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74章 痛打落水狗

www.wuailogo.com 官途     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当松岛川子以被打者的形象出现在广大媒体视野里面的时候,还是受到一些人的怜悯和同情的,也还是有一部分网民和观众、读者对于沧澜省方面公务人员殴打投资商的事件表示愤怒,在加上松岛川子故意让一些亲rì的媒体在发布新闻的时候,把舆论导向向着沧澜省公务人员嚣张狂妄,无法无天方面去引导,甚至还给打人者马卫国安插了一个官二代的背景,并以此來引起普通民众对于官二代的仇视心理,一开始的时候,松岛川子的战略战术还是比较成功的。

    不过当沧澜省的反击发起之后,当松岛川子脸上那清晰的五指印被用十分清晰的证据证明是造假的时候,当沧澜省完全公布松岛川子的生平简历之后,所有队员马卫国的批评声音一下子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人们对于松岛川子险恶用心的批判,同时,人民再次把rì本方面无视历史,背信弃义的种种丑事再次拿了出來,松岛川子的这张悲情牌、苦肉计再次宣告失败。

    与此同时,在沧澜省宣传部的组织下,一些主流媒体开始对那些亲rì的媒体展开了一场宣传论战,矛头直接指向一些无良的媒体有nǎi便是娘的陋习,并且沧澜省省委宣传部也直接发表声明,将会采用法律手段对于那些在这一轮的舆论宣传战中捕风捉影、歪曲事实的亲rì媒体进行追究责任,这让原本还有些嚣张的那些亲rì媒体开始谨慎起來,虽然沧澜省省委宣传部的相关法律诉讼还沒有提交,但是这些媒体已经开始大量的删除有关沧澜省负面新闻方面的报道。

    与此同时,由于沧澜省方面在跟有关华夏部门进行沟通并提供相关的证据之后,华夏方面直接指出,rì本方面无视事实,以虚假证据为根据,对华夏就沧澜省松岛川子被打之事提出的抗议是完全沒有道理的,华夏方面对此给予坚决拒绝,并保持进一步追究的权利。

    由于沧澜省准备的非常充分,仅仅2个小时之后,在华夏,整个舆论的风向立刻大变,很多网民都开始力挺马卫国,力挺沧澜省,尤其马卫国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那句“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依然会毫不犹豫的抽他娘的”,更是成了网络流行语。

    此刻,在酒店内。

    松岛川子的嘴巴子依然红肿着,鲜红的五指印非常明显,松岛川子脸sèyīn沉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大屏幕电视上各大新闻媒体对于他脸上巴掌印的造假行为进行着连篇累牍的报道,这让松岛川子的心情低落到了谷底。

    良久之后,他猛的抬起头來,长叹一声说道:“哎,我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沒有想到,刘飞他们竟然会采取如此卑鄙无耻的手段來进行反击,失算啊失算,小野阳平,你们还有什么好的办法來化解眼前的局势吗。”

    小野阳平脸sè凝重的摇摇头说道:“我还在思考,暂时沒有想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來。”

    松岛川子虽然不怎么信任朱劲rì,但是现在小野阳平实在是不争气,他也只能把目光看向朱劲rì说道:“朱劲rì,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朱劲rì沉声说道:“松岛社长,我认为在这一回合中,我们虽然在华夏的媒体宣传战中败了,但是这非常正常,毕竟咱们是外国人,而刘飞和曹晋阳他们在华夏有着十分强大的势力,我们败给他们很正常,这就像是我们在rì本国内的宣传战中,刘飞和曹晋阳根本就沒有任何胜利的可能,可能我们rì本的媒体连报道都不会报道他们的正面新闻,所以,我们现在只能算是和刘飞、曹晋阳他们打成了平手而已,而我们现在最为关键的是,我们要想办法在明天沧澜省的7省协调会议开始之前,先和刘飞、曹晋阳好好的谈一谈,尽量化解明天会议带给我们的冲击,尽最大可能维护我们的利益。”

    等朱劲rì说完,松岛川子沉思了一会,轻轻点点头说道:“嗯,你说得倒是有几分道理,目前我们的当务之急便是尽快和刘飞取得联系,争取和他谈判,但是现在的关键问題在于,刘飞和曹晋阳根本就不给我们谈判的时间和机会,甚至连见都不见我们,尤其是今天晚上,刘飞和曹晋阳都忙着迎接來自其他省份的主要领导,恐怕就更沒有时间见我们了。”

    朱劲rì苦笑着说道:“是啊,这的确是眼前我们所面临的窘境,不过我认为,只要沒有到明天会议正式开始之前,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们就不能放弃,我们就是打不死的小强,我们不到黄河心不死,只有如此,我们才能保留一丝成功的希望。”

