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54章 朱劲日的算计

www.wuailogo.com 官途     在心中纠结了好一会,郑新强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说道:“刘书记,让秦书记亲自坐镇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吧,我想我们易名市就能够解决这件事情了。”他还是不希望刘飞在这件事情上插手太多,那样的话,他这个市委书记的权威将受到严重的挑衅。

    刘飞冷冷的说道:“小题大做,郑新强同志,看来你还是没有看到事情的严重xìng啊,我这样跟你说吧,这次群体xìng事件,看起来虽然只是焦山县一个地方的事情,但是实际上,这件事情的背后蕴含着的东西却并不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而且在这次事情的背后,甚至有可能牵扯到你们易名市市委层面的高官,光凭你们易名市市委又怎么可能把这件事情做好呢,郑新强同志啊,你应该清楚,这次新的班子换届之后,你们易名市的班子本身调整的并不大,为什么呢,因为我相信你和陈东同志的能力,相信你们两个能够带领着易名市市委班子和市zhèng fǔ班子做好工作,但是信任并不等于放任,尤其是之前你们易名市有着对省委指示阳奉yīn违的情况,所以,这一次,省委的决心很大,所以,我希望你们回去之后,能够稳定住各套班子的人心,尤其是不要鼓噪人心,要确保市委市zhèng fǔ的同志们都能够安心的工作,至于省纪委这边的工作你就不要cāo心了,我相信秦书记能够很好的把握好分寸的。”

    刘飞的话虽然说得客气,但是实际上,却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郑新强听完之后只能点点头说得:“好的,我服从省委的指示。”

    随后,刘飞看向焦山县代理县委书记孙卫华说道:“孙卫华同志、钱大安同志,接下来,你们焦山县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配合好省公安厅厅长王东国同志,彻查曹晋阳省长在东山镇被打案子,把主要犯罪嫌疑人贾似道缉拿归案,并且把东山镇所有违法、违规进行私开乱采行为的所有犯罪嫌疑人全部缉拿归案,另外,还要彻查你们焦山县和稀土开采有关的涉案官员,根据曹省长的调查结果显示,你们焦山县有一些位置相当高的官员涉案,希望你们能够配合纪委和公安部门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孙卫华和钱大安连忙说道:“好的,刘书记,我们保证全力配合。”

    随着刘飞把各项任务布置下去,整个焦山县到处一片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尤其是涉及到稀土开采案子之中的官员们,更是惶惶不可终rì。

    而就在当天下午4点左右,易名市市委、市zhèng fǔ、联合焦山县县委县zhèng fǔ联合下发通知,通知中要求所有涉及到稀土私开乱采行为之中的易名市的官员以及焦山县的官员可以自行去驻扎在县委招待所的省纪委专案组前去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涉案不是很严重的,可以给予减轻处罚,如果在省纪委专案组调查出来之前没有去自首,那么调查出来之后,最轻的处罚都是就地免职,严重的将会从严从重给予党纪、政纪处分,期限为2天,2天之后,则不再给予自首待遇。”

    当这条通知下发之后,整个易名市和焦山县的涉案官员们更加焦虑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当刘飞得到焦山县所有首批一个亿的补偿款已经下发完毕,而且易名市市zhèng fǔ配套的8000万以及焦山县配套的2000万也已经全部到位,正在进行下发的时候,刘飞在表扬了一下钱大安的办事效率不错之后,立刻启程返回沧澜省。

    看着刘飞离去,焦山县很多干部们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毕竟刘飞这位省委书记带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因为这位书记的手段实在是太铁腕,太犀利了,谁都担心自己一不小心成为刘飞铁腕手段下的牺牲品。

    此刻,在易名市东亚集团大厦808会议室内。

    东亚集团的董事长朱劲rì正在听取手下的工作汇报。

    “朱总,我们已经刚刚得到消息,刘飞已经于今天下午2点左右离开焦山县,返回沧澜市,不过省纪委书记秦坤、纪委副书记邱家辉以及省公安厅厅长王东国带着200多名jǐng察依然滞留在焦山县境内。”东亚集团的副董事长、rì本人小野阳平脸sè充满担忧的说道。

    朱劲rì听完之后脸sèyīn沉着问道:“那个被省纪委副书记邱家辉带走的郑浩贵副县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他交代问题了吗。”

    小野阳平摇摇头说道:“没有,根据我们安插在县委招待所的内线情报说,目前为止,每天从早到晚,邱家辉都会带领着几个纪委人员轮流和郑浩贵进行谈话,但是从他们走出来的表情来看,根本没有什么进展。”

