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55章 你来我往

www.wuailogo.com 官途     小野阳平听到朱劲rì的话之后,顿时露出兴奋之sè说道:“好,朱董不愧是我们社长亲自点名的前来沧澜省坐镇的高手啊,也只有你才能有如此强大的气魄敢于和刘飞一较高下,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战胜刘飞的。”

    说话之间,小野阳平一个马屁便拍了过去,这让朱劲rì颇为受用,因为在朱劲rì看来,rì本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彬彬有礼,实际上他们的骨子里傲着呢,虽然看起来对你十分恭敬,但是转眼之间就可以往你身上插一把刀子,而rì本人在拍马屁这一块比起华夏的高手来要差了很多,而小野阳平就更是很少拍马屁了,所以这一个马屁拍的他相当舒服,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整个沧澜省的稀土资源在自己的指挥下源源不断的走*私到rì本的仓库里,他似乎看到了华夏稀土资源在一点点的枯竭,然后rì本又以高价把从华夏超低价买来稀土转卖给华夏,一来一往之间,华夏的财富便被洗劫一空,rì本的势力逐渐壮大,然后再次悍然发动对华侵略战争……”

    想到这里,朱劲rì却猛然惊醒,他心中暗道:“不对啊,老子是华夏人啊,为什么我这么盼望着rì本去侵略我们华夏呢。”不过这种想法只是一转而过,随之而来的则是一股滔天的恨意,想起以前自己的遭遇,他握紧了双拳,咬牙切齿的暗道:“就算老子曾经是华夏人又怎么样,老子在华夏生活的那几年rì子过得那么不如意,老子我满腹的才华却无处施展,仕途之路处处碰壁,那个时候,就连一个小小的科长就敢对老子吆五喝六的,把老子当成奴才一样使唤,那么多平庸之才升官却比老子还要快,哼,要不是老子我咬牙苦学考上了美国的哈佛大学,恐怕我现在依然还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小科员,过着庸庸碌碌的生活,我恨,,,。”

    想到这里,朱劲rì攥紧拳头说道:“刘飞啊,你不是号称华夏最年轻的省部级高官吗,你不是号称华夏最优秀的年轻一代吗,现在我就要和你较量较量,让那些人看一看,谁才是华夏最优秀的年轻一代,我虽然当了汉*jiān,但是我并不后悔,只有当汉*jiān,我才能真正的证明自己的能力,因为只有这种状态,我才能发挥出我自己真正的能力,我需要一个展示我自己才华的空间和舞台。”

    此刻的刘飞正坐在赶往沧澜市的汽车上,哪里知道在易名市里,朱劲rì已经把他树立成了自己的对手,针对刘飞展开了一波又一波的布局。

    坐在车内,刘飞心情不是很好,焦山县接连爆发两次群体xìng事件,让刘飞深刻的意识到,环境污染给老百姓生活所带来的严重的影响,尤其是看到那几十名因为水质和粮食受到污染从而导致各种癌症的村民,刘飞感觉到自己的心情无比的沉重,他感觉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是那样的沉重,这更让刘飞意识到,发展经济,绝对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否则的话,那就是不顾老百姓的死活,那样换来的GDP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刘飞绝对不愿意看到,在沧澜省高速增加的GDP背后,是老百姓所付出的那些血淋淋的代价,尤其是在沧澜省的稀土产业,曹晋阳的那次微服私访和暗中考察结果更是让刘飞十分震惊,那么多的私人投资的稀土开采点,每一个都是rì进斗金,他们赚钱了,当官的贪污了,受贿了,得到好处了,但是那些拥有土地的老百姓得到了什么,是拥有稀土的那些土地被某些官员使用特权强行以白菜价回收,然后又以低价卖给那些私人开采公司或者个人,然后从中收取高额的回扣和股份,而老百姓不仅仅失去了土地,还要承担稀土开采和冶炼过程中所受到的污染,想到那天晚上,曹晋阳和自己陈述他所看到那触目惊心的惨痛现实的时候,刘飞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肺都快要被气得爆炸了,此刻的刘飞充满了深深的自责,他没有想到,在自己管辖的土地上,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想到此处,刘飞的心中更是对那些动用巨额资金在华夏的大地上搅动各方力量前去开采、走私稀土的rì本和美欧势力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痛恨,这些王八蛋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将沧澜省搅得乌烟瘴气的,企图浑水摸鱼,当真是应该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了,而在痛恨这些外国势力的同时,刘飞也对沧澜省一些没有骨气、自私自利的官员感觉到深深的失望,这让刘飞看到,在一些人的人xìng深处那膨胀的自私本xìng,也许很多官员他们只是看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够给自己带来好处和利益,但是他们却并不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将会深深的伤害到国家和民族的利益,甚至是伤害到国家的战略安全。

