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41章 试探和反击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完众人的表态之后,刘飞淡淡一笑,说道:“嗯,同志们都已经表态完了,看来同志们的态度不是很一致,有要求对张松林从宽处理的,有要求采取折中策略的,还有要求严惩的,如此形势之下,从表面上,大家都是比较支持张松林的,有人认为他以前有过一些功劳,所以就可以折中处理或者是从宽处理,但是我想先分析一下,大家所谓的张松林同志的功劳到底是什么,是他在检察院的工作中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几十年如一rì呢,还是他立足本职工作、开拓创新,提出了一些新的工作方法和工作方式呢,陈君义同志,你说说看,你所说的张松林有功劳到底是这两种之中的哪一种呢。”

    陈君义再次愕然,他没有想到,现在常委会上形势几乎是一面倒的支持宽松处理张松林的情况下,刘飞竟然还没有最终拍板,而是在进行分析,看样子似乎还想掀起另外一股波澜,这让他有些意外,看刘飞的样子,似乎根本连曹晋阳的面子都不卖啊,这让他在不满中多了几分兴奋,他非常希望看到刘飞和曹晋阳决裂的样子,那样是最符合他的任务需求的。

    所以,略微犹豫了一下,陈君义沉声说道:“刘书记,我所说的张松林同志的功劳指的是他急领导之所急,为检察院系统解决了很多办案经费来源不足、办案效率比较低下的情况。”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按照你的逻辑,是不是我可以这样解读,假设说我们某个职能部门的人能够通过cāo作自己的职能,为自己的部门搞来额外的收入,那就证明这个人有能力,有功劳,有政绩呢,如果按照你的逻辑,是不是说我们所有各个职能部门的人大家都可以把自己的jīng力放在搞副业,搞创收上,就可以忽略了本职工作了呢,毕竟,对于很多重要的职能部门来说,比如建设厅、比如卫生厅,如果他们要想搞副业,搞创收的话,那么随随便便一个批示文件就可以卖出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了,如果连你所说的这种事情也可以算作是功劳的话,那么以后还会有谁肯兢兢业业的去做好本职工作,我们拿什么去凭借和考核我们的干部们,是不是我们组织部门在考核干部的程序和方法上也要修改一下呢,改成谁能搞来的副业收入多久算谁业绩好,谁执政水平高呢。”

    刘飞的语气一直都显得很平淡,但是刘飞每说一句话,陈君义都感觉到了心底升起一股凉意。

    而这个时候,刘飞在略微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沉声说道:“自从我到沧澜省来了之后,我就一直在强调,我们必须要坚决杜绝领导干部私设小金库的情况出现,我就一直强调我们沧澜省的领导干部,应该以人民群众的利益为主,公平公正的处理各个部门接到的涉及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的问题,我想问一问各位,我们的职能部门搞创收,除了利用手中的权利去为出钱者做事之外,我们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去创收吗,这和权钱交易有什么本质区别吗,什么环境最容易滋生**,是权钱交易最发达的环境,一旦涉及到了权钱交易,谁去保证老百姓的公平和公正,谁去保证没权没钱的老百姓的真正需求呢。”说道这里,刘飞的目光冷冷的看了曹晋阳一眼,然后冷冷的说道:“关于张松林这件事情,我的意见是,把这个事件当做一个典型,通过对张松林同志的严肃处理,从而达到严厉打击权钱交易、严厉打击违法创收问题的效果,这件事情虽然大家意见不已,但是我认为,在公理和大义面前,我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我尊重各位常委的意见,但是我更希望大家能够考虑一下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我决定,这件事情严肃处理,以儆效尤,如果谁有不同意见可以保留,也可以找我单独来进行沟通,或者也可以向上级举报我,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散会。”说完,刘飞满脸怒气的站起身来,转身向外走去。

    常委会会议室内,顿时跌落了一地眼镜。

    这种结果,完全超乎了绝大多数常委的意料,谁也没有想到,刘飞竟然会在这么小的一个问题上使用了省委书记的一把手权威。

    望着刘飞离去的背影,陈君义目瞪口呆,他本来以为有曹晋阳出面,可以保住张松林呢,却没有想到,刘飞竟然连曹晋阳的面子都不给,直接在曹晋阳第一次提出反对意见之后直接封死了曹晋阳借这次机会树立权威的意图。

    而这个时候,郑建勇的眉头也是紧紧的皱着,他眼角的余光从曹晋阳的脸上掠过,却发现曹晋阳满脸淡定,看不出一丝一毫的不满之sè,他的心中有些不安,又有些无奈,最终只能满脸苦笑。

