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73章 刘飞的锦囊妙计

www.wuailogo.com 官途     不得不说,松岛川子的这一招的确挺狠的,而且rì本人的高效率在这件事情上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几乎就在不到几个小时的功夫,在当天下午三四点左右,在rì本各大电视媒体和网络媒体上便刊登出了松岛川子的照片,在照片上,松岛川子两个红肿脸颊以及脸颊上那鲜明的五指印显得格外引人关注,而且为了保证拍摄照片时的效果,松岛川子还专门找了个人,又狠狠的扇了他两个大耳光,以便加强脸颊红肿的程度以及五个指印的痕迹。

    要知道,松岛川子在rì本国内可是有着相当高的知名度的,当rì本各大媒体上把松岛川子到沧澜省前去投资,却遭到沧澜省公务人员的殴打的信息发布之后,立刻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rì本国内几个极右*翼的团体立刻纷纷发表声明,谴责沧澜省主要领导根本不重视保护投资商的安全,并jǐng告国内的各个商社以后不要前往沧澜省进行投资,与此同时,在一些右*翼政客的推动之下,rì本向华夏有关部门提交了强烈抗议,要求华夏方面彻查松岛川子被打事件,并且要求沧澜省省委省zhèng fǔ必须要向松岛川子道歉。

    随后,在华夏的一些媒体上也纷纷刊登或者转载了有关松岛川子在沧澜省被殴打的事情,尤其是在华夏一些被rì资控股的网络媒体上,更是以极大的篇幅,在极其重要的位置上刊登了这件事情,并把这件事情作为一个热点话題來进行讨论,在这些网络媒体上,虽然并沒有点名批评沧澜省的行为和做法,但是却把话題讨论的焦点放在了如何保护投资安全上,其实,这却是变相的对沧澜省进行批评了。

    然而,与一些新闻媒体上的报道态度不同,大多数网民却对此事保持着克制和淡然的心态,因为大多数华夏人对于rì本兵沒有什么好感,尤其是当rì本无视华夏的民族感情,肆意伤害华夏人民的尊严,意图强者华夏的领土之后,华夏人对于rì本更是异常愤怒。

    然而,野田会社最不缺少的就是钱,而钱恰恰在一些地方能够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尤其是沧澜省在新闻事爆发之后,开始采取了沉默的态度,对于各大新闻媒体的报道直接无视了,整整一天,沧澜省沧澜省沉默的态度一如既往,就好像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发生一样,甚至于对于rì本向华夏方面提出的强烈抗议沧澜省也直接无视了,这让主导此事的松岛川子极其愤怒,在他的强烈施压之下,rì本两天之内两次向华夏方面提出了强烈的抗议,虽然华夏方面已经把此事向沧澜省提出了通告,但是华夏方面在第二天的时候依然在沉默着。

    此时此刻,7个省份的主要领导纷纷赶到沧澜省,准备参与沧澜省方面举行的7省协调会议。

    由于这两件事都已经赶到一块去了,所以整个沧澜省上空风起云涌,大有山雨yù來风满楼之势。

    而此刻,在沧澜省的松岛川子心情也并不是很爽,眼看着沧澜省明天就要举行7省协调会议了,而刘飞和曹晋阳自己依然沒有见到,自己准备的很多针对沧澜省的措施也无法施展,这就好像一个武功绝顶的高手,面对着一尊铁菩萨,就算自己空有绝世武功,也无法将铁菩萨打败,因为人家刀枪不入,无奈之下,松岛川子又加大了在华夏方面媒体方面的公关力度,让越來越多的华夏媒体方面把矛头对准了沧澜省,不过这些媒体和某些rì资主导的媒体一样,并不敢直接批评沧澜省,只是把矛盾的焦点聚焦在保护投资方面,侧面对沧澜省造成了围攻之势。

    沧澜省在舆论上越來越陷入被动了。

    这天下午4点多,曹晋阳來到刘飞的办公室内,而此刻,省委副书记郑建勇也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等曹晋阳进來之后,他满脸苦笑着说道:“刘书记,郑书记,对不起啊,我來晚了。”

    刘飞笑着摆摆手说道:“沒事,怎么样,那些过來的各省领导们都安顿好了吗。”

    曹晋阳点点头说道:“忙到现在,终于都差不多了,不过还有一个半小时左右,还有两位省委书记要亲自过來,我估计到时候得你亲自出面了。”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可以,到时候咱们两个一起过去,我们要把我们沧澜省的诚意充分的表现出來。”

    曹晋阳轻轻点点头。

    此刻,由于沧澜省方面面临着空气紧张的局面,所以,不管是曹晋阳也好,郑建勇也罢,大家全都暂时熄灭了内斗的想法,全力以赴团结一致在准备着明天的会议,以及如何应对來自野田会社方面的压力。

