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77章 第一轮亮底牌

www.wuailogo.com 官途     小野阳平皱着眉头说道:“曹省长,你这话我不同意,你不要忘了,以前你和刘书记沒有到沧澜省的时候,我们大家都是好好的,相安无事,大家都在做着各自的事情,谁也沒有奈何谁,难道这样的情况不好吗,为什么你和曹省长來了之后,就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呢,说白了,你们所做的事情有些过分了,你们为了自己的政绩和政声,故意要拿我们东亚集团开刀罢了,你们这种行为也忒不地道了。”

    曹晋阳冷笑着说道:“是这样的吗,我看不对吧,如果不是你们东亚集团在我们沧澜省大规模走私稀土,导致我们沧澜省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的污染,而最终差点导致了大规模的群*体*xìng事件,你认为我们沧澜省一个省委书记、一个省长、一个省委副书记会闲的沒事跑到焦山县去溜达吗,我告诉你们,是你们东亚集团把事情做得太过了,你们东亚集团把我们沧澜省的稀土资源掠夺走了,钱你们也赚了,但是却留给我们沧澜省省zhèng fǔ一个烂摊子去收拾,你们不认为你们做得太过分了吗,还有,你们东亚集团竟然为了迫使我们沧澜省方面妥协,单方面撕毁和我们沧澜省各大钢厂的铁矿石贸易合同,这是一种多么卑鄙无耻的行为啊,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现在由于你们东亚集团单方面撕毁了铁矿石供货合同,已经造成了我沧澜省多家钢厂停工减产,每天造成的经济损失多达上千万,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认为,我们凭什么要认可你们东亚集团经济活动的合法xìng。”说道这里,曹晋阳的双眼瞪了起來。

    这时,松岛川子笑着说道:“曹省长,你不要激动嘛,我知道,之前我们东亚集团的做法的确有些不太妥当,但是那也是无奈之举嘛,我们现在这不是在谈判吗,只要你们沧澜省方面全面解除对东亚集团的封杀令,那么我们可以保证,我们会立刻恢复对所有各大钢厂的铁矿石供货。”

    刘飞听松岛川子说完之后哈哈大笑起來:“松岛川子先生,你们rì本人的算盘打得也太jīng明了吧,你们不过是把你们的无耻的、撕毁了合同的举动恢复到了正常的供货的状态,就要求我们全面解除对东亚集团的封杀令,你当我们沧澜省省委省zhèng fǔ的决策是过家家的玩意吗,你也太小看我们沧澜省决策的严肃xìng了吧。”

    松岛川子连忙说道:“刘书记,你误会了,我知道你们沧澜省的决策是非常严肃的,但是你应该也看到了,如果我们之间继续这样僵持下去,恐怕不管是对你们沧澜省也好,对我们东亚集团也好,大家只能是两败俱伤,谁也获得不了任何的好处,尤其是你好歹也得考虑一下,那些刚才钢厂如果真的因为拿不到铁矿石要是倒闭了,那几十万的钢厂工人你们沧澜省如何安排,如果处理不好的话,要是再次闹出群体xìng事件來,那问題可就不是一点半点,而是要把天都给捅破了啊,所以,刘书记,我认为你们沧澜省方面沒有必要为了什么所谓的面子,从而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啊,而且我们这一次三番五次的希望能够和刘书记与曹省长见面,就是带着充足的诚意來的,只要你们沧澜省方面肯解除对东亚集团的封杀令,我们不仅会考虑全面恢复对各大钢厂的供货,而且还会考虑在你们沧澜省进行项目投资的,我想刘书记和曹省长应该知道我们野田会社的实力的,我们要是投资的话,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肯定会让你们沧澜省的发展走上快车道的。”说话之间,松岛川子便给刘飞下了一个很有吸引力的诱饵,而且这个诱饵只要刘飞和曹晋阳动心并且上钩了,那么将來他会把所有的主动权牢牢的掌握在手中的。

    然而,刘飞又岂是易于之辈,他听完之后淡淡一笑,说道:“嗯,野田会社的投资,这个诱饵的确很吸引人啊,要说我不动心那是假的,不过松岛川子先生,你还是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本质的东西,那就是对于目前我们的沧澜省來说,虽然我们渴望获得大量的资金注入以加快沧澜省经济的发展,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但是也并不是任何资金我们都会接纳的,而且你刚才说道了那些钢厂的停产停工的问題,说实在的,我和曹省长这些天來为了解决这个问題真可谓是食不知味,睡不能眠啊,这个问題的确困扰了我们很长时间,而且我知道,你们野田会社方面,一直准备把这个问題当做是你们很重要的底牌來打,不过很遗憾的告诉你们,你们的这个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或许目前我们沧澜省方面会非常的被动,省委省zhèng fǔ也需要下大力气去安抚各大钢厂职工们的情绪,甚至要对这些钢厂进行资金的支持,但是,这个问題明天我们就可以基本解决了,而且不出3天,就可以完全彻底的解决了。”

