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76章 松岛的绝顶阴谋

www.wuailogo.com 官途     面对小野阳平那种恨不得想要杀人的眼神,刘飞只是淡淡一笑,鸟都沒有鸟他,因为对付这两个小rì本鬼子,连周剑雷都不需要出马,刘飞自己就能轻松搞定他们,而且刘飞也料定,即便是打死小野阳平,他也不敢对自己出手。

    果然,松岛川子和小野阳平愤怒的哼哧哼哧的犹豫了半天,松岛川子咬着牙说道:“刘飞,你不要做得太过分了。”

    刘飞淡淡一笑:“过分,我不觉得啊,反而我认为真正过分的是你们,你们否定二战之后rì本战败的历史,你们否认曾经在亚洲各国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你们意图突破和*平*宪*法,你们时刻都在不断加强着军事实力,我倒是想要问一问,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据我了解,每当你们rì本到了发展瓶颈的时候,每当你们面临着国内难以解决的各种复杂问題的时候,你们就会加快煽动你们rì本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就会开始你们的侵略之旅,意图痛快征伐和侵略别的国家,把别的国家人民辛辛苦苦创造的财富据为己有,从而转化国内各种矛盾,而你们这种行为,是非常yīn险毒辣、非常让人jǐng惕的行为,而我不过是让你向那些被你们rì本731部队所毒害、坑杀的曾经的我们华夏的那些苦难的人民默哀,难道我的这么一点点要求就过分吗,难道你们不应该向他们道歉吗,如果你们想要和我与曹省长谈判,如果连这一点点的诚意都沒有,那我们在继续任何的谈判,有这个必要吗,我们能够相信你们的诚意吗。”

    这时,曹晋阳也说道:“刘书记说得沒错,既然松岛先生你懂得汉语,你就应该我们华夏曾经有一句古话,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察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如果你们不能正视历史,又如何能够端正自己的行止,与邻为善,与邻为伴呢。”

    看到刘飞和曹晋阳居然立场一致,松岛川子脸sèyīn沉着再次犹豫了起來,他心中暗道:“虽然我心中极其不愿意按照刘飞的意思去办,但是如果不能向那些人默哀的话,他们又不会和我们展开谈判,那我此次沧澜省之行可就失败了啊,尤其是明天刘飞和就和其他几个省份谈合作了,如果他们真的要是达成了那个什么内部协议,那么对我们野田会社的伤害是非常巨大的,而我如果这次沧澜省之行失败的话,恐怕会会社内也不好交代,既然如此,那我不如在这个时候示敌以弱,先把事情推到谈判桌上,只要上了谈判桌,或许通过我的忽悠本事,我未必不能完成任务,把刘飞和曹晋阳给忽悠住,让他们在明天的合作会议上对我们敌对的立场减弱很多,这样一來,也方便我们以今天谈判的结果拿给其他省的省委领导去看去听,从而可以尽快瓦解他们这个狗屁的联盟,等到那个时候,刘飞和曹晋阳的名声可就算是彻底臭了。”想到这里,松岛川子假意摸了摸西服上面的一颗扣子,轻轻的按了一下,然后故意做出满脸不情愿的表情说道:“好,既然刘书记和曹省长非得看一下我们的诚意,那我们愿意向那些过去在731部队伤害下遭难的华夏人默哀三分钟。”

    听松岛川子这样说,小野阳平有些不满的说道:“松岛先生,我们不能这样做的,我们rì本并沒有做过那样的事情,我们凭什么要承认呢。”

    松岛川子立刻厉声喝道:“你给我住口,你不知道那段历史并不代表那段历史不存在,我们必须要向刘书记和曹省长表达我们的诚意,现在默哀开始吧,刘书记。”

