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42章 曹晋阳的愤怒

www.wuailogo.com 官途     看到何建平罕见的如此焦虑,刘飞的脸sè一下子便凝重了起来,沉声问道:“何秘书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建平表情凝重的说道:“刘书记,我刚刚得到消息,在易名市焦山县发生了大范围群体xìng事件,五六千名群众把焦山县县委县zhèng fǔ围了个水泄不通,还有几十口棺材摆放在县zhèng fǔ大门外,几十名癌症患者躺在棺材上面,要求县zhèng fǔ给一个说法,还有十几吨的死鱼被堆放在县委的外面,要求县委给一个说法,现在老百姓群情激奋,如果处理不好,很有可能导致大规模流血冲突事件,现在焦山县县委县zhèng fǔ的领导班子都已经急得团团转了,他们已经向易名市求援,因为老百姓说了,如果要是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们就要把县委县zhèng fǔ给推成平地,然后拉着所有人一起陪葬。”

    听到这里,刘飞的眼皮突突突的使劲的跳动了几下,一股子怒火从心头升起,刘飞的这股子怒火并不是针对那些扬言要和县委县zhèng fǔ的干部们一起陪葬的老百姓,而是针对的是焦山县的县委县zhèng fǔ的领导们,要知道,华夏的老百姓是最善良最温顺的老百姓,哪怕是还有一线生机,老百姓们便绝对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出来,但是现在,几千名的老百姓竟然要以死相要,这说明说明问题,说明老百姓都快没有活路了,说明老百姓忍无可忍了,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想到这里,刘飞看向何建平说道:“老何,刚才我听你说有几十口棺材和几十名癌症患者以及十几吨的死鱼堵在县委县zhèng fǔ的大门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癌症患者和死鱼和县委县zhèng fǔ有什么关系吗。”

    何建平脸sè严峻的说道:“刘书记,现在具体详细的原因我还不太清楚,只是根据焦山县的同志们说,主要是和焦山县的稀土开采有关。”

    刘飞听到稀土两个字,心中就是一动,脸sè严峻的说道:“何秘书长,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焦山县和易名市有没有向省里进行汇报。”

    何建平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刘书记,这件事情是我在焦山县的一个朋友打电话通知我的,但是到目前为止,易名市和焦山县都没有向省委这边进行汇报。”

    刘飞听完之后,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声音变得有些寒冷了,说道:“哦,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汇报,现在群众已经堵住他们大门口多长时间了。”

    何建平说道:“据我那个朋友说,到现在为止,至少已经有一个小时了,而且据他说,似乎为了封锁这个消息,现在焦山县所有的网络系统都已经瘫痪,而且所有手机上网功能也已经被临时屏蔽了,以防止这个信息通过网络发布到网上,而且通往焦山县的所有交通路口都已经实行了交通管制,任何新闻媒体都禁止进入焦山县。”

    听到这里,刘飞的脸sè更加yīn沉了,他冷冷的说道:“哦,这样看来,焦山县是想要把这件事情压下去啊,何秘书长,你认为这件事情焦山县有可能压下去吗。”

    何建平苦笑着说道:“这个不好说啊,现在关键是看易名市那边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我认为,恐怕就算是易名市出面,面对几千名情绪激动的老百姓,恐怕也很难将这件事情压下去,而且据我那个朋友所说,现在还有大量的老百姓正在向焦山县县城聚集,现在焦山县县城交通恐怕都要选入瘫痪了。”

    刘飞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胡闹,真是岂有此理,老何,你把曹省长和郑书记都给我喊过来,开一个书记碰头会。”

    何建平很快出去了,过了一会,曹晋阳和郑建勇全都表情凝重的走了进来,在通知他们的时候,何建平已经把事情简单的跟两个人说了一下。

    等众人坐下之后,刘飞yīn沉着脸说道:“老曹,老郑,现在你们接到了易名市有关焦山县群体xìng事件的问题汇报吗。”

    曹晋阳摇摇头说道:“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接到这件事情的汇报,如果不是听到何秘书长所说,我还真不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严重的事情,看来下面的某些同志根本就没有把我这个省长放在眼里啊。”在说这话的时候,曹晋阳的脸sè也有些yīn沉。

    此刻,郑建勇的脸sè也不怎么好看,他说道:“刘书记,我这边也没有接到任何汇报。”

