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39章 怂恿

www.wuailogo.com 官途     经过勉强的心里暗示,陈君义终于缓缓抬起头来,只是他的脸yīn沉的犹如黑锅底一般,好像谁欠着他几百万似的。

    “刘书记,如果纪委的报告属实的话,就请纪委按照相关的规定进行执行就可以了,我只是政法委书记,我的态度就是对于一切违法犯罪分子必须给予坚决打击。”陈君义说得大义凛然,让人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毛病,不过越是这样,他心中的怒气却越是浓烈,因为他清楚,刘飞这是当面打脸啊。

    这时,郑建勇在旁边插口说道:“刘书记,如果要是张松林同志真的有问题的话,可以让纪委把相关的材料提交到常委会上,看看大多数同志们是什么意见,总不能像省检察院副检察长这么大的官员,没有看到什么真凭实据就将他处理了吧,这不符合流程。”

    听到郑建勇的表态,刘飞多少有些意外,因为他是非常清楚的,郑建勇一直一来,都希望玩平衡战术,很少会和自己直接交锋,现在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像自己叫板,看来他现在的心理状态发生了一些变化,这样一来,刘飞反而感兴趣起来,他很想知道,郑建勇为什么会转变得如此之快,所以,刘飞笑着回应道:“郑书记,你说得也有点道理啊,毕竟现在纪委的汇报只是先放在了我的案头而已,既然你这样提议,那我看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今天下午举行临时省委常委会,讨论一下有关张松林同志的问题,不过补充一句,对于我们沧澜省纪委的工作能力我还是非常认可的,尤其是秦坤同志和邱家辉同志,都是工作能力非常强的人。”说道这里,刘飞声音顿了一下,笑着说道:“好了,有关张松林同志的处理问题我们暂时就先不讨论了,我们今天的会议主题是讨论政法系统的工作,接着刚才的话题,我谈一下现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应该如何应对眼前出现的手指两条线的问题,第一,我认为,我们要从检察官、法官的个人素质方面出发,继续加强深入开展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教育和实践活动,增强法官、检察官的法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完善职业道德规范,确保法官、检察官队伍始终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我们还必须要加强司法业务建设,提高法官、检察官判断事实、适用法律、驾驭庭审、调解纠纷的能力和水平,我们要加强纪律作风建设,树立公正、文明、廉洁的司法形象,有关这些问题,我谈的虽然有些抽象,但是我希望在座的政法系统的领导们能够深入的理解,坚决的落实。

    第二点,我们必须要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的财政政策,按照收支脱钩、全额保障的原则保障法院、检察院履行职责必须的经费,坚决纠正以收定支、以收抵支的情况,法院、检察院自己找经费、搞创收,甚至是与当事人同吃、同住、同行等行为严重损害了司法公正和司法人员的形象,对于这一点,我们省财政部门必须要加大检查监督力度,确保公用经费表彰标准的落实,要及时解决因诉讼收费制度改革给法院经费保障工作带来的新问题,研究解决目前因见地诉讼收费而形成的经费缺口的相关措施,完善收支脱钩、全额保障的有效机制,后面有关财政系统的工作这一点,请何建平秘书长记录一下,到时候和财政系统的领导们沟通一下,让他们拿出一个切实有效的办法出来。”

    何建平连忙点点头说道:“好的,散会之后我立刻联系相关负责同志。”

    随后,刘飞又针对政法系统存在的其他问题一一进行指出,并且对陈君义以及在场的政法委系统的领导们提出了要求,要求他们必须要尽快解决政法系统存在的问题,并且提交相关的整改报告,而且将来自己还将会有针对xìng的进行明察暗访,对于落实工作不到位的地区领导将会直接撤换。

    当刘飞说完之后,陈君义的眉头早已经皱得都快成一块疙瘩了,因为刘飞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如果自己或者其他政法系统的领导们对刘飞的指示阳奉yīn违或者不用心去做,那么刘飞很有可能将明察暗访的时候会果断出手,因为这样的事情刘飞可是没少干,当年教育系统发生的那次校安工程事件产生的官场动荡之大,到现在很多人还心有余悸,即便是陈君义现在也不敢对刘飞的指示掉以轻心,只不过他现在却又感觉到有些愤怒和无奈,因为刘飞今天在会上这一番讲话下来,已经极大的树立起了其个人权威,震慑住了在场的很多领导,而且还对自己在政法系统的权威进行了极大的削弱,因为刘飞说得很明白,将来他将会亲自下来进行考察,而不是由陈君义去进行考察,谁考察谁的主动权就大一些。

