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37章 挑拨离间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沧澜省政法委记办公室内。

    陈君义正在和沿海省省*委**记高建林通电话。

    陈君义笑着说道:“高记,我这边已经按照您的指示开始布局了,我估计,过不了多久,刘飞和曹晋阳之间就应该可以相互斗争起来了!”

    高建林听完之后淡淡一笑,说道:“老陈啊,对于你能够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忘记咱们当年的同学情谊我非常高兴,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刘飞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啊,曹晋阳也不简单,所以你的这种安排能否奏效也不一定,不过有一点你必须要谨记,那就是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在个人作风问题和经济问题上犯错误,你必须要确保自己可公平公正的处理工作中的问题,只有在确保你自己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你才具备和刘飞之间进行斗争的权利,否则,失败的肯定是你自己,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陈君义笑着说道:“老同学,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在沈中锋时代,迟宇航和冯双阳先后都倒下了,但是唯独我却依然没有出什么事情,为什么呢,因为我这个人不贪婪,尤其是作为政法委记,虽然权利比较大,但是我依然能够保证不会受到各种金钱和美sè的诱惑,我唯一比较感兴趣的不过是权利游戏罢了,所以,刘飞即便是想要攻击我,他也找不到我任何的把柄,虽然我现在身在沈家阵营,但是当年上学之时,没有你对我的资助和帮助,恐怕我也完不成学业,所以,如果能够对你未来的前途带来一些帮助,就算是彻底与刘飞决裂我又有何惧怕,你放心,我肯定没事的!”

    听到陈君义这样说,高建林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对于陈君义这步棋,他隐藏的很深,即便是在刘飞和沈中锋斗争最激烈的时候,他都没有想要真正的使用这步棋,但是现在,随着刘飞在沧澜省的地位越来越稳固,尤其是经过上次和刘飞之间间接的一次交手之后,高建林意识到,如果自己要想更进一步,刘飞对自己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要知道,位置越高,座位越少,竞争的人虽然不多,但是每一个都不是等闲之辈,尤其是这一次在吴家家族族长大会上,自己支持的吴德强再次败给了刘飞支持的吴永强,这让他心中有些不太甘心,尤其是在吴家家族大会上,刘飞和曹晋阳联手支持吴永强的举动让他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威胁,尤其是当曹晋阳和刘飞一起到沧澜省执政的消息确定之后,让他感觉到一种更大的危机,因为他非常清楚,现在距离下一次换届还有年的时间,如果在这年之内,刘飞和曹晋阳携手并肩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做出极大的成绩,而自己虽然能力也非常卓越,但是毕竟自己所在的是发达省份,经济总量本来已经很大了,即便是自己在如何努力,所能够做出的成绩也不会特别显眼,反而经济总量不如沿海省的沧澜省,如果要是刘飞和曹晋阳能够携起手来的话,那么两人的能力合力很有可能会做出显赫的政绩,而那个时候,很有可能自己会被刘飞的光芒所掩盖,如果要是这一次竞争输给刘飞的话,那么以后恐怕自己将会落后刘飞一步,而这一步,就是5年啊,到现在这个岁数了,一个人还能有几个五年,就算一两年那也将会对未来的成就产生巨大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之下,高建林决定启动陈君义这枚自己隐藏了多年的棋子,恐怕就连沈中锋都不一定会知道,自己和陈君义是同学,更是曾经资助陈君义读完了大学,而陈君义是一个念旧的人,也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对于高建林当年的援手之恩他一直铭记于心,所以,当高建林在一次秘密会面的时候提到自己和刘飞之间未来竞争会越来越激烈的时候,陈君义便向他承诺,自己会想办法帮助他的,所以,才有了如今陈君义想办法在公安厅工作上,挑拨离间刘飞和曹晋阳之间关系的行动。

    “君义啊,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我相信你肯定没有问题,不过我还是要最后提醒你一次,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哪怕是这件事情咱不做了,也别把刘飞得罪的太狠了,否则,以刘飞的个xìng,绝对有办法把你踢开的。”高建林最后嘱咐了一句。

    陈君义笑着说道:“老同学,放心,我心中有数!”

    陈君义这边刚刚挂断电话,他的秘便敲门后走了进来,汇报道:“陈记,何秘长来了!”

