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66章 穷途末路

www.wuailogo.com 官途     东亚集团总部,朱劲rì的办公室内,气氛显得异常凝重。

    沉默了一会之后,小野阳平声音显得有些嘶哑着说道:“朱总,不得不说,刘飞和曹晋阳他们两个人的yīn险和狡猾程度,比咱们有过之而无不及啊,现在我们东亚集团在华夏的大部分生意都已经陷入了停顿状态,虽然现在沧澜省所联系的那几个省份暂时还没有宣布成立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联盟,但是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恐怕也非常危险啊,我刚刚得到消息,目前其他省份的稀土供货量比之上个月减少了3成,据说是其他省份现在也已经加大了对稀土走私的打击力度,以后的形势将会越来越严峻啊,恐怕我们向野田社长承诺的那些稀土收获量恐怕很难达到了。”

    朱劲rì听完之后依然在沉默着,脸sè却是越来越难看了,脑门之上青筋暴起,双眼中透露出充满杀气的寒光,他现在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心情越来越差,他现在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以前还没有出国留学之前那种无助、困惑和无奈之中,一直一来,朱劲rì都认为自己才华横溢,他从来就没有服过谁,尤其是当他学成归国之后,他感觉自己是海龟,自己见多识广,自己可以傲视天下,尤其是这一次奉自己岳父野田之命来到华夏继续巩固和扩大稀土走私贸易,他更是雄心勃勃,希望能够借此机会闯出一番事业,并且为自己真正进入野田会社高层做准备,他甚至雄心勃勃的想要等野田死后真正的掌控整个野田会社,而这两年来,他在沧澜省兢兢业业,长袖善舞,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将整个东亚集团的贸易量扩展了2倍有余,而稀土走私贸易也比之前任东亚集团董事长增加了一倍有余,而他为了防止刘飞未来有可能对东亚集团的打击,特意把东亚集团的总部从燕京市搬到了沧澜省,即便是在一开始面对刘飞和曹晋阳对沧澜省稀土行业的出手,他也根本就没有在意,因为他认为曹晋阳和刘飞就算再厉害,也未必是自己的对手,毕竟自己身兼华夏和美国、rì本文化之jīng华,jīng通古今中外各种谋略,在他看来,华夏官场中人虽然厉害,但是顶多也就是窝里斗厉害,真正对上外域势力的时候,大多数时候都显得十分软弱,所以,他一直有信心将刘飞和曹晋阳踩在脚下。

    而且事情的发展,也正是沿着他规划的道路和方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并且他成功的化解了刘飞和曹晋阳一次又一次的反击,这让他的信心爆棚,于是,当刘飞和曹晋阳提出成立什么稀土联盟的时候,他彻底爆发,决定使用雷霆万钧的手段将刘飞和曹晋阳的想法彻底扼杀在摇篮之中,而且一开始的时候,他都感觉到刘飞和曹晋阳已经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了,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刘飞和曹晋阳竟然会在最近几天之内突然爆发,这种爆发之猛烈,能量之大,影响之深远,让他始料未及,现在,朱劲rì已经感觉自己非常痛,那种痛简直痛彻骨髓。

    朱劲rì此刻虽然沉默不语,但是他的大脑在飞快的运转着,他希望能够找到一种办法,尽快的阻止刘飞和曹晋阳的反击,否则,自己的地位恐怕将会受到严重的挑战。

    就在这个时候,朱劲rì的手机响了,看到手机上那熟悉的电话号码,朱劲rì的脸sè一下子便苍白起来,不过他还是立刻站起身来,恭敬的说道:“社长您好。”

    “朱劲rì,开通视频会议系统,立刻参加会社的高层峰会,对了,小野阳平在你身边吧。”电话那头,野田会社的社长野田一夫语气显得十分yīn沉。

    “是的,小野阳平就在我的身边。”朱劲rì连忙说道。

    “好,让他也跟你一起参与本次高层会议。”野田斩钉截铁的说道,随后立刻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嘟的忙音,朱劲rì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似乎也随着那嘟嘟的声音变得巨大无比,他的心中已经犹如开锅的水一般沸腾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要让小野阳平参加本次会议呢,这可是高层峰会啊,在野田会社内,等级制度是非常森严的,像这种高层峰会只有自己这个董事长才能参与的,以前开会的时候,小野阳平根本就不可能参与,而野田社长也根本不会提到小野阳平的名字,会社的一切指示都是通过自己传达和执行的,这一次,为什么要让小野阳平参加呢,难道会社对我已经不信任了吗,不可能啊,我可是社长的女婿啊。”

