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40章 曹晋阳出难题

www.wuailogo.com 官途     看到郑建勇沉默了下来,陈君义知道,郑建勇有些心动了,他立刻说道:“郑书记,我知道您担心什么,就算我们两个联手,也未必有刘飞实力强大,但是我认为,不管我们这一回合能否斗得过刘飞,我们必须要让刘飞见识到我们的决心,我相信,就算是曹晋阳不愿意和刘飞弄得比较僵硬,但是曹晋阳和刘飞之间永远都是竞争对手的关系,所以,就算刘飞和曹晋阳之间可能会有段时间的联合,但是我相信,如果有可能,曹晋阳肯定不会放过打击刘飞权威的机会的,当然,一开始的时候曹晋阳可能会以稳重和大局为主,先力求站稳脚跟,所以目前这个阶段他肯定不想正面和刘飞发生冲突,但是一个月之后呢,两个月之后呢,只要我们能够表现出我们和刘飞之间在一些事情上的矛盾立场,随着时间的推移,曹晋阳就会认识到我们的力量,最终会走上和我们一起合作遏制刘飞的道路。

    郑建勇听完之后,轻轻点点头说道:“好吧,那这一次常委会上咱们就一起和刘书记较量较量,是时候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了。”

    等把郑建勇送出自己的办公室之后,陈君义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知道,从郑建勇的反应来看,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郑建勇对刘飞的不满正在逐渐的增加,或许郑建勇还不会全面和刘飞进行对抗,但是刘飞对郑建勇采取的削权之举,早晚会激起郑建勇的坚决抵制的,如果自己能够从中串联,想办法让郑建勇和曹晋阳联起手来,那么刘飞在沧澜省的rì子绝对好过不起来。

    而此刻,刘飞回到办公室之后,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思考着今天政法系统工作会议上郑建勇突然出现在会议上的那一幕,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过了一会,刘飞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何建平的是电话,沉声问道:“老何,今天上午的会议上,是你通知郑建勇同志去参加这次会议的吗。”

    何建平连忙摇摇头说道:“刘书记,这个我可以肯定,我绝对没有通知郑建勇同志,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今天的会议上上,我刚才打听了一下,据说是昨天下午陈君义同志去了郑建勇办公室一趟,我分析着,是不是陈君义同志邀请郑建勇同志过去的。”

    刘飞听到不是何建平让郑建勇过去的,他直接便认可了何建平的分析,他点点头说道:“嗯,好,我知道了。”

    等挂断电话之后,刘飞的眉头又紧皱起来,点燃一根烟,一边抽着一边思考着陈君义的真实用意,最近,陈君义的表现明显太活跃了,不管是对公安厅出手也好,邀请郑建勇出席这次的会议也好,几乎所有的动作似乎全都把矛头指向了自己,难道陈君义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和自己抗衡不成,以前陈君义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啊,怎么沈中锋走了他反而如此活跃了呢,他难道就不怕自己对他出手,让他重蹈迟宇航和冯双阳的覆辙吗,不过想到这里,刘飞却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对于他而言,拿下迟宇航和冯双阳都是无奈之举,如果不是这两个人切切实实的存在着严重的问题,而且对沧澜省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阻碍作用,刘飞也不想对他们出手的,毕竟,对方好歹也是省委常委,如果自己对一切反对自己的力量都要斩尽杀绝的话,这不仅不利于自己的发展,更不利于整个政治生态的平衡,对于陈君义此人,刘飞虽然不是很欣赏,但却也对他没有太大的恶感,因为陈君义此人在沈中锋的几个政治盟友中,属于非常清廉的一位,对于这样的一个人,刘飞并不想采取对付迟宇航和冯双阳那样的办法,而且刘飞相信,在这次会议上自己已经重重的敲打了陈君义,他应该了解到自己对他的行为的不满了,应该有所收敛了。

    所以,略微思考了一下,刘飞并暂时没有继续对陈君义进行出手的打算,但是刘飞却没有想到,树yù静而风不止,他虽然不想对陈君义采取什么措施,但是在下午举行的临时常委会上,会议刚刚开始,等刘飞说完张松林存在的问题之后,陈君义便第一站了出来,满脸yīn沉的说道:“刘书记,我认为虽然张松林存在一些问题,但是张松林同志的问题有些被夸大了,刘书记,我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张松林同志会搞创收。”

