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44章 相互配合

www.wuailogo.com 官途     坐在大巴车上,曹晋阳的坐在汽车中部左侧靠窗的位置上,他的外面坐着的是自己的秘书,前边和后边以及秘书的右侧座位上各坐着一名jǐng卫员。

    汽车启动之后不久,曹晋阳前边的两个看起来很有商场气息的男人便开始闲聊起来。

    其中一个胖子对身边的瘦子说道:“老陈啊,我跟你说,你跟我说要我去焦山县投资那个什么稀土行业有前途吗。”

    瘦子嘿嘿一笑,说道:“郎哥,这一点请你放心,兄弟我好歹也在焦山县混了七八年了,对于焦山县的一切情况都摸得非常清楚了,我告诉你说,也就是咱们哥俩是发小,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要是换了一个人,我绝对不会告诉他其中的门路的,这样跟你说吧,只要你今天砸100万进去,我保证你4个月之后就可以赚出来1000万,这绝对属于暴利行业。”

    “暴利行业,不会吧,我可是听说了,目前国际上我们华夏属于出口大国,正因为如此,稀土的价格可是并不高啊。”胖子撇了撇嘴说道,很显然,对于瘦子的这种想法他并不认同。

    瘦子嘿嘿一笑,说道:“郎哥,这你就不懂了吧,的确,目前国际上稀土的价格并不高,而且我们国内尤其是我们焦山县的价格还要更低,但是,这并不妨碍投资稀土赚钱。”

    胖子皱着眉头说道:“这是为何呢,据我所知,目前国家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控制稀土产业,确保稀土产业的健康发展啊,现在稀土出口已经开始进行限制了,而国内每年生产的稀土足以自给自足了,哪里来的利润可言。”

    瘦子低声说道:“郎哥,这你就外行了,你可知道,什么事情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虽然国家限制了,但是民间依然有大量的私营公司手中握着大量的资金在进行收购啊,你想想看,有了销路,对方付钱又很爽快,何愁不赚钱啊,而且稀土的开发和开采成本并不是很高,即便是只有5%的利润,但是只要你地皮拿的便宜,那简直就等于直接在挖钱啊,郎哥,你知道吗,以前很多和我一起在焦山县混黑道的兄弟们只要家里有些家底的都已经开始投资县里的稀土开发了,现在各个都成了千万富翁。”

    “那你怎么不也进去投资,非得找我呢。”胖子问道。

    瘦子苦笑着说道:“郎哥,你是知道的,小弟我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就我老哥一个在焦山县混着,虽然这些年来在道上混也赚了一些钱,但是小弟我不是有个缺点,喜欢玩*女*人嘛,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攒下什么钱,但是听说你发达了之后,小弟我就琢磨着,把你拉过来投资赚钱,地皮的事情有我帮你出面疏通关系,而且道上的事情有我瘦猴在,你就可以在焦山县里面横着走,只要你能够出面把县里一些主管这方面的官员在打点好了,咱们就可以坐地数钱了。”

    胖子听完之后,点点头说道:“嗯,你说得倒是有些道理,不过我就纳闷了,那些私营公司收购那么多稀土做什么。”

    瘦子低声说道:“走*私呗,据传言,他们的收购了稀土之后,都会卖给咱们沧澜省的一个什么集团,那个集团专门负责往rì本走私这玩意。”

    胖子听完之后点点头,脸上露出兴奋之sè,说道:“嗯,小rì本是挺有钱的,看来这稀土行业还真是大有可为啊,好,那咱们哥们就玩上一把。”

    此时此刻,曹晋阳坐在这两人的后面,听到两人的谈话之后,脸sè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他忽然发现,他此次焦山县之行恐怕还真是来对了,仅仅是从两个人的对话中,曹晋阳就可以获得很多有用的信息,在加上他从刘飞和自己的渠道所得到的信息,他已经在心中大致勾勒出了焦山县以及沧澜省稀土情况的一个轮廓:虽然国家已经对稀土行业进行了管控,但是以rì本、韩国以及美国等西方国家为了大量囤积稀土这种用途广泛的战略资源,一方面通过各种手段逼迫华夏继续以不合理的低价让华夏卖给他们稀土,另外一方面,他们又以各种投资者的姿态进入华夏各种矿业资源领域,采用培植代理人的办法继续以现金模式大肆低价收购稀土,而国内很多的企业以及私人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罔顾国际战略安全以及国家的各种政策,从而对稀土进行私开乱挖,虽然这些人赚取了金钱和利润,但是却将各地的环境给严重污染了,而将来,要想治理这些被污染的环境所花费的代价远远要高于这些人所获得的收益,最终受害的是华夏的老百姓,最终承担责任和包袱的是华夏,而rì本和那些西方国家则达到了他们大大消耗中国具有独特优势的战略资源,等到中国的优势转为弱势的时候,他们就会以极为昂贵的价钱反卖给中国,这正是几个稀土进口大国与中国较量的常用手法,这样的例子非常常见,比如说服装行业,很多国际知名品牌服装所用的布料甚至包括服装本身都是在华夏生产的,然而,当这些布料或者成品服装运输到国外,打上一个外国品牌的标志之后,再返销回国内,便成了奢侈品,成本价只有50元的服装他们可以卖到5000元甚至是50000元,甚至是更高,而这一返一销之间,国外的企业几乎根本没有消费任何的资源,却把高额利润赚到了手中,而华夏收到的则只是区区十多元的生产代工利润,而生产布料等诸多环节所带来的污染则留给了华夏。