    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愤怒和不解,但是朱劲rì还是立刻打开视频会议系统,并且坐在了视频会议桌前,而小野阳平就坐在他的身边。

    此刻,视频会议的画面里面已经出现了野田会社高层峰会的画面,在画面里面,野田会社的社长野田一夫坐在主席位置上,脸sè十分yīn沉,而其他野田会社的高层也悉数在座,众人的脸sè也非常难看。

    “好了,现在朱劲rì已经上线了,我们开会吧。”说道这里,野田一夫清了清嗓子,目光扫视了一下会议室内众人,又有些失望的看了电视画面里面的朱劲rì一眼,然后沉声说道:“今天会议的第一项议题,便是讨论一下东亚集团在华夏的处境问题,大家现在应该已经知道,现在我们的东亚集团,这个我们在沧澜省最大的战略资源走私和掠夺的最锋利的武器,现在已经被华夏人从yīn影中推到了台面上,现在东亚集团的各种贸易都已经陷入了瘫痪状态,而稀土走私贸易也正在不断萎缩,如果长此以往,恐怕我们的东亚集团将会彻底退出华夏的市场,到时候,我们不仅无法在继续对华夏的稀土以及其他战略资源进行掠夺xìng控制,而且还将会影响到我们东亚集团对于华夏钢铁企业以及其他市场领域的垄断xìng控制,尤其是现在华夏国内反rì情绪逐渐高涨,我们必须要尽快做好应对之策,大家都说说吧,我们野田会社应该如何应对眼前这种危机局面。”

    等野田一夫的话音刚落,rì本最大的黑道势力之一的自民帮的帮主龟田一鸟立刻狠狠一拍桌子说道:“野田社长,当初派朱劲rì前往华夏去主导东亚集团业务的时候我就说过,朱劲rì这个人我们根本不能信任,因为他是华夏人,就算他在怎么为我们rì本效力,就算他把话说得天花乱坠,他的骨子里面依然也是华夏人,他永远不可能真真正正的为我们rì本的利益去考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华夏的古话,所以,我认为,眼前东亚集团之所以遇到如今这种严峻的局面,朱劲rì要付最大的责任,而且我怀疑,朱劲rì在华夏所采取的行为根本就不是在发展我们野田会社尤其是东亚集团在华夏的业务,而是在一点点的将我们在华夏的布局展露给华夏人,让华夏人逐渐意识到我们的布局,并最终引起华夏人重视,对我们在华夏的布局进行毁灭xìng打击,我认为,朱劲rì根本就是华夏人打入到我们野田会社内部的jiān细,我认为,我们应该立刻拿下朱劲rì这个东亚集团董事长的位置,由小野阳平来担任,而且根据小野阳平的汇报,朱劲rì在华夏担任东亚集团董事长期间,他一直都以华夏人而自傲,他从骨子里面就看不起我们rì本人,他还说我们rì本人根本就不讲信誉,两面三刀,口蜜腹剑,大家说说,像他这样的人我们能够信任吗。”

    龟田一鸟刚刚说完,朱劲rì立刻狠狠一拍桌子说道:“龟田一鸟,你根本就是血口喷人,我朱劲rì为了野田会社和东亚集团的前途一直兢兢业业,一丝不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朱劲rì从来没有做过一丝一毫对不起野田会社和东亚集团的事情,我可以用我的良心来发誓,我朱劲rì对大rì本帝国的忠诚rì月可鉴。”

    龟田一鸟不屑的一笑说道:“良心,你朱劲rì真的有良心吗,如果你真的有良心,你又怎么可能背叛自己的祖国,投入到我们rì本人的怀中,成为我们的走狗,也就是你们华夏人所说的汉jiān,我想问一问你,一个汉jiān有良心可谈吗,有信誉可讲吗。”

    朱劲rì听到这里,顿时气得脸都憋成了紫红sè,他双眼中几乎要喷火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时,野田会社的副社长松岛川子也冷冷的说道:“野田社长,我看朱劲rì真的不适合担任东亚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了,不管他对我们大rì本帝国是忠心还是歹意,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是他把东亚集团带入眼前的窘境,所以我提议,立刻撤销朱劲rì的董事长职务,由小野阳平暂时代理董事长的职务,另外,我认为,这次东亚集团的危机得我亲自出面前去化解了,否则,很难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