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91章 房间的陷阱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沒有想到,自己刚刚到海明市,这屁股还沒有落座呢,便发生了这么一起让人腻味的事情來,他沒有想到,海明市的市委秘书长竟然通过这种行为來向自己宣示一种绝不配合工作的态度和决心,想到此处,刘飞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好,好一个杜洪波啊,看來你也要和沧澜省的何建平一样,想要和我刘飞掰一掰手腕了,只不过在沧澜省,何建平虽然一开始有沈中锋的强力支持,最后还不是照样被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我倒是要看一看,你的后台到底是谁,到底是谁给了你如此大的胆量胆敢三番五次的向我进行挑衅,想到这里,刘飞看了林海峰一眼说道:“來,海峰,咱们两个一起把房间里面的桌椅重新摆布一下,现在的格局看起來太别扭了。”

    林海峰连忙说道:“刘书记,要摆弄的话我出去叫几个來吧,您就不要亲自动手了。”

    刘飞笑着摆摆手说道:“不用叫人,就咱们两个就行,权当是锻炼锻炼身体吧。”

    说完,刘飞指挥着林海峰按照自己的设想,把桌椅板凳的位置重新摆放了一下,等两人挪动完之后,脸全都变黑了,手也变脏了,不过整个房间内的格局却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光线也比以前明亮了许多,空气也比之以前清新了许多,用俗语來讲,风水也比以前有了重大的改观,风水一词,虽然看起來有些迷信,但是其实,这里面包含了很多天文、地理、乾坤、yīn阳等诸多方面的知识,如果科学分析,也是能够带來很多益处的,就拿这间办公室之前的布局为例,书架直接摆放在了房间的南边靠近窗户的墙边,直接导致本应该从4面窗户晒进來的阳光只能从两面窗户里面晒进來,而在这两面窗户的窗台上,却偏偏还摆放着3盆鲜花,虽然鲜花本身具有美化环境的作用,但是鲜花的生长是需要阳光的,所以,如此一來,照shè进房间内的阳光就更少了,而刘飞所在的这个房间虽然从楼层和房间号码來说都是非常吉利的,905房间,寓意九五之尊之意,但是,由于市委办公楼的房间都是板楼,两名分开的,所以,通风xìng能和采光xìng能都受到了比较大的限制,所以,几乎每个房间内都有比较好的通风系统负责通风和采光,而刘飞这个房间本來属于阳面的房间,按理说其采光xìng能不可能出现问題的,但是按照以前的格局來摆放,恰恰是整个房间内的光线变得暗道许多,达不到正常房间所应该能够到达的光线要求,光线不足,房间内便容易滋生细菌,而房间内的人由于缺乏正常的阳光照shè,身体的体质就会变弱,如此一來,便为整个人生病留下了重大的隐患,而恰恰这种隐患是一般人很难觉察和了解的,而根据房间内以前的摆放格局,几个沙发和房间内的壁画、地图等挂件的摆放,恰恰把房间内原來的通风系统彻底给堵死,虽然房间内有空调可以辅助换气,但是那种换气效果比起原本房间内就配有的新风系统來说就差了很多,而且一般來讲,能够做到这市委书记办公室的人都是年纪不小的人了,并不是很喜欢开空调,如此一來,通风系统就更差了,在加上因为之前光线不足所引起的各种细菌的滋生,整个房间内几乎就是一个典型的让人不知不觉中就生病的凶险之地,夺人健康于无形之间,而由于整个大楼又采用框架式结构建造的,在加上房间内各种各样的电子设备,无形之间又多了很多电磁辐shè的伤害,而这个房间又不是平房,不接地气,所以按照风水学的角度來讲,简直就是五行绝地,也就是说,金木水火土这五行全部都是最坏的配置,长期在这样的房间内工作,想要不生病都难,而对于官员來讲,健康问題是制约人能否走得高、走得远的十分关键的一点,所以,当刘飞看到这间房间内的布局之后,在联想起楚江才书记就是因为身体健康的因素才不得不从政坛隐退,他的脸sè当时就yīn沉了下來,尤其是想起杜洪波为了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然使用和楚江才书记在任之时一模一样的桌椅板凳,似乎还想通过风水之术让自己重蹈楚江才的覆辙,刘飞怎么能不生气。

