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89章 秘书长出难题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沈伟部长真是有些后悔自己在心里赞扬刘飞赞扬的有点晚了,只不过刘飞已经把话说出去了,即便是想收也收不回來了,不过沈伟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略微又沉思了一下,立刻想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刘飞在沧澜省所表现出來的城府和手段,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海明市所面临的艰难处境呢,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刘飞却偏偏一开始就表现出了强势霸气的一面,会不会有着自己更深层次的考虑呢,往这个方向思考了一下,沈伟感觉到自己把握到了刘飞一丝丝的想法,但是更多的事情,不在其位,却还是揣摩不出來的,不过即便如此,这让他又对刘飞的前景多了几分期盼。

    而这个时候,不管是海明市市长王成林也好、市委副书记胡天宇也好,听到刘飞如此霸气外露的就职演说,脸上全都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王成林心中暗道:“以前早就听说刘飞在沧澜省的时候表现的十分沉稳,和沈中锋之间斗争十分沉得住气,足足用了2年的时间才把沈中锋彻底架空,按理说刘飞现在入主海明市,前期也应该以稳为主,先了解和熟悉一下海明市的情况再说,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得罪不应该得罪的人,最终在政治上被人掣肘,但是现在看來,刘飞表现的也太嚣张了,难道是因为距离换届太近,留给他的时间只有2年的时间,他心中焦急,所以想要采用雷霆战术,在海明市迅速立威,以此來掌控全局,刘飞啊刘飞,如果你要是这样想的话,恐怕你肯定会载一个大跟头的,此刻,胡天宇的想法和王成林也差不多少,不过他在心中也给自己提出了另外一个疑问,如果自己站在刘飞的那个位置上,到底应该怎么去做。

    随着刘飞讲话完毕,整个欢迎仪式也就进入了尾声阶段,沈伟部长做了一下总结发言之后,会议也就散了,随后,众人送沈部长前往机场返回燕京。

    等再次回到海明市之后,刘飞和王成林、胡天宇并沒有直接去市委市zhèng fǔ工作,而是全都在酒店内休息下來,因为明天才是三人正式履行的rì子,而且也有一些其他的事情需要在今天了解和运作一下。

    刘飞坐在自己的房间内,正在通过网络了解着自己比较感兴趣的海明市的情况,房门被敲响了。

    林海峰作为被刘飞直接从沧澜省带过來的秘书,连忙走了过去,打开房门,便看到海明市市委秘书长杜洪波站在外面,满脸含笑着说道:“林海峰同志,刘书记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向他汇报一下有关刘书记办公室和其他的情况。”

    他的话音落下,刘飞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來:“海峰啊,是杜秘书长來了吧,让他进來吧。”

    说话之间,刘飞从椅子上站起身來,这时,杜洪波也走进房间内,穿过客厅來到电脑桌前,主动伸出手來说道:“刘书记,欢迎您到海明市工作,以后我会密切配合您的工作,做好本职工作的。”

    刘飞笑着和杜洪波握了握手说道:“嗯,好,那就好,希望咱们能够配合好。”

    说完,双方在客厅内的沙发上面对面的坐下,杜洪波笑着说道:“刘书记,我今天过來主要是向您请示三件事情,一件事是有关您的办公室的事情,随着楚江才书记的离任,他的办公室已经空了出來,新的办公室房间倒是有,不过由于时间比较仓促,装修还得需要几天,您看这个怎么安排。”

    刘飞听完不由得一皱眉头,不过随即便舒展开來,淡淡的说道:“那就先使用楚书记的办公室吧。”

    “好的,那这件事情回去之后我马上落实,另外一件事就是有关您的住处问題,由于楚书记已经搬出去了,所以省委一号楼已经空了出去,您看您是住在省委一号院还是住在酒店内。”

    刘飞淡淡的说道:“那就住省委一号院吧。”

    杜洪波点点头:“嗯,好的,那这几天您先在酒店里住几天,我让人好好的收拾一下,重新在装修一下。”

    刘飞沒有反对,只是点点头,随后杜洪波又跟刘飞谈了一下有关他的秘书问題,刘飞告诉杜洪波,秘书就不用给自己准备了,自己的秘书用林海峰就行了,让杜洪波把林海峰的调动手续协调着办理一下就行,等谈完这三件事情之后,杜洪波起身告辞,林海峰把他送到了门口,而刘飞却只是站起身來和杜洪波握手告别,却并沒有挪步相送。

