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94章 纷纷布局

www.wuailogo.com 官途     肖建辉听邓佳明说刘飞已经挪动了办公室的格局之后,沉思了一会,然后缓缓说道:“照你这样一说,难道那个刘飞也迷信风水之术不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倒也有可能成为我们可以找到的刘飞的弱点之一。”

    邓佳明苦笑着说道:“这个我还真不敢肯定,因为以前刘飞可从來沒有传出过相信风水之术的信息,而且根据我从刘飞这个人的xìng格來分析,他应该不是那种相信风水之术的xìng格,但是对于他挪动格局之举却又无法解释了。”

    肖建辉皱着眉头说道:“这样说來,刘飞倒是一个充满矛盾之人,我们也沒有必要非得和他作对,我们只是做我们应该做的就行了,只要刘飞不招惹我们,我们也沒有必要招惹他,对了,据我得到的消息,今天上午在你去刘飞办公室之前,包正堂曾经去过刘飞的办公室。”

    “包正堂去刘飞的办公室做什么。”邓佳明的脸sè开始难看起來。

    “刘飞的秘书不是我们自己的人,所以我们无处知道他和刘飞到底谈了些什么,不过我们最近对这个包正堂得防范一些,他可是主管卫生方面的副市长,虽然不是常委,但是对于卫生局局长的人选问題还是有一定的发言权的,希望他最好不要在跟前任局长一样,非得把一个小小的食品安全问題一查到底。”肖建辉沉着脸说道。

    邓佳明点点头说道:“嗯,这一点我们的确得小心一些,老肖啊,我看刘飞那里恐怕我们暂时之间很难取得突破了,但是胡天宇那里我们可以稍微运作一下,尽量和他搞好关系,这样对我们來说比较有利,如果我们能够把他拉拢过來,对于增强我们本地派的话语权是比较有利的,我们虽然在常委会中占据了几个重要的席位,但是毕竟在人事话语权上却还是太小了,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出面邀请一下胡天宇,晚上一起坐一坐,尽量沟通协调一下,至少让他在明天常委会上对于我们提出的这个卫生局局长的位置给予支持,就算是他不支持,保持中立也还是不错的。”

    肖建辉点点头说道:“嗯,你这个提议不错,那我这就给胡天宇打电话。”说完,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直接拨了出去。

    而此刻,在刘飞办公室内,刘飞也已经得到了林海峰传递过來的消息,说是邓佳明去了胡天宇办公室一趟,不过从他出來之时的脸sè來看,情况似乎并不是很乐观,不过随后邓佳明又去了政法委书记肖建辉的办公室,现在还沒有出來。

    听到林海峰的汇报,刘飞的脸sè也yīn沉了下來,刘飞已经意识到,从邓佳明的表情來看,胡天宇应该沒有就这件事情表态,这充分说明尽管第一天上任,但是在人事态度方面,胡天宇还是相当谨慎的,这充分说明胡天宇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而邓佳明就更不简单了,在自己这里吃瘪了之后,还能继续去胡天宇的办公室里去试探一下胡天宇的态度,这说明邓佳明做人做事还是比较执着的,在配上他总是笑眯眯的表情,这说明此人不仅有手段、有毅力,还喜欢扮猪吃虎,如果和这样的人做对手,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情,不过从林海峰汇报的情况來看,岳父所说的邓佳明和肖建辉是本地派的代表人物倒是可以坐实了,只不过到底他们两人之间谁为主导暂时还不好说。

    想到此处,刘飞对林海峰说道:“海峰,你给包正堂同志打个电话,就说今天晚上7点我请他吃饭,地点就在新源大酒店301包间内。”

    林海峰连忙点点头,出去打电话去了。

    刘飞则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和胡天宇、王成林一样,刘飞此次來海明市上任也不完全是两眼一抹黑的,早在数年前,刘飞便已经着眼于全国层次的布局了,尤其是在岳父徐广chūn、李开复以及老领导蒋正元等人的支持下,刘飞在海明市等发达省市也已经悄然之间布下了一些棋子,当然,由于自己的关系网之中并沒有人在海明市执政过,所以刘飞所部署的这些棋子并沒有多少混到了海明市的高层,但是在海明市市委、市zhèng fǔ里面,这些人做一个眼线、了解一些情况还是可以做到的,而王成林和胡天宇也是一样,在他们看來,未來的登顶之路上,像海明市这样的地方历來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及早在这样的地方部署一些棋子也是必须的,正因为他们这样的人很多都是这样的想的,所以这也侧面造成了海明市形势比较复杂。

