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64章 刘飞的反制措施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小野阳平的赞扬之声,朱劲rì只是淡定一笑,脸上露出得意和yīn狠之sè,不屑的说道:“哼,刘飞和曹晋阳他们想要跟我玩,他们还嫩一点。”

    小野阳平这一次没有说话,因为他发现,每当朱劲rì说出刘飞和曹晋阳还嫩一点的时候,似乎刘飞和曹晋阳总是能够找出突围的办法来。

    不过不得不说,朱劲rì这一招玩得挺狠的。

    本来一开始的时候,当曹晋阳和其他省的省委领导们进行沟通的时候,那些人至少在表面上都答应的还是比较痛快的,有些人甚至还有着比较大的兴趣,但是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当曹晋阳在3天之后,再次和这些人进行沟通的时候,曹晋阳却敏感的发现,很多人在和自己进行沟通的时候,言语之间显得冷冰冰的,似乎对这件事情不怎么热衷了,虽然嘴里说自己这边正在研究,但是实际上,曹晋阳非常清楚,大部分人都已经是在敷衍自己了。

    一圈电话打下来,曹晋阳敏感的意识到,恐怕东亚集团那边的人肯定是再次出手了,只是曹晋阳没有想到,东亚集团的影响力竟然这么大,这让他有些想不明白。

    所以,曹晋阳找了一些其他省份的朋友咨询和了解了一下,这才弄明白,原来东亚集团真的是出手了,而且出手手段还特别毒辣和yīn损,一方面东亚集团利用野田会社的影响力,动用了各省的rì资企业,一方面以撤资威胁当地的一些领导,侧面暗示沧澜省提出的那个所谓的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目的是针对东亚集团,另外一方面,他们则提出了一个建议,只要不参加这个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联盟,那么他们将会加大在各个省份的投资力度,另外一方面,东亚集团利用他们所掌握的各种人脉关系,通过各种手段,不断的把各种说刘飞和曹晋阳想要主导这个联盟从而捞取政绩的谣言送进各个省份的主要负责人耳朵里面,或许一开始的时候这些人还不太相信这些谣言,毕竟曹晋阳和刘飞的信誉都是有口皆碑的,但是说的人多了,听到的多了,他们心里也就有些腻味了,所以这件事情虽然沧澜省这边刘飞和曹晋阳的热情挺高的,但是在别的省份却渐渐的冷淡了下来。

    听完这些信息之后,曹晋阳的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东亚集团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大,手段竟然如此之yīn险,曹晋阳非常清楚体*制内大家的心中想法,如果说合作的话,只有各方面都获得收益和好处的情况下才会有比较大的合作空间,但是如果这种合作反而让各个合作方失去更多利益的话,那这种合作存在的意义也就小了很多,尤其是当涉及到政绩这种东西的时候,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有一杆秤的。

    曹晋阳想来想去,虽然也想到了一些办法,但是又经过2天的实施之后,各个省份的联合意向依然不是很明显,这让曹晋阳愁得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早晨刚刚上班,曹晋阳便赶到刘飞的办公室内。

    “刘书记,我这次任务没有完成好啊。”上来第一句话,曹晋阳便开始检讨起来。

    刘飞对于曹晋阳那边的情况也了解一些,这些天来他也一直在思考着如何解决这件事情,所以他沉声说道:“老曹,你说的是成立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联盟那件事情吧。”

    曹晋阳满脸苦涩的说道:“是啊,我真没有想到,形势竟然会严峻到如此程度,那个东亚集团看来还真的是很有手段啊,甚至于对我们华夏的很多内部斗争手段都一清二楚,从而加以利用,到目前为止,这项工作已经陷入了停滞状态,可惜了你那么好的提议了,而且现在已经过去五六天了,那些钢厂已经多次给我打电话要求我们省zhèng fǔ想办法赶快解决铁矿石进口的问题了。”

    刘飞听完之后点点头说道:“嗯,东亚集团用出这个手段来的确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之外,他们的胆子还真是不小,竟然敢威胁各地的一些领导要进行撤资并且拒绝提供一些我们工业生产中急切需要的一些原材料,而且还玩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的手段,看来,咱们这一次出手已经打到他们的痛处了,他们有些急眼了。”

