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56章 虚虚实实

www.wuailogo.com 官途     王东国听到刘飞的指示,点点头说道:“刘书记,要不要我派几个过去协助秦书记他们。”

    刘飞摇摇头说道:“你们那边的人暂时就先不要动了,你们的目标太明显了,我可以断定,现在在暗处,肯定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你们,你们的动作就先到此为止,继续调查其他的东西吧,争取尽快把贾似道这个人找出来,我认为,他才是东山镇问题的根本,只要找到他,肯定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的,另外,对于那些私开乱采的私营业主们,要加大抓捕力度,到时候按照相关法律,给予严厉惩处。”

    王东国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我明白了。”

    随后,刘飞又给亲自坐镇焦山县的省纪委书记秦坤打过去电话,要他立刻派人前去控制焦山县县长冯立群。

    秦坤接到刘飞电话之后,立刻派人前去寻找冯立群。

    然而,1个小时之后,秦坤声音沉重的给刘飞打过来电话说道:“刘书记,我们纪委的人刚刚找到冯立群家,却发现冯立群已经服用安眠药自杀了。”

    “自杀了,这怎么可能呢,按理说以他的问题,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寻死的,他的家里人不在家吗,为什么会允许他自杀呢。”刘飞皱着眉头说道。

    “刘书记,我们到的时候,冯立群家里只有他自己,听他的邻居说他家以前有一个保姆负责照顾他的生活的,不过我们去的时候,那个保姆已经不在了,而他的家人在2年前便已经全部移民澳大利亚了。”秦坤的声音显得更加沉重了。

    “又是一名裸官。”刘飞的眼神变得锋利起来,心头的怒火在一点点升起,不过刘飞的大脑此刻依然非常冷静,他沉声说道:“从现场的情况来看,有没有他杀的可能。”

    秦坤苦笑着说道:“刘书记,您是知道的,我们纪委在这方面并不专业,不过我已经给王东国厅长打电话了,他派的人已经在路上了,现场我们已经保护好了,我相信等省公安厅技侦处的人过来应该很快就可以查明情况了。”

    刘飞的眼睛眯缝了起来,点点头说道:“好,那冯立群的事情就先这样吧,先等着公安厅那边的鉴定结果,对了,郑浩贵那边情况怎么样,他交代问题了吗。”

    秦坤苦笑着说道:“这个郑浩贵很有骨气啊,他坚决宣称自己是为了工作所以才故意截留的,并没有其他问题,不过根据我们纪委掌握的情况以及现在的代理县委书记孙卫华提供的资料,郑浩贵本身存在严重的贪污**问题,足以被双规了。”

    刘飞听到这里,眼珠一转,沉声说道:“郑书记,这样吧,你们现在对外放出风去,就说郑浩贵已经全部交代了自己的问题,并且承认了他故意收取商人贿赂,官商勾结纵然私开乱采和走私稀土的罪行,并且准备将他移交给司法机关。”

    秦坤先是一愣,随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马上派人散布消息去。”

    等挂断电话之后,刘飞靠在椅子上,点燃一根烟,一边抽着烟,一边用手指轻轻的叩击着桌面,陷入了深思之中。

    刘飞怎么也没有想到,纪委的人还没有对冯立群动手呢,冯立群便死了,刘飞绝对不相信冯立群是自杀的,因为冯立群没有自杀的那种必要,尤其是在他的家人都已经移民了的情况下,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冯立群可能知道一些有关稀土走私的事情,所以被谋杀了,那么到底是谁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如果不是因为刘飞早就从吴振华那里得知了朱劲rì的东亚集团在沧澜省从事进出口贸易的事情,刘飞可能根本不可能怀疑到他们的头上的,但是现在,刘飞直接把稀土走私和东亚集团画上了等号,但是刘飞心中却非常清楚,纵然自己在怀疑东亚集团,暂时也不能对东亚集团展开秘密调查,因为东亚集团在沧澜省进出口贸易之中还是比较具有影响力的,而且据刘飞所知,省里有一些一定层次的官员和东亚集团的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所以,一旦秘密调查东亚集团,不仅会打草惊蛇,也容易引起一些其他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刘飞不可能以自上而下的方式来搞定这件事情,唯一的出路只能是自下而上的方式来展开,这也是为什么刘飞一开始就把目标锁定在了焦山县的原因。