    此刻,虽然身在车上,但是刘飞的思绪却早已经跨越千山万水,在沧澜省大地上飘飞起来,他开始思考起来,自己现在必须要好好布局一次了。

    刘飞的汽车刚刚驶入沧澜市的时候,他便给曹晋阳打了一个电话,让曹晋阳到新源大酒店808房间等着自己,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曹晋阳进行商谈。

    曹晋阳没有任何犹豫便答应了下来,曹晋阳知道,刘飞要是说有重要的事情,那绝对是要有大的动作了。

    当刘飞赶到新源大酒店之后,连休息都没有休息,便直接进入了808房间内,和曹晋阳讨论起来,两人从下午6点一直谈到了晚上11点多,整整谈了五个多小时,这才纷纷离开房间各自回家。

    而这个时候,朱劲rì也已经得到了小野阳平的报告,告诉他刘飞回到沧澜市之后立刻和曹晋阳商谈了5个多小时。

    朱劲rì听完之后只是略微皱了皱眉头,冷笑着说道:“看来刘飞是想要和曹晋阳联起手来出招啊,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他们到底能够做些什么呢。”

    小野阳平说道:“朱董,我们要不要提前准备一下,如果光是对付刘飞的话还好说,如果再加上一个曹晋阳,恐怕有些麻烦啊。”

    朱劲rì冷笑着说道:“曹晋阳现在根本不足为虑,毕竟他刚到沧澜省没有多长时间,还没有什么威望,就算是有,也对我们不会起到多大的影响,否则的话,他就不会被贾似道他们打得头破血流了,对了,贾似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他的藏身之处保险吗。”

    小野阳平笑着说道:“朱董,这一点您尽管放心,贾似道的藏身之地是我亲自安排的,就算是刘飞发动全省的公安力量去搜查,也不可能找到贾似道。”

    朱劲rì点点头:“嗯,那就好,小野啊,贾似道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黑道人物,但是他这枚棋子用好了,却可以给我们的稀土走*私事业带来意想不到的方便和好处,所以,这枚棋子我们一定要保护好了,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随便舍弃,而其他也是我们用来制衡焦山县甚至是易名市那些官员的一枚重量级棋子,只要有他在我们手中,那些官员就得乖乖的听我们的指示,我们可以通过控制贾似道,从而控制易名市很多官员,这一招我是跟美国人学的,这叫扶植代理人,哦,对了,小野啊,你派去和贾似道负责联系的人也一定要盯紧了,也要保护好,尤其是不能让他知道到底是谁指使他的。”

    小野阳平点点头说道:“嗯,朱董,我明白的,你放心吧,在贾似道这个代理人的背后,我布设了三道防线,这三道防线绝对固若金汤,哪怕失去了两道防线,刘飞都找不到我们真正身份的,而且我们只要随便切断了任意一条防线,刘飞他们便失去了一切的线索。”

    朱劲rì点点头。

    焦山县东山镇,王东国把手下的公安干jǐng们分成好几批,给他们分配了不同的任务,有的在当地派出所同志们的带领下负责到处进行走访,有的则负责排查,一时之间,整个东山镇显得热闹非凡。

    第二天上午9点多,刘飞正坐在办公室内批阅文件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是王东国打来的电话,刘飞连忙接通了。

    王东国说道:“刘书记,我们通过大量的排查和走访,已经确定了贾似道的真实身份,并且连夜赶到了他在焦山县的别墅内,虽然我们去的时候贾似道已经不在家里了,但是我们在他家里进行了搜查之后,发现了一些十分重要的东西。”

    刘飞皱着眉头说道:“发现了什么。”

    王东国沉声说道:“我们在贾似道的家中发现了贾似道和焦山县县长冯立群的合影照片,以及他们一起吃饭喝酒的照片,看起来贾似道和冯立群关系十分密切。”

    刘飞听到这里,立刻沉声说道:“好,我知道了,我立刻联系省纪委秦坤书记,让秦坤书记立刻派人把冯立群控制起来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