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75章 房间号码731

www.wuailogo.com 官途     松岛川子狠狠的一拍桌子说道:“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都过了约定时间15分钟了,刘飞和曹晋阳居然还沒有到,这是根本就沒有把我们放在眼中啊,官场中人,怎么能够说到做不到呢。”

    小野阳平这时也是火上浇油说道:“是啊,刘飞和曹晋阳真是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朱劲rì,你立刻给林海峰打个电话,问问他为什么刘飞和曹晋阳还沒有到。”

    听到小野阳平居然如此颐指气使的和自己说话,朱劲rì脸sè立刻yīn沉了下來,沉声说道:“不行,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给林海峰打个电话。”

    “为什么。”听到朱劲rì居然直接把自己的话给顶了回來,小野阳平的脸sè也立刻yīn沉了下來。

    朱劲rì冷冷的说道:“首先,林海峰既然已经说了刘飞和曹晋阳今天晚上会和我们相见的,那么这个约定肯定是不会取消的,而且以目前我们之间的形势对比,他们就算晚一点对我们來说又能怎么样呢,这总比我们见不到他们强的多吧,而且根据我的分析,他们可能是故意要晚一点过來的,目的不过是给我们施压心里压力罢了,以便于在接下來的会面中掌握主动权,如果我这个时候给林海峰打电话,就会暴露出我们焦急的心态,这对于即将展开的谈判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调整好心态,默默的等着。”

    松岛川子听完朱劲rì的话之后,略微思考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嗯,朱劲rì说得沒错,我们现在只能等着,刘飞和曹晋阳玩得的确是心里战。”

    听到松岛川子再次肯定了朱劲rì的提议,小野阳平的脸sè更加难看了,他心中暗暗想道:“不行,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说什么也不能把这个朱劲rì留在身边了,这个小子看來一直想要东山再起啊,而且此人太擅长琢磨领导们的心里了,如果让他跟在松岛川子的身边时间长了,沒准松岛川子也对他另眼相待了,那个时候,弄不好他又把我的位置给抢回去了。”心中打定主意之后,小野阳平便不在说话了,心中便开始盘算起如何把朱劲rì给挤兑走。

    此刻,刘飞和曹晋阳已经被林海峰给叫醒了,两人起身洗漱完毕之后,便上了汽车,赶往新源大酒店。

    车上,曹晋阳笑着说道:“刘书记,你说此刻松岛川子他们会不会气得跳脚骂娘啊。”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他们郁闷一下是肯定的,不过我相信以他们的智商,应该看得出來我们故意迟到的真正用意,经过最初的郁闷之后,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想办法让自己平静下來,然后静候我们的到來,否则的话,他们越是郁闷,越是焦躁,一会谈判的时候他们越会吃亏。”

    曹晋阳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他们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只有等,因为现在主动权掌握在我们的手中,不过刘书记,我现在还是有些不太理解你的意图,我认为明天我们就要举行7省协调大会了,咱们在这个时候在和松岛川子他们进行谈判,这有什么意义吗,我们能够通过谈判从他们那里获得什么好处呢。”

    刘飞嘿嘿一笑,把自己的想法和意图和曹晋阳说了一遍,曹晋阳听完之后,立刻冲着刘飞竖起大拇指说道:“刘书记,不得不说,你的鬼心眼实在是太多了,现在我都开始有些为松岛川子他们默哀了,这几个可怜的家伙,你说他招惹谁不好,偏要招惹我们两个,尤其是招惹上你这样的对手,这是他们的悲哀啊。”

    刘飞嘿嘿一笑,说道:“老曹啊,你可是有些捧杀我了,其实你心中应该清楚,我之所以敢这么玩他们,是因为你是沧澜省的省长啊,如果你的位置换成了沈中锋或者其他人,我未必敢这么玩。”

    曹晋阳嘿嘿的笑了,此刻,在前面负责开车的周剑雷听到刘飞刚才的那个鬼主意之后,一边开车一边也嘿嘿的笑了起來,现在,他对自己的这位老大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汽车停在新源大酒店门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钟了,下车之后,刘飞和曹晋阳不紧不慢的迈步向酒店大厅走去。

