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90章 刘飞发现问题

www.wuailogo.com 官途     邓佳明听到罗天强这样说,脸sè显得很平静,什么都沒有说。

    这时,肖建辉却冷冷的说道:“哼,霸气十足,他刘飞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海明市,不是沧澜省,是龙他得给我盘着,是虎他得给我卧着,否则的话,沒他什么好果子吃,不过他毕竟是书记,又是委员,他爱嚣张就嚣张,如果不是做得过分的话,我们也沒有必要搭理他,总之一句话,对他,我们要听其言,察其行,如果他要想在海明市混的顺风顺水的,沒有我们的支持,他也就是一个光杆司令。”说道这里,肖建辉看向邓佳明说道:“老邓啊,你是组织部部长,以后和刘飞打交道的时候多留几个心眼。”

    邓佳明却苦笑着说道:“老肖啊,多留几个心眼那是肯定的,毕竟当年在沧澜省,刘飞可是把迟宇航这个组织部部长直接给拿下了,我可不想步迟宇航的后尘。”

    邓佳明的话虽然肯定了肖建辉的意思,但是却也提出了自己的忧虑。

    听到邓佳明的表态,肖建辉不屑一笑说道:“老邓啊,这一点你有点杞人忧天了,咱们海明市可不比沧澜省那种内陆省份,咱们这里是整个华夏的一个窗口,和谐与稳定是非常重要的,只要你不犯原则xìng错误,就算是和刘飞立场相左,刘飞也拿你沒什么办法,再说了,我们也不会像沈中锋那样跟刘飞争夺什么整个海明市的主导权,只要刘飞不损害我们的利益,我们就沒有必要和他对着干,更何况你不要忘了,王成林和胡天宇是什么人啊,他们可都是和刘飞一样,有机会逐鹿内阁的人,光是他们两个对刘飞的牵制就足够刘飞喝一壶的了,刘飞更不可能在立足未稳的情况下拿我们这么庞大的一股势力开刀了,所以,就算你不配合刘飞的工作,他也沒有什么办法,而且据我所知,这一次刘飞下到咱们海明市來,主要目的还是高层对他的磨练,但是这种磨砺,在高层意见也不是很一致,因此,这一次高层不可能像刘飞在沧澜省那样给予他那么强力的支持,所以,你完全沒有必要担心刘飞会像对待迟宇航那样对待你,而且以你的智商,又怎么可能在迟宇航已经犯过错误的情况下,在犯类似的错误呢。”

    听肖建辉这样说,邓佳明笑着点点头:“嗯,老肖的话倒是很在理,不过对于刘飞,我们还是得先观察观察,毕竟他是委员,也是有可能冲进内阁的人,虽然我们不惧怕他,但是也沒有必要把他得罪死了,否则,万一他真的能够在咱们海明市突围而出,那么将來他对我们來说也是一个比较大的麻烦。”

    “嗯,老邓说得有理,老肖啊,我们还是在等等看,我也听说了,刘飞的从政路上,一直都是这么嚣张过來的,不过他这个人虽然嚣张,但是政治斗争的手段还是比较厉害的,而且往往能够从别人意想不到的角度出手來打击对手,在沧澜省刘飞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我们能够不和刘飞发生冲突,还是尽量不和刘飞发生冲突的为好。”这次说话的是罗天强。

    三人很快达成一致意见,在目前海明市局势未明之前,他们还是先以低调为主。

    然而,树yù静,风却未必会止。

    第二天上午,秘书长杜洪波正式接刘飞到海明市市委上任。

    刘飞的办公室就安排在楚江才原來的办公室内。

    刘飞走进办公室,发现房间内的桌椅、沙发、电脑等物品都已经换成了全新的,就连书橱都已经换成了全新的,看到这里,刘飞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不过当刘飞的目光落在房间内办公桌椅的摆放位置之时,脸sè却有些难看了,因为刘飞发现,虽然桌椅沙发等物品都已经换成了全新的,但是从新的物品的摆放位置和大小來看,和以前的物品摆放位置几乎一模一样,这也就意味着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这批桌椅沙发等物品,应该是和前任楚江才书记的物品是同一个厂家出产的,是杜洪波刚刚订购过來的,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自己现在所用的这些物品,很有可能是几年前和楚江才书记所使用的那批产品一起买过來的,所以才能保证尺寸和原來的几乎都一模一样,但是不管是这两种可能xìng中的哪一种,这都说明,这位杜洪波在对待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态度问題上是有些问題的,不过刘飞早已经不是那种把自己的心情写在脸上的阶段了,他只是淡淡的问道:“杜秘书长,胡天宇同志的办公室安顿好了吗。”

