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93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

www.wuailogo.com 官途     想到邓佳明身为组织部部长竟然沒有按照正常流程去cāo作这次的卫生局局长之事,刘飞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刘飞可不相信,邓佳明会把应该有的流程给忘掉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顺着这个思路刘飞继续往下分析,既然邓佳明不可能忘掉流程,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邓佳明是故意这样做的,他是故意跳过胡天宇來找自己签字的,那么邓佳明这样做有什么目的。

    突然,刘飞的脑海里面出现了自己在來海明市之前搜集到的有关胡天宇的一些xìng格资料,从刘飞搜集到的资料來看,这位市委副书记胡天宇以前一直在zhèng fǔ部门工作,他一路升迁路线也是以zhèng fǔ方向为主,镇长、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副市长、市长、副省长,常务副省长,这一路走來,胡天宇都是奋斗在第一线的,手中掌握着比较大的实权,而且即便是在zhèng fǔ部门工作,胡天宇对人事工作却十分重视,所以,凡是他所工作过的地方,在人事工作中,他至少都能够和书记分庭抗礼,从他的工作履历中刘飞可以分析到,胡天宇对于人事工作十分敏感,对于手中应有的权利绝对不会退让半步,而且此人为人异常强势,而且政治斗争的手段也是十分多样化的,极其擅长合纵连横,想到胡天宇的xìng格,刘飞不由得进一步推理到,如果胡天宇知道了邓佳明直接找自己來签字,而且自己还签了字,那么反过來邓佳明拿着自己签字的文件再去找胡天宇或者干脆不找胡天宇,那么如此一來,邓佳明肯定会对自己有意见的,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那么自己和胡天宇之间的关系肯定会越來越紧张,如果这个时候,邓佳明和胡天宇再联合起來,那么自己即便是市委书记,面对市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部长的联合,在加上有王成林这位强劲的对手在一旁虎视眈眈,弄不好自己真的要在海明市翻船啊,当刘飞分析到这种可能的时候,顿时感觉到后脊背一阵阵发凉。

    如果说在沧澜省之时和沈中锋之间的斗争让刘飞感觉到有些大刀阔斧、披荆斩棘、酣畅淋漓的话,那么现在刚刚进入海明市,刘飞却感觉到自己身陷十面埋伏,步步惊心,从自己乘坐飞机到海明市到今天正式上任,前前后后不到24小时,反而,就在这24小时之内,他却接连遇到了明枪暗箭、陷自己与险境而手法却又悄无声息、让人防不胜防的秘书长杜洪波,随后是抛出了食品安全问題,想要拖自己下水的副市长包正堂,现在又來了这么一位表面上看起來对自己毕恭毕敬,却又包藏祸心、意图通过一些细节來激化自己与胡天宇之间矛盾的组织部部长,此时此刻,刘飞忽然有些明白首长派自己到海明市前來历练的一些深层次原因了,或许自己以前不管是在西山县也好、岳阳市、东宁市也罢,或者是在东海省、沧澜省也罢,在这些地方,虽然自己也经历过不少的政治斗争,也遇到了很多的官场斗争高手或者是遇到过不少的老油条,但是自己所在的大部分地区,大多都是需要自己努力的去发展经济,在这种形式下,自己在政治斗争上一直都是游刃有余,但是到了海明市刘飞却发现,海明市由于经济比较发达,一些人平时可以把主要的jīng力放在琢磨人上,放在政治斗争上,在加上这里派系林立,关系复杂,谁都想要在这里扩展自己的关系网,所以,大家彼此之间斗争反而更加白热化,但是,这里的斗争和自己以前所遇到的斗争相比,形式却又大不相同,以前的斗争往往自己都知道谁是自己的斗争对手,所以目标非常明确,也能够做到有的放矢,然而,在海明市,自己却根本不知道谁才是自己的斗争对手,也可以说身边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是自己的竞争对手,这种情况让刘飞不得不提起万分jǐng惕,因为他來海明市可不是來度假的,更不是來镀金的,而是过來整合海明市的各种资源,想办法把海明市的影响力和综合实力再次提升起來的,这种压力之大比起单纯的发展经济來要大的多,因为发展经济刘飞可以有很大办法,但是要扩大本來已经很有影响力的海明市的影响力,增强已经很有实力的海明市的实力,这绝对不是随随便便下几个指示,搞几个政绩工程就可以做到的,而且如果自己不能整合海明市各方势力,恐怕自己的指示未必就能出得了海明市市委办公厅。

