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57章 朱劲日的疯狂

www.wuailogo.com 官途     “解决邹俊峰。”听到朱劲rì的吩咐,小野阳平脑门一下子也冒汗了,要知道,如果接连对焦山县主要领导下手,一旦被找到证据,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所以此刻的他都有些犹豫了。

    朱劲rì看了一眼小野阳平说道:“小野阳平,你不用担心什么,只要你吩咐下面的人在摆平邹俊峰的时候主要要制造自然死亡或者意外事故死亡的现场情况,只要让沧澜省公安方面的人找不到破案线索,他们也没有办法的,邹俊峰此人是我们在易名市最重要的节点之一,如果他万一被双规了,说出一些和我们相关的情况来,对我们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所以他必须要死。”

    小野阳平点点头说道:“好,那我立刻下去cāo作。”说话之间,小野阳平眼神中也充满了杀气,对他来说,摆平一两个人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而此时此刻,王东国也没有闲着,在发生了冯立群被杀事件之后,他立刻就派人前往邹俊峰的家附近监视起邹俊峰来。

    突然,王东国接到手下汇报:“王厅长,邹俊峰开车出门了。”

    王东国立刻吩咐道:“立刻跟上,如果他想逃跑的话,先立刻把他抓捕起来再说。”

    挂断电话之后,王东国立刻把自己这边收到的情况跟刘飞进行了汇报,刘飞听到王东国的汇报之后,略微沉思了一下,立刻沉声说道:“老王,不要派人跟踪了,不管你们用什么理由,立刻先把邹俊峰控制起来再说,我有一种预感,邹俊峰恐怕是想要逃跑,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说明在焦山县稀土走私的问题上,他涉入很深,否则的话,焦山县稀土走私如此泛滥,他这个县委书记竟然一点作为都没有,这也太不正常了。”

    王东国接到刘飞的指示立刻给负责跟踪邹俊峰的手下下令,让他们直接去抓捕邹俊峰。

    然而,30分钟之后,王东国便收到手下的汇报:“王厅长,我们有一组队伍拦截住了邹俊峰之后,将他控制起来,但是在回来的路上,和一辆闯红灯的大货车相撞,3名兄弟和邹俊峰当场死亡,大货车司机直接开车逃了,后来我们追过去发现大货车停在几公里外,司机早已经不知去向,车也丢下不要了。”

    “哦,大货车司机逃跑了。”听到这里,王东国的脸sè刷的一下就yīn沉了下来,尤其是听到竟然有3名jǐng察在事故中丧失之后,王东国的双拳已经紧紧的攥住了。

    王东国可是办案经验非常丰富的老公安了,他先勉强压下心中那愤怒和暴躁的心情,立刻调取了事发当时那个路口附近的监控录像,发现那辆大货车在交通事故发生之时提前5分钟便赶到了那个路口附近,但是却一直停在路口,但是并没有熄火,一直等到载着邹俊峰的那辆汽车开过来之后,那辆大货车才突然加速冲了出去,正好拦腰撞毁了邹俊峰的那辆车,将那辆汽车直接撞成了碎片,而那辆大货车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损害,似乎连停顿都没有停顿就直接开走了,从撞车的技术来看,这辆大货车不管是撞击的部位还是撞击的角度都可以堪称完美,随后,王东国总感觉情况有些不太对劲,他有接连调取了那个路口附近几个路口的视频监控录像,发现附近几个路口在交通事故发生之前,竟然都停有一辆大货车,看到这种情况,王东国直接可以断定,邹俊峰绝对是死于故意谋杀。

    想到这里,王东国再次拿起手机,向刘飞把情况进行了汇报,刘飞听完之后,突然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这些rì本混蛋,竟然敢在我们华夏的土地上如此肆意妄为,看来不好好教训教训他们是不行了,既然他们想要玩yīn的,那老子我就陪他们玩一玩。”说完,刘飞沉声说道:“王东国,你先带人撤回来了。”

    “撤回来,现在撤回来,刘书记,现在可是关键时刻啊,我们可是死了3个兄弟啊,我们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撤回来呢。”王东国充满不解的问道。

    刘飞沉声说道:“王东国,听我的指示,不要问我为什么,你们立刻撤回来,一个都不留。”

    “一个都不留。”王东国再次充满疑问的问道,他一开始认为刘飞是想要让他们玩一个瞒天过海之计,假意把大部分人都撤走,然后留下一小批人继续查案,却没有想到刘飞竟然让他们的人全部撤回来,他心中十分不解。

