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36章 刘飞出手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听完王东国的话之后,沉思了一会,然后缓缓问道:“你们政法系统最近有没有什么规格高一点的会议!”

    王东国摇摇头说道:“没有,最近半个月都没有什么大会!”

    刘飞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你先回去,这件事情我会找机会敲打一下这个陈君义的,现在我们沧澜省的大局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而不是政治斗争,他必须要看到这一点!”

    等王东国离开之后,刘飞开始思考起陈君义这一次的突然改变上来,他相信,陈君义这样一个在沈中锋时期都中规中矩的人,现在突然变得充满了进攻xìng,这绝对不是一种偶然,那么很有可能在他这种做法的背后隐藏着陈君义的一种深层次的目的。

    这时,在省长办公室内,曹晋阳正在听取副省长柴秀峰的汇报。

    柴秀峰主要跟曹晋阳汇报的就是近期陈君义和王东国之间发生矛盾冲突的问题,听完柴秀峰的汇报之后,曹晋阳皱着眉头说道:“老柴啊,对于陈君义的做法你怎么看!”

    柴秀峰苦笑着说道:“说实在的,曹省长,我现在真是有些看不懂陈君义的这种做法了,据我所知,在沈中锋时代,陈君义虽然每次在常委会上基本上都站在沈中锋那边,但是在工作中,除了一开始陈君义和王东国之间发生过一些不愉快之外,后来刘飞渐渐强势之后,陈君义已经很少再去插手公安厅那边的工作了,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一年多了!”

    曹晋阳听完之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突然说道:“呵呵,听你这么一说,我反而有些明白这个陈君义的真实目的了!”

    柴秀峰连忙问道:“哦,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曹晋阳笑着说道:“根据我的分析,陈君义现在突然对公安厅王东国发难,首先一个目的,就是向我表明他并不惧怕刘飞,表明他这个政法委记还是有相当大的实权的,如果我能够接纳他的靠拢,对于增强我在沧澜省的实力是非常有用的,而且他还想借此机会表明他和刘飞的立场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从而表明他投靠到我的阵营的立场比较坚决,这一点,是他明面上,大家谁都可以看得到的一点!”

    柴秀峰一愣,问道:“难道他还有什么隐藏的目标不成!”

    曹晋阳笑着说道:“他到底有没有,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但是我却看到了一种危机,那就是如果在他陈君义和王东国的这次冲突之中,我完全的站在了陈君义的立场上去处理这件事情,那么我势必会和王东国进行对立,甚至是和刘飞进行对立,尤其是一旦这样的事情闹到了常委会上,我和刘飞之间的关系肯定是会受到影响的,也就是说,我将会被迫卷入到陈君义和王东国以及刘飞之间的斗争中去,在这一点上,和目前为止rì本野田政权在钓*鱼*岛上把美国拖下水的手法如出一辙!”

    柴秀峰脸上露出凝重之sè,说道:“曹省长,这样说来,陈君义难道还想挑拨你和刘飞之间关系不成,这对他没有什么好处!”

    曹晋阳冷笑着说道:“怎么会对他没有好处呢,如果一旦因为这件事情我和刘飞真正的对立起来,那么我势必要和他绑在同一辆战车之上,我对他的依存程度就会加深,因为要要想和刘飞进行斗争,没有他这个省委常委支持肯定是玩不转的,毕竟到目前为止,我最有把握的也只有你和张明涛这两票而已,如果能够得到他的支持,那么在对抗刘飞上,我就更有把握了,所以,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只能会越来越紧密,而一旦他继续把和王东国之间的关系弄得越来越紧张,那么我和刘飞之间的关系肯定也就越来越对立,长期这样下去,我和刘飞之间的关系肯定会回到刘飞和沈中锋相互较量的时代,到那个时候,恐怕我们即便是心中在想着去发展经济,也不可能把太多的jīng力全都投入到发展经济上,因为对于一个官员来说,一旦牵扯到政治斗争中去,想要在拔出来可就有些难了,有些时候,就算是你想要偃旗息鼓,对手未必会愿意啊,而且,我又不是没有和刘飞交过手,刘飞那层出不穷的花样想想就让人头疼!”

    柴秀峰听完之后,眼神中闪过两道寒光,说道:“哦,如果这样说的话,是不是陈君义这是故意以自己为诱饵,来让您和刘飞之间产生对立,他或者是他背后的某些人借此浑水摸鱼呢,那我们该怎么办!”

