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35章 魑魅魍魉跳出来

www.wuailogo.com 官途     等曹晋阳表态之后,柴秀峰和张明涛也纷纷表态支持刘飞的意见。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常委们全都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这一次认识的大调整之中,刘飞竟然已经在悄然之间和曹晋阳站在了同一个阵营,这种十分异常的举动明显和沈中锋时代经常和刘飞作对的风格明显不同,这让很多常委们心中开始纠结起来。

    不过现实就是现实,在这种诡异的现实面前,尽管郑建勇还有些郁闷,但是事实来袭的时候,他也只能选择接受。

    于是,在曹晋阳到了沧澜省之后第二次常委会上,沧澜省便正式通过了刘飞提出的有关全省大面积进行人事调整的提议,而这一次,郑建勇因为接二连三的为刘飞制造障碍,在整个人事讨论过程中,刘飞和曹晋阳双方通力合作,没有让郑建勇占得一丝一毫的便宜,反而损兵折将,实力大损,在加上刘飞在人事工作中和省委组织部部长张群书联起手来,极大的削减了郑建勇在人事上的话语权。

    而就在沧澜省的人事大调整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沧澜省西江市一座十分普通的二层别墅小楼内,一个梳着溜光水滑的大背头、身材高大、样貌英俊、皮肤白皙的40岁左右的男人满脸正坐在一个高档的视频会议终端前,开着会议。

    此刻,这个男人面前大屏幕上,显示出的是一个四方形会议桌,会议桌四周,坐着几个身材或矮小、或肥胖、或者满脸yīn邪的男人,其中一人,这些人正是rì本野田会社的社长野田一夫和副社长松岛川子、以及rì本最大的黑道势力之一的自民帮的帮主龟田一鸟。

    野田一夫沉着脸说道:“朱劲rì,你最近在沧澜省的工作进展怎么样。”

    野田一夫充满自信的一笑,说道:“野田社长,请您放心,我在沧澜省这边一切都非常正常,业务运作得非常流畅,我们东亚集团每月发往rì本的货物都屡创新高,但是价格我们却压得非常低。”

    野田一夫满意的点点头,眼神中多了一丝欣赏之sè,对于这个女婿,他是非常满意的,虽然这个女婿本身是华夏人,但是自从成了自己的女婿之后,朱劲rì以其留美海龟的背景,在加上rì本资金的注入,在沧澜省成了东亚集团,虽然东亚集团表面上看起来只是做一些进出口贸易,而且每年的贸易额在沧澜省的诸多企业中也只能算是中等,但是没有人知道,东亚集团的根本目标是利用东亚集团作为掩护,实际上所从事的是大量走*私*稀*土这种战略资源的任务。

    野田一夫笑着说道:“朱劲rì,我听说沧澜省那边,那个刘飞正在搞什么人事大调整,这对于你们东亚集团所从事的贸易有没有什么影响,那些各个环节你都重新梳理了吗,会不会影响到稀*土对我们rì本的输入。”

    朱劲rì一笑,说道:“社长,这个您尽管放心,虽然沧澜省这边人事发生了变动,但是您放心吧,各个环节我都已经疏通好了,哪怕就算是现在华夏和咱们rì本发生战*争,只要华夏和咱们rì本之间的贸易往来不间断,航运不间断,我就可以确保稀土可以源源不断的输入我们rì本,虽然现在沧澜省已经对稀土等稀缺战略资源加强进行了管制,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漏洞,有利益的地方就有贪婪成xìng的人,只要我给予这些人足够让他们动心的好处,就算是让他们把祖宗都卖给我,他们都肯的。”

    野田一夫听完之后,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他笑着说道:“好,朱劲rì啊,你做的非常好,看来派你去华夏开拓业务是我们会社做出的最正确的决策,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千万要小心刘飞,或许别人未必会发现你的行动,但是这个人的鼻子简直比狗鼻子还要灵敏,最近我研究了他的执政经历,在他执政过的不少地区,我们rì本在华夏的一些战略布局都被连根拔起,所以,你必须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绝对不能让刘飞嗅到任何的气息。”

    朱劲rì笑着说道:“社长,这一点请您放心,不管是在生产,运输还是在储存、转运等环节,我都已经做好了周密的安排,刘飞就算是鼻子再灵敏,也不可能把线索归结到我们头上的,只要我还在沧澜省一天,我就可以保证稀*土资源可以源源不断的流入我们rì本。”

