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59章 刘飞的狠招

www.wuailogo.com 官途     等唐文凯离开之后,刘飞拿出手机拨通了曹晋阳的电话,沉声说道:“老曹,我这边已经联系好了,你那边也开始布局吧。”

    曹晋阳接到刘飞的电话,立刻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放心吧,我这边已经布局好了,就等着你那边一声令下,我们再次来一场双剑合璧,铲jiān除邪的大戏。”

    听到曹晋阳那充满铿锵的回应,刘飞笑了,他知道,这一次曹晋阳是下了决心要和自己好好的再次联手了,虽然几年没有见了,但是曹晋阳现在的为国为民情怀比之以前在东宁市的时候又强烈了很多,这是他最愿意看到的。

    而此时此刻,在易名市一家顶级的娱乐会所内,朱劲rì和小野阳平两人每人怀中抱着一名顶级美女正在上下其手,玩的不亦乐乎,一边玩两人还在一边讨论着各自的心得体会,可谓是铁杆**,玩弄了一会之后,两人便开始带着各自的玩伴来到里间屋的两张大床之上,两人相视一笑,朱劲rì笑着说道:“小野阳平啊,你不是一直吹嘘你们rì本男人在女人身上的战斗力比我们华夏的要厉害吗,咱们就比一比吧。”

    小野阳平充满自信的一笑,说道:“朱董,要说管理水平我承认不如你,但是要论这种床上功夫,你包括你们华夏男人绝对不是我们rì本男人的对手的。”

    朱劲rì不屑一笑说道:“小野阳平,虽然我是为你们rì本人效力,但是我朱劲rì却是货真价实的华夏男人,在男人的尊严问题上,我是不会有任何让步的,来吧,咱们床上见长短,床上见真功夫。”

    话音落下,两人立刻俯下身体,开始了各自的征伐之旅。

    然而,朱劲rì却并没有发现,小野阳平在低下头的时候,他的脸上充满了jiān笑。

    小野阳平心中暗道:“朱劲rì啊朱劲rì,虽然俺们rì本男人大部分都比较萎顿,但是俺们比你们华夏男人聪明啊,俺在20分钟之前就已经吃了伟*哥了,这次老子不把你比下去,老子也枉为rì本人,哈哈,我们rì本人的原则就是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就算是在床上,也要压你们华夏人一筹。”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小野阳平越战越勇,而他身下的美女却早已苦不堪言,然而,他的心中充满了得意,心中暗道朱劲rì这次你肯定是输定了,然而,等他转头向朱劲rì那边看去的时候,却发现朱劲rì也是气势如虹,剑剑穿心,这让他感觉到十分震惊,心中暗道:“难道华夏男人真的这么厉害吗。”

    一个小时之后,小野阳平发现朱劲rì还在那里坚持不懈的cāo劳着,运动着,仿佛就像是一头不知疲倦的老牛一般,似乎根本不担心把地给耕坏了,小野阳平一看,心中有些郁闷了,因为他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虽然他极力的忍耐着,希望比朱劲rì坚持得久一些,但是最终还是坚持不住了,气势一落,顿时一泻千里,而此刻,朱劲rì还在那里坚持着,一边运动着一边笑着说道:“小野阳平啊,看来你们rì本人在床上功夫上还是略逊一筹啊。”说话之间,朱劲rì脸上充满了得意之sè,又坚持了一会之后,这才缴械投降,虽然身体有些疲惫,但是却显得神采奕奕,jīng神焕发,朱劲rì看向小野阳平的眼神中也充满了不屑之sè,心中暗道:“nǎinǎi的,小rì本鬼子,你真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小子偷偷吃了一颗伟*哥啊,哼,老子和你一样,同样是吃了一颗伟哥,不过老子吃的比你晚了几分钟,所以自然要比你更加持久一点,跟老子玩心眼,你小子还差得远呢,纵然老子是汉*jiān,但是老子也得为我们华夏男人争口气不是。”

    就在朱劲rì和小野阳平在娱乐会所内胡天黑底的时候,夜幕的掩映下,沧澜市城郊的一座军营*内开除了十几辆大卡车,卡车内,一队队荷枪实弹的战士jīng神抖擞的做好了战斗准备。

    出了军*营之后,这队人马已经分成了3拨队伍,分别在诸葛丰、周剑雷和方华军的电话指引下,分别开赴沧澜省各地。

    三个小时后,凌晨2点左右,焦山县东山镇大部分老百姓都已经进入了梦乡,整个小镇之上早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6辆大卡车在夜sè之中驶入了东山镇。

