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47章 曹晋阳被打

www.wuailogo.com 官途     然而,曹晋阳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汽车刚刚绕路进入这个大院的后门,等后门的大门缓缓自动关上之后,大院两侧出现了几十名彪形大汉,呼啦一下子就围拢上来,这些人手中全都拎着专业jǐng棍,目露凶光的看着车内的曹晋阳和两名jǐng卫员。

    而这个时候,那个司机则打开车门迈步走了出去,抱着肩膀充满不屑的看了一眼车内的曹晋阳等人,然后看向坐在院子中一把躺椅上一位人高马大、络腮胡子的男人弯着腰说道:“道哥,这几个人就是您要找的那些可疑人员,刚才他们让我一路跟踪县里那些人的汽车来到这里,我估计他们很有可能是来我们县进行暗访的记者。”

    此刻,车内的曹晋阳看到四面被人围住之后,脸sè一下子便yīn沉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居然中了这个瘦子王晓超的jiān计了,原来,他这是直接把自己送入了虎口之中。

    这时,一名jǐng卫员对曹晋阳说道:“首长,我们得出去,不能呆在这里,否则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曹晋阳点点头,伸手一推车门走了下来,两名jǐng卫员一左一右的护住曹晋阳。

    曹晋阳冷冷的看了道哥一眼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

    这时,道哥似乎根本就没有把曹晋阳放在眼中,而是牛气哄哄的说道:“想我们是谁,好,没问题,不怕告诉你,我就是贾似道,江湖人称道哥,我们要做什么,看看我兄弟们手中的家伙不就知道了吗。”

    曹晋阳冷冷的说道:“你们要对我们动手,为什么。”

    “为什么,你自己心中应该清楚吧,你们不是记者吗,不是想要到我们东山镇来调查什么稀土问题吗,那好吧,我看你们既然来了,就不要回去了,来人,把这几个人给我抓起来。”说着,贾似道大手一挥,顿时,四周的彪形大汉立刻向曹晋阳他们冲了过去,手中的jǐng棍挥舞着,脸上充满了凶残之sè。

    曹晋阳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而这个时候,那两名jǐng卫员的脸上已经露出严峻之sè,握紧双拳,冷冷的看着四周逼近的人群。

    整个战斗一触即发。

    这时,曹晋阳突然说道:“贾似道,你们这样做就不怕受到法律的严惩吗。”

    贾似道哈哈大笑道:“法律,我告诉你,不仅仅是在这东山镇,即便是在焦山县,我贾似道说得话和法律也差不多少,跟我谈法律,你毛很嫩点。”

    曹晋阳冷冷的说道:“我奉劝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我是沧澜省省长曹晋阳。”

    “哈哈哈哈,你是省长,我还是省长他二大爷呢,靠,想要在我面前装*逼,你也不看看你那长相,来人啊,给我上。”说着,贾似道大手一挥,众人立刻逼了上来。

    不得不说,曹晋阳带来的这两个jǐng卫员还是非常厉害的,当众人冲上来之后,很快就被他们两个放倒了四五个,然而,这些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他们还要照顾曹晋阳,所以,很快的,他们两个便感觉到有些吃力了,与此同时,曹晋阳的身上也挨了好几记闷棍,打得他眼前金星乱冒,噗嗤一口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而他的额头上也已经被打得破了皮,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的房子突然呼啦一下子冒出了一大团火焰,随后飞快的燃烧起来,看到这种情况,那个原本躺在躺椅上的道哥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然后大声喊道,“一组和二组的人留下,三组四组赶快过去救火,他nǎinǎi的,这房子怎么突然就着火了呢。”

    很快的,现场围攻曹晋阳他们的人一下子就减少了一半,两个jǐng卫员的压力减轻了许多,不过饶是如此,曹晋阳的身上还是又挨了几棍子,他的胳膊几乎都快断掉了。

    不过此刻的道哥,在指挥着手下一路围攻曹晋阳他们,一路去救火之后,依然不慌不忙的靠在躺椅上,充满不屑的看着曹晋阳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大铁门突然轰隆一下子被撞开了,一辆悍马车从外面冲了进来,咯吱一下停止了曹晋阳身边,车门一开,方华军和两名龙组的保镖从车上冲了下来,每个人手中拎着一把沙漠之鹰,方华军抬手一枪打在道哥的躺椅龙骨上,躺椅哗啦一下子便散架了,而道哥也从椅子上摔了下去,等他一骨碌身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就看到方华军那银sè的沙漠之鹰已经顶在他的头顶上了。

    方华军冷冷的说道:“都给我住手。”