    “好,干得不错,努力干吧,只要今年你能够保持去年的态势,你的年终分红会增加20%的。”野田一夫鼓励道。

    “谢谢社长,我保证完成任务。”说道这里,朱劲rì站起身来,冲着摄像机方向深深的弯腰鞠躬,卑躬屈膝。

    等视频会议结束之后,朱劲rì靠在椅子上,把腿搭在了会议桌上,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嘿嘿笑着说道:“刘飞啊刘飞,早就听说你厉害,曾经在多个地方把rì本政客和财团的那些战略布局一一给掀翻,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把我怎么样,我可是留学美国哈弗商学院的经济学硕士生,rì本松下商学院的博士生,我jīng通汉语、英语、rì语和法语,深刻了解美rì华三国文化,对于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我倒背如流,对于资治通鉴我看了不下5遍,对于你们官场上那一套我更是谙熟无比,不管是达官显贵还是黑道大哥,我都能轻松应酬,在你们沧澜省,我更是吃得非常开,就算是你真的觉察到我有什么不妥的话,你也无法找到我任何把柄的,这一次,我这个海龟jīng英真希望能够和你好好的过上几招啊,咱俩年纪差不多,但是我学历比你高,阅历也绝对比你丰富。”

    而与此同时,在rì本东京都,野田家族总部,88层高的野田大厦顶部会议室内。

    虽然和朱劲rì之间的通讯已经中断了,但是野田会社内的内部会议却还在继续进行着。

    不过此刻,会议的气氛却和之前与朱劲rì一起开会的时候气氛有所不同,会议室内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副社长松岛川子满脸yīn沉着说道:“社长,虽然朱劲rì话里话外似乎表现得比较轻松,甚至是从种种迹象来看,刘飞似乎也没有发现朱劲rì的东亚集团的所作所为,但是我认为,我们在沧澜省的所作所为肯定瞒不过一些有心人,所以,刘飞早晚都会发现一些踪迹的,如果万一要是朱劲rì失败了,那么对于我们会社和国家来说,损失可就大多了,我有一个想法,我们是不是派一个人前去协助朱劲rì,毕竟,朱劲rì是华夏人,万一他要是在被华夏人给收买过去,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十分头疼的问题啊。”

    这时,野田一夫却使劲的摇摇头说道:“松岛,我认为朱劲rì会背叛我们这一点你永远都不用担心,因为他已经为我们rì本做了太多的事情,按照华夏人的逻辑,他就是彻头彻尾的汉*jiān,一旦被华夏人知道了他的身份,华夏虽大,却没有他的容身之地,至于说你提议派人去辅助他,我认为暂时还不是时候,我们要多给朱劲rì一些信任,我知道,你们大家都十分忌惮刘飞,但是请相信我的判断,虽然我们rì本人有战略思维,但是华夏也并不缺少这样的人,就像刘飞,现在,在华夏的土地上,只有让华夏人对付华夏人才是最好的办法,我们要是派rì本人过去的话,反而会坏朱劲rì的事情,而且,我们不是在朱劲rì的牙里面早就安装好了窃听器了吗,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所以,对于他你们不用太过于担心。”

    这时,rì本最大的黑道势力之一的自民帮的帮主龟田一鸟沉着脸说道:“野田社长,我也担心朱劲rì能否对付得了刘飞,我们必须要有所准备啊,稀*土对我们rì本来说太重要了,我们必须要源源不断的从华夏进口,从华夏进口的越多,华夏的存量就越少,华夏的环境污染就越严重,对我们rì本就越有利。”

    野田一夫皱了皱眉头,这时,其他会员也纷纷发表意见,表示了对朱劲rì的不信任,他们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朱劲rì是华夏人,不能完全信任。

    而此时此刻,在刘飞的办公室内,省公安厅厅长王东国正在脸sè有些愤怒的向刘飞汇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工作,王东国沉声说道:“刘书记,自从曹省长到了沧澜省之后,陈书记就好像吃了兴奋剂一般,最近对我们省厅的工作总是指手画脚的,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的个人威信,而且最近他经常越过我直接把副厅长们喊过去直接向他汇报工作,如果长期这样下去的话,这工作真是很不好干了啊,尤其是司法厅系统,最近对我们这边的工作也不是很支持,甚至还时不时的掣肘一下,让我们这边非常难受。”

    听到王东国的汇报,刘飞的眉头立刻紧皱起来,他没有想到,沈中锋在的时候,陈君义一直都中规中矩的,而这一次曹晋阳来了,他反而却闹腾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