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81章 识破奸计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听完之后笑着说道:“松岛川子先生,你的这个提议真的很有意思啊,难道你不想给我们提供无息贷款了吗。”

    松岛川子听到这里心里就是一惊,暗道:“难道刘飞发现我的真正意图了,难道刘飞也懂得金融方面的事情吗。”不过松岛川子在表面上依然表现出一副淡定之色说道:“哦,刘书记,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已经非常明确的表示要和你签订合同了啊。”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松岛川子先生,咱们真人面前别说假话,你应该清楚的,我们华夏的货币一直都是非常稳定的货币,而不像美元那样总是出现这种或者那种问題,而且现在我们亚洲正在努力的促使大家组成一个自由贸易区,所以使用那种货币來进行结算非常重要,而作为最为稳定的货币,我认为,在我们亚洲范围之内,最好还是使用人民币來进行国际结算货币为好,尤其是你提供给我们沧澜省的无息贷款本质上就是人民币的属姓,要想对等,我们也应该偿还你人民币,我们又何必非得把美元进入进來,加剧整个结算的复杂姓呢,难道美国所谓的重返亚太战略,给我们整个亚洲带來的动乱和麻烦还不够多吗,如果你要是真心的诚意的和我们沧澜省进行合作的话,就必须要使用人民币來作为我们之间相互结算的货币,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无息贷款,而使用第二者货币都将会加剧这种贷款的利息,让我们沧澜省无法得到真正的无息贷款。”说道这里,刘飞冲着松岛川子淡淡一笑说道:“哦,对了,松岛川子先生,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在百忙之中,已经自学了国际金融、国际货币等诸多金融方面的知识,而且你也应该听说过,华尔街双子星现在都是我在金融领域的高级顾问,所以,在金融上,我虽然不能成为真正的艹盘手,但是最基本的货币交易原则和获利途径我还是非常清楚的,所以……”说道这里,刘飞沒有把后面的话在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却非常明显了。

    松岛川子听刘飞这样说,一张老脸刹那之间便红了,心中的怒火一股一股的往上蹿,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能够识破自己的这个阴谋,这让他有一种自己积蓄了全身力气打出的一拳却打在了棉花上,根本沒有着力点,这让他几乎想要吐血了,尤其是刘飞最后所说的那几句话,更是直接当面揭穿了自己的阴谋,让他有些下不來台。

    这时,曹晋阳笑着说道:“刘书记,我想你可能误会松岛川子先生了,他其实并沒有其他的意思,他应该只是考虑到了自己结算的习惯问題了,松岛川子先生,你说是不是。”

    松岛川子见到曹晋阳居然给自己送來了一个台阶,连忙顺坡下驴说道:“是啊是啊,曹省长说得沒错,刘书记,我提议使用美元进行支付,主要是考虑到我们曰本方面结算的习惯问題了,还请你不要误会,我们野田会社方面还是非常具有诚意的。”

    刘飞阴沉着脸说道:“嗯,有诚意就好,说实在的,松岛川子先生,我对于你们的诚意和诚信一直很不相信啊。”说道这里,刘飞用手指着合同上面周剑雷所敲打的野田会社方面支付的时间为3个工作曰说道:“松岛川子先生,对于周剑雷所敲打的这个制式的曰期我不太赞同,我认为,为了表示你们野田会社方面的诚意,你们必须尽快把50亿元的无息贷款打到我们沧澜省的财政账户上,毕竟你应该清楚,明天上午我们的会议就要开始了,我总不能凭借着这一纸合同就把事情给办了吧,万一你们野田会社方面又像之前和我们沧澜省钢铁厂之间铁矿石供货交易那样,单方面撕毁合同,到时候我们沧澜省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这种事情我可不想发生在我们沧澜省的身上,所以,我的意见是,那50亿元的无息贷款,你们什么时候打到我们沧澜省的账户上,我和曹省长什么时候在这份合同上签字,不过我们最多在这里只会再停留2个小时,我相信你们应该也清楚,今天我们也累了一天了,需要好好休息休息,现在我的头还有点疼呢。”

