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61章 以攻对攻

www.wuailogo.com 官途     沧澜省省zhèng fǔ,曹晋阳的办公室内。

    沧澜省钢铁集团总公司董事长田宇轩和几名其他大型钢铁公司的董事长全都坐在曹晋阳对面的沙发上,满脸焦虑之sè,田宇轩代表众多老总发言说道:“曹省长,现在东亚集团已经连续一个星期不给我们提供铁矿石的货源了,如果再僵持一段时间,恐怕我们几个刚才钢厂都得停业停产了。”

    曹晋阳不由得一皱眉头:“哦,停止供货,为什么,以前你们和东亚集团不是合作的挺好的吗,而且据我所知,东亚集团这几年来,铁矿石的价格整整涨了50%左右啊,难道这么高的利润他们还不满意吗。”

    田宇轩苦笑着说道:“曹省长,我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自从上星期开始,他们就告诉我们暂时停止供货,原因也没有解释,后来我们一再逼问,东亚集团的rì本籍副董事长小野阳平才跟我们说,他们东亚集团在沧澜省的正当利益遭到的侵犯,如果沧澜省不改变侵犯他们正常利益的行为他们就决定以后不再向我们提供铁矿石货源了。”

    曹晋阳自然明白小野阳平所说的侵犯东亚集团利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是他没有想到,东亚集团竟然采用这么嚣张的手段来逼沧澜省就范,这让曹晋阳的眼神中充满了寒意,不过这种寒意只是一闪而逝,他看向田宇轩说道:“难道你们就非得从东亚集团进口铁矿石吗,其他矿石集团进口不行吗,难道只有他们东亚集团能够才出售铁矿石,实在不行,不是还有国内呢吗。”

    田宇轩苦笑着说道:“曹省长,本来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他们东亚集团不卖给我们,我们从其他铁矿石供货商那里进货不就行了吗,但是经过我们和那些铁矿石供货商进行沟通,表达出想要购买意向的时候,他们却明白无误的告诉我们,沧澜省是属于东亚集团的业务范围,他们早已经相互之间有了约定了,他们不能把他们的铁矿石销售给我们,nǎinǎi的,这些外国商人似乎早已经都沟通好了,非得逼迫我们只能从东亚集团进口铁矿石,只要您说从国内采购铁矿石,这就更困难了,您可能不太清楚,现在国内几个产铁矿石的主要区域,当地都有大型的钢厂,就连他们自己用都还未必够用呢,更何况是出售给我们呢,哎,恨只恨这些外商太jiān诈了,以前的时候,他们从我们华夏以超级低廉的价格大量的从我们这里把铁矿石购买回去,现在等我们铁矿石资源不能自给自足了,开始枯竭了,他们就开始联合起来,垄断铁矿石的销售,大幅度提高铁矿石的价格,逼迫我们只能高价从他们那里购买,这些人真是太yīn险太无耻了,但是,我们却只能咬着牙从他们那里购买啊,否则的话,我们的钢厂就要停产了,厂子里面可是上万名工人呢。”

    “是啊,曹省长,我们可没有省钢铁集团那么多的存货量,只要再有一个星期不能供货,恐怕我们铁矿石就要告罄了。”一个大型私营钢厂的老板说道。

    这时,田宇轩说道:“曹省长,我们那里虽然有些存货,但是最多也只能在坚持2个星期,过了2个星期之后,我们就要停产了,如果万一要是一停产的话,单rì的损失就是成百上千万啊,曹省长,我们等不起啊,您看省里能不能出面解决一下。”

    曹晋阳听完之后,脸sè有些yīn沉,他略微沉思了一下之后说道:“好的,这件事情我知道了,这样吧,你们先回去吧,我现在立刻去找刘书记汇报这件事情,你们放心吧,我们省委省zhèng fǔ一定会尽快解决这件事情的,你们的电话要保持24小时开机,省里有了决策之后,我会立刻通知你们的。”

    “好的,曹省长,那这件事情就拜托您了,我代表我们集团公司上万名干部职工向您提前表示谢意了。”说着,田宇轩冲着曹晋阳深深鞠躬,然后满脸愁容的离开了曹晋阳的办公室。

    等几个人离开之后,曹晋阳略微沉思了一下,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刘飞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刘飞说道:“老曹,有事吗。”

    曹晋阳说道:“刘书记,你现在方便吗,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向你汇报。”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那你过来吧。”