    來到731包间外面,曹晋阳直接打开房门,然后站在后面等了一下,刘飞迈步走了进去,曹晋阳紧随其后。

    等他们进入房间之后,发现整个房间内早已经烟雾缭绕了,房间内的茶几上,烟头已经快要堆满整个烟灰缸了,很显然,房间内的这三人已经焦虑的等了太久了。

    进入房间之后,刘飞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三位,我和曹省长因为晚上的应酬喝得太多了,所以醒酒醒的慢了一些,还请见谅,哦,对了,今天我们谈话可是沒有带翻译的,所以,你们最好用汉语。”

    松岛川子脸sèyīn沉了一下,心中的火气一下子就冒了上來,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心中非常清楚自己的目的,所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隐忍一时他还是可以做到的,所以他笑着伸出手來说道:“刘书记,您太客气了,用汉语就用汉语嘛,毕竟现在是在你们华夏的土地上是不是,你们华夏不是讲入乡随俗嘛。”

    然而,对于松岛川子伸出的手刘飞直接无视了,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松岛川子先生,我们之间就不要玩什么客套的话了,而且对于你们rì本人的传统美德我还是非常清楚的,你们可以在说话的时候彬彬有礼,满口仁义道德,但是转脸之间,你们就能背后捅刀子,所以,一切的虚伪的应酬我今天不想见到一丝一毫,我们两个的时间非常忙,沒有时间和你们之间谈沒有用的东西。”

    听到刘飞这样说,松岛川子只能讪讪的收回右手,满脸yīn沉着说道:“好,刘书记快人快语,那我们今天就开门见山的直接谈判吧,刘书记,我们今天约见你们的目的是……”

    还沒有等松岛川子把他的目的说出來呢,刘飞却直接再次摆了摆手说道:“松岛川子先生,你沒有必要急于说出你们的想法,我想问你们一句,你们知道我们所在的包间房间号是多少吗。”

    松岛川子略微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个包间号不是731吗,这非常吉祥的号码啊,刘书记,你真是有心了。”

    小野阳平也立刻附和道:“是啊,这是一个非常不错非常吉祥的号码。”

    然而,此刻的朱劲rì眼皮跳了一下,脸sè刷的一下便显得有些苍白起來,对于刘飞特别选择这个包间号,他开始有些不安起來。

    这时,刘飞脸sè凝重的说道:“松岛川子和小野阳平先生,你们只说对了一半,这个房间是731号房间是沒有错的,但是这个号码对于我们华夏民族來讲,却并不是一个吉祥的号码,而是一个十分沉重的、悲惨的号码,在几十年以前,你们rì本派出了一只代号为731的部队,在我们华夏的大地上充分展开了生化战,细菌战,并且使用我们华夏的活人进行生化试验,至今你们rì本依然把成千上万的生化武器炸弹留在了我们华夏境内一直沒有拉走,我之所以要选择这个房间來和你们进行谈判,就是希望能够时刻提醒我和曹省长,勿忘国耻,不要忘记那段被你们rì本铁蹄践踏和侵略的历史,时刻提醒自己,我是一名华夏人,我们必须要时刻为了振兴华夏而努力奋斗,我们必须时刻不要忘记,你们rì本在我们华夏所犯下的罄竹难书的罪行,同时,我也希望通过这个号码來提醒一下你们三位,对于过去那段沉痛的历史,或许早已经被你们rì本自己故意给忽略和淡忘了,我们华夏人却始终铭记于心,我也希望你们自己也要好好的反醒一下,同时,希望你们能够为在那段苦难的rì子里,被你们rì本所残害的华夏人默哀3分钟,如果你们连正视历史都做不到的话,我想,我们之间的谈判就沒有必要进行下去了。”

    听刘飞这样说,松岛川子和小野阳平脸sè刷的一下就再次yīn沉了下來,他们是极其有意右翼的势力,他们一直在致力于推动rì本否定历史,否则曾经对亚洲各国所犯下的侵略罪行,致力于颠倒黑白,美化他们的禽兽行径,而其中的松岛川子更是这种行动的坚定推行者。

    所以,听到刘飞的这番话之后,松岛川子当时心中的怒火就再次升了起來,他的双手都有些颤抖起來,此刻,他特别想要狠狠一拍桌子扬长而去,但是他的理智却告诉他,忍一忍,再忍一忍,我是來和刘飞谈判的,我是为了我们rì本的长远利益來忽悠刘飞來的,我绝对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毁了我们野田会社在华夏那么多的利益,等将來有机会了,我可以好好的在回过头來收拾刘飞他们。

    此刻的小野阳平也是愤怒异常,他恶狠狠的瞪着刘飞,握紧了双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