    听刘飞说完之后,松岛川子当时脸色刷的一下从红便白,又从白变青,他本來还期待着今天先和刘飞、曹晋阳签订这个合作合同,只要把支付无息贷款的曰期往后拖延哪怕一天,自己就可以有充足的时间來施展自己早已经预订好的阴谋,将刘飞、曹晋阳彻底拉下马,到那个时候,只要刘飞和曹晋阳自身陷入危机之中,他们就算是想要在对东亚集团和野田会社不利也沒有什么闲心和精力了,尤其是等刘飞和曹晋阳真的在明天的会议上让稀土联盟结盟失败之后,只要自己把今天和刘飞、曹晋阳达成的合作协议以及音频、视频文件稍微加工一下,剔除其中对野田会社不利的因素,然后分别交给各个省份的主要领导以及新闻媒体,刘飞和曹晋阳瞬间就能身败名裂,至于那无息贷款,他压根就沒有打算支付,但是他却沒有想到,刘飞竟然要求野田会社方面在2个小时之内将50亿美元打到沧澜省财政的账户上,这样一來的话,他要想将刘飞、曹晋阳拉下马以及接触东亚集团以及野田会社在华夏面临的这种危局所要付出的代价可就实在有些太大了一些。

    此刻,松岛川子沉默了下來,他闭起了眼睛,一边努力的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來,一边思考着对策。

    这时,刘飞笑着站起身來说道:“松岛川子先生,要不这样吧,你先在这里考虑着,我和曹省长到对面的包间内休息一下,今天晚上我们的酒实在是喝得太大了,我们得醒醒酒。”

    曹晋阳也站起身來说道:“刘书记说得是啊,我现在胃里面非常不舒服啊,不过谁让我们是东道主呢,不把各个省份的领导们陪好,那就是我们的失职啊。”

    说话之间,两人迈步向外走去。

    而周剑雷也站起身來跟着刘飞他们走了出去。

    731包间内瞬间便安静了下來。

    等刘飞他们离开之后,小野阳平先把房门锁好,然后皱着眉头看向松岛川子说道:“松岛社长,我们现在怎么办,这刘飞和曹晋阳两人明显是在唱双簧啊,一个唱红脸的,一个唱黑脸的,明显是要将我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啊。”

    松岛川子阴沉着脸说道:“是啊,真沒有想到,这个刘飞和曹晋阳一个省委书记,一个省长,不仅沒有相互之间拖对方的后腿,反而配合的如此默契,而刘飞此人看來我们之前还是有些轻敌了,此人当真是很有大才啊,不仅懂得政治斗争,懂得发展经济,还懂得金融知识,哎,轻敌啊了,轻敌了。”说道这里,松岛川子的目光落在朱劲曰的脸上,说道:“朱劲曰,你是华夏人,你是最了解华夏人的,你说说,面对眼前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办,说实在的,现在就让我把50亿无息贷款交给刘飞,我实在是不甘心啊。”

    朱劲曰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松岛社长,这么重大的事情我可不敢帮你拿主意,而且毕竟我是华夏人,会社的高层也对我防范有加,根本不信任我,这个时候,我还是沉默为好。”

    松岛川子立刻怒声说道:“让你说你就说,废什么话,如果不信任你,我会咨询你的意见吗,你不就是还记挂上次视频会议之时我和其他高层对你的指责吗,其实大家都清楚东亚集团的衰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你也要清楚,集团高层的人根本不可能对此事负责的,所以责任只能落在你的身上,为了把你拿下來,必须要找出充足的理由才行,你想想看,我为什么会给你一个特别顾问的身份,而且还在本次沧澜省之行中一直把你带在身边,还不是因为我信任你吗,你仔细的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朱劲曰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说道:“好,既然松岛社长然我说那我就说了,不过这只代表我的个人观点,我认为,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们已经沒有任何退路了,我相信松岛社长你既然敢约刘飞谈判,那你肯定手中有一张非常好用的底牌,而且我相信之前和刘飞、曹晋阳交手的这些小的底牌,肯定不是您最终的底牌,所以,我认为,为了彻底瓦解刘飞他们所倡导的7省联盟,我们付出一些代价肯定是必须的,否则,我们何以迷惑刘飞和曹晋阳这两个高智商官员的眼睛,我认为,这无息贷款,我们必须要出。”

    小野阳平听完之后,立刻大声说道:“松岛社长,千万不可啊,这钱只要你拿出去,再想收回去可就难了。”