    刘飞淡淡一笑:“哦,这样说来,陈君义同志你是认为张松林带领着检察院的人搞创收不仅没有什么错误,反而有功了。”

    陈君义表情严肃的说道:“刘书记,你也不用拿话来套我,我相信大家心中都清楚,搞创收那肯定是不对的,但是,为什么全省那么多地方甚至包括其他一些省份大家都明明知道搞创收不对,但是依然前仆后继的去做呢,答案其实非常简单,因为办案经费不足,我们沧澜省财政每年给检察院、法院等部门拨款的经费十分有限,就算是公安厅系统那边办案经费也是根本就不够的,据我所知,在我们一些地方,有些同志们出差都是要自己垫钱的,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有几年了,但是,由于我们政法系统的同志们都知道省里财政困难,所以大家也都没有说什么,大家即便是勒紧裤腰带也依然坚持工作在岗位上,但是总不能让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下去吧,所以才有了张松林同志带领着大家搞创收行动的发起,我认为,这种行为,虽然不正当,但是却有效的缓解了有关部门办案经费不足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对于张松林同志的错误,我们应该给予理解,从宽处理。”

    等陈君义说完之后,郑建勇也立刻说道:“我同意陈君义同志的意见,虽然张松林私设小金库行为不妥,也的确存在一些使用公款吃喝等问题,但是张松林同志的工作热情和工作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我建议给他一个严重jǐng告处分,让他戴罪立功,我相信,他肯定可以把检察院那一摊的工作做好的。”

    郑建勇说完,宣传部长尹东伟也点头说道:“嗯,我也同意陈君义同志的意见。”

    看到郑建勇居然站在了陈君义那一边,刘飞的眼睛不由得眯缝了起来,他突然发现,似乎突然之间,郑建勇居然和陈君义联合起来开始挑战自己的权威了,而且还是在自己上午在会议上已经给这件事情定了调子的情况下。

    刘飞的嘴角上不由得浮现一丝冷笑,然后把目光看向纪委书记秦坤说道:“秦书记,对于张松林的问题你最有发言权,你说张松林应该如何处理。”

    秦坤此刻也有些为难,他已经看出来了,今天郑建勇似乎有和刘飞故意顶牛的意思,虽然自己和郑建勇都属于曾家的人,但是在张松林这个问题上,站在纪委书记的位置上,他还是倾向于支持刘飞的意思的,但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不支持郑建勇的话,恐怕郑建勇今天肯定会载一个大跟头的,因为他相信,这个时候的曹晋阳绝对不可能站在郑建勇那一边,略微犹豫了一下,秦坤咬了咬牙,还是说道:“刘书记,我认为,从我们纪委调查的材料上看,张松林同志的问题属于违纪行为,但是却还并不构成比较严重的违法,看在张松林同志以前一心为公的份上,我的意见是让张松林同志引咎辞职,调到省工会去吧。”

    秦坤这一次采取了一个折中的立场,他希望能够尽量的化解一下刘飞和郑建勇之间的对立局面。

    刘飞听到秦坤的建议之后,眉头略微皱了一下,对于秦坤的心思,他也能够猜得出来,虽然对秦坤有些不满,但是他也是理解秦坤的,所以,这个时候,他把目光转向了曹晋阳,笑着说道:“曹省长,你的意见呢。”

    曹晋阳一笑,说道:“我刚到沧澜省不仅,对于张松林还不是很了解,不过我相信既然纪委秦书记认为张松林的问题不是特别严重,够不上双规的条件,那就按照秦书记的意思去处理好了。”

    曹晋阳也采取了一个折中的立场,两方面都不得罪。

    随后,其他人也纷纷表态,不过今天的常委会上,气氛有些诡异,所以很多人在谈话的时候,都没有明确表态,不过张群书和王辉、何建平则是明确表态支持要求严惩。

    等众人都表态完之后,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刘飞,尤其是曹晋阳,也想看一看,面对眼前这种复杂的局面,刘飞如何应对,这也算是他自从到沧澜省以来,第一次给刘飞出的一道难题,因为站在曹晋阳的立场上,如果自己什么事情都顺着刘飞,那么自己将会失去省长的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