    想起这些不平等的事情,曹晋阳的眉头越皱越紧了,因为他知道,历史上,有太多的教训需要去吸取了,包括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欧盟以及美国对华夏光伏产业所进行的反倾销调查以及征收的高额关税的背后,其本质都是这些欧美国家对华夏的一种经济掠夺,虽然光伏产业是由华夏投入巨资研发和带动起来的,但是当这个行业成长起来的时候,欧美一些国家便通过商业间谍以及挖人等行为实现了对这些技术的掌握以及对产品、市场的控制,想到一桩桩、一件件发生在现实和历史中的事件,曹晋阳终于明白,刘飞之前为什么跟自己说,自己来了之后,他便可以腾出手来去对付小rì本了,因为现在的小rì本又想复制那些经济掠夺的模式,意图控制华夏的战略资源,想到此处,曹晋阳的双拳已经紧紧的握住了,心中暗道:“小rì本,你们等着吧,就算不用刘飞出马,老子我也要狠狠的给你们两刀,哼,想在老子治下捣乱,老子我让你有来无回。”

    就在曹晋阳乘坐大巴车前往焦山县的同时,刘飞也没有闲着,他不仅立刻派出诸葛丰前往焦山县实际去了解情况,还责令省环保局、省矿业局、省国土资源局等多个省级部门前往焦山县调查此次事件的真相,因为他非常清楚,曹晋阳虽然嘴里说他自己也经常进行微服私访,但是刘飞却并不放心,因为他可是知道的,微服私访和以官员的身份下去了解情况是非常不同的,以官员的身份下去,你的级别高,下面的官员全都捧着你,护着你,生怕你对他们不满意了,但是如果下面的官员们不知道你的身份,而你又有可能触及他们的利益,那么对不起,各种yīn险毒辣的手段你都有可能品尝到,对于这些问题刘飞早已经见识过很多了,所以,他必须要在明面上给曹晋阳打一下掩护,却在更大程度上确保曹晋阳的安全。

    在派出这个调查组之前,刘飞特地跟整个调查小组见了一面,说道:“各位,你们这次下去,必须要切切实实的把焦山县之所以发生这次群体xìng事件的原因给找出来,看到到底是谁侵犯了老百姓的利益,我希望你们不要被各种原因和势力左右你们的判断。”

    刘飞的话说得很简短,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众人,让众人知道自己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然后便把这些人派了出去,与此同时,刘飞也在时刻关注着焦山县县委县zhèng fǔ前面发生的这次群体xìng事件的进展情况。

    然而,在派出了这个调查组之后,刘飞对于易名市市委班子能否平息这次事态还是不太放心,所以,他又给郑建勇打了一个电话,让郑建勇立刻亲自赶往焦山县督办此事,以确保这次事件不要闹大,尽快平息。

    此刻,易名市市委书记郑新强坐在汽车上,正在赶往焦山县。

    在前往焦山县的路上,他便得知了郑建勇已经亲自赶往焦山县的消息,也知道了省里已经派出调查组调查此事的信息,这让他脸sè显得十分凝重,略微沉思了一下,他拨通了焦山县县委书记邹俊峰的电话:“老邹,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你采取什么措施了吗。”

    邹俊峰满脸焦虑的说道:“郑书记,现在这边的形势越来越严峻,我曾经试着出去和老百姓们进行沟通,但是老百姓们根本就不听我说,直接拿鸡蛋把我砸了回来,而且现在县委县zhèng fǔ外面聚集的人数还在增加着,现在恐怕已经又多了1000多人。”说话的时候,邹俊峰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