    此刻,道哥的手下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尤其是此刻的道哥,先前那种牛逼哄哄的嚣张气焰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恐惧之sè,两条腿哆哆嗦嗦的颤抖着,此刻,刚刚开枪之后的枪管里面还有硝烟的味道,那顶在他太阳穴上冰凉的枪管让他心里拔凉拔凉的。

    不过他还是有几分见识,冲着方华军一抱拳说道:“这位兄弟,你们是哪条道上的,不知道兄弟我们哪里得罪你们了。”

    方华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根本就没有鸟他。

    这时,诸葛丰从悍马车内走了下来,看向曹晋阳说道:“首长,请您上车。”说话之间,语气十分恭敬。

    此刻的曹晋阳本来已经以为自己这一次微服私访已经会以失败和自己被囚禁起来而告终,心中充满了后悔和愤怒,却没有想到,方华军和诸葛丰竟然会突然出现,一时之间,他的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看向诸葛丰的眼神中充满了感激:“谢谢。”

    诸葛丰笑了,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曹晋阳迈步向车上走去,走到车门处的时候,曹晋阳看向两名jǐng卫员说道:“你们也上车吧,我们走了。”说完,曹晋阳直接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随后,方华军一脚踹翻了道哥,迈步坐到司机位置上,开着悍马车扬长而去,而自始至终,曹晋阳连看都没有在看那个道哥等人一眼。

    车上,曹晋阳看向诸葛丰说道:“诸葛丰,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诸葛丰笑着说道:“曹省长,是这样的,在您过来之后,刘书记不太放心您的人身安全,就专门派了我们这一只小队专门负责从外围保护您的安全,与此同时,我们也顺带着了解一下焦山县的问题,今天晚上我们因为吃饭发现发现您已经出去的时候已经晚了,我们稍微打听了一下,便顺着道路追了下来,等我们来到这个大院外面的时候,听到里面打斗的声音,便猜到你们已经遇险了,于是我们一边先去弄了点汽油放了一把火,转移他们的注意力,然后这才开车撞了进来,总算没有辜负刘书记的重托,只是让您受苦了,对不起。”

    曹晋阳摆了摆手说道:“诸葛丰,别这样说,你们出现的非常及时,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我真是没有想到,这些人为了掩盖某些真相竟然到了这种丧尽天良的地步,看来,不仅是这个焦山县,恐怕整个易名市都需要好好整顿一下了。”

    当天晚上,曹晋阳便乘坐诸葛丰他们的专车赶回了沧澜省,而诸葛丰回去之后,也第一时间向刘飞汇报了一下自己这两天的调查成果以及曹晋阳被打之事。

    其实,诸葛丰他们并不是刘飞专门派去保护曹晋阳的,而是刘飞派去同步调查焦山县的问题的,不过后来刘飞担心曹晋阳的安全,才又给诸葛丰下了一道指示,让他照顾着一点曹晋阳,毕竟,曹晋阳微服私访的次数并不多,没有多少经验,诸葛丰之所以那样说,只是为了让曹晋阳感受到刘飞对他的重视而已,毕竟,不管过程是什么,结果就是诸葛丰他们救了曹晋阳,曹晋阳肯定是要承这份人情的。

    刘飞听到曹晋阳被打的消息,当时也震惊了,震惊过后,却是震怒,因为在怎么说,曹晋阳也是省委二号人物啊,曹晋阳被打了,刘飞的脸上也不光彩。

    所以,曹晋阳立刻一个电话打到曹晋阳手机上,此刻,曹晋阳刚刚在医院里面做了检查,正在医院输液治疗,接到刘飞的电话之后,曹晋阳立刻沉声说道:“刘书记,对不起,我这次暗中调查失败了。”

    刘飞摆了摆手说道:“老曹,你并没有失败,而是用你的切身经历告诉我们,焦山县的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

    曹晋阳点点头说道:“是啊,经过这几天的暗中走访,我感觉到了深深的震撼,我发现,在焦山县,尤其是在我蹲点的这个东山镇,那些私人开采稀土冶炼稀土的行为十分嚣张,根本将国法和国家规定放在眼中,最为严重的是,官商勾结非常严重,我认为,这一次我们得出重拳打击了。”

    刘飞点点头:“嗯,出重拳打击是必须的,老曹,我听诸葛丰他们说你被打了,怎么样,现在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曹晋阳的声音显得十分低沉,说道:“结果已经出来了,有些地方是软组织损伤,还有一些内伤和外伤,好在没有伤筋动骨了,不过我明天就可以上班了,刘书记,明天上午召开紧急常委会吧,我们该布局一下了。”

    刘飞点点头:“好,那明天上午咱们就召开紧急常委会。”

    刘飞心中清楚,此刻的曹晋阳心中肯定憋了一股子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