己家开的酿酒作坊里面生产的,这种酒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有机酒,因为生产酒的粮食都是特地从生产有机粮食的产业基地里面采购过去的,绝对不是什么转基因粮食,更沒有喷打任何农药,包括后面的发酵、酿酒等环节,都是采取传统工艺进行酿造的,所以这酒可以放心饮用。”

    听到刘飞这样说,包正堂心中就是一动,立刻说道:“刘书记,不知道您现在平时喝什么酒呢,难道都是喝这种自己酿造的酒吗。”

    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沒错,除了必要的应酬场所之外,一般在自己人和熟人一起喝酒的时候,我都是喝得这种酒。”

    包正堂立刻追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刘飞苦笑着说道:“原因很简单,现在很多市面上的酒喝起來实在是太不放心了,不是用酒jīng勾兑就是酒里掺杂一些塑化剂啊或者其他的添加物质,喝起來不放心啊。”

    听刘飞这样说,包正堂立刻坐直了身体满脸严肃的说道:“刘书记,您说得沒错,现在随着我们国家经济越來越发展,老百姓对于身体健康以及生活品质的要求越來越高,所以,食品安全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高度上,您想想看,以您的身份可以弄到这种自己酿造的酒,而一些官员们也可以喝到特供酒,吃到特供粮,特供油,但是普通老百姓呢,他们喝酒、喝nǎi、喝豆浆的时候,吃米、吃面、吃油的时候,他们能够弄到特供食品吗,不能,但是老百姓的健康却关系到我们华夏民族子孙后代的健康状况,关系到我们子孙后代的身体素质,当然,说这个有点远了,就是现在那些层出不穷的有毒酒、有毒大米、转基因大豆等食品,也让人触目惊心啊,刘书记,我今天上午找您去汇报工作,是真心实意的希望您能够插手管一管我们海明市的食品安全问題,否则的话,海明市几千万老百姓的身体健康状况我真的非常担忧啊,我知道,您今天才刚刚上任,我去找您肯定给您带來一些顾虑甚至是一些麻烦,而且您对我也不可能完全信任,但是我想向刘书记说明的是,我希望您插手我们海明市的食品安全状况并沒有任何私心,也并沒有挑动您和其他领导之间矛盾冲突的目的,我只是希望能够看到我们海明市的老百姓能够喝到放心酒,喝到放心nǎi,到超市能够买到放心的食品,能够不用忍受无处不在的价格欺诈行为,刘书记,这一杯我代表海明市几千万的老百姓敬您,希望您能够插手管一管这件事情。”说完,包正堂端起酒杯來一饮而尽。

    听到包正堂说完这番话,看着包正堂说话之时那种义愤填膺的表情,刘飞表情显得很平淡,但是他却举起酒杯來一饮而尽,放下酒杯之后,他淡淡的说道:“包市长,我相信你应该听到了我那天在就职演说中所表达的执政理念,那就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以民为本,执政为民,我这十六个字的执政方针并不只是空口白牙的随便一说而已,而是要用实际行动來落实这十六个字的,至于事关老百姓身家xìng命的食品安全问題,我不管在哪一个地方任职,都是非常重视的,所以,如果海明市真的存在这样的问題那我肯定是要过问的,但是你也应该清楚,目前海明市的政治格局比较复杂,我每走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的,否则一步走错,不仅不能为老百姓做些实事,很有可能会害人害己,所以,我在对待这个问題上是非常谨慎的,你能不能把你所了解到的真实的情况,毫无保留的跟我谈一谈,只有我真正了解到这里面的真实情况,才有可能做出最正确的分析和判断。”

    听刘飞如此开诚布公的和自己说话,包正堂立刻十分诚恳的说道:“好,既然刘书记这样说,那我就把我所掌握的情况跟刘书记您详细的汇报一下。”

    刘飞并不知道,正是因为包正堂这一次的汇报,他到达海明市的第一次大的风暴开始缓缓酝酿发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