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68章 刘飞的态度

www.wuailogo.com 官途     曹晋阳听完刘飞的意见之后也笑了,说道:“嗯,刘书记说得没错,现在我们必须要开始筹备了,我相信小rì本的反击很快就要到了。”

    刘飞笑着点点头:“让他们来吧,朋友来了我们有好酒好菜,豺狼要是来了,我们有猎枪大炮。”

    两人再次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天后,沧澜省易名市,东亚集团总部内,小野阳平坐在原本属于朱劲rì的董事长座位上,仰面十分舒服的靠在那里,冲着坐在对面的朱劲rì说道:“老朱啊,我让你准备的那些资料都准备好了吗,再过两个小时,松岛川子先生就要到沧澜省了,我们得准备去接机了。”

    听到小野阳平那充满了颐指气使味道话语,朱劲rì心中一阵阵恼火,这两天自从小野阳平当上了董事长之后,这小子对自己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恭恭敬敬的姿态,反而每天都对自己指手画脚的,说自己这个地方做得不到位,那个地方自己做的不到位,自己这个堂堂的顾问,简直就成了小野阳平的私人秘书,这让早就已经习惯了大权独揽、指挥别人的朱劲rì心中相当窝火,但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为了能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他忍了,他始终信奉一个理念,那就是宁愿忍辱负重,也要保住一个希望,这么多年的留学生涯,早已经让他习惯了在屈辱和苦难中生活。

    所以,朱劲rì听到小野阳平的质问之后,脸上苦涩一笑,说道:“小野君,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等松岛川子先生到了之后就可以呈送给他了。”

    小野阳平点点头:“嗯,先拿给我看看,我得把把关,老朱啊,你这个人做事情有一个最大的毛病,那就是太自信了,但是呢,你的自信却又缺乏比较强有力的保证,所以我不太放心。”

    朱劲rì听到小野阳平这番话,气得差点没一巴掌挥过去,但是他却只能使劲的压了压自己心头的怒火,站起身来走到自己的办公室,把早已经准备好的资料拿过来放在小野阳平的办公桌上,小野阳平一边敲着二郎腿,一边随意的拿起朱劲rì花费了一天多时间jīng心准备好的资料,随便翻了两眼,然后叹息一声说道:“老朱啊,不是我说你啊,虽然你现在已经不是董事长了,但是做事情怎么也得认真一些吧,毕竟你现在还是我们东亚集团的顾问啊,你也是有工资拿的。”

    看着小野阳平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朱劲rì当真是气得七窍生烟,不过为了保住未来东山再起的希望,他还是决定忍了,咬着牙说道:“嗯,我知道了,要不我拿回去在准备一下。”

    小野阳平摆摆手说道:“算了,估计你也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就这样吧,到时候有什么不全的地方我直接跟松岛社长说吧。”

    朱劲rì点点头,没有说话,因为他担心一旦自己说话的话,可能直接要骂眼前这个小鬼子的娘了,到现在朱劲rì才真正意识到,虽然自己为了野田会社鞠躬尽瘁,甚至抛弃了尊严和面子,但是自己却根本没有得到rì本人的信任,反而因为这一点点的挫折rì本人就把自己几乎打回了原形。

    看完了资料之后,朱劲rì和小野阳平起身乘车赶往沧澜机场前去迎接松岛川子。

    下了飞机之后,松岛川子只是和小野阳平微微握了一下手,并没有搭理朱劲rì。

    小野阳平满脸谦卑的说道:“松岛社长,酒店我已经给您预定好了,要不您现在先去酒店休息一下,然后咱们一起去吃个便饭。”

    松岛川子摆摆手说道:“吃饭和休息就免了,我这次来主要是解决问题的,东亚集团的危机一rì不解除,我就无法安心啊,这样吧,小野阳平,你们立刻联系刘飞,我要好好跟他谈一下。”

    小野阳平不敢怠慢,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刘飞办公室的电话,接电话的人是林海峰。

    小野阳平一向都以rì本人而自傲,所以他在给刘飞打电话的时候,说的也是rì语,等他用rì语说完我是东亚集团的董事长小野阳平,我们野田会社的社长松岛川子要见刘飞之后,在电话那头,林海峰语气淡然的说道:“您好,我这里是华夏沧澜省省委书记办公室,如果您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和协调的地方,请讲汉语,其他语种恕我们无法接待。”