    杜洪波连忙说道:“已经安顿好了,那边是由和胡书记对位的陈副秘书长负责安排的。”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这样吧,你带着我去一趟胡天宇同志的办公室,我有事和他沟通一下。”

    杜洪波就是一愣,他不太明白刘飞刚刚上任就找胡天宇有什么事情,不过刘飞的指示他是不敢违背的,连忙在前面带路,引领着刘飞向胡天宇办公室走去。

    來到胡天宇的办公室之时,胡天宇正坐在座位上喝茶,听着和他对口的副秘书长陈文轩谈着近期的一些事情。

    见刘飞和杜洪波走了进來,胡天宇连忙站起身來主动伸出手來满脸含笑的说道:“刘书记,您怎么过來了,有什么事情打个电话我就过去您那里了。”

    虽然彼此之间竞争关系十分激烈,但是胡天宇的话说得十分给刘飞面子,刘飞也笑着和杜洪波握了握手说道:“胡天宇同志,你太客气了,我过來主要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单独交流一下。”

    听到刘飞说要单独和胡天宇交流一下,陈文轩在给刘飞泡了一杯茶之后,和杜洪波一起起身來向刘飞和胡天宇告辞。

    刘飞和胡天宇坐在茶几上,胡天宇笑着说道:“刘书记,不知道您有何指示。”

    刘飞摆摆手说道:“胡天宇同志,我们之间就不必这么客套,咱们对于海明市來说都是新人,所以,我想听一听对于海明市的工作,你有沒有什么好的想法和建议。”

    胡天宇听完就是一愣,因为他沒有想到,自己在这办公室里面椅子还沒有坐热呢,刘飞便过來和自己谈工作的事情,他苦笑着说道:“刘书记,您也知道的,既然咱们都是刚过來的,肯定不可能有什么比较好的想法的,我估计得经过一段时间的熟悉和了解,才能对一些工作有比较全面的认识,这个时候才能提出一些比较有用的建议。”

    刘飞轻轻点点头:“嗯,你说的也是,可能是我太心急了,那咱们先好好熟悉一段时间,以后在工作上咱们多多交流。”

    随后,刘飞又和胡天宇聊了一会,这才从胡天宇的办公室内走了出來,返回自己的办公室。

    望着刘飞离去的背影,胡天宇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心中暗道:“刘飞啊刘飞,你居然跟我说你太心急了,这个借口也太夸张了一些吧,你能够把沧澜省治理的那么好,你能够用两年多的时间硬生生的把沈中锋给挤兑走,你说你心急,谁信啊,不过你今天到我的办公室里面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呢,想要拉拢我,这有些搞笑了,你不可能不知道我们之间的竞争关系的,虽然有些时候我们需要联合,但是现在就联合,沒有这个必要吧,想必在这一点上,你不可能这么心急吧,那你今天來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胡天宇心中思考着刘飞到他办公室來的真正目的的时候,政法委书记肖建辉那里也已经得到了刘飞刚刚上任便到胡天宇的办公室前去和他单独沟通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他也感觉到十分震惊,心中暗暗盘算道:“这个刘飞刚刚上任就到胡天宇的办公室去单独沟通,难道刘飞和胡天宇之间有故交,或者两人之间已经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刘飞此人还真是不简单啊,但是我可是听说两人之间竞争关系也是非常激烈的啊,谁不想压谁一头啊,现在又沒有什么压力或者矛盾,他们之间有必要这么明显的就开始联合起來吗。”

    此刻,不仅仅是肖建辉,很多其他常委们得到刘飞前往胡天宇的办公室的时候,心中也泛起了嘀咕。

    然而,此刻的刘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脸sè并不是很好看。

    因为沒有人知道刘飞此次前往胡天宇办公室的真正目的,不过刘飞在胡天宇办公室这一趟走下來,却发现一个让他十分恼怒的事情,那就是胡天宇办公室内的各种家具明显全都是崭新的,看起來档次也非常高,而且很多家具的位置明显和以前摆放的位置是不同的。

    这时,刘飞对林海峰说道:“海峰,來,你仔细的研究研究咱们办公室里面的家具,看看哪里有商标或者出厂rì期沒有。”

    林海峰连忙一件一件的仔细研究起办公室的家具來,等他一件件的看完之后,林海峰的脸sè有些难看的说道:“刘书记,咱们这些办公用品大多数都是两三年前生产的,出厂rì期也是那个时候。”

    刘飞的脸sè立刻yīn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