    刘飞点点头,冷冷的说道:“好,好一个易名市的市委班子啊,看来这一次人事大调整对易名市的调整还是没有到位嘛。”说道这里,刘飞看向曹晋阳说道:“曹省长,这件事情你亲自跟进,负责和易名市那边进行沟通,了解一下焦山县发生这次事件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易名市打算如何解决,现在采取了什么行动,有什么问题和情况直接向我反映,郑书记,你负责和宣传部门联系一下,商量一下,看看对这件事情在宣传报道上应该如何处理,我对你们二位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要确保老百姓的合理诉求得到解决,绝对不能有一个老百姓受到非法伤害,要确保我们沧澜省和谐、稳定发展的大局。”

    两人领命之后连忙离开刘飞办公室各自分头采取行动去了。

    曹晋阳回到办公室之后,看向秘书问道:“易名市那边来电话了吗。”

    秘书摇摇头说道:“还没有。”

    “还没有。”听到秘书的回答,曹晋阳的眼神中闪过两道寒光,双拳紧紧握了起来,一向很少动怒的曹晋阳这一次可是真的愤怒了,要知道,自从到了沧澜省之后,曹晋阳和沈中锋一样,也是兢兢业业,每天晚上11点以前从来没有离开过省zhèng fǔ大院内,每天他都在殚jīng竭虑的考虑沧澜省应该如何去发展,应该如何去改善民生,应该如何去化解人民内部的矛盾冲突,尤其是对于刘飞之前所制定的经济发展方案,曹晋阳在坚决执行的同时,也利用这几个月的时间,对刘飞的规划方案进行了研究和优化,并根据自己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更加合理的建议,得到刘飞认可之后便大范围实践,有些时候,哪怕是为了一点点的发展路线问题,他都有可能和刘飞关起门来争论半个小时,最终谁的理由更充分,谁的见解更正确往往在争论中彼此都能说服对方,正是因为曹晋阳如此的认真和刘飞的真知灼见,所以,现在沧澜省的经济发展速度比起沈中锋时代要提速更多,但是曹晋阳心中也非常清楚,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肯定不可避免的会出现一些问题,所以,自从曹晋阳到任之后,他一直坚决执行刘飞当初制定的一些惠民、利民的政策,并且严厉jǐng告各级官员,绝对不要与民争利,绝对不要愚民、压民、欺民,而在对易名市市委书记郑新强的问题上,由于郑新强的主动靠拢,在加上郑新强的能力也不错,他对郑新强还算是信任,在加上这段时间易名市的发展速度还算可以,所以他对郑新强的好感也在一点点的增强,虽然他知道郑新强是沈中锋的人不可能真正的投靠自己,但是他的用人观也正在逐渐的向刘飞学习,他也开始喜欢循吏,他不在乎对方的派系如何,只要对方能力强,能够为老百姓多做实事。

    然而,这次突然发生的群*体*xìng*事件却让曹晋阳遭受到了当头一棒,他没有想到,易名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郑新强竟然敢压着不报。

    所以,曹晋阳一个电话便打到了郑新强办公室内,电话嘟嘟嘟响了两声之后便被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曹省长您好,我是郑书记的秘书小吴,郑书记现在正在召开紧急常委会,您看要不要我去通知郑书记。”

    曹晋阳冷冷的说道:“他的手机带在身上吗,把电话号码告诉我。”

    很快的,吴秘书便把郑新强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曹晋阳,曹晋阳一个电话便打到了郑新强的手机上。

    此刻,易名市市委常委会上,郑新强和所有易名市常委们正在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着应该如何处理发生在焦山县的这次群体xìng事件,他们这个会议已经开了一个多小时了,但是由于众多常委们意见很不统一,所以现在还在僵持着。

    易名市政法委书记王思强正在发表说道:“郑书记,我认为这一次焦山县的群体xìng事件xìng质非常严重,影响极其恶劣,必须给予坚决镇*压,绝对不能让那些老百姓们养成随意围攻县委县zhèng fǔ的事件发生。”

    这时,易名市市长陈东立刻反驳道:“不行,我坚决不同意王思强同志的意见,这一次老百姓闹事的原因还没有查清楚呢,我们就妄下结论,直接镇*压,反而容易激化矛盾,不利于解决问题,我认为我们应该立刻就此事上报省委省zhèng fǔ,请省里给出指示。”

    就在这个时候,郑新强的手机响了,郑新强一看是曹晋阳的电话,脑门顿时便冒汗了,他冲着众人摆摆手说道:“大家先安静一下,我接一下曹省长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