    而这个时候,在剩下在场所有人之中,只有曹晋阳的心里其实是最为不平静的。

    今天常委会上,自己之所以会采取折中的立场,只是想要试探一下刘飞的态度,测试一下刘飞的反应,而刘飞极其强硬的表态一开始就在曹晋阳的意料之中,只不过当刘飞真的强硬的使用一把手的权威压下所有的反对声音之后,他的心中还是有些苦涩,因为他发现,虽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刘飞一起共事了,但是当年在东宁市之时那个强硬、机智、从不懂得退让的刘飞现在依然还是这个样子,看来,自己要想和刘飞竞争,难道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刘飞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脸上的怒气早已经消失,一边轻轻的品着茶水,一边上网浏览着新闻,对于今天常委会上曹晋阳的反常之举,刘飞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因为和曹晋阳共事那几年,刘飞对曹晋阳的xìng格和心里早已经揣摩得清清楚楚了,曹晋阳的这次举动,其实就和两人之间握了握手没有什么两样,如果有人由此认为自己和曹晋阳之间因为自己这一次驳了曹晋阳的面子就会产生决裂,那可就有些失算了。

    然而,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神奇,有些人往往最喜欢自作聪明,他们看到了一颗大树,就以为自己可以看到整片的森林,他们看到了一个斑点,就可以自己看到了一个豹子,殊不知,他看到的还有可能是一双豹纹靴子甚至是豹纹内*衣。

    此时此刻,陈君义回到自己办公室之后,虽然没有能够保住张松林,但是心中却十分兴奋,因为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已经成功的在刘飞和曹晋阳之间植入了一颗钉子,只要自己以后接着往他们之间钉钉子,他相信刘飞和曹晋阳之间早晚都会决裂的,所以,此刻陈君义开始积极盘算起来,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呢,怎么样利用各种机会往刘飞和曹晋阳之间钉钉子呢。

    接下来的几天,沧澜省的一切工作都开始慢慢的走入了正轨,由于刘飞并没有插手省zhèng fǔ那边的工作,曹晋阳在经过几天的熟悉之后,很快便已经把沧澜省省zhèng fǔ那边的工作全都上手了,而且在曹晋阳上任的第十天,曹晋阳便成功的从鲁东省引入了一家大型高科技企业来沧澜省开设分厂,并带来了5个亿的投资,借此项目,曹晋阳在省zhèng fǔ那边一下子便树立起了初步的威信,而这个项目,不出意外的又落在了张明涛所主管的沧澜市。

    而在省委这边,刘飞虽然在具体的事物上已经全都放手让曹晋阳主导的省zhèng fǔ去做,但是他依然牢牢的把控着沧澜省经济发展的大的方向,时刻都在注意着各种可能导致沧澜省经济发展失败的危机,时刻都在思考着如何才能够让沧澜省的经济发展更快。

    而沧澜省的人事大调整也已经实施完毕,在经过这一轮人事大调整之后,沧澜省各个地市几乎都配备了能力出众、善于发展经济的班子,虽然郑建勇一直对这次人事大调整充满了担忧,但是他却意外的发现,在这次人事大调整中,虽然他并没有多大的发言权,但是在刘飞的主导之下,他派系的一些人由于能力出众,尤其是那些参加过厅处级干部培训班的人马中,有不少都获得了相当不错的位置,这让他大感意外,而同样的,刘飞的人马中更是占据了相当多的位置,而沈中锋的一系的人马中,除了表现中规中矩的西江市市委书记胡培育和易名市市委书记郑新强保留了自己位置之外,很多能力平庸或者表现不好之人都被调整了位置,不过沈中锋的嫡系人马,,商局常务副局长苏文瑞却出人意料的直接被放在了东江市市长的位置上,和卢亚峰搭班子,要知道,苏文瑞可是根本没有什么担任一把手的经历,而在这个人选问题上,曹晋阳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并没有给予否定,因为曹晋阳已经看出来了,这一次的人事大调整,刘飞没有一点的私心,完全超越了派系纷争,而是把合适的人放在了合适的位置上。

    眨眼之间,4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沧澜省已经步入了5月份,在这4个月的时间中,沧澜省的经济在曹晋阳的主导下,飞速的发展着,每个月的经济增速都会比去年同期同比增长10%,这让很多沧澜省的省委常委们都十分震惊,也让众人意识到了曹晋阳的真正实力。

    然而,就在这一天上午,刘飞正在批阅着一份文件的时候,省委秘书长何建平满脸焦虑的走进刘飞的办公室,沉声说道:“刘书记,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