    此刻,包正堂也已经得到了林海峰打过來的电话,当他听到林海峰说刘飞要请他吃饭的时候,他的心中就是一惊,不过他非常清楚,这绝对是自己的一个机会,所以毫不犹豫就答应下來,不过等林海峰那边电话一挂断,包正堂心情难以平静的在自己办公室里面走來走去,对于目前海明市出现的十分复杂的局面,以他的位置虽然了解到一些情况,但还是有很多东西也只能算是雾里看花,想起自己今天去刘飞办公室里提议要对涉及严重食品安全事故的三大企业进行调查却在刘飞那里碰了个钉子,而刘飞却又在晚上宴请自己,包正堂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狐疑,刘飞这位堂堂的委员、市委书记为什么要宴请自己呢,难道今天上午他和自己的表态是假的,是故意在演戏不成,但是真的有必要这样去做吗,想到这里,包正堂的眉头越皱越紧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想什么都是白费,恐怕只有到了晚上和刘飞见面的时候,一切才能明白了。

    下午十分,市委秘书长杜洪波再次來到刘飞的办公室内,这一次他是來给刘飞送來了一些文件让刘飞批阅,当他进门之后看到房间内已经彻底改变格局的办公环境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恢复了正常,不过他的一切表情却已经落入刘飞的眼神之中了。

    等杜洪波把一些情况汇报完并把材料放下之后,刘飞突然笑着说道:“杜秘书长,跟你说件事情,对于这间办公室我感觉到不是很满意,已经让林海峰去市委办公厅去协调去了,至于新办公室的家具安置工作,也让林海峰去负责吧,正好最近他也沒有什么事情,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明天的常委会上,我准备提名林海峰成为市委的副秘书长,协助你主管市委办公厅,不过他还年轻,有些事情可能还弄不明白,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对他多多指点一下。”

    听刘飞说完之后,杜洪波连忙表态说道:“好啊好啊,以后有林秘书的辅助,我相信我就可以轻松一些了,我会和他多加沟通的。”

    虽然杜洪波嘴里这样说,脸上也满是笑容,不过等杜洪波从刘飞的办公室走了出來,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虽然这次刘飞來海明市亲自带着自己的前任秘书过來,他就预感到刘飞肯定会把他的秘书安排在市委办公厅,却沒有想到刘飞的动作竟然这么快,连让林海峰熟悉环境的过程都省下了,直接就把他安排成市委副秘书长,不过对于刘飞的这个提议,他虽然心中不满意,但是在行动上却是不能有所反对的,因为到了刘飞这种级别,去别的地区工作是可以带着自己的秘书去上任的,而且秘书到了新的地方之后,可以根据相应的级别安排相应的工作,所以刘飞的做法即便是上了常委会上,也不可能有人提出反对意见的,否则的话,那可就是有直接针对刘飞的意思了,不过真正让杜洪波感觉到比较不爽的却是刘飞对于自己安排的办公室格局的的调整,本來,如果刘飞真的有意换办公室的话,那么他完全沒有必要非得在费劲巴拉的再去调整这间办公室的布局,但是刘飞却偏偏调整了,这就不得不让杜洪波感觉到有些头疼了,因为这间办公室的格局,在当初楚江才上任之前,杜洪波是曾经专门请风水先生勘查过,并且进行jīng心设计的,不仅让整个办公室的布局完全符合五行绝地的格局,还兼顾了整个办公室布局的美观xìng,楚江才上任的时候,对于这个办公室的布局摆放还是比较满意的,而当初在设计这个办公室格局的时候,杜洪波也曾经提了那个风水先生讲解了一下这个格局的主要特点和功能,并讲解了破解之法,而从刘飞现在重新摆放的格局來看,虽然和那个风水先生所讲的破解之法不完全相同,但是大部分的格局却还是被破坏了,已经无法在构成五行绝地的格局了,虽然长期坐在这间办公室里肯定对身体还是不太好,但是相比于楚江才时期,已经好得太多了,其危害可以直接忽略不计,这让他对刘飞本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难道这刘飞堂堂的市委书记竟然喜欢和相信风水之术不成,否则,他何以竟然把那位风水先生的五行绝地布局给破坏得如此彻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