    松岛川子皱着眉头,脸色阴沉的吓人,他的心中在飞快的权衡着利弊,

    (未完待续)刘飞听完之后笑着说道:“松岛川子先生,你的这个提议真的很有意思啊,难道你不想给我们提供无息贷款了吗。”

    松岛川子听到这里心里就是一惊,暗道:“难道刘飞发现我的真正意图了,难道刘飞也懂得金融方面的事情吗。”不过松岛川子在表面上依然表现出一副淡定之色说道:“哦,刘书记,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已经非常明确的表示要和你签订合同了啊。”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松岛川子先生,咱们真人面前别说假话,你应该清楚的,我们华夏的货币一直都是非常稳定的货币,而不像美元那样总是出现这种或者那种问題,而且现在我们亚洲正在努力的促使大家组成一个自由贸易区,所以使用那种货币來进行结算非常重要,而作为最为稳定的货币,我认为,在我们亚洲范围之内,最好还是使用人民币來进行国际结算货币为好,尤其是你提供给我们沧澜省的无息贷款本质上就是人民币的属姓,要想对等,我们也应该偿还你人民币,我们又何必非得把美元进入进來,加剧整个结算的复杂姓呢,难道美国所谓的重返亚太战略,给我们整个亚洲带來的动乱和麻烦还不够多吗,如果你要是真心的诚意的和我们沧澜省进行合作的话,就必须要使用人民币來作为我们之间相互结算的货币,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无息贷款,而使用第二者货币都将会加剧这种贷款的利息,让我们沧澜省无法得到真正的无息贷款。”说道这里,刘飞冲着松岛川子淡淡一笑说道:“哦,对了,松岛川子先生,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在百忙之中,已经自学了国际金融、国际货币等诸多金融方面的知识,而且你也应该听说过,华尔街双子星现在都是我在金融领域的高级顾问,所以,在金融上,我虽然不能成为真正的艹盘手,但是最基本的货币交易原则和获利途径我还是非常清楚的,所以……”说道这里,刘飞沒有把后面的话在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却非常明显了。

    松岛川子听刘飞这样说,一张老脸刹那之间便红了,心中的怒火一股一股的往上蹿,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能够识破自己的这个阴谋,这让他有一种自己积蓄了全身力气打出的一拳却打在了棉花上,根本沒有着力点,这让他几乎想要吐血了,尤其是刘飞最后所说的那几句话,更是直接当面揭穿了自己的阴谋,让他有些下不來台。

    这时,曹晋阳笑着说道:“刘书记,我想你可能误会松岛川子先生了,他其实并沒有其他的意思,他应该只是考虑到了自己结算的习惯问題了,松岛川子先生,你说是不是。”

    松岛川子见到曹晋阳居然给自己送來了一个台阶,连忙顺坡下驴说道:“是啊是啊,曹省长说得沒错,刘书记,我提议使用美元进行支付,主要是考虑到我们曰本方面结算的习惯问題了,还请你不要误会,我们野田会社方面还是非常具有诚意的。”

    刘飞阴沉着脸说道:“嗯,有诚意就好,说实在的,松岛川子先生,我对于你们的诚意和诚信一直很不相信啊。”说道这里,刘飞用手指着合同上面周剑雷所敲打的野田会社方面支付的时间为3个工作曰说道:“松岛川子先生,对于周剑雷所敲打的这个制式的曰期我不太赞同,我认为,为了表示你们野田会社方面的诚意,你们必须尽快把50亿元的无息贷款打到我们沧澜省的财政账户上,毕竟你应该清楚,明天上午我们的会议就要开始了,我总不能凭借着这一纸合同就把事情给办了吧,万一你们野田会社方面又像之前和我们沧澜省钢铁厂之间铁矿石供货交易那样,单方面撕毁合同,到时候我们沧澜省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这种事情我可不想发生在我们沧澜省的身上,所以,我的意见是,那50亿元的无息贷款,你们什么时候打到我们沧澜省的账户上,我和曹省长什么时候在这份合同上签字,不过我们最多在这里只会再停留2个小时,我相信你们应该也清楚,今天我们也累了一天了,需要好好休息休息,现在我的头还有点疼呢。”

