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71章 挑衅与挨揍

www.wuailogo.com 官途     朱劲rì见到松岛川子还不死心,只能继续又和值班人员交流了一下,要求见一下曹晋阳,值班人员本来心情比较紧张的,毕竟从对方三人的气势来看,还是比较唬人的,不过见到刘飞并没有想要见这三个rì本人之后,这值班人员的心中便有些看不起这三个人了,要知道,虽然对方虽然说起来身份挺吓人的,但是这位值班人员早就从网上知道什么东亚集团和野田会社的关系了,所以从心理上他也是相当讨厌这三个人的,不过讨厌归讨厌,毕竟他们要见的是曹晋阳,他也不敢怠慢,连忙继续一级一级的上报,消息很快传到了省委秘书长何建平那里,何建平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哭笑不得了,心说这三个rì本人还真够执着的,不过何建平还是给曹晋阳打了个电话,把信息通报了过去,曹晋阳笑着说道:“何秘书长,我相信刘书记应该告诉你他的意见了吧,在见不见那个什么鸟人松岛川子的事情上,我的意见和刘书记的意见是完全一致的,什么时候他们见过了刘书记之后,我才会考虑和他们在稍微接触一下。”

    何建平点点头,表示明白曹晋阳的意思了。

    等何建平的意见一级一级的反馈到值班人员那里的时候,值班人员看向三人的眼神中就更加不屑了,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没有了以前那种尊敬,只是冷冷的说道:“对不起,曹省长现在也很忙,没有时间见你们。”

    朱劲rì听完之后,把值班人员的话转告给了松岛川子,虽然朱劲rì早已经看出了那名值班人员对松岛川子的不屑,不过他可不敢表现出这种表情和心理来,毕竟他现在还准备靠着野田会社来生存并实现自己的理想呢。

    松岛川子听到朱劲rì的转述,脸sèyīn沉的吓人,他二话不说,转身就向外走去。

    这是平静的一天,当天回去之后,松岛川子只是把自己憋在房间内,凝思苦想对策,本来,在他看来,以自己这堂堂野田会社副社长的身份前来沧澜省见刘飞和曹晋阳已经非常给刘飞或者曹晋阳面子了,而且在他看来,自己虽然是副社长,但是以自己的级别,应该可以见到华夏的副*国*级领导了,而小野阳平现在的级别和刘飞是对等的,自己现在怎么也算是屈尊而来了,但是却没有想到,刘飞和曹晋阳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这让他非常不爽,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9点,松岛川子依然带着小野阳平和朱劲rì来到省委大院门口,想要拜见刘飞和曹晋阳,而这一次,值班人员因为早已经在昨天就得到指示,说是3天之内,刘飞和曹晋阳都不会见他们的,所以直接连请示都没有请示,便告诉朱劲rì:“对不起,今天我们刘书记和曹省长都非常忙,如果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相见的。”

    这一次,松岛川子等人又是无功而返,等他们第三天又过去想要拜见刘飞和曹晋阳的时候,值班人员的回答和昨天一模一样,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改变,接连三次失利,让松岛川子几乎到了爆发的边缘了,他彻底愤怒了。

    猛的狠狠一拍值班人员的桌子怒视着值班人员大声骂道:“八格牙路,刘飞、曹晋阳¥#¥%¥#@……”

    要知道,省委大院值班室的这些工作人员也不是普通人啊,尤其是是现在负责接待和等级的这位老兄可是实实在在的燕京理工大学的高材生,名叫马卫国,这位也是一本出来的牛人,虽然他今年刚刚毕业并考上了公务员,仅仅是一位值班人员,但是这位老兄在上学的时候可是学校保钓小组的组长,心中充满了对国家和民族的无线热情,虽然他听不懂松岛川子后面所说的那一连串鸟语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前面那句八格牙路和后面刘飞、曹晋阳这几个发音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而在他的心中,省委书记刘飞和省长曹晋阳那可是这座省委、省zhèng fǔ共同使用的大院的绝对老大,更是沧澜省的老大,而这两位大领导那可是真正一心为民的好领导,此刻,见到这三个讨厌的鸟人居然敢在省委大院的值班室内,在自己主管的这一小小的地盘上撒野,辱骂自己领导的领导的领导,他的火气一下子就爆发出来,趁着松岛川子双手伏在自己桌子上探头怒视着自己的机会,猛的站起身来,一伸右手啪的一下狠狠的抽了松岛川子一个大嘴巴,随后看到松岛川子有些傻愣愣的发呆,这哥们二话没说,又猛的伸出左手,再次狠狠的抽了松岛川子一个大耳光,这左右开弓的两记大耳光打得松岛川子眼前金星乱冒,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旁边的小野阳平一看松岛川子被打了,当时也恼了,立刻一伸手把已经有些意识模糊的松岛川子拉到了身后,随后大喊一声八格牙路便冲到值班台前,伸出右拳狠狠的打向值班人员马卫国。

