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62章 强势的曹晋阳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点点头说道:“是啊,就算在困难,我们也必须要倡导成立这个联盟,我们华夏的战略安全绝对不能掌握在像rì本、美国这样对我们充满了敌视态度的国家手中。”

    从刘飞办公室走出来,曹晋阳感觉到浑身热血沸腾,曹晋阳怎么也没有想到,刘飞竟然会提出这样一个匪夷所思却又非常有效的办法出来,而真正让曹晋阳感觉到兴奋的,还是刘飞这个提议所带来的巨大的政治利益,一旦这件事情能够促成的话,那么这对他对沧澜省而言,将会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政绩,而刘飞竟然把这件事情的主导权交给自己,这充分说明刘飞对自己的信任,同时也说明刘飞那胸怀的宽广,此时此刻,曹晋阳不由得想起当年在东宁市的时候,在可燃冰项目上,自己一开始对刘飞根本就不怎么支持,但是到后来,自己还是不得不乖乖的上了刘飞的战车,并配合刘飞在东宁市上演了一幕幕反击美国野心势力的大戏,现在看来,刘飞在对待自己的问题上,立场已经和以前有了重大的变化,现在的刘飞心中已经少了一份争功之心,却多了一份天下为公的情怀。

    想到此处,曹晋阳淡淡一笑,心中暗道:“刘飞啊刘飞,你把这么大的功劳让给我曹晋阳,我曹晋阳又怎么会是那样不知趣的人呢,你出办法,出规划,我来执行,这份功劳,咱们每个人一半。”

    回到省zhèng fǔ,曹晋阳立刻找来几位副省长,一起商量起成立跨省稀土开发监管联合委员会的事情,然而,曹晋阳虽然看到了这件事情做成所带来的巨大的好处,但是却没有想到,在这次省zhèng fǔ常务会议上,他便遭到了困难。

    当曹晋阳把他的提议说出来之后,副省长秦卫国便皱着眉头说道:“曹省长,你的这个提议我认为不可行。”

    曹晋阳的脸sè立刻yīn沉了下来,沉声说道:“哦,有什么不可行之处。”

    秦卫国自然看到了曹晋阳的不高兴,但是他还是坚持说道:“曹省长,抛开其他省份所带来的困难我就先不讲,我只谈一谈目前我们沧澜省所面临的严峻困难,现在的情况是东亚集团已经拒绝为我们沧澜省的大大小小的钢铁企业提供铁矿石了,照眼前的情况继续僵持下去的话,恐怕过不了多长时间,我们沧澜省各大钢铁企业就得停产,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搞出这个联盟出来,那岂不是相当于刺激东亚集团吗,他们会不会采取进一步的反制措施,他们的反制措施将会给我们沧澜省带来怎么样严重的影响,曹省长,作为分管钢铁、矿业这一块的副省长,我不能不考虑我们沧澜省这些企业所遭受的损失。”

    曹晋阳淡淡的说道:“哦,我们成立稀土开发监管联合委员会,这和东亚集团有什么联系,为什么会刺激到他们呢,他们凭什么要对我们的企业采取进一步的反制措施呢。”

    秦卫国苦笑着说道:“曹省长,我也刚刚得到消息,据说东亚集团这次之所以拒绝为我们沧澜省的钢厂提供铁矿石,主要是因为我们沧澜省对稀土开采业实施的严厉打击影响到了rì本方面的稀土进口,曹省长,我认为我们沧澜省的稀土开采和出口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而且我们现在已经实行了配额制度,不会影响到国家的战略安全的,而且相比于稀土出口,我们沧澜省本土钢铁企业的生存才是最为重大的问题,稀土我们出口一点,不会对国家战略安全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一旦我们的钢厂停产了,将来倒霉的是我们沧澜省的钢铁职工,一旦闹出事情出来,是得我们省zhèng fǔ来买单的。”

    听完秦卫国的话,曹晋阳的脸sè立刻yīn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秦省长,从你的意思来看,我们沧澜省必须得对东亚集团进行妥协了。”

    秦卫国脸sè也显得比较严肃,说道:“曹省长,妥协不妥协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沧澜省的钢铁厂必须要生存下去,而他们要想生存下去,我们就必须从东亚集团进口铁矿石,我们从其他的地方暂时购买不到铁矿石,这是关系到我们沧澜省数十万钢铁工人生存的大事,我承认,稀土是关系到我们国家长远战略的大事,但是问题在于我们必须在长远战略和眼前现实问题中做出一个选择,如果我们不能解决眼前的问题,那么长远问题又何从考量呢。”