    曹晋阳冷笑着说道:“嗯,你说得没错,这种可能还是有的,只是不知道陈君义有没有看清楚这一点,不过不管他在这件事情上持何种态度,他恐怕绝对想不到,刘飞对于某些人有可能会采取离间我和他之间关系的判断早已经有了论断,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冷眼旁观,看看陈君义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样,至于他和王东国或者是刘飞之间的矛盾,我们暂时只需要看着就行了!”

    柴秀峰皱着眉头说道:“曹省长,如果我们冷眼旁观的话,会不会失去他这个盟友呢,如果他要是倒向了刘飞或者郑建勇那一边的话,沧澜省的局势对我们来说可就不利了!”

    曹晋阳笑了,说道:“这一点你尽管放心,他就算是想要倒到刘飞阵营中去,刘飞也不会要他的,刘飞骨子里面高傲的很,尤其是对于自己阵营的人,要求是非常高的,恐怕陈君义未必能够达到刘飞的要求,而且他之前又是沈中锋的人,刘飞根本不可能收留他,至于他要投靠到郑建勇那一边的话,那就随他去,因为郑建勇也未必敢收留他,因为郑建勇就算再想扩充实力,也是不敢像沈中锋那样直接和刘飞作对的,因为他只是一个省委副记,是刘飞的副手,刘飞要想真正架空他的话,以刘飞的能力和手段也是很轻松的一件事情,到时候就算他在常委会上话语权非常大的话又怎么,在人事工作上,他不能取得比较大的话语权的话,一切全都是浮云,而且不要忘了,我可是刘飞的天然盟友,虽然我们之间也会发生冲突,但是刘飞已经承诺放手让我在省zhèng fǔ这边大展伸手,所以,短时间内,我根本不可能联合郑建勇去制衡刘飞,这种情况下,郑建勇自己单独去对抗刘飞,恐怕是费力不讨好,而且据我所知,现在刘飞已经开始有计划的开始削弱郑建勇在人事方面的话语权了,等这次人事大调整尘埃落定之后,恐怕郑建勇的人事话语权还将会被进一步的削弱,所以,我认为,如果郑建勇比较聪明的话,他就绝对不会接受陈君义的投诚的!”

    听完曹晋阳的分析,柴秀峰轻轻的点点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这样看来,恐怕接下来咱们倒是有好戏看了!”

    曹晋阳笑了,“是啊,我们这一次倒是要看看刘飞如何和陈君义交手啊,很久没有看到过刘飞出手了,真是很期待啊,不知道刘飞现在的水准和以前相比有多大的进步!”

    就在曹晋阳和柴秀峰讨论刘飞如何出手的时候,刘飞已经开始着手布局了,他首先给秘长何建平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把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央下发的有关政法、司法方面的指示文件整理一下,给自己送过来,然后他又让秘林海峰布置了一项神秘的任务,让他立刻去执行。

    半个小时之后,何建平手中拿着一叠文件走进刘飞的办公室内,放在刘飞的案头说道:“刘记,这些都是近期zhōng yāng下发的有关政法工作的一些指示文件,请您审阅!”

    刘飞点点头,拿起来翻看了一些,由于所有的文件都是按照rì期先后的顺序排列起来的,所以刘飞看起来相当轻松,看了几分最上面的近期文件之后,刘飞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何秘长,你去找陈君义同志商量一下,争取在一周之内,组织一次全省政法系统工作大会,学习一下近期zhōng yāng文件的指示jīng神,同时,各地市的主要负责人也汇报一下各个地市的政法工作情况,到时候我会亲自去政法委主持这次会议!”

    何建平点点头说道:“好的,刘记,我马上过去找陈记商量一下,您看这次会议的级别定在何种级别,还需要下面县一级的政法委记都来吗!”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县一级的这一次就不用让他们过来了,让他们通过视频会议的形式参与到这次会议就行了,不过各地市政法委的一二把手都要参加,省政法委的党组班子也要全部参加!”

    何建平领命之后便出去了。

    刘飞站起身来,走到窗口,望着外面街道上那穿梭往来的车流,嘴角上露出一丝冷笑,心中暗道:“陈君义啊陈君义,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一次到底打得什么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