    对于曹晋阳的个xìng刘飞是非常清楚的,他知道,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曹晋阳一般都自己拍板决定了,是不会向他请示的,而他对曹晋阳也比较放心,也就让曹晋阳放手施为。

    等曹晋阳走进刘飞办公室,把田宇轩他们刚才跟曹晋阳反应的情况跟刘飞汇报了一遍之后,刘飞的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这么说来,东亚集团他们是因为稀土那件事情向我们省委进行叫板了。”

    曹晋阳点点头说道:“没错,据田宇轩说,东亚集团的rì本籍副董事长小野阳平说因为他们在沧澜省的利益受到了侵犯,所以才不得已采取停止供货行动的,他们希望通过此举,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

    刘飞听完之后不由得冷笑道:“正常利益,也亏小野阳平这个rì本鬼子说得出口,在我们华夏的境内走私稀土,底价掠夺我们的战略资源这也算是他们的正当利益,他们这种说法和在钓*鱼*岛争端上,那个野田小鬼子实行什么所谓的国有化*钓*鱼*岛有什么区别,他们这根本就是偷了别人的东西,还想要让别人承认他们所偷的东西是合法的,这根本就是强盗主义逻辑嘛。”

    曹晋阳苦笑着说得:“是啊,这的确非常无耻,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勾结了力拓等铁矿石巨头们,联合起来不向我们沧澜省所有钢厂提供铁矿石产品了,而现在在国际上,除了他们这几个铁矿石巨头们,我们很难在购买到大宗的铁矿石了,而且我们省内的几家钢厂存货都不多,如果这个问题不尽快解决,恐怕那些钢厂就要停产停业啊,这种损失我们承受不起,几个大钢厂和相关联的产业加在一起有数十万人呢,这些小rì本鬼子是吃准了我们不敢放任这些钢厂不管啊。”说道后来,曹晋阳的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老曹,你就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吗。”刘飞问道。

    曹晋阳苦笑着说道:“我之前已经想了一下,感觉到非常头疼,虽然我也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使用别的办法需要是周期比较长,没有一个月的时间根本完不成,而这些钢厂企业最多也就能够在坚持2个星期,所以我虽然有办法,却和没有办法是一样的,刘书记,我上次听你说早已经给那些小rì本鬼子准备好套子了,所以我就只能过来向你求取办法了。”

    刘飞点点头说道:“没错,我的确已经有办法对付他们,只是还欠缺一个发动的时机而已,既然这些小rì本鬼子不知死活想要挑战我们省委省zhèng fǔ的威严,那我们就好好的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知道一下,仅仅是我们沧澜省的怒火,也不是他们小rì本一个企业能够承受得住的,老曹,这样,你立刻给咱们华夏几个盛产稀土的省委主要领导打电话,邀请他们到我们沧澜省来参加一项旨在加强保护我国稀土战略资源,严厉打击私开乱采以及境外势力渗透走私稀土的话题讨论,并由我们沧澜省倡议提出我们这几个稀土大省成立稀土开发监管联合委员会,我们几个省联合行动,一致对外,争取在落实国家有关指导xìng文件的基础上,进一步整顿规范矿产资源开发秩序,防止稀土这种国家战略xìng资源被外国势力控制和掠夺。”

    听到刘飞提出的这个建议,曹晋阳突然眼前一亮,冲着刘飞竖起大拇指说道:“刘书记,不得不说,你这一招真是太高明了,你这一招简直是以攻对攻啊,直接指向东亚集团的软肋,一旦我们这个倡议行动得以实施的话,恐怕以后东亚集团和其他境外势力要想在到我们华夏来采取各种非法手段掠夺我们的稀土资源,恐怕就非常难了。”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这个想法自从我了解稀土行业的现状之后就一直在思考了,不过我一直有一些担心,所以一直没有敢拿出来,但是现状,既然小rì本把我们逼到这种份上了,我们只能强行推动这个方案了,不过老曹啊,你也不要对我们这一次倡议抱有太乐观的态度,虽然这是大势所趋,但是道路却很艰难啊,那个东亚集团和其他已经渗透到我国的境外势力是不会坐以待毙的,他们肯定会使出浑身解数来阻止我们这个联盟的成立的。”

    曹晋阳脸上露出坚毅之sè说道:“刘书记,就算是困难再大,我们沧澜省也要积极倡导成立这个联盟,我们必须要坚决斩断小rì本和美国等国家继续底价掠夺我国稀土战略资源的触角,维护我们国家的战略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