    而这一点,恰恰被朱劲rì给算计进去了,不得不说,朱劲rì的确是一个玩弄yīn谋诡计的高手。

    不过刘飞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刘飞此刻心中也在琢磨着,这些rì子以来,东亚集团一直没有什么动作,这说明对方是非常镇定的,甚至有可能预料到自己根本不可能采取自上而下的方法,而这一次冯立群的死亡恰恰说明,对方不想让自己自下而上的方法获得成功,正因为如此,刘飞直接可以判定,自己的真正对手就是朱劲rì的东亚集团,想到此处,刘飞的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朱劲rì啊朱劲rì,既然我已经把目标锁定在你的身上,就算是你隐藏的再深,我也会想到办法把你搞定的,哼,想掠夺我们华夏的战略资源,污染我们华夏人民的生存环境,你的算盘打得还真是够好的啊,想要得逞,没门。”

    3个小时之后,王东国给刘飞打来电话,告诉刘飞,经过省公安厅技侦处的鉴定,冯立群根本不是死于自杀,而是被谋杀的,虽然表面上看王东国是吃了安眠药死的,但是实际上,经过省公安厅经验丰富的老技侦处长进行检验后发现,冯立群应该是先喝了一些有安眠药的药水,然后被闷死,然后又被灌注了大量的安眠药水,对方的手段可谓十分老道,不过在省公安厅专家的法眼之下,还是暴露了圆形。

    刘飞听完之后,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对王东国说道:“好,老王啊,有关冯立群的死亡原因要严格保密,你们对外宣布的时候,要宣布他是死于自杀。”

    王东国点点头:“好的,没有问题。”王东国知道,刘飞每走一步棋,肯定都是大有深意的。

    此刻,就在刘飞思考着如何对付东亚集团的时候,在东亚集团里,朱劲rì和小野阳平也坐在一起正在商量着如何对付刘飞接下来的招数。

    小野阳平说道:“朱董,刚才沧澜省省公安厅的技术人员已经宣布,经过他们鉴定,冯立群的确是死于自杀,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朱劲rì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冷笑着说道:“小野阳平,你认为沧澜省公安厅所宣布的这个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

    小野皱着眉头说道:“这个我还真说不好,不过按理说,这一次我们派出去的可都是我们rì本经过特别训练的专业人员,按理说说以华夏的技术水平应该不可能判断出冯立群是被谋杀的,而且华夏人一向奉行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加上以冯立群的罪行绝对够得上双规了,jǐng方没有必要对冯立群的死如此认真,敷衍了事不是华夏公务人员最常见的一种态度吗。”

    朱劲rì冷笑着说道:“小野阳平啊,我发现你这个人骨子里面还是看不起华夏人啊,我告诉你吧,如果你真要是这样想的话,如果让你来主持东亚集团的大局的话,恐怕东亚集团早就被刘飞给干掉了,我告诉你,在华夏,的确有一些不负责任、稀罕敷衍了事、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官员,但是,在华夏,人才还是非常多的,而且华夏还有一个传统,那就是一旦领导认真的事情,下面就会拼命的把事情干好,以求让领导满意,你想想看,这次的事情刘飞那么重视,虽然他已经返回省委了,但是王东国可是还在焦山县呢,公安厅怎么可能对这件事情如此敷衍了事呢,所以,我断定,沧澜省公安厅绝对知道了小野阳平的真正死因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刘飞应该已经可以把我们东亚集团确定为重点怀疑目标了。”

    小野阳平听完之后不由得一愣,说道:“朱董,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岂不是相当于自己把自己给暴露了。”

    朱劲rì冷笑着说道:“非也非也,我们早晚都会暴露的,因为对我们来说,只有冯立群死了,才是最符合我们利益的,因为冯立群死了,刘飞他们就会缺失了一条线索。”

    就在这个时候,小野阳平的手机响了,等他接完电话之后,他看向朱劲rì脸sè严峻的说道:“朱董,我刚刚得到消息,省纪委那边在对郑浩贵进行突击谈话之后,郑浩贵已经被送往沧澜市了,从邱家辉他们那些人的表情来看,郑浩贵应该已经交代了很多东西。”

    “哦,郑浩贵居然交代了,那事情可是有些麻烦了,如果郑浩贵交代的话,恐怕焦山县县委书记邹俊峰那边肯定就保不住了,快,立刻派人去把邹俊峰解决了,他这一点可是非常关键的。”朱劲rì脸上充满杀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