    听到这里,松岛川子心中就是一颤,他皱着眉头目光紧紧的盯着刘飞的双眼,希望能够通过观察刘飞的眼神來判断刘飞所说的是否是真话,然而,刘飞的眼神此刻淡定自若,显然他心中底气十足,松岛川子的脸sè渐渐显得凝重起來,沉声说道:“哦,不出三天就可以解决铁矿石的问題,这不太可能吧,说实在的,不怕跟你刘书记摊牌,我们东亚集团和其他铁矿石巨头们早已经达成了彼此之间共同进退的协议,我们早已经把你们华夏按照不同的势力范围进行了划分,其他的企业是不会把手伸到你们沧澜省这个地方的,所以,其他铁矿石巨头根本不可能卖给你们沧澜省的,你们要想尽快这么大宗的铁矿石,只能和我们东亚集团进行交易。”

    刘飞听完之后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嗯,对于你说的这种情况我也是非常清楚的,我知道你们之间有这种共同进退的协议,你们联合起來希望共同瓜分我们华夏的这块巨大的蛋糕,而且你们还可以在世界铁矿石价格连续下跌的情况下,反而不断的提高在我们华夏铁矿石的销售价格,而我们华夏由于沒有多少企业掌握了铁矿石这种上游资源,所以我们华夏的铁矿石企业一直受制于你们,如果你们东亚集团不招惹我也就罢了,我也沒有时间和jīng力跟你们在这件事情上去较量,但是,现在你们既然拿我们沧澜省來开刀了,并且居然还想要拿我们沧澜省几十万钢铁工人的饭碗问題來威胁我们沧澜省省委省zhèng fǔ,对于此事,我已经认真了,曹省长也认真了,我们沧澜省整个省委班子都已经认真了,所以,我们的组合拳明天就可以出招了,现在既然你把底牌露给我们了,很显然你心中很自信啊,那我现在也把我们的底牌给你看一看,看看我们之间到底谁更狠。”说道这里,刘飞看向曹晋阳说道:“老曹啊,你把我们的底牌跟松岛川子先生说一说吧,否则,他真的以为会吃定我们沧澜省呢。”

    曹晋阳淡淡一笑,看向松岛川子说道:“松岛川子先生啊,可能你们还不知道,我们沧澜省方面已经和其他几个省份的主要领导达成了一致协议,我们将会在明天的7省协调会议上商讨成立各省钢厂铁矿石进口联*盟,每个省出一个主要负责人來协调铁矿石进口事宜,等人选确定之后,我们会在后天面前全世界铁矿石界发出招标采购公告,我们7个省所有钢厂的铁矿石进口将会由这个联*盟來负责,到时候,我们将会采取每五年重新招标一次,以此來重新确定铁矿石进口供货商,而以前那种每个省份甚至是每个钢厂单独向你们各个铁矿石巨头进口的时代将会彻底终结,而由于我们采用的是每5年才会重新确定一次进口铁矿石的供货商,这也意味着,在这五年之内,其他铁矿石供应商将会无法打入我们这个7省联盟的市场,我相信松岛川子先生你应该非常清楚,我们华夏的市场和市场潜力是多么巨大,而且我相信,等我们这个联盟成立之后,还会陆续有更多的省份加入到我们这个联盟中來,到时候,如果不能在这一次进入第一个五年的供货商名单中,那么也就意味着,进入不了供货商名单的铁矿石巨头将会失去更多的华夏市场,这些巨头们的利润将会暴跌,等五年之后,包括你们东亚集团在内的沒有成为我们联盟供货商的企业,还能保持如今这种超然的地位吗,现在,是到了彻底终结你们这些铁矿石巨头们对我们华夏企业予取予夺的暴利时代的时候了,我们刘书记早就跟你们说过了,大省之怒,照样也是雷霆万钧啊。”

    听完曹晋阳的摊开的底牌之后,松岛川子和小野阳平、朱劲rì三人全都呆住了,松岛川子感觉到自己的心里深处一股寒流正在飞快的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