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69章 熬鹰战术

www.wuailogo.com 官途     小野阳平听完松岛川子的话之后,虽然在心中并不赞同,但是他的脸上却表现出一副受教的神sè,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嗯,谢谢松岛社长的指点,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松岛川子看向旁边的朱劲rì说道:“朱劲rì,我估计刚才接电话的人应该是刘飞的秘书长林海峰,从刚长林海峰的回应来看,恐怕小野阳平已经被他划入黑名单里面了,即便是他这一次说好话也无法在让林海峰心平气和的和他说话了,我看你给林海峰打个电话吧,帮我约一下刘飞。”

    朱劲rì苦笑着说道:“松岛社长,我给林海峰打电话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我现在的身份有些尴尬,就算我说了,对方也未必买账啊。”

    松岛川子听到这里,脸sèyīn沉着说道:“嗯,你说得也是一个问题,这样吧,你就说你是野田会社的特别顾问吧,这个身份可高可低,对方也挑不出什么来。”

    朱劲rì点点头:“好吧,那我给林海峰打个电话。”

    说完,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刘飞办公室的电话,接电话的依然是林海峰。

    朱劲rì笑着说道:“是林秘书吧,我是rì本野田会社的特别顾问朱劲rì,我受我们会社社长松岛川子的拜托,希望能够跟刘书记约个时间谈判一下,我们准备在沧澜省进行大范围的投资。”

    林海峰听到是朱劲rì,他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原来是朱先生啊,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们刘书记现在太忙了,没有时间见你们的社长,如果你们要是谈投资的话,可以和各地的zhèng fǔ进行联系,而且据我所知,松岛川子只是你们野田会社的副社长,如果要是有重大事情要和我们沧澜省的领导见面并进行协商的话,最好是去找相对应级别的领导,我这边还有一个电话,我就先挂了,朱先生,再见。”说完,林海峰直接挂掉了电话。

    听到电话中传来的嘟嘟嘟的忙音,朱劲rì满脸苦涩的抬起头来,看向松岛川子说道:“松岛社长,林海峰刚才说……”

    听朱劲rì把林海峰的话原文转达完毕之后,松岛川子脸sè一下子就yīn沉了下来,他紧紧握住双拳愤怒的说道:“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他林海峰是谁啊,不过是刘飞的一个小小的秘书罢了,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真是太过分了,小野阳平,你立刻以野田会社的名义给沧澜省省委省zhèng fǔ发去抗议,就说我们抗议刘飞的秘书林海峰肆意侮辱野田会社的高层领导,颠倒黑白,有损野田会社和华夏以及沧澜省之间密切的经贸联系,我们要求沧澜省方面必须要立刻处理林海峰。”

    说话之间,松岛川子气得眼睛瞪得大大的,牙关紧要,恨不得直接把林海峰给吃了。

    这时,朱劲rì沉声说道:“松岛社长,我认为这个做法不妥,您想想看,林海峰是谁啊,他不过是刘飞的一个小小的秘书而已,如果是他自己的话,打死他他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因为在华夏的政坛上,秘书不过是迎来送往负责管理领导一些私人生活而已,他们这个群体是不敢随意表达自己的观点的,但是一旦他们把表达了一些观点,往往就意味着他们领导也是这种观点,所以我认为,林海峰的这番话应该是刘飞的意思,他不过是替刘飞说出这番话而已,所以,为了不激怒刘飞,尤其是为了您和刘飞之间能够顺利的进行谈判,我们现在这个阶段必须得低调一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找到和刘飞进行谈判的机会,而且再有几天沧澜省马上就要举行那个联盟大会了,如果我们不能在联盟大会上和刘飞达成谈判协议,一旦等那个联盟启动了,那可就非常麻烦了。”

    松岛川子轻轻点点头说道:“嗯,你说得这话倒是有些道理……”

    还没有等松岛川子把话说完呢,旁边的小野阳平立刻打断了他继续往下说下去,说道:“松岛社长,我认为朱劲rì的方法不妥,您要知道,现在的刘飞和曹晋阳真的是太嚣张了,如果我们不能在谈判之前想办法打掉他们的嚣张气焰,恐怕即便是谈判,我们也很有可能占不到什么便宜,我说老朱啊,你的骨子里面还是有着华夏人特有的软弱和妥协的xìng格,这是绝对要不得的啊,我们大rì本帝国从来就没有向别人服软的习惯。”说话的时候,小野阳平把腰杆挺得笔直。