    然而,小野阳平也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省委大院的值班室,而这位马卫国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不仅仅有能力,有素质,更有武力,因为这位老兄不仅仅是学校保钓小组的组长,还是校散打队的主力队员,等小野阳平一拳打来,马卫国只是轻轻伸出左手,便把小野阳平的那一拳给格挡开来,随后右拳狠狠的打了出去,一拳狠狠的打在小野阳平的胸部,把小野阳平打得身体蹬蹬蹬向后倒退了好几步,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虽然这一拳马卫国并未尽全力,但是打得位置非常特殊,正是让小野阳平疼痛一时,却不会产生什么重大伤害的地方。

    这时,松岛川子已经缓醒过来,他感觉到嘴巴子上火辣辣的疼痛,用手一摸,嘴角上有一丝鲜血渗出,他彻底暴怒了,用手指着马卫国怒声用汉语说道:“真是岂有此理,你竟敢打我,你他nǎinǎi的不想活了,我灭了你。”

    马卫国不屑的说道:“小rì本,你听清楚了,这里是华夏,这里是我们沧澜省省委省zhèng fǔ大院的值班室,不是你们可以张牙舞爪撒野的地方,还有,我不管你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在我们值班室内,辱骂我们沧澜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这就是你们的不对,我打你是因为你的嘴太脏,欠抽,如果你还敢骂,我还敢抽你,你信不信,还有,你刚才用汉语骂了我一句,作为华夏的一名公务人员,我可以忍你这一次,如果你下次再敢语出不敬,我对你将会不再客气。”

    “不要叫我们小rì本,这是一种侮辱。”小野阳平愤怒的吼道。

    马卫国冷笑道:“这是侮辱吗,我不觉得啊,首先,你们是rì本人对吧,你们两个人的个子都比我们这里所有人都矮是吧,所以叫你小rì本有错吗。”

    “我草……”小野阳平刚要骂,就见马卫国已经打开值班室内外连通的小门,作势yù出,右手已经高高抬了起来。

    小野阳平一看,后面将要骂出的难听的话立刻憋了回去,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是他心中根深蒂固的一种观念。

    这时,朱劲rì在旁边看了一眼马卫国胸前挂着的写着名字的铭牌说道:“你叫马卫国是吧,立刻向松岛川子先生和小野阳平先生道歉,否则,我要向你们领导举报你非法殴打rì本友人,你的饭碗不想端了是不是。”

    此时此刻,听到朱劲rì的话,值班室内其他几个物业公司的雇员看到此处,纷纷低声劝道:“老马,算了吧,向他们道个歉也不吃亏,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这件事情惊动了领导,对你不利啊。”

    这些人虽然都是雇员,但是和马卫国的关系都不错,他们都是为了马卫国好。

    马卫国自然知道这些同事的意思,不过他的脸上却露出一丝淡定的微笑说道:“谢谢各位兄弟们的意见,我知道大家都是为了我好,各位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马卫国虽然是一个公务员,但是我也是一名华夏人,我绝对不能容忍这些小rì本在我们沧澜省的土地上如此猖狂,他们爱怎么着怎么着,有啥招数我等着。”说道这里,马卫国看向朱劲rì说道:“你告诉那些小rì本,我绝不道歉,相反的,我要求他们必须要为侮辱我们省委书记和省长而道歉。”

    朱劲rì听到这里,脸sèyīn沉了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沧澜省的公务员竟敢跟自己叫板,他立刻和松岛川子、小野阳平用rì语交流了一翻,最终松岛川子说道:“朱劲rì,我认为既然我们无法用正常的办法去见刘飞一面,那么我看我们干脆将此事闹大,我就不信这件事情闹大了,刘飞和曹晋阳不出面。”

    朱劲rì心中暗暗气恼,心中暗道:“nǎinǎi的,这办法明明是老子想出来的,现在却变成了你的看法了,你这老鬼子也太无耻了。”不过他还是点点头说道:“好,那我立刻给省委办公室的人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