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63章 双管齐下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其他的几位副省长也跟在曹晋阳身后向外走去。

    现在,所有副省长的脸sè全都显得比较严肃,尤其是秦卫国和焦玉强,两人脸上全都露出愤怒之sè,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曹晋阳竟然不顾自己的意见强行推动此事,但是他们却又没有什么办法,因为他们没有想到,王辉会大力配合曹晋阳的提议,不过想到这个提议是刘飞首先提出来的,他们也有些郁闷。

    而此刻,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曹晋阳脸sè非常的难看,本来他以为自己的提议会在省zhèng fǔ的常务会议上全票通过,却没有想到竟然有两个人反对自己的意见,这让曹晋阳意识到,要想成立跨省联盟的道路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啊,要知道,现在这还仅仅是在沧澜省内部就有这么多的杂音,这要是其他省份,而且还是在自己与刘飞之间密切合作的情况之下的,如果换做是其他省份,他们内部会统一意见吗。

    想到这里,曹晋阳不由得头疼起来,不过想起刘飞当时那斩钉截铁的话语,曹晋阳狠狠一砸桌子说道:“哼,怕个鸟啊,人死卵朝天,人生一世,不能为老百姓多做些实事,为官一任,不能造福一方,我这个省长还当个屁啊,刘飞能够想出办法来,难道我就没有办法把这么好的办法落实到实处吗,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说完,曹晋阳拿起桌子上的电话便开始联系起其他省份的主要领导来。

    就在曹晋阳联系的时候,刘飞也没有闲着,刘飞非常清楚,在成立跨省联盟这件事情上,他绝对不能做一个甩手掌柜的,把所有的问题都留给曹晋阳去克服和解决,这绝对不是刘飞的风格,所以,刘飞在给曹晋阳提供这个意见之后,等曹晋阳离开之后,刘飞先给商务部的宋恩华部长以及国土资源部的高世杰部长打过去电话,提出了有关成立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的提议,并且向两位部长表示希望到时候位部长能够从中帮忙协调和指导一下,并且能够各种派出一名代表作为整个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的主要领导,听到刘飞的提议之后,两位部长对刘飞的提议给予了肯定意见,并且表示自己会尽力帮忙协调的,得到两位部长的大力支持,刘飞的心便踏实了不少,随后,他又立刻亲自打电话给各个稀土产区的省委书记亲自打过去电话,跟他们交流有关成立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的提议,对于刘飞的提议,各个省的省委书记反应不一,有的直接表示自己会在省内尽力协调,也有的则表示自己需要先和省内沟通一下,也有的则对此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在语言上却还是给了刘飞一丝面子,只是表示有些难度,但是会尽力去协调。

    而刘飞并不知道,就在刘飞和曹晋阳积极协调这件事情的时候,在东亚集团总部内,朱劲rì和小野阳平也已经得知了沧澜省要倡导成立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的信息。

    一向十分稳健而又自信的朱劲rì此刻脸sè显得十分严峻。

    他眉头紧皱着,yīn沉着静静的沉思着,在他的旁边,小野阳平脸sè也十分yīn沉,他沉声说道:“朱总,真没有想到,这个刘飞出招够狠的啊,他竟然要倡导成立什么狗屁的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如果真的要是让他们成立这个联盟的话,那对我们rì本在华夏的稀土走私事业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尤其是如果其他省份也向沧澜省这样肆无忌惮的对那些私开乱采行为进行严厉打击的话,将会对我们的稀土走私造成致命的打击,没有那些私开乱采的小作坊,到时候我们稀土的货源将会断绝,那样的话恐怕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向野田社长交代了。”

    朱劲rì点点头说道:“是啊,我也没有想到,刘飞竟然会使出这么一招来,如果真的要是让他完成这个目标的话,恐怕我们东亚集团在稀土走私业务上将会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而你我的地位都将不保,这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

    小野阳平沉思了一会,突然皱着眉头说道:“朱总,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朱劲rì沉声说道:“什么想法,你尽管说出来,现在咱们两个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必须要团结一致才能化解刘飞的这次出手,看来以前我还真是有些轻视刘飞了。”