    这时,王辉突然冷冷的说道:“秦省长,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说得没错,我们的钢铁企业的确面临着无米下锅的囧境,但是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要更加坚定的对东亚集团进行反制,其实我们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东亚集团到底是做什么的我相信你秦省长本身应该心知肚明,他们东亚集团明面上的确是搞铁矿石进出口贸易的,还包括其他产品的进出口贸易,但是实际上,他们还从事着一项秘而不宣的任务,那就是从我们华夏大量走私稀土到rì本,他们的收购价格,比起我们正常的出口价格还要低,抛开稀土本身这个战略资料地位不谈,光是稀土产品却卖出土的价格来,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而且不要忘了,在开采和生产稀土的各个环节之中,我们华夏付出的代价包括我们生产稀土工人的身体健康以及严重的环境污染,而我们的人民都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得到,只有那些私开乱采的老板们获得了一些暴利,但是你也不要忘了即便是他们这种暴利,也是建立在低廉的人力成本和几乎不用花费多少钱的稀土矿本身上面的,但是最终却是需要我们省委省zhèng fǔ来为这些稀土的出口买单,之前焦山县连续发生的两次群体xìng事件已经充分说明,这种模式长期发展下去,是对我们沧澜省环境和老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一种严重威胁,所以,曹省长所主导的严厉打击私开乱采行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至于你所说的眼前的无米下锅的局面,我认为这个问题只要我们肯下功夫去想办法,总是有办法解决的,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我们真的没有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就算是暂时进口不到铁矿石,那又怎么样呢,就算是有数十万工人暂时停产停业,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安排这些人了吗,我认为,我们华夏人民要有骨气,我们不能因为被小rì本的东亚集团卡主了脖子就非得向他们在我们正当的利益上屈服,我们必须拿出强烈的反制措施,要打得小rì本痛到骨子里面去,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正视眼前的现状,老老实实的在我们华夏做生意。”

    “我不同意王省长你的意见。”这时,又一位副省长说话了,这位副省长是分管扶贫和工业的副省长焦玉强,焦玉强沉声说道:“王省长,你话说得倒是轻巧,说什么我们华夏人要有骨气,不错,这句话放在那里听起来都是非常响亮的,但是不要忘了,就算你再有骨气,难道骨气能够当饭吃吗,一旦企业停产,工人的工资谁来发,难道还是我们省zhèng fǔ来买单吗,数十万工人啊,就算每人每个按照1000块钱来计算,那么综合算下来一个月也得一个多亿。

    我们省zhèng fǔ拿得出这笔钱吗,我承认,rì本人的确是非常坏,非常无耻,但是问题是我们眼前这种情况,我们不妥协行吗,谁也不愿意妥协,但是不妥协,谁来保证我们的钢铁工人吃饭,谁来保证我们的企业正常运转,我们的确应该找机会反制东亚集团,但是绝对不是现在,因为我们必须先站稳脚跟才能在图其他。”

    这时,曹晋阳的脸sè更加yīn沉了,他冷冷的说道:“还有谁有反对意见。”

    此刻,会议室内静悄悄的,没有人在说话了。

    曹晋阳点点头说道:“好,那我在问一下,谁赞同成立跨省联合开发委员会。”

    “我赞同。”王辉第一个举起手来。

    随后,柴秀峰立刻举起手来,紧接着,另外还有两名副省长举起手来表示同意。

    曹晋阳点点头说道:“好,算上我一共有5位同志成立这个跨省委员会,2位同志不同意,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少数服从多数,这个提议通过。”

    这时,秦卫国说道:“曹省长,我坚决不同意。”他的语气显得十分愤怒。

    曹晋阳冷冷的说道:“你不同意可以保留意见,但是集体做出的决议你必须服从,如果将来你认为你无法做好你所分管的这一块的话,我可以考虑对你的工作进行重新分工,对于这次跨省联合委员会的联系和组织工作,省委刘书记非常重视,而且这个提议也是刘书记首先提出来的,所以,这个跨省联合委员会由省委刘书记任组长,我任常务副组长,王辉同志以及柴秀峰同志任副组长,其他副省长任组员,大家分工合作,争取在一个星期之内把此事落实下去,散会吧。”说完,曹晋阳站起身来救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