    在小镇的入口处,诸葛丰带着5个兄弟早已经等候在那里了,看到汽车过来,诸葛丰立刻招手致意,汽车停下,诸葛丰他们每个人上了一辆卡车,随后分别各自带着一辆卡车驶向了东山镇各个角落里,那些地方,都是东山镇的那些私开乱采的稀土矿点以及违法冶炼工厂。

    每到一个地方,在诸葛丰和他几位兄弟们的带领下,大卡车上面的战士便会迅速出击,将那些违法开采和违法冶炼的老板和负责人抓捕起来,同时将那些工人们全都集中到一起,派两名士兵看管着,然后在继续赶往下一个地方。

    整个行动从凌晨2点一直持续到凌晨5点钟,当天蒙蒙亮的时候,所有大卡车都已经开始返回了,而那些被抓捕的老板和负责人们也已经交给了曹晋阳在凌晨2点多才专门动员并赶过来的沧澜省武jǐng大队的队员们。

    而就在诸葛丰他们这边采取行动的同时,在沧澜省东山市、岳山市两个主要的稀土生产大市的重要稀土违法开采和生产地区,在周剑雷和方华军的指引下也同步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打击违法开采、违法冶炼生产的集中整顿行动,几乎将那些违法开采的老板和负责人全都一网打尽。

    随后,在曹晋阳的指挥下,各地市的工商局、环保局以及公安局、安监局采取了联合执法行动,将那些私开乱采矿点和冶炼工厂的设备、物资全都集中收缴起来,该没收的没收,该焚毁的焚毁,而那些违法开采的老板和负责人们也全都被集中到了沧澜市公安局,进行异地审理,以防止有人对本次执法行为进行干扰,而且曹晋阳也下了死命令,谁敢为这些私开乱采者说情,当官的直接jǐng告处分,不是当官的根本不需要理会。

    这次行动可谓雷厉风行,动作迅猛,而刘飞和曹晋阳的配合更是天衣无缝,虽然后来还是走漏了消息,让朱劲rì和小野阳平在凌晨5点左右得到了消息,但是等他们得到消息的时候,几乎沧澜省几大生产稀土的主要产区早已经被连根拔起,而且随后武jǐng和联合执法队伍的进入更是直接将整个事情摆在了明面上,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敢私自做主,和省委省zhèng fǔ叫板。

    易名市,东亚集团总部内,董事长办公室内灯火通明。

    小野阳平和朱劲rì两人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本来他们昨天经过一晚上的比拼身体都已经疲劳的不行了,却没有想到半夜4点半多一点就被电话铃给jǐng醒了,随后,他们设在沧澜省的重要眼线给他们通报消息说是省武jǐng大队正在向焦山县的方向前进,似乎有可能要对那些违法挖掘稀土的矿主们动手,接到这个消息之后,两人立刻爬起身来赶回东亚集团总部,连夜部署应对工作,然而,当小野阳平让自己的手下去赶快去通知那些矿主们的时候,手下很快便反馈过来消息,除了几个当时不在东山镇的矿主之外,其他的人全都联系不上了,很有可能是出事了。

    然而,随后5点多之后传来的消息更让朱劲rì和小野阳平感觉到震撼和咬牙切齿,因为5点多之后,他们都已经得到了消息,说是东江市和岳山市也全都展开了大范围清剿行动,整个沧澜省重要稀土产区几乎大部分违法开采稀土和违法生产稀土的据点全都被连根拔起,可以预料的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东亚集团将会很难在沧澜省获得稀土资源了。

    得到这个消息,朱劲rì和小野阳平全都惊呆了,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大了,要知道,沧澜省可是他们在华夏一个十分重要的稀土走私来源据点啊,这个据点丢失了,他们每年将会少获得超级廉价的稀土份额将会减少20%,这个份额足够整个rì本用上两三年的了。

    这一次,朱劲rì真的是急眼了,因为他当初在来华夏的时候,他可是很明确的跟社长兼岳父野田一夫保证过了,自己可以保证在华夏的稀土供应量每年都会增加,如果丢了沧澜省的稀土资源,那么恐怕自己很难完成任务了。

    小野阳平看着朱劲rì脸sèyīn沉着说道:“朱董,真没有想到刘飞这一次竟然玩得这么狠,一夜之间啊,我们在沧澜省所有的重要据点全部被拔起,我们以后如何获得沧澜省的稀土资源啊。”

    朱劲rì此刻的脸上yīn晴不定,最后,他咬着牙说道:“既然刘飞玩得这么狠,那就别怪我朱劲rì心狠手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