    小野阳平笑着说道:“朱总,也不能说你轻视刘飞了,说实在的,就算是现在,我也不认为刘飞真的能够威胁到我们的稀土走私产业,你想想看,刘飞既然想要倡导成立那个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联盟,就算是沧澜省想要对我们的稀土走私进行打击,但是其他省份却未必会和沧澜省是一个想法,尤其是我们可以在其他省份有关的垄断xìng业务上对那些省份进行施压,我们可以拒绝向他们提供铁矿石的货源或者威胁他们中止一些帮组他们出口的货物合同,甚至包括中止一些大型的投资项目合同,我相信,在我们的压力之下,别的省份的领导为了他们省内老百姓的民生问题,绝对不会轻易和刘飞他们进行联合的,毕竟,对很多领导来说,政绩和民生是他们最为关注的东西,只要我们在这两个方面吃住他们,我们就基本上可以很好的遏制住刘飞他们的这个倡议了,而且我认为,我们可以奉行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的策略,在对他们进行威胁的同时,也给他们一定的承诺,只要那个省份不和刘飞他们合作成立联盟,那么我们就可以利用我们所掌握的巨额资金优势,向他们的省份进行投资,有了投资对那些官员来说就有了政绩,有了好处的情况下,谁还会再去搭理刘飞他们那个什么联盟呢,那个联盟虽然对于华夏人从大义上讲是有好处的,但是对于具体的省份而言,那种所谓的好处,包括成立联盟所带来的政绩却并不明显,而我们的投资和项目所带来的政绩是非常显著的,这是我想到的办法,名为打拉结合,瓦解刘飞潜在联合对手的意志,朱总,你看我的这个办法怎么样。”

    朱劲rì听完之后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嗯,小野阳平啊,你这个办法的确不错,非常yīn险,非常毒辣,一针见血,可以实行,我这里也有一个办法,可以把这两个办法结合起来,我相信刘飞要想成立那个什么联盟的计划只能泡汤了。”

    “哦,什么办法。”小野阳平一下子便来了兴致,他可是知道的,这位朱劲rì绝对是玩弄yīn谋诡计的祖宗,就连他都不得不佩服朱劲rì。

    朱劲rì笑着说道:“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广泛散发消息,就说刘飞和曹晋阳有意借成立稀土开发监管跨省联合委员会联盟的机会主导整个华夏的稀土产业,一方面为他们谋取巨大的政治利益,另外一方面,则可以借此机会为他们自己的私人家族企业谋取巨额的稀土垄断利益,我们华夏有一句话叫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就算我们散布的谣言是假的,但是只要说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真的了,尤其是我们可以找一些在各个省份说得上话的代理人,让他们纷纷向各个省份的上层进言,只要进言的人多了,在加上涉及到了敏感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我相信其他省份肯定会仔细考虑一下的。”

    小野阳平听完之后连连点头,冲着朱劲rì竖起大拇指说道:“朱总,真没有想到,你这一招比我的那一招更狠啊,你这一招简直是杀人不见血,而且付出的代价也很小,看来一把手就是一把手,比我这个副总要厉害多了。”

    小野阳平这个马屁拍的朱劲rì十分舒服,朱劲rì笑着摆摆手说道:“小野啊,其实你所说的那个办法是你们rì本人和美国人经常采用的cāo作方法,虽然会行之有效,但是却也蕴含着巨大的风险,就像你们rì本在钓*鱼*岛问题上非得掩耳盗铃搞什么国有化,你们认为你们哇弄的两面派手法可以让华夏上当,但是结果呢,野田那老家伙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吗,所以,你们永远不要小看华夏人的智慧,很多时候你们所采用的办法包括你们所要达到的目的华夏人全都看得一清二楚,甚至他们还希望你们这样做呢,因为华夏有一句话叫不破不立,有些时候,华夏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又希望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反而会容忍你们采取一些过激的行动,等到你们做得非常过分的时候,他们再一出面,到时候由于人家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所以你们反而会作茧自缚,你的办法咱们肯定是要用的,但是怎么用,却需要把握一个度的问题,反而是我的第二个办,这个办法才是真正攻破华夏人心里防线的尖刀,让华夏人窝里斗永远是我们达到自己目的的最好的办法。”

    小野阳平竖起大拇指说道:“高,真高,我看遇到朱董您这样的高手,恐怕刘飞和曹晋阳要睡不着觉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