    三人先协调了一下明天会议方面的事情,等这件事情讨论的都差不多了,刘飞这才笑着说道:“好了,接下來,咱们该讨论一下松岛川子这位野田会社的副社长带给咱们的麻烦问題了,我相信你们应该看得出來,松岛川子这一次为了逼迫咱们就范,可谓是下足了血本,从rì本政*府到新闻媒体,全方面对我们沧澜省展开了舆论宣传战,意图塑造出我们沧澜省对投资商不重视的形象,企图抹黑我们沧澜省,而且我们沧澜省最近一直都在沉默着,你们看我们应该怎么做。”

    郑建勇笑着说道:“刘书记,我相信你心中应该有底了吧,不过我还是要表态一下,我认为,我们应该坚决的采取雷霆万钧的反击手段,让松岛川子的一番心血化为泡影,只有如此,才能让他明白,什么叫大省之怒,雷霆万钧。”

    曹晋阳也哈哈一笑说道:“沒错,在这件事情上我和老郑早已经达成默契了,我们一直在等待着刘书记你的指示,这件事情上,我们唯你马首是瞻,刘书记,你就下达指示吧。”

    听到两位副手如此信任自己,并且在立场上和自己保持着高度一致,刘飞哈哈大笑道:“好,非常好,这一次我们三个暂且抛开一切偏见,我们携起手來,一起应对这些小rì本的挑衅。”说道这里,刘飞从桌子上拿出一张早已经打印好的反击流程和相关的注意事项,交给郑建勇说道:老郑,你立刻和省委宣传部的尹东伟部长联系,立刻全面部署针对松岛川子抹黑我们沧澜省的全面舆论反击,所有相关流程都在这里,你和尹部长可以根据这上面的相关流程进行细化,争取在2个小时之内解决战斗,能做到吗。”

    郑建勇拿起刘飞的那张纸仔细看了一眼之后,满脸自信的说道:“刘书记,如果沒有你这份锦囊妙计,我还真不敢保证做到,但是有了你这份锦囊妙计,我保证2个小时之内,将松岛川子所发起的全部舆论攻势抵消掉。”

    刘飞笑着点点头,和郑建勇握了握手说道:“好,老郑,宣传那边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和老曹先去机场接一下那两位书记,等我们把那两位书记安顿好之后,正好是2个小时之后了,晚上咱们三人一起出席一下今天晚上的欢迎宴会,宴会之后,我和老曹会给松岛川子一个惊喜的。”

    郑建勇笑着点点头:“好,那你们先聊着,我得赶快出去部署了。”说完,郑建勇迈步向外走去。

    等郑建勇离开之后,曹晋阳笑着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你说的要给松岛川子的一个惊喜到底是什么啊。”

    刘飞嘿嘿一笑,说道:“不要着急嘛,等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之后,你就知道了。”

    曹晋阳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他知道,刘飞这是故意在吊他的胃口了,不过这样也好,保留着一点悬念,自己也正好思考一下,如果自己站在刘飞的立场上应该怎么去做,虽然曹晋阳心中十分不愿意承认,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在斗争手段上,自己和刘飞还是有一些差距的,虽然这种差距并不大,但是有些时候,自己想不到的手段刘飞却可以想象出來,这是因为刘飞总是可以不按常理出牌。

    郑建勇离开之后,便立刻联系到了尹东伟,两人坐在一起,仔细研究了一下刘飞的那份锦囊妙计之后,一条条指令便下达出去,而尹东伟因为早就接到了刘飞的指示,做好了充分的完全的准备,就等着刘飞的这份锦囊妙计了。

    很快的,在华夏各大网络媒体上,出现了有关松岛川子和小野阳平等人在沧澜省省委值班室的视频画面,视频画面从这三个人进入值班室开始,一直到小野阳平伸手去殴打马卫国结束。

    整个视频画面在这一段时间内沒有任何删减,而一开始时,松岛川子使用rì语咒骂刘飞和曹晋阳的声音文件也被同步播放了出來,并配上了翻译好的中文字幕,在这份视频文件的后面,是一名记者对沧澜省值班室副主任马卫国的采访视频,马卫国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十分愤怒的指出,松岛川子在沧澜省省委值班室内当着那么多的人公然辱骂沧澜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自己的做法虽然偏激了一些,但是他却并不后悔,如果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一次的话,他还会毫不犹豫的挥舞起自己的拳头,而随后,马卫国指出,自己打松岛川子的那两巴掌只是象征xìng的教训了他一下,并沒有用多大力气,而且从监控视频所反映出來的高清视频截图來看,自己打在松岛川子脸上的位置和rì本媒体以及华夏一些网络媒体上所公布的松岛川子脸上那清晰的指印位置根本不一致,很显然,松岛川子脸上的指印是后來添加上去的,到底是谁打的自己可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