    松岛川子点点头说道:“好,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來联系,从现在开始,每隔半个小时你就给刘飞的秘书林海峰打一个电话,我们绝对不能放弃。”

    朱劲rì点点头,立刻拿出手机开始拨打林海峰的电话。

    而此刻,刘飞和曹晋阳已经从机场把两位外省过來的省*委*书*记接到了,并且两人亲自陪同两位前往沧澜国宾馆,沧澜国宾馆是集吃住一体的综合xìng高档宾馆,主要是用來接待国内外、省内外的高级官员的,今天对于各省主要领导的欢迎晚宴就在沧澜国宾馆的宴会大厅举行。

    晚上7点整,宴会准时开始,各省主要领导济济一堂,大家虽然在地域上天各一方,但是彼此之间却并不陌生,毕竟大家的级别都差不多,就算是來得最低的也都是副省级的领导,尤其是这一次7省协调大会在沧澜省的主导下,很明显对大家都有好处,大家都能够从中获得机会,所以大家也沒有什么顾虑,开怀畅饮,彼此之间气氛十分融洽。

    而此时,朱劲rì已经开始和林海峰联系了,林海峰的个人电话对于野田会社來说还是很容易弄到的,林海峰接到朱劲rì的电话之后,只是略微有些吃惊,不过语气中并未表露出來,听到朱劲rì说松岛川子想要拜见刘飞之后,林海峰只是告诉他,刘书记正忙于公务,暂时无法分身,朱劲rì也不生气,只是说道:“那好吧,林秘书,我半个小时之后在和您联系,看看那个时候刘书记有沒有时间。”

    沧澜国宾馆内,刘飞和曹晋阳、郑建勇以及其他常委们陪着这些來自各省的大员们宾主尽欢之后,看着各位宾客全都回到到了各自的房间或者出去溜达,刘飞和曹晋阳虽然满身的酒气,却并沒有休息的意思,而是來到了他们早已经准备好的休息室内,此刻,刘飞的秘书林海峰正等在这里。

    见刘飞和曹晋阳进來了,林海峰连忙站起身來说道:“刘书记,曹省长,从7点左右开始,朱劲rì每隔半个小时就打过來一个电话,说是松岛川子想要拜见你们。”

    刘飞笑着说道:“海峰啊,这样吧,如果下次朱劲rì再打过來电话,你就告诉他,让他们晚上10点半左右去新源大酒店731会议室内等着,我和曹省长稍微休息一下,就过去了。”

    林海峰点点头说道:“好的,那二位领导你们先休息吧,我10点10分左右过來喊你们。”

    这时,曹晋阳摆摆手说道:“海峰啊,10点10分太早了,你10点半过來就成,对于这些小rì本,我们沒有必要跟他们太认真,先凉一凉他们在说,他们越是心急,一会谈判的时候对我们也越是有利,嘿嘿,是到了痛打落水狗的时候了。”

    林海峰听完之后便笑了,看來,这位曹省长对于这些小rì本也沒有一丝好感啊。

    当朱劲rì再次给林海峰打过來电话,从林海峰嘴里得知刘飞他们会在10点半左右和他们会面的时候,一直紧绷着神经的朱劲rì一下子就放松了下來,他知道,这一次,自己的提议终于再次成功了,这对于以后自己加强在野田会社内的威信及地位还是有一定好处的,等他笑着把林海峰的意思说出來之后,松岛川子的脸上立刻露出兴奋之sè,使劲的挥舞了一下手臂说道:“好,非常好,朱劲rì啊,你做的不错,接下來,就看我们在谈判桌上怎么忽悠刘飞和曹晋阳了,这一次,我们必须要好好的忽悠忽悠他们,來,咱们先坐下好好的商量一下,看看到时候谈判桌上,咱们应该采取何种战术。”

    就在松岛川子、小野阳平和朱劲rì三人坐在那里算计着如何给刘飞、曹晋阳挖陷阱的时候,刘飞和曹晋阳两人则分别躺在各自的床上养jīng蓄锐,毕竟两人的年纪也不小了,喝了这么多酒还是感觉到有些头晕脑胀的。

    晚上10点左右,松岛川子和小野阳平、朱劲rì三人便早早的走出自己的酒店,步行赶往新源大酒店,因为新源大酒店和他们所在的酒店只有不到300米的距离,他们到达731包间的时候,才10点15左右,进去之后却发现里面沒有人,他们只能坐在那里等着,然而,一直等到10点40左右,刘飞和曹晋阳还是沒有出现,松岛川子一下子就急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