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70章 碰壁

www.wuailogo.com 官途     首长听总理说完之后笑了:“这一次刘飞这小子算是给了我们一个意外之喜啊,7省联盟,也亏这小子能够想的出来,恐怕也只有他和曹晋阳这两只虎将敢做这么多,现在看来,他们这件事情成功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总理笑道:“首长,照您的意思,他们还是有失败可能了。”

    首长点点头说道:“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虽然现在看起来形势对刘飞和曹晋阳他们有利,但是野田会社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这一次把松岛川子派过来目标就是化解这次的危机,刘飞他们要想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总理脸sè严肃了很多,沉声说道:“首长,要不要我们在高层帮助刘飞他们使使劲。”

    首长笑着摆摆手说道:“没有必要,如果什么事情都需要我们来扶植的话,刘飞和曹晋阳是很难成长起来的,现在他们这种级别正是锻炼他们各自能力和素质的最关键的时候,他们不仅要有敢为天下先的魄力和勇气,更要有战胜各自困难和挑战的心里和素质,现在让他们多遭遇一些困难,多经受一些磨砺,对将来他们走上更高的领导岗位是十分有益处的,其实,对于他们这种有志于走上更高领导岗位的人来说,现在处理的只是一省之事,各种挑战和威胁相比于治理一个国家来说要差得很多,如果他们连这种级别的困难与挑战都应付不了,我们又怎么可能放心把更重要的担子压在他们的肩膀上呢。”

    总理点点头说道:“是啊,一省不扫,何以扫天下。”

    沧澜省,银座国际大酒店。

    这是一家野田会社开设在华夏境内一家大型连锁酒店的旗舰店,由野田会社旗下一家东京银座集团投资,东京银座集团主要是以五星级连锁酒店和大型商场为主要经营领域的资本集团,东京银座集团和东亚集团职能类似,只不过是东亚集团的任务是为rì本掠夺华夏的各种战略资源,矿产资源,而东京银座集团存在的目的除了赚钱之外,还有另外两个最为重要的目标,一是通过东京银座集团旗下的酒店业,为一些华夏各地的官员们提供一个免费消费、享受的高级场所,在各个酒店内,只要级别或者职能重要到一定程度,东京银座集团都可以为这些关于们办理各种免费的消费卡,到其旗下的各家酒店消费和娱乐,当然,级别不同,其所享受的免费额度也是不同的,级别越高,免费额度和享受的奢华程度也越高,当然,这种免费绝对不是无偿的,他们需要为东京银座集团提供各种支持,甚至如果在关键时刻,他们还需要那些享受他们服务的官员为他们提供一些绝密级的国家机密,而东京银座集团另外一个主要职能就是通过收购华夏各种大型商场,想要掌控华夏的商业领域,通过对这些商业领域各种消费产品的数据统计,综合分析华夏的各种经济数据,为他们评估和了解华夏真实的经济实力提供参考,同时,这些数据结合东京银座集团酒店业所得到的各种有关华夏的各种政治、军事方面的机密信息汇总起来,发回野田会社,再由野田会社通过一些关联xìng的交易交给rì本相关情报和部门,时刻为华夏和rì本之间有可能发生的战争进行着准备。

    此刻,银座国际大酒店总统套房内。

    松岛川子十分舒服的躺在一张高档按摩椅上,一名身材火爆、只着片缕的rì本女人正在为他进行着全身按摩,而他旁边的两张按摩椅上,朱劲rì和小野阳平也正享受着同样的待遇。

    过了20多分钟,当三人周身的疲劳被三名rì本女人香*艳的按摩消除的差不多之后,踌躇满志的松岛川子立刻翻身把给他按摩的女人推倒在床上,把她当成了刘飞和曹晋阳,开始了征服之旅,松岛川子希望通过这种征服来为自己增强战胜刘飞和曹晋阳的信心,紧接着,刚刚当上东亚集团董事长的小野阳平也是豪情万丈,直接从按摩椅上跳了下来,让自己的女伴双方撑住按摩椅,他从后面直接发起猛烈的进攻,而朱劲rì却因为心情低落,虽然耳边不断传来轰隆隆的炮火之声,但是他却老神在在的躺在床上,双手交叠枕在脑后,对自己的女伴示意了一下,那个rì本女人便很乖巧的爬上按摩椅,坐在了朱劲rì的身上,解开他身上所有的束缚,然后为朱劲rì奉上了最为深度的按摩。