    听到林海峰说话之时那种淡然之态,小野阳平脸sè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他心中暗道,既然对方听不懂rì语,那就好办了,他立刻用rì语骂道:“垃圾的华夏人,一个省委书记还这么牛*逼。”

    然而,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林海峰便接着用汉语回敬道:“你这个狗屎一样的rì本人,你们rì本是美国人的殖民地,你们rì本人也不过是美国人的奴才而已,你们全都是国际社会里面的流氓和垃圾,nǎinǎi的,真以为哥们我听不懂你们的鸟语啊。”

    小野阳平跟着朱劲rì在华夏混了这么多年,自然也是听得懂汉语的,听到林海峰这样回敬自己,气得鼻子都歪了,在电话里面直接用汉语骂道:“我草,你他nǎinǎi的怎么一点素质都没有。”

    林海峰淡淡一笑:“我的素质只是用来对待有素质的人的,对于没有素质的疯子,我跟你们将有素质的话,你们听得懂吗。”

    小野阳平气得鼻子都歪了大声骂道:“八格牙路。”

    林海峰毫不犹豫的回敬道:“去你*妈*的。”说完,林海峰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时,刘飞正在走出来稍微溜达一下,正好听到林海峰在电话里面和对方对骂,当时就笑了,说道:“海峰啊,怎么,到底是谁让你如此气愤,居然用上了粗话了。”

    林海峰看到刘飞听到自己将粗话了,老脸一红说道:“刘书记,电话里面一个鸟人用rì语跟我说他是东亚集团的董事长小野阳平,他们社长松岛川子要见您,我一听就感觉到不爽了,虽然我能够听得懂rì语,但问题现在我们这里是华夏,是省委书记办公室,不管他们出于何种目的,本着对我们尊敬的原则,他们也不能用rì语说话啊,所以我就告诉他,我们这里只接受汉语对话,那个什么小野阳平以为我听不懂rì语呢,所以就用rì语侮辱我们华夏人,我则直接用汉语回敬,随后对方就急眼了,用汉语对我进行反击,我自然也不能弱了我们华夏的尊严,不管是用拳头还是用语言,我都不能让rì本人占了便宜不是。”

    刘飞听完之后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嗯,做得不错,咱们华夏一向是礼仪之邦,别人敬我一尺,我们敬他一丈,如果对方要想侵略我们一尺,我们反击他们一丈,我们华夏民族的尊严是不容挑衅的,如果他们在打过电话来,要想见我,你就告诉他们,我很忙,没有时间见他们,另外告诉他们,那个什么松岛川子只不过是一个副社长而已,他还没有资格见我,他的级别不够。”

    林海峰轻轻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我明白了。”

    此刻,小野阳平听到电话里面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气得鼻子都歪了,怒声说道:“他nǎinǎi的,这个华夏人也太嚣张了,居然敢挂断我的电话。”

    此时此刻,站在小野阳平身边的朱劲rì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对于小野阳平的xìng格他是非常清楚的,这个家伙是一个绝对的民*族*主*义*者,他更是rì本右*翼势力的铁杆支持者,这小子在rì本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小角sè而已,但是到了华夏却一向目空一切,目中无人,颇有一些夜郎自大的味道,所以,从小野阳平一开始用rì语和对方展开对话开始,朱劲rì便已经预料到了现在这种局面,因为和刘飞交手这么多次了,他非常清楚刘飞的xìng格。

    “怎么样了,小野阳平,你怎么和对方吵起来了。”松岛川子皱着眉头说道。

    小野阳平便气愤的说道:“松岛君,接电话的那个华夏人简直是太嚣张了,根本就无视您的存在,对于我们rì本人也没有应该有的敬重,他还说什么这里是华夏,需要用汉语进行对话。”

    松岛川子听完不由得一皱眉头,他的心中也非常不爽,不过他非常清楚自己此行的任务,所以他皱着眉头说道:“小野阳平啊,人家说的没错啊,我们现在是在华夏,该低调的时候就必须得低调一点啊,你要知道,不管什么时候,我们的目标都是在华夏获得各种利益,所以,在言语上对华夏人恭敬一点,尊重一点也是无所谓的,只要我们rì本积蓄了足够强大的实力,我们依然可以将九一八事变和南*京大屠*杀重新演绎一次,我们帝国的战舰依然可以直逼华夏的海岸,所以你要记住,任何实话,对我们rì本人来讲,面子都不是很重要,诚信更是狗屎,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择手段的积累我们的经济实力,扩充我们的军事实力,为再现我们大rì本帝国的辉煌而不懈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