    这一次,就连郑建勇都有些头疼了,他没有想到,刘飞竟然会玩出这么一手,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虽然有些借这次机会插手一下陈君义这边的事情,但是被刘飞这么一整,自己几乎没有什么插手的空间了。

    随后,在刘飞的主持下,大家一起学习了中*央近期下发的有关文件,深入的领悟和讨论了相关的指示jīng神,会议一直开到中午才结束。

    等结束之后,刘飞直接乘车离开了,而陈君义和郑建勇却走在了后面,并没有急于离开,看着刘飞离开之后,陈君义看向郑建勇说道:“郑书记,到我办公室坐一坐吧。”

    郑建勇笑着点点头。

    两人走进陈君义办公室坐下之后,陈君义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郑书记,谢谢您刚才为张松林同志仗义执言,我代他向您表示感谢。”

    郑建勇摆摆手说道:“老陈啊,你太客气了,我在会议上只不过是说了我应该说的而已。”

    陈君义苦笑着说道:“郑书记,不瞒您说,张松林是我一手挑拨起来的,他的能力我是非常清楚的,在他的领导之下,检察院系统的的确确在搞创收上有了相当大的进步,很好的解决了检察院系统存在的办案经费不足的问题,说实话,扪心自问,我认为张松林的做法没有错误,毕竟,现在省财政每年划拨给检察院的办案经费根本就不够,很多实话,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在办案的时候还得自己贴钱,如果没有张松林带领着检察院的同志们搞创收,检察院的人员又怎么能够安心的工作呢,又怎么可能有如今的工作效率呢,是,刘书记说得没错,创收的确是不对的,但是如果不创收,检察院的工作如何正常的维持下去,刘书记他自己想要当好人,那下面的同志如果都规规矩矩的办事,这工作如何开展下去,郑书记,我看下午的常委会上,我们有必要联合起来,把这些问题在常委会上反映一下,让刘书记也了解一下下面同志们的难处。”

    郑建勇听完之后也有些感慨,他知道,陈君义所说的办案经费不足的确是存在的,搞创收也的确是一些机关单位的不正当的做法,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种做法不正当,但是却不得不进行,这其中原因很多,只不过很少会有人把这些问题摆在桌面上去说,但是刘飞既然把这个问题摆在桌面上了,那么刘飞肯定是站在理上了,任何人想要和刘飞叫板,在理字上肯定争不过刘飞,所以,虽然他同意陈君义的意见,但是要他为这个问题和刘飞叫板,他却需要考虑一下。

    陈君义看到郑建勇沉默了下来,便猜到郑建勇似乎又想往后缩了,他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和刘飞叫板肯定胜算不大,但是他却不想放弃,眼珠一转,陈君义便有了主意,看向郑建勇说道:“郑书记,说实在的,对于刘书记要纠正搞创收本身的意见我在内心里是赞同的,但是我之所以反对他,根本原因在于刘书记虽然总揽全局,但是他这一次把手伸到我的主管领域里来,伸的太深了,这样容易让我的权威受到损害,这才是我反对的真正原因,而且您也不要忘了,这一次的人事大调整几乎全都是组织部那边在搞,您可是主管人事的副书记啊,但是在这次人事大调整中,你能够插手多少呢,而且我听说前两天刘飞专门召见了张群书部长,似乎是有意要架空你,极大的削减你在人事上面的话语权,所以,如果您要是在不及时的发出自己的声音,恐怕以后您的权威也将会受到极大的削弱,所以,我们不妨以这次事件为一个契机,对刘飞胡乱插手的事情进行一次围追堵截,让刘飞知道一下我们大家的决心。”

    郑建勇听完立刻沉默了下来,他不是傻瓜,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张群书来自己这边请示汇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就连下面那些组织部的副部长到自己这边来汇报的次数也少多了,他也已经隐隐听秘书提起过,似乎刘飞对自己在人事上话语权过大有些不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