    等房间内所有的东西全都挪动完之后,两人洗漱完毕之后,稍微休息了一下,刘飞对林海峰说道:“海峰,这样,你回头跟市委办公厅后勤部门联系一下,重新给我换一间办公室,至于办公家具,则由你亲自去采购,尽量去找那种比较环保的家具。”

    林海峰点点头,立刻出去开始联系去了。

    刘飞这边刚刚坐下來,准备上网看看资料,林海峰不久之后就走了尽量,说道:“刘书记,市zhèng fǔ那边的包正堂副市长过來想要向您汇报工作,您看您有时间沒有。”

    刘飞听完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自己第一天到任,就有人向自己汇报工作,不过他立刻笑着说道:“好,让他进來吧。”

    很快的,包正堂跟在林海峰的身后走了进來。

    包正堂有50多岁的年纪,长着一张国字脸,小平头,看起來似乎官威十足,如果是一般的人往他面前一座,光是他身上所带的这股官威,便足以震慑住很多人了。

    他进來的时候,看到刘飞正在低头看着电脑,便直接坐在了刘飞对面的椅子上,声音洪亮的说道:“刘书记,我过來跟您汇报一下近期的工作情况,请您指示。”

    刘飞笑着抬起头來说道:“好,你说说吧,正好我也想了解一下海明市目前的各方面的情况。”

    包正堂点点头说道:“好,刘书记,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目前在市zhèng fǔ主管文教、卫生、体育、宗教等方面的工作,我今天來主要是向您反应一件我认为目前我们海明市急切需要解决的问題。”

    刘飞一听,立刻笑着说道:“哦,急切需要解决的问題,什么问題。”

    包正堂脸sè此刻显得严肃了许多,声音也变得有些愤怒的说道:“是我们海明市目前所面临的食品安全问題。”

    “食品安全问題。”听到包正堂提到这个话題,刘飞的脸sè也立刻显得凝重了许多,这个问題,他在上任之前和几个兄弟们喝酒的时候便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題,他甚至还戏言自己上任之后第一个要抓的就是这个问題,却沒有想到,自己刚刚上任,这位主管文教和卫生的副市长便到自己这边來提出这个问題,这是一种巧合还是一种偶然,刘飞感觉到这海明市之行还真是有些意思了,他立刻说道:“我们海明市的食品安全有什么问題吗。”

    包正堂脸sè严峻的说道:“刘书记,这样跟您说吧,我们海明市目前的食品安全不仅仅是有问題那么简单,而是大有问題,问題非常严重,刘书记,近年來,像大头娃娃、毒大米、毒nǎi粉、雪碧汞毒门、染sè馒头、瘦肉jīng、皮鞋制酸nǎi、毒胶囊等事件层出不穷,类似的事情在我们海明市最近一段时间以來也频繁发生,像我们海明市某牛nǎi企业近期接连被爆出其所生产的酸nǎi**变质、把过期的牛nǎi回炉重新勾兑之后重新灌装销售,某酒业集团的酒被爆出大量使用酒jīng进行勾兑,酒中塑化剂超标,某国外大型连锁超市接连发生价格诈骗、用普通猪肉替代有机猪肉來进行销售、其所销售的食品之中接连发生销售**、变质的问題,类似的问題最近这段时间接连在我们海明市上演,老百姓反映非常强烈。”

    听到这里,刘飞不由得皱着眉头说道:“哦,既然这样,你身份主管的副市长,加强管理和监督,让下面的各个部门行动起來,加大检查和查处的力度,这个问題应该不难解决吧。”

    包正堂苦笑着说道:“按理说,这些问題要想得到解决并不难,然而,实际上,这个问題已经拖了有两年多了,竟然一直都沒有解决,一些小的问題还好说,我亲自下去检查一下也就解决了,但是,我所说的这三大企业存在的食品安全问題,虽然老百姓反映十分强烈,但是由于一些不可抗力的原因,这三家企业存在的问題几乎很少被媒体报道,即便是报道了,也很快就会被屏蔽和处理掉,很难形成一种舆论风cháo,真正引起重视,说实在的,对于这三家企业我一直想要加强查处力度,但是却有些力不从心啊,所以,我希望刘书记您能够亲自出面來协调一下这个问題,争取尽快把这三家企业的问題查处一下,尽快让我们海明市的老百姓喝上放心nǎi,喝上放心酒,买上放心的食品的。”

    包正堂说完,目光直直的看向刘飞的眼睛,他想第一时间了解到刘飞的真实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