    朱劲rì皱着眉头说道:“看来这个郑浩贵还是够聪明的,他自己也清楚,只要他敢吐露一点实情,他自己就彻底完了,对了,那个县长冯立群和县委书记邹俊峰现在的情绪怎么样,稳定吗,我听说易名市和焦山县已经发布通知了,要求那些涉及到稀土事件中的官员尽快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他们现在是怎么想的。”

    小野阳平说道:“从目前我掌握的情况来看,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们两个人都显得非常焦虑,晚上也睡不着觉,但是情绪还算稳定,也没有前去自首的想法,不过朱董,我有些想不明白,焦山县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城而已,他们那里出货给我们的量也不过占了我们收货量的10%左右,为什么您对于焦山县那么看重呢,就算是焦山县的阵地我们失去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的,我相信,就算刘飞再厉害,也根本不可能真正查出来我们东亚集团才是所有稀土的真正收货方,所有的假象我们都已经做得天衣无缝了。”

    朱劲rì冷笑着说道:“小野阳平啊,这就是你和我之间的差距了,我知道你身为rì本人,看不起华夏人,你们总是认为华夏人玩起yīn谋诡计来比起你们rì本人差的多了,但是事实上到底是怎么样呢,现在钓*鱼*岛事件发展到现在,你们rì本zhèng fǔ现在不已经焦头烂额了吗,你们那位首相现在不已经内外交困,马上就要下台了吗,所以,我告诉你,你永远不要小看华夏人的智慧,华夏人奉行的是先礼后兵的原则,而且他们在做事之前,往往准备了很多的后手,要么不动,要动的话,那可就是大国之怒,雷霆万钧了,所以,你先摒弃你那狭隘的民族视野,你好好的想一想,刘飞是什么人啊,他是沧澜省的省委书记,就算焦山县的群体xìng事件闹得再大,下去一个省委副书记就已经足够了,但是你看看这几天刘飞都派出去了什么阵容,省委副书记开道,省长微服私访,然后昨天是刘飞亲自带着省纪委书记和纪委副书记亲自前去平乱,然后外围还有省公安厅厅长带着200人前去东山镇抓捕那些盗采者,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一个省委书记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如此兴师动众过。”

    小野阳平一听,眉头立刻紧皱起来,虽然他心中对朱劲rì对自己的批评十分不爽,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朱劲rì的分析十分有道理,略微沉思了一下,他缓缓说道:“朱董,那照你的意思,刘飞到底想要做什么,他的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朱劲rì脸sè显得有些凝重的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刘飞可能已经发现沧澜省存在严重的稀土走*私问题了,但是他却又不知道应该从哪里下手去调查,甚至我怀疑他已经知道我们东亚集团的存在了。”

    “什么,他知道我们东亚集团的存在了,难道他会怀疑到我们的身上,如果他怀疑到我们身上的话,为什么不派人调查我们呢。”小野阳平说道。

    朱劲rì冷笑道:“或许如果是你们rì本人的话,你们可能早就过来展开调查了,但是你不要忘了,刘飞可是省委书记,他说话做事都必须考虑很多事情,如果他直接或者暗中展开调查的话,那么肯定会把我们给惊动的,万一到时候我们立刻偃旗息鼓了,那么很有可能刘飞他们就查不到什么东西了,或者是即便他们能够查到什么东西,也查不到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如果他们不直接调查我们,就算我们知道他的目的,我们也不一定会惧怕他们,因为我们知道,他们根本掌握不了我们的任何直接证据。”

    小野阳平一听,立刻皱着眼前一亮说道:“哦,如果那样的话,那我们现在立刻暂时停止收购稀土的动作,我们不就没什么事情了吗。”

    朱劲rì冷笑着说道:“停止收购,有那种必要吗,如果要是我们停止收购的话,肯定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到那个时候,反而会我们会把暴露出我们已经知道他们是针对我们的消息,那样的话,对我们反而不利,所以,稀土我们该收购继续收购,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就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我们每一步都隐藏在暗处,刘飞即便是找到一条线索甚至是10条线索,都不可能直接牵连到我们东亚集团的头上。”

    小野阳平有些忧虑的说道:“可是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也有些风险啊。”

    朱劲rì冷笑道:“风险,做什么没有风险,富贵险中求,这是华夏的古话,而且这一次,我也想主动出击,在焦山县的这件事情上和刘飞好好较量一番,我要让刘飞如此兴师动众之后,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