    刘飞点点头,和曹晋阳一起站起身來,沉声说道:“下面,我们为rì本侵华rì军731部队在我们华夏所伤害的所有华夏人民默哀三分钟。”说完,刘飞带头低下头去。

    而此刻松岛川子、小野阳平和朱劲rì等人也纷纷站起身來,低着头开始默哀。

    而此刻,松岛川子虽然看起來满脸的悲痛,实际上,在他心中早已经骂开了:“八格牙路的刘飞,曹晋阳,你们等着吧,我刚才已经悄悄的把我衣服上所携带的高清针孔摄像机给打开了,我手腕上戴着的手表也是高清微型摄像机,等咱们谈判完毕之后,我会把我们之间谈判的各种详细视频和音频资料都发给各个省份的省委领导们,让他们看一看你和曹晋阳那丑恶的嘴脸,哼,你们真的以为我松岛川子为人比较低贱,明明知道在这个时候和你们进行谈判你们肯定狮子大开口,逼得我们步步退让,在这种情况下我还非得把脸凑过來让你们打,哼,这乃是老子的一个放长线钓大鱼之举,而且所有的谈判都条件老子即便是承诺了,以后也可以采取各种理由拒绝实施,你们能拿我怎么着,而等我把你们在谈判桌上丑陋、贪婪的行径拿给其他省委领导看过之后,你们明天的会议将会彻底以失败而告终,到那个时候,你刘飞能否继续担任沧澜省省委书记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否则,你认为我凭什么三番五次的登门拜访,即便是被你拒绝了、被曹晋阳拒绝了我依然还要厚着脸皮继续上门,老子这叫忍辱负重,老子这叫卧薪尝胆,老子这叫耗子拉木锨,大头在后面,老子要通过今天晚上的谈判,将你刘飞和曹晋阳辛辛苦苦布局这么长时间所取得的一切成果化为灰烬,老子要让你们伤痕累累,痛苦不堪,哼哼,跟老子斗,你们还嫩点,为什么很多人都说老子我厉害,这是因为老子我可以不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为了取得最终的胜利,我可以放弃很多,甚至是放弃做人的尊严,只要能够在夹缝中求得一丝生机,只要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就算让老子当了太监我也可以忍受。”

    此刻,刘飞可不知道松岛川子心里动了这么多脑筋,不仅刘飞不知道,就连小野阳平和朱劲rì都不知道,在这次yīn谋实施的过程中,松岛川子认为自己瞒过了所有的人。

    其实,说是默哀三分钟,实际上,默哀的时间整整持续了10分钟,刘飞和曹晋阳这才抬起头來,刘飞淡淡的说道:“好了,默哀结束了,咱们现在可以正式展开谈判了,不过为了确保我们今天所有谈判的内容都落实好,我认为我们应该在谈判完毕之后,立刻把所有谈判的内容都落实到书面上,然后大家逐页签字确认,以免有人作弊,松岛川子先生,你说如何。”

    松岛川子皱着眉头说道:“落实到书面上倒也沒有什么问題,不过这需要一个文员來负责现场打字,还需要一台打印机以及纸张等东西啊,这些要想凑齐了实在是太麻烦了,不如咱们今天达成口头协议,等后面咱们在把这些协议打印出來、逐页签字如何。”

    刘飞摇摇头说道:“那可不行,松岛川子先生,说实在的,对于你们rì本人的信誉我刘飞从來就沒有相信过,当年两国领导人在钓*鱼*岛问題上达成的搁置争议,留给后人解决的协议你们rì本政客都能当方面撕毁,你说对于你们三位,我还有什么可以信任的呢,所以,我认为必须要一边谈判,一边确认为好,至于打印机和打字人员你们不用担心,我早已经准备好了,说着,刘飞看向周剑雷说道:”剑雷,你准备东西吧。”

    周剑雷笑着走到包间内的壁橱内,从里面拿出早已经放置好的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连接好之后,又从里面拿出了签字笔、印泥等东西,用时不到一分钟,周剑雷便准备完毕,然后在旁边的一个电脑桌前做好,笑着说道:“好了,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们现在已经可以开始谈判了,你们谈判的内容我这边会全部记录下來,并打印出來。”

    看到这里,松岛川子和小野阳平彻底无语了,他们现在才知道,这个刘飞和曹晋阳也不是省油的灯啊,看來他们早就准备好了,不过松岛川子看到这里,也并未在意,因为他认为,只要刘飞肯跟自己谈判,那么自己便可以牢牢的掌握主动权,并且将会cāo控刘飞以后的走势,只要谈判下去,不管自己做出何种承诺,最终输的人肯定是刘飞。

    “好,那我们现在开始吧。”说着,松岛川子满脸严肃的坐了下來,然后沉声说道:“刘书记,曹省长,我先提一下我们这边第一个要求。”

    刘飞笑着点点头:“可以。”

    松岛川子看向了小野阳平。

    小野阳平沉声说道:“刘书记,我们第一个要求是你们沧澜省方面必须停止对于我们野田会社下属的东亚集团进行全面封杀的行为,确保我们的东亚集团可以在你们沧澜省正常进行商业活动。”

    看到只是冷笑着撇了撇嘴,看了曹晋阳一眼。

    曹晋阳冷笑着看向小野阳平说道:“三位,你们认为,以东亚集团曾经所做过的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们有可能放开对东亚集团的封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