    这一番思考下來,刘飞感觉到自己的大脑都有些缺氧了,他站起身來,走到窗口,打开窗户,大口大口的吮吸着新鲜的空气,刘飞的目光闯过市委大楼,shè向远方。

    此刻,阳光灿烂,灿烂的阳光下,远处的高楼大厦处处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让刘飞再次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现在所处之地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经济欠发达地区,而是位于海明市这样一个经济发达地区,一个国际xìng的大都市,自己到底应该怎么样才能真正的融入这座城市,真正的带动这座城市再次走上一个台阶呢,以前的那些领导都是怎么做的呢。

    站在窗前,刘飞的思绪飘飞起來。

    而此刻,市委组织部部长邓佳明已经來到了市委副书记胡天宇的办公室内,当他把有关卫生局局长人选的材料放在胡天宇的办公桌上,希望胡天宇能够审阅并签字时,胡天宇只是简单的翻阅了一下手中的材料,便笑着说道:“邓部长,我刚刚來到海明市,对于海明市的情况还不太了解,这样吧,这份材料你可以先拿给刘书记去看一下,如果他签字的话,我回來直接签个字就行了。”

    邓佳明一听胡天宇的话,便知道这位市委副书记也是一个老狐狸啊,他明显是不想直接签字,以免万一出现什么问題他会承担责任,想到这里,邓佳明心中暗道:“难道胡天宇刚刚到达海明市,就知道这个卫生局局长背后的故事不成,应该沒有这么快吧。”

    不过既然胡天宇已经表态了,邓佳明也不能非得逼着胡天宇在做什么,只能满脸含笑的说道:“胡书记,您是副书记,我们组织部的材料得先送您这里审阅才行,您不签字,估计刘书记那里就更不会签字了,要不这样吧,这份资料先放在您这里,您先仔细的看一看,熟悉和了解一下,您有什么意见和指示可以直接告诉我。”

    胡天宇笑着点点头说道:“嗯,这样也行,那就把这东西放在我这里吧。”

    等邓佳明告辞离开之后,胡天宇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哼,邓佳明啊邓佳明,你真的以为我是孤身一人來的海明市,沒有什么人手,你就可以随意的忽悠我吗,如果你真是这样想的话,那恐怕你要大大的失望了,在这市委大院内,我也是有眼线的,我可是知道你先去了刘书记那里一趟的,在刘书记那里你碰了钉子,难道在我这里你还想有什么收获不成,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胡天宇可就不配称为刘飞的竞争对手了。”

    而邓佳明并不知道的是,不仅胡天宇知道他去了刘飞那里,在市zhèng fǔ办公大楼内,邓佳明刚刚从胡天宇办公室离开,市长王成林便得到了邓佳明先后前往刘飞及胡天宇的办公室的消息,他眉头紧皱着坐在椅子上,嘴里一边抽着烟,一边思考着邓佳明心里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邓佳明从胡天宇办公室出來,并沒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來到政法委书记肖建辉的办公室内。

    在肖建辉这里,邓佳明并沒有什么顾虑,他的脸上也去掉了那满脸伪装的笑容,而是眉头紧锁着说道:“老肖,我这一次出击一点收获的沒有。”

    肖建辉听完不由得一皱眉头,说道:“哦,到底是怎么回事,说來听听。”

    邓佳明便把自己在刘飞以及胡天宇办公室的遭遇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他沉着脸说道:“老肖啊,看來这一次咱们新來的这正副书记刘飞和胡天宇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肖建辉听完之后笑着说道:“如果他们要是省油的灯,恐怕还沒有资格到我们海明市來任职嗯,就算是那位一直稳坐钓鱼台的市长王成林,也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看來,咱们要想拿下这个局长之位,还真得费一番周折啊,不过这个位置,我们必须要拿下。”

    邓佳明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个位置对我们來说太重要了。”说道这里,邓佳明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说道:“哦,对了,肖书记,我刚才去刘书记的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他办公室内桌椅的格局和杜洪波昨天晚上让人拾掇的格局完全不一样了。”

    听邓佳明提到这个问題,肖建辉的眉毛使劲的向上挑了挑,随即眉头紧皱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