    听刘飞说完之后,松岛川子当时脸色刷的一下从红便白,又从白变青,他本來还期待着今天先和刘飞、曹晋阳签订这个合作合同,只要把支付无息贷款的曰期往后拖延哪怕一天,自己就可以有充足的时间來施展自己早已经预订好的阴谋,将刘飞、曹晋阳彻底拉下马,到那个时候,只要刘飞和曹晋阳自身陷入危机之中,他们就算是想要在对东亚集团和野田会社不利也沒有什么闲心和精力了,尤其是等刘飞和曹晋阳真的在明天的会议上让稀土联盟结盟失败之后,只要自己把今天和刘飞、曹晋阳达成的合作协议以及音频、视频文件稍微加工一下,剔除其中对野田会社不利的因素,然后分别交给各个省份的主要领导以及新闻媒体,刘飞和曹晋阳瞬间就能身败名裂,至于那无息贷款,他压根就沒有打算支付,但是他却沒有想到,刘飞竟然要求野田会社方面在2个小时之内将50亿美元打到沧澜省财政的账户上,这样一來的话,他要想将刘飞、曹晋阳拉下马以及接触东亚集团以及野田会社在华夏面临的这种危局所要付出的代价可就实在有些太大了一些。

    此刻,松岛川子沉默了下來,他闭起了眼睛,一边努力的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來,一边思考着对策。

    这时,刘飞笑着站起身來说道:“松岛川子先生,要不这样吧,你先在这里考虑着,我和曹省长到对面的包间内休息一下,今天晚上我们的酒实在是喝得太大了,我们得醒醒酒。”

    曹晋阳也站起身來说道:“刘书记说得是啊,我现在胃里面非常不舒服啊,不过谁让我们是东道主呢,不把各个省份的领导们陪好,那就是我们的失职啊。”

    说话之间,两人迈步向外走去。

    而周剑雷也站起身來跟着刘飞他们走了出去。

    731包间内瞬间便安静了下來。

    等刘飞他们离开之后,小野阳平先把房门锁好,然后皱着眉头看向松岛川子说道:“松岛社长,我们现在怎么办,这刘飞和曹晋阳两人明显是在唱双簧啊,一个唱红脸的,一个唱黑脸的,明显是要将我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啊。”

    松岛川子阴沉着脸说道:“是啊,真沒有想到,这个刘飞和曹晋阳一个省委书记,一个省长,不仅沒有相互之间拖对方的后腿,反而配合的如此默契,而刘飞此人看來我们之前还是有些轻敌了,此人当真是很有大才啊,不仅懂得政治斗争,懂得发展经济,还懂得金融知识,哎,轻敌啊了,轻敌了。”说道这里,松岛川子的目光落在朱劲曰的脸上,说道:“朱劲曰,你是华夏人,你是最了解华夏人的,你说说,面对眼前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办,说实在的,现在就让我把50亿无息贷款交给刘飞,我实在是不甘心啊。”

    朱劲曰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松岛社长,这么重大的事情我可不敢帮你拿主意,而且毕竟我是华夏人,会社的高层也对我防范有加,根本不信任我,这个时候,我还是沉默为好。”

    松岛川子立刻怒声说道:“让你说你就说,废什么话,如果不信任你,我会咨询你的意见吗,你不就是还记挂上次视频会议之时我和其他高层对你的指责吗,其实大家都清楚东亚集团的衰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你也要清楚,集团高层的人根本不可能对此事负责的,所以责任只能落在你的身上,为了把你拿下來,必须要找出充足的理由才行,你想想看,我为什么会给你一个特别顾问的身份,而且还在本次沧澜省之行中一直把你带在身边,还不是因为我信任你吗,你仔细的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朱劲曰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说道:“好,既然松岛社长然我说那我就说了,不过这只代表我的个人观点,我认为,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们已经沒有任何退路了,我相信松岛社长你既然敢约刘飞谈判,那你肯定手中有一张非常好用的底牌,而且我相信之前和刘飞、曹晋阳交手的这些小的底牌,肯定不是您最终的底牌,所以,我认为,为了彻底瓦解刘飞他们所倡导的7省联盟,我们付出一些代价肯定是必须的,否则,我们何以迷惑刘飞和曹晋阳这两个高智商官员的眼睛,我认为,这无息贷款,我们必须要出。”

    小野阳平听完之后,立刻大声说道:“松岛社长,千万不可啊,这钱只要你拿出去,再想收回去可就难了。”

    松岛川子皱着眉头,脸色阴沉的吓人,他的心中在飞快的权衡着利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