    曹晋阳听刘飞说话的时候不紧不慢的,脸sè有些焦急,说道:“刘书记,他们的手段的确够yīn险,你说我们怎么办啊,现在我们已经骑虎难下了,如果我们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不仅钢厂那边告急,而成立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联盟的事情也将会成为一个笑柄。”

    刘飞笑着摆摆手说道:“老曹啊,不要着急,他们东亚集团有他们的张良计,我们有我们的过墙梯,我有一计,可以让他们品尝到自己嚣张狂妄所带来的后果。”

    曹晋阳一听,顿时双眼放光,焦急的说道:“哦,是何计谋,说出来听听。”

    刘飞嘿嘿一笑,说道:“老曹啊,你想想看,东亚集团这一次不是双管齐下吗,那我们也可以采取双管齐下来进行反制,他们的第一个办法是恩威并济,想要从经济上对那些省份施加压力和影响,那么我们可以从这一方面入手,对东亚集团进行反制。”

    “从这方面进行反制,如何反制,我们的影响力能够比得上东亚集团吗。”曹晋阳皱着眉头问道。

    刘飞笑着说道:“从某些方面来讲,我们以沧澜省的影响力肯定不如东亚集团,但是你不要忘了,就算我们沧澜省没有办法直接向那些省份进行投资,但是我们沧澜省现在的经济也正在处于高速发展的轨道上,如果我们在提议成立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的同时,提出邀请各个省的主要领导到我们沧澜省来进行考察交流,并且借助这次机会,加强几个省在经济上面的联系和影响,比如让其他省份的优势企业到我们沧澜省来投资建厂,我们沧澜省的优势企业到其他省份去投资建厂,而几个联盟省份之间在税收以及其他各项政策上相互之间给予倾斜,彻底打消地方保护主义的壁垒,这对任何省份来说都是有好处的,而且哪个省没有优势的企业,哪个企业不想做大做强,而向外投资扩张早已经是一个必然的趋势,而通过相互之间的投资和优惠,大家不仅可以解决有资金找不到投资机会、有市场却又没有投资的问题,还可以极大的抵消东亚集团对各省方面所施压的优惠政策,因为就算东亚集团在牛逼,他们也不如各个省份之间优势互补来得更加实惠,至于东亚集团对各个省份施加的威胁的措施,对付起来就更简单了,东亚集团施压威胁肯定是暗中进行的,那么我们可以将东亚集团的做法公之于众,让舆论和媒体介入此事进行报道,这样一来,东亚集团的丑陋嘴脸就将曝光于天下,而各个省份的压力也将倍增,然后在舆论引导上,我们可以在让媒体报道的时候,想办法将东亚集团的威胁与我们建议成立的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联盟联系起来,这样一来,我相信舆论的力量会让更多的人意识到rì本人的yīn谋诡计,到时候就算是小rì本在想什么办法恐怕也难以抵挡悠悠众口了,要知道,老百姓的力量可是最强大的。”

    听到刘飞的这个建议之后,曹晋阳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嗯,这两个办法的确非常可行,不仅将东亚集团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更通过这种合作,将各个省份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而且促进了各个省份经济的发展,我相信,周边的省份也应该可以看得出来,随着我们沧澜省经济的发展,我们沧澜省的市场将会越来越大,这绝对可以极大程度上抵消东亚集团施加的影响,高明啊,刘书记,我服了,不过对于东亚集团第二个yīn谋诡计咱们怎么应付,要知道,他们可是说我们企图独占这次的政绩啊。”

    刘飞听完之后淡淡一笑,说道:“第二个yīn谋诡计就更好对付了,他们不是说咱们企图独霸这个这份政绩吗,咱们可以在下次和各个省份沟通的时候,发给他们一个比较全面的构思方案,比如说,可以采取各省轮值的办法,每个省担任一年的轮值委员会主席,这样一来,每个省的机会是均等的,大家的政绩也是均等的,在加上我们可以请出国土资源部和矿业部等部门的派出一些领导来进行监管,这样一来,各个省份还会有什么怨言吗,只要机会均等了,政绩均等了,我相信这个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小rì本想要挑动我们华夏人内斗,他们还嫩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