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67章 不能松气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大松岛川子的提议,野田一夫略微皱了皱眉头,却并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其他的高层人士。

    松岛川子说完之后,立刻有三名高层对松岛川子的提议表示附和,虽然也有反对的声音,但是反对的声音还是太弱了,最后,龟田一鸟使劲的拍了拍桌子说道:“各位会员,野田社长,我认为松岛副社长的提议很有道理,就目前的东亚集团局势而言,如果仅仅是让小野阳平在那边支撑着,不管是在彼此之间的位置上,气势上,恐怕小野阳平都很难和刘飞或者曹晋阳相抗衡,这一点在我们黑*道上是非常平常的一种现象,如果我们和其他黑道帮派进行谈判的时候,如果对方派出来的只是某一个堂口的堂主,那么我连鸟都不会鸟对方,如果对方派出的是副帮主,那么我可能会见他一下,但是绝对不会和他谈任何实质xìng的内容,但是如果对方出动是是帮主,那么我才有兴趣和对方谈一下,所以,我认为,只有松岛副社长出马,才能在位置和气势上稳稳压住刘飞和曹晋阳一头,毕竟,东亚集团是我们野田会社在华夏最重要的一环布局,这是绝对不能丢的,我认为,松岛社长此次前往沧澜省之行,可以对刘飞和曹晋阳采取恩威并济的办法,一方面和他们谈合作,一方面向他们施加压力,我们必须要让刘飞和曹晋阳知道,我们有左右rì本政局的能力,所以,也有左右刘飞和曹晋阳位置的能力。”

    龟田一鸟虽然是黑道帮派老大,但是他他的帮派在rì本政坛和经济领域都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再加上rì本又是全球唯一的允许黑*社*会势力合法存在的国家,龟田一鸟做事十分嚣张,而且他本人充满了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即便是野田会社的社长野田一夫在很多时候也不得不重视他的意见。

    此刻,野田一夫见松岛川子和龟田一鸟都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并且坚决要求拿下自己女婿朱劲rì的董事长位置,虽然野田一夫对朱劲rì还有一分怜悯之心,但是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之下,他毫不犹豫的做出了最后的选择,他沉声说道:“嗯,既然大多数会员都认为朱劲rì在东亚集团的事物处理上存在严重失误,那么我现在宣布,从即刻起,接触朱劲rì东亚集团董事长职务,由小野阳平担任东亚集团的新任董事长,带领东亚集团在华夏进行突破,另外根据松岛副社长和龟田一鸟先生的意见,由松岛川子先生代表我们野田会社前往华夏去平息此事,希望松岛川子先生能够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龟田一鸟哈哈大笑着说道:“哈哈,松岛君出马,华夏谁人能够匹敌,要知道,松岛君在我们大rì本帝国的商界和政界也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啊,在rì本,哪个政客敢不给松岛君面子,刘飞和曹晋阳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书记和省长而已,他肯定能够旗开得胜,马到成功的。”

    此时此刻,整个会议室内一片祝福和颂扬的声音,在他们看来,松岛一出马,整个天下华夏无人能够匹敌,此时此刻,根本没有人还在乎朱劲rì此刻的感觉,因为在野田会社这些高层眼中,朱劲rì不过是他们rì本人的一条狗而已,以前他们希望朱劲rì这条狗去华夏咬华夏人,现在朱劲rì咬人不成功,那么这条狗随便抛弃也就行了。”

    这时,有一个会员突然笑着说道:“野田社长,我听说令嫒已经找到了他最喜欢的男人,而这个男人是松下家族的一个很有前途的嫡系子孙,他们两个什么时候结婚啊,我看为了你们野田家族的长远考虑,还是赶快让令嫒和朱劲rì离婚吧。”

    这位会员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此刻的朱劲rì脸sè早已经惨白惨白的,双眼中充满了怒火。

    野田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女儿早已经另结新欢,但是考虑到朱劲rì还是很有利用价值的,所以他并不想过分刺激朱劲rì,便淡淡一笑说道:“本田君,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谣言啊,这可不好啊,我们家姑娘和朱劲rì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我最近也没有听她说想要和朱劲rì离婚的打算。”