    陈君义连忙说道:“赶快请。”说着,陈君义站起身来迎到了门口。

    两人笑着寒暄一阵之后,何建平开门见山的说道:“陈记,刚才刘记刚刚布置下来一项工作,他要我过来和你商量一下……”

    等何建平说完之后,陈君义皱着眉头说道:“何秘长,刘记布置的这项工作要求在一个星期之内召开会议,我感觉这不太妥当啊!”

    何建平一愣,说道:“有何不妥!”

    陈君义说道:“何秘长,是这样的,前几天我才召集各地市政法委记们开了一次会议,听取了他们的汇报,刘记这次在让我们召集会议,是不是有些重复开会之嫌啊,这会让下面地市的同志们反感的!”

    何建平听完之后,心中便是一动,他已经隐隐感觉到,陈君义似乎对刘飞布置的这项工作比较抵触,不过身为省委秘长,他的协调能力还是比较强的,既然从刘飞那里领了这个任务,他是肯定要完成的,所以他笑着说道:“陈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这一次的会议可以把汇报各地市工作的那部分去掉,让各地市政法委记直接把他们像你汇报的内容写一份面汇报材料交到刘记那里去,然后你在向刘记汇总汇报一下,至于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吗,那就是学习zhōng yāng文件的指示jīng神,寻找我们身上存在的不足和缺点,你看怎么样!”

    见何建平把话都说道这种份上了,陈君义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再去反对召开这次会议了,只能点点头说道:“好,那就这样定了,不过在会议时间的选择上,我看就定在这周五!”

    何建平点点头:“好,那就这样定了!”

    等何建平离开之后,陈君义立刻皱起了眉头,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琢磨起来,这个刘飞要召开全省政法工作会议到底是什么打算呢,难道他对于我插上公安厅的工作表示不满,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或者jǐng告我一下吗,呵呵,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我陈君义要让你刘飞白费一回功夫了。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之间,就已经是周四下午了,明天就要召开政法系统工作会议了。

    陈君义坐在办公椅上,听完秘汇报完最近一段时间刘飞和曹晋阳各自的表现之后,他的眉头立刻紧皱起来,沉声问道:“你确定最近一段时间刘飞和曹晋阳都没有什么动作吗!”

    秘回答道:“陈记,我可以完全肯定,他们的确都没有什么动作!”

    “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忙。”陈君义冲着秘摆摆手,等秘长离开之后,陈君义立刻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心中暗道:“这个曹晋阳不采取什么动作倒是有情可原,毕竟现在我采取的一些措施并没有影响到他,但是为什么刘飞到现在依然没有什么反应呢,而且王东国也已经去刘飞那里汇报过了,按理说刘飞应该感觉到愤怒才对啊。”想到这里,陈君义实在有些坐不住了,他索xìng站起身来,向郑建勇的办公室走去,心中暗道:“既然刘飞你不动手,那我就再给你添一把火,我就不信,我还无法让你和曹晋阳相互之间斗争起来!”

    来到郑建勇的办公室之后,郑建勇十分热情的接待了陈君义,两人坐在沙发上闲聊了一会,陈君义笑着说道:“郑记,明天我们政法委系统召开工作会议,学习有关中*央文件的指示jīng神,何秘长通知您参加了吗!”

    郑建勇摇摇头说道:“没有啊,这件事情我还真不是很了解!”

    陈君义立刻皱着眉头说道:“这个何秘长也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会议都不通知您参加,看来,他对秘长这个身份完全入戏了啊。”说道这里,陈君义有些不满的摇摇头。

    而郑建勇的脸sè便显得难看起来,虽然他是主管党群工作的,但是一般像这种学习文件指示jīng神的工作,恰恰应该是他来主持的,而就算这件工作是刘飞布置下来的,最起码何建平也应该询问一下他是否参加,但是实际情况却是何建平并没有通知过他,他相信以何建平的圆滑为人,他肯定是想要通知的,但是恐怕刘飞却并不希望自己参加,所以他没有让何建平通知自己。

    想到此处,郑建勇的眼睛不由得眯缝了起来。

    看到郑建勇的态度,陈君义心中暗自兴奋起来,他知道,经自己添这一把火之后,郑建勇恐怕也会对刘飞产生一些意见了,所以他趁势说道:“郑记,我诚挚邀请您参加本次会议,对我们政法系统的工作提出批评和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