    等林海峰关上房门,走到客厅内,刘飞笑着说道:“海峰啊,你看这个秘书长怎么样。”

    刘飞这话问的有些模棱两可,而林海峰回答的却是小心翼翼的:“刘书记,从刚才杜秘书长所请示的三件事情來看,他这个人对细节方面还是比较重视的,做事情比较谨慎,一丝不漏,不过从他给您的两个选择來看,这个杜秘书长心中似乎还有一些别的想法。”

    听到林海峰这样分析,刘飞不由得一笑,说道:“哦,你认为杜秘书长心中有什么想法。”

    随着刘飞再次调整岗位,尤其是调整到了海明市,刘飞并沒有换新的秘书,因为他非常清楚海明市情况的复杂xìng,所以直接把林海峰又从沧澜省调了过來,因为现在林海峰用起來非常顺手,其悟xìng和能力都非常的强,比起孙宏伟來说都只强不弱,而且林海峰为人更加低调,但是做起事情來却是稳准狠,不会出现一丝一毫的毛病,所以,这次刘飞把林海峰带过來不仅是为了自己工作方便,也准备在海明市好好的栽培一下林海峰,所以从一开始,刘飞便开始对林海峰进行政治素质的培养了,而眼前这样的分析对于林海峰來说,是十分难得的磨练机会。

    林海峰听到刘飞的反问之后,连忙说道:“刘书记,我认为身为秘书长,杜洪波同志应该清楚一般的新领导上任,都不会喜欢使用前任领导留下來的办公室,如果是前任领导升迁也就罢了,如果是因为前任领导生病或者因为其他什么原因退休或者被双规等问題而离开领导岗位,那么新任领导更不愿意使用前任领导的办公室了,虽然我们身为共*产*党*员并不迷信风水等问題,但是在心里上使用前任领导的办公室还是有些不舒服的,这个道理,按理说杜洪波不应该不懂,但是从他给出的两个选择來看,您唯一能够选择的只有使用前任办公室,从这一点來看,这个杜洪波秘书长心中到底打的什么算盘,还真是让人有些琢磨不定,另外,从住处上來说,按理说杜洪波身为市委秘书长,他应该清楚,前任领导搬出一号别墅之后,后任的领导住在一号别墅的可能xìng是非常大的,他应该提前做好准备,尽早进行装修,否定等新的领导上任之后在进行装修,时间上就有些紧了,尤其是现在的装饰材料很多都含有有害物质,都需要把新装修的房间通风晾晒一段时间才能搬进去的,而刚才杜洪波的意思却是装修好了就让您搬进去,这些细节虽然看起來不起眼,但是却是让人感觉到有些问題。”

    听完林海峰的分析之后,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嗯,海峰啊,你的分析还是比较到位的,你说的沒错,这个杜洪波秘书长在我刚一到來的时候就好像要给我下绊子,真是怀疑他到底打的是什么目的啊,他到底是哪方势力的人呢。”说道这里,刘飞却又笑着说道:“海峰啊,有一点你还是忽略了。”

    “哦,忽略了,哪一点。”林海峰就是一愣,因为他认为自己观察的已经非常仔细了。

    刘飞笑着说道:“海峰啊,你难道沒有发现这位杜洪波秘书长在和我进行谈话的时候,身体几乎是窝进沙发里面去的,后背也是靠在沙发上的,从这个细节來看,他似乎对于我这个市委书记并不是很重视啊,如果从这个细节來看,恐怕他应该是有着一个比较强硬的后台才是,而且他的后台绝对比我还牛。”

    听到刘飞的提醒,林海峰略微回忆了一下刚才杜洪波进來之后的种种画面,立刻点点头说道:“是啊,刘书记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想起來了,看來,这海明市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刘飞苦笑着说道:“恐怕这个杜洪波不过是一个打前站的罢了,不知道后面还会有什么花样在等着我呢,呵呵,2年之内做出成绩,这个任务不是一般的艰巨啊。”

    而此时此刻,在海明市政法委书记肖建辉的办公室内,组织部部长邓佳明、市委常委、海东区区委书记罗天强围在在茶几旁,正在讨论着重要的事情。

    罗天强沉声说道:“老肖,老邓,我看这新上任的三位大佬每个人都不简单啊,尤其是咱们这位市委书记刘飞,更是霸气十足啊,看來,恐怕以后我们的rì子不太好过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