    炮火持续了差不多有三五分钟的时间,三人因为各自有着自己的心事,在加上身边的女伴全都接受过最为系统的女*优培训,所以全都缴械投降了。

    随后,松岛川子一挥手让三个女人离开按摩椅,他们三人走到旁边的温泉池内,一边泡着澡一边谈起了松岛川子本次的任务。

    松岛川子沉思了一会,缓缓说道:“我决定了,明天上午,我亲自前往沧澜省省委,直接去见刘飞。”

    小野阳平听完之后立刻一皱眉头说道:“松岛社长,您的身份太高了,如果您给刘飞打个电话约见一下应该就已经足够给刘飞面子的了,没有必要亲自登门去拜访吧。”

    松岛川子摇摇头说道:“小野阳平,你不用劝我了,你可能还不太清楚会社高层对于几天后在沧澜省举行的那次7省联盟的重视,如果真的让刘飞在这7省联盟上组织策划出一些对我们野田会社不利的事情出来,这将会对我们野田会社产生及其严重的威胁,我们必须未雨绸缪,通过和刘飞之间的谈判,尽量化解刘飞心中对我们的敌对态度,至于面子为题,给刘飞一点面子又如何,如果我当面管刘飞叫一声爷爷,他要是能够立刻不在组织7省联盟的话,那么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叫的,对我们rì本人来说,只要能够战胜对手,只要能够最终打败对手,没有什么屈辱是不可以承受的,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则一切手段要最终打倒对手,面子和尊严不过是一块遮羞布而已,或许华夏人会把这些看得非常重,但是对于我们rì本人来说,这些都是可有可无的,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当然了,在外人面前,尤其是华夏人面前,在新闻媒体面子,我们必须要表现出我们对于面子和尊严的重视,那不过是愚弄普通人包括一些华夏政客的障眼法而已。”

    小野阳平连忙点点头说道:“嗯,谢谢社长的点拨,我又明白了很多道理。”

    听到小野阳平那拍的啪啪响的马屁,朱劲rì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只是轻轻点点头,虽然他是汉*jiān,但是他做汉jiān也有汉jiān的尊严,他可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但是有一点他却是非常坚持的,那就是对于自己的面子非常重视,他可以容自己的rì本主子说自己工作做得不好,甚至可以容忍他们肆意的殴打和攻击自己,但是他却绝对不会做出一些违背自己心里底线的事情出来,就像松岛川子所说的管刘飞叫爷爷,朱劲rì是玩玩不肯的,他宁愿自己在战场上战死,宁愿轰轰烈烈的输给刘飞,也绝对不会去管刘飞叫爷爷。

    第二天上午9点左右,松岛川子带着朱劲rì和小野阳平来到沧澜省省委值班室内,由朱劲rì到值班室进行登记,向值班人员表示,野田会社的副社长松岛川子要求拜见省委书记刘飞。

    对于松岛川子这种级别的人物,值班人员可不敢怠慢,立刻把松岛川子的要求向自己上一级进行汇报,随后,松岛川子的要求被一级一级的传递了上去,当松岛川子的要求报道省委秘书长何建平这里的时候,何建平不由得一皱眉头。

    对于野田会社在rì本的势力何建平也是有所了解的,知道松岛川子既然是副社长,那么他的能量肯定是非常大的,所以他没有敢耽搁,立刻来到刘飞的办公室内,把松岛川子要求拜见刘飞的消息告诉了刘飞。

    刘飞听完何建平的汇报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何秘书长,你让下面的人回复松岛川子,告诉他,我没有时间,另外,在以后3天之内,不管松岛川子以何种理由想要见我,你都告诉他,我没有时间。”

    何建平虽然对于刘飞的这个指示的深意不太清楚,不过作为一个合格的省委秘书长,他非常清楚,有些时候,自己只需要将刘飞的指示传达下去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发表自己任何意见。

    当松岛川子得到值班人员的回复,告诉他刘飞没有时间的时候,松岛川子的眉头立刻紧皱起来。

    这时,朱劲rì用rì语说道:“松岛社长,我认为如果见不到刘飞的话,我们可以先见一见曹晋阳。”

    松岛川子之内苦笑着点点头说道:“那好吧,你让值班人员联系一下曹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