    不过即便他把腰杆挺得再直,他的脑袋也只能到达朱劲rì的肩部,只有一米五八的他比起身高1米82的朱劲rì来说差得不是一点半点,但是在气势上,他的气势却比朱劲rì要强悍的多。

    小野阳平说完之后,松岛川子点点头说道:“嗯,小野阳平说得也很有道理。”

    这时,朱劲rì却不在说话了,不是他无言可答,而是因为他怕自己把话说出来,连松岛川子也得罪了,其实此刻,朱劲rì心中想的是:“你小野阳平口口声声说rì本人没有服软的xìng格,为啥你们现在依然是美国人的殖民地,为啥你们rì本五年换了五任首相,为啥你们rì本会遭受到美国人在八十年代的金融收割,造成了如今这种失落二十年的窘境,其实说白了,你们rì本本身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民族,你们民族骨子里流淌的都是那种卑鄙无耻的血液,老子我虽然是汉jiān,但是老子却一直以华夏人而自傲。”

    松岛川子一看一时之间难以作出决断,干脆决断还是先到沧澜市区内安顿下来,然后在想办法去和刘飞进行沟通。

    而此刻,曹晋阳已经坐在刘飞的办公室内,两人先讨论了一下接下来沧澜省各个方面的主要工作,等主要的事情都谈完了,刘飞才把松岛川子要和自己见面的消息告诉曹晋阳。

    曹晋阳听完之后立刻呵呵的笑了起来,缓缓说道:“刘书记,现在看来,我们成立这个联盟的的确确触动了野田会社的敏感神经,要不以小rì本那种嚣张自大的xìng格,能够派出他们根本不可能派出一个干事长就已经不错了,现在居然派出了一个副社长来,这明显是摆出了一副要和咱们进行谈判的架势啊,你说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非常好办,我的想法是咱们要把这个松岛川子当场一只鹰来熬一熬。”

    曹晋阳双眼一亮,使劲的点点头说道:“熬鹰战术,嗯,这个战术不错,这心气在高的雄鹰在有经验猎人的训导之下,也会变得乖乖的,老老实实的,不过刘书记,一般的猎人熬鹰的时候也是要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的,你要想熬小rì本这头鹰,可不好熬啊,因为这小rì本可一贯是唯利益至上者,什么信誉、诚信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用来约束别人的武器,而他们自己可是从来就不肯遵守的。”

    刘飞哈哈大笑道:“熬鹰战术只是一个比喻,我是准备要像使用熬鹰之时的那种摧毁他们意志的手段,对于像rì本人这种白眼狼的东西,我打他们一巴掌倒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那颗甜枣嘛,我宁可扔了也不会给他们的。”

    曹晋阳嘿嘿一笑,说道:“好,那我就拭目以待,看看刘书记您怎么收拾这位松岛川子。”

    此时此刻,刘飞和曹晋阳并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燕京市,勤政殿内。

    首长和总理面对面的坐在茶几旁,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讨论着沧澜省那边的局势。

    首先笑着说道:“总理,你看沧澜省那边的局势将会向何种方向发展,刘飞能够掌控住眼前的局势吗。”

    总理笑着说道:“说实在的,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挺替刘飞揪心的,前一段时间,东亚集团的反击手段的确挺犀利的,那个朱劲rì倒也是一个人才,只可惜他的聪明才智用错了地方,他更不幸的是,碰到了刘飞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对手,而且,这个对手比他更加狡猾,智商也绝对比他更高,如果单独面对刘飞的话,他也还不会败得如此惨,如此快,只不过刘飞在得到曹晋阳的辅助,那威力可就增强了不只一点半点,而是成倍的增加,而且刘飞和曹晋阳他们搞的那个7省联盟的确很有搞头和看点啊,如果他们要是把这件事情做成的话,我相信这对于我们华夏确确实实的落实国家在稀土产业上的国家政策也有很大的帮助。”

    首长点点头说道:“嗯,刘飞这个人聪明就聪明在他不管做什么事情,总是以国家大局为重,即便是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手段,也总是以国家各种政策指示为依据,这才是真正的聪明啊,其实,在我们华夏,有些人总是自以为是,认为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所以对于我们国家的一些指示和政策采取阳奉yīn违的姿态,实际上他们从来就没有深入的去想一想,我们的那一项政策不是经过无数人的讨论和分析,最终得出来的最正确的意见,只要他们肯认真的去办事,这天下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不过我现在倒是想要看一看,刘飞到底会如何应付那个松岛川子,那个松岛川子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厉害之处,实际上,他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啊。”

    总理也轻轻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个家伙可是一个集rì本式的政客和rì本式的jiān商于一体的大成之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