    此时此刻,朱劲rì早已经无心听野田一夫到底说的是什么,因为他的心头已经被愤怒、沮丧、痛苦所取代,虽然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妻子野田美惠并不是一个恪守妇道的女人,但是他自从入赘野田家族之后,对待野田美惠千般恩爱,万般讨好,哪怕是在床上,他宁愿吃着伟*哥也会发愤图强满足野田美惠那几乎无边无际的yù望,但是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才离开rì本两年左右的时间,而且自己每个月都会回rì本一趟去抚慰野田美惠那片充满渴望的田野,而且野田美惠在他的面前也一直表现的十分贤惠,温顺贤良,进门弯腰问好,甚至还给自己洗脚,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野田美惠那充满贤淑温顺的外表之下,竟然在暗中做着勾结其他男人的勾搭,他真的受够了,不过朱劲rì虽然心中在滴血,他的双眼在喷火,但是他却并没有采取任何过激的行为,因为他知道,自己自从成为rì本人的奴才开始,便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所以,他要想维护自己那奢侈豪华富贵的生活,就必须学会隐忍,学会等待时机,而他非常清楚,自己这一次不仅仅是栽在了刘飞和曹晋阳手中,更栽在了自己的副手,栽在了那个一直对自己奉承有加,时不时的对自己竖起大拇指,夸耀自己聪明厉害的rì本人小野阳平的手中,虽然他心中知道rì本人骨子里就充满了两面三刀,yīn险毒辣、口蜜腹剑的传统,虽然他知道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超越他人,自己站在最高处的野望,但是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认为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一丝不苟的执行自己一切指示的自己最信任的手下竟然会在关键时刻背叛自己,将自己彻底拉下了董事长的位置,而他则将自己取而代之。

    看着野田会社的众人已经开始闲聊起来,朱劲rì拉过话筒沉声说道:“野田社长,我想问一下,会社准备对我如何安排,我是留在华夏还是回rì本去。”

    听到朱劲rì的提问,野田一夫似乎这时才想起这位女婿,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这样吧,你先留在华夏,暂时作为东亚集团的特殊顾问,辅佐小野阳平展开后续工作。”

    朱劲rì点点头。

    而此刻,在沧澜省,省委书记办公室内,刘飞和曹晋阳正满脸轻松的讨论着沧澜省的两项大事。

    其中的一件大事就是有关一个星期之后,即将在沧澜省举行的7省联合协调交流大会。

    而这件大事正是由于曹晋阳代表沧澜省向各个省份提出了邀请各个省份省委主要领导前来参加经济、稀土交流协调大会之后,各个省市所作出的积极反应,尤其是在东亚集团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后,各个省份已经充分意识到了代表了小rì本右*翼势力的东亚集团的本质,所以纷纷主动疏远和东亚集团的关系,各个省份内部一边积极的加大打击稀土走私的力度,一边向沧澜省发出友好信息,表示愿意参加沧澜省组织的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联盟,同时参加经济交流活动,于是,最后在刘飞和曹晋阳的努力协调之下,7个主要的稀土生产大省决定于一个星期之后,在沧澜省举行本次会议,几乎各个省份的领导都对本次会议抱有极大的兴趣和期望。

    曹晋阳过来找刘飞,先汇报了一下有关这次会议的组织协调工作,刘飞对曹晋阳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并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曹晋阳也是欣然接受。

    等谈完这次会议的工作之后,曹晋阳话题一转,再次转到了东亚集团的问题上,不过现在,曹晋阳的语气轻松了许多:“刘书记,现在东亚集团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可以松口气了。”

    刘飞笑着说道:“老曹啊,你这是在考我啊,我们现在怎么能够松气呢,我相信你心中应该有谱了吧。”

    曹晋阳嘿嘿一笑,说道:“刘书记,看来你还真是明察秋毫啊,我认为,以小rì本的个xìng,虽然东亚集团已经濒临彻底失败的命运,但是,rì本人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而且他们肯定还会采取更加强烈的反击,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做好准备,应对小rì本有可能采取的后续措施。”

    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没错,英雄所见略同,小rì本一向都是打不死的蟑螂的xìng格,所以,对于他们,我们时刻都要提高jǐng惕,时刻都不能放松,我们绝对不能像足球那样,一对阵小rì本的时候就遭遇黑sè三分钟,我们要将小rì本彻底打入谷底,让他们死的不能再死了,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永远无法翻身,只有这样,他们在我们华夏才能少做一些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