    “对,就是一个都不留。”刘飞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我听领导的安排。”虽然心中不解,但是王东国却知道,刘飞肯定是另有安排。

    等挂断电话之后,王东国来到会议室内,把几个主要带队的领导喊了过来说道:“同志们,省委刘书记指示,我们立刻全部撤回,一个不留。”

    “什么,全部撤回,一个不留,不行,我坚决不同意,我们一队的3名兄弟死了,我们坚决要把这个案子破了,把那个敢于下如此yīn狠杀手的犯罪份子绳之以法,不行,就算是刘书记的指示我们也坚决不服从。”说话的是一大队的大队长,这一次因公殉职的三名jǐng察就是他的手下,也是他的好兄弟,所以,听到王东国这个指示他一下子就怒了。

    这时,王东国冷冷的说道:“老陈啊,我知道小张他们三个人死了你心里难过,说实在的,我心里也非常难过,他们三个都是好同志啊,每一次破案的时候总是冲在第一线,但是难过归难过,省委刘书记的指示我们必须要服从,因为刘书记站得角度比咱们跟高,他需要考虑的问题比咱们更加深远,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因为我们的私人感情而影响了刘书记盘算的整个大局,我在这里可以给大家一个保证,我保证刘书记肯定会给咱们机会,让咱们好好的出击为三位兄弟们报仇的。”

    “可是……”陈队长还想在坚持,却被王东国使劲一挥手给打断了,“没有什么可是,全部执行命令,谁不执行我撤谁的职。”

    在王东国的强压之下,所有这次前来焦山县的jǐng力全部撤走。

    虽然王东国压制着手下们让大家全部撤离了,但是他的心情却极其低沉,因为他始终想不明白,刘飞为什么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把人全部都给撤了回来,尤其是他们此行可谓兴师动众,却又什么战果都没有的返回了,而且还折损了3名兄弟,他还从来没有办过如此窝囊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刘飞却坐在办公椅上再次抽起了香烟,这一次,他的眼睛有些发红,一边抽烟,一边咬牙切齿。

    此刻,刘飞的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筹划着。

    但是,接连两天,刘飞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随后,在第三天,刘飞一个电话,把纪委书记秦坤和邱家辉以及所有纪委人员也给调了回来,整个焦山县一个省里的人都没有留下。

    易名市东亚集团总部办公室内。

    小野阳平皱着眉头看向朱劲rì说道:“朱总,刘飞现在玩的什么把戏,他怎么把公安和纪委的人全都给撤了回去,难道他还想杀个回马枪不成。”

    朱劲rì冷笑着说道:“哼,回马枪,他肯定是有这个想法的,不过他哪里知道,只要他稍微有一点动作,我们就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从容安排,小野阳平,你立刻通知焦山县各个乡镇的那些私营业主们,他们可以回去复工了,华夏太祖爷的麻雀战永远的对付刘飞他们这种具有战略优势的势力最佳的战术。”

    “现在就复工,是不是太早了啊,毕竟刘飞他们刚走没有两天,这样做会不会把刘飞给气疯了啊。”小野阳平笑着说道。

    朱劲rì嘿嘿一笑:“我就是要把刘飞给气疯了,只要他生气了,甚至是发疯了,他才会露出破绽,我们才有可乘之机,他越是不冷静,对我们越是有利,我还想借此机会好好的给华夏官方施压一些压力,让他们改变目前稀土出口配额的办法,逼着他们继续回到以前那种无限制出口的状态中去,只有这样,我们rì本才能尽可能多的存积稀土资源,尽可能快的耗尽华夏的稀土资源,为我们以后掌控华夏的各种工业产业埋下伏笔。”

    小野阳平笑着说道:“好,这一招果然是妙棋,那我立刻安排那些人复工,哼哼,刘飞他们绝对想不到,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我们早已经在整个沧澜省构成了一整套敌进我退敌腿我进的稀土开采机制,可以保证我们的稀土走私产业持续不断的展开,哈哈,华夏人就是不团结啊,只要有钱赚,谁还管他稀土是不是国家战略物资啊。”

    朱劲rì点点头说道:“没错,人心可用啊。”

    当天晚上,刘飞便接到了诸葛丰的汇报,诸葛丰告诉刘飞,就在今天下午,焦山县境内几乎所有的稀土开采点和冶炼点又全部开始恢复生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