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32章 故意留下的漏洞

www.wuailogo.com 官途     曹晋阳点点头,说道:“嗯,好吧,你把他们带过来吧。”

    柴秀峰很快便领着西江市和易名市市委书记胡培育和郑新强来到曹晋阳的休息室内。

    四个人在曹晋阳的休息室内详谈甚欢,胡培育和郑新强都表示了投诚之意,并且表示以后会唯曹晋阳马首是瞻,对于两人的投诚之举,曹晋阳十分热情,但是却并没有立刻表态接纳二人,而是告诉二人,自己会对他们多加关注的。

    两人也知道,对于原来沈中锋的人,曹晋阳肯定会是听其言察其行的,不过等到临近结束的时候,两个人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忧虑,两个人表示,如果这一次要是进行全省人事大调整的话,不知道刘飞会不会动两个人。

    对于两人的这种忧虑,曹晋阳更是谨慎对待,只是表示说,如果有合适时机的话,自己会为他们说话的,曹晋阳能够这样说,两人也是非常感激的,毕竟,他们虽然是市委书记,但是最大的靠山沈中锋已走,而刘飞又对于他们阳奉yīn违的执行刘飞的各种指示有所不满,所以,他们只能在郑建勇和曹晋阳之间重新选择一个靠山。

    等柴秀峰和胡培育、郑新强都离开之后,曹晋阳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之中。

    经过胡培育和郑新强的投诚之后,曹晋阳清晰的感觉到了刘飞对于沧澜省越来越强的掌控力度,在想起刘飞在沧澜省已经经营2年之久,而自己刚刚到了沧澜省,如果自己现在就和刘飞产生冲突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得不偿失,尤其是对于胡培育、郑新强两人,曹晋阳又不是很了解,所以,他现在非常头疼。

    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困难和苦难总会和你不期而遇,你唯一能够做的只是忍耐和承受,并想办法克服。

    曹晋阳眼前就是这种情况。

    第二天曹晋阳到达沧澜省的第一次常委会上,刘飞对曹晋阳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并且对新一届zhèng fǔ班子给予了很高的期待,然后又由每一个常委分别介绍了一下自己主管领域内目前阶段的主要工作,等都介绍完毕之后,稍微讨论了一下近期的主要工作之后,也就散会了。

    由于是刚刚到达沧澜省,所以曹晋阳对于沧澜省的各项工作基本上只是在观察,并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等刘飞宣布散会之后,刘飞笑着看向曹晋阳说道:“曹省长,散会之后你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跟着刘飞来到他的办公室内,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刘飞笑着说道:“老曹啊,现在我们沧澜省有一项比较重要的人事变动正在酝酿之中,这件事情在沈中锋调离之前我就已经和各位常委沟通好了,不过还没有上常委会,我相信你应该也已经通过各种渠道知道这件事情了吧,对于这一次全省人事大调整,你有什么想法吗。”

    曹晋阳沉吟了一下,十分严肃的说道:“刘书记,这次人事大调整必须要进行吗。”

    刘飞使劲的点点头:“嗯,必须要进行,而且这一次调整我的想法是只看能力和人品,不看派系和关系,目标是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为沧澜省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曹晋阳使劲的点点头:“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全力支持刘书记的意见,我相信,这件事情有刘书记亲自主导,肯定会取得圆满成功的。”

    见曹晋阳如此痛快的表态支持自己的意见,刘飞稍微有些意外,不过他却笑着说道:“老曹啊,我想除了人事工作之外,在zhèng fǔ工作上你肯定还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吧。”

    曹晋阳看了刘飞一眼,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道:“刘书记,看来还是你了解我啊,人事工作是你主抓的,我肯定要大力支持你的,而我虽然到了沧澜省还不到一天,不过我研究沧澜省的各种政策以及各方面的工作也有几天的时间了,但是我却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你到了沧澜省之后,似乎把大部分的jīng力全都放在了发展经济上,包括这你所制定的人事考核方案也是主要以衡量GDP为主,重点考察各个地市官员们发展经济的水平和能力,虽然在民生工程上也有不少的投入,但是目前所投入的资源和你当初在东宁市主政的时候却有着天壤之别,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我记得当初咱们两个刚刚到达东宁市没有多久,在东宁市的经济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你就已经开始投入相当的资源用于改善民生等各个方面的工作了,我相信这并不是偶然,应该是你有意为之吧。”

    刘飞听完之后,淡淡一笑,说道:“哦,你怎么会这样想呢,你认为我为什么会有意为之呢。”

    曹晋阳笑着说道:“刘书记,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就目前而言,zhèng fǔ这方面的工作除了发展经济之外,你插手的并不多,可以改进的工作很多,而其中很多民生方面的投资也都是你来主导的,对于这种情况,我有两种解读,一是你根本无法插手zhèng fǔ这方面的工作,以前的时候沈中锋把这方面的工作把持的比较紧;二是你根本就没有想要过多的插手zhèng fǔ这方面的工作,除了必要的工作之外,你反而让沈中锋去唱主角,而你则把主要jīng力放在如何策划发展沧澜省的经济上,而根据我的观察,不管是沈中锋也好,郑建勇也罢,在这两年内,包括沧澜省的各地市官员,这两年多来,几乎都卖命的招商引资发展经济,所以,鉴于这种情况,我是不是可以大胆的推测一下,你很有可能预见到了我必定会来沧澜省和你一起共事,所以你先利用这两年把经济发展的底子打好,等我到来之后,你让我在zhèng fǔ这方面的工作放手施为,一到来之后,就能够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从而尽快的树立起我的个人威信,取得不俗的政绩,而且我还发现你故意在人事工作方面都留下了一些BUG,是不是在等着我去把这个BUG补上,从而作为我在这方面的政绩呢,刘书记,我猜得对吗。”

    刘飞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反问道:“我有你说的那么高尚吗。”

    曹晋阳笑了:“刘书记,你以前在东宁市的时候,故意让出政绩的事情还少嘛,说吧,你这次是出于什么方面的考虑。”

    刘飞笑着举起茶杯来说道:“老曹啊,看来还是咱们两个是知己和对手啊,沈中锋就很难有这种觉悟,你说道的没错,我的的确确是留下了一些BUG,不过我还是想要听听,你如何才能补全目前我所留下的BUG,等你说完之后,我在告诉你我的考虑。”

    曹晋阳也笑了,举起茶杯来说道:“来,干一杯,和你一起搭班子,就是爽快,就算是输,也输得快乐,赢也赢得爽快。”说完,曹晋阳一饮而尽,然后笑着说道:“刘书记,我记得当年您在东宁市的时候,曾经提出了一个幸福指数的概念,在这个概念中,您把包括居民生活、生态环境、社会环境、公共服务这四个大方面,这四大方面基本上涵盖了收入与消费、收入分配、健康状况、环境治理、环境满意度、安全感、zhèng fǔ廉洁、司法公正、义务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公共设施等44项指标,15项主观指标,当时在您的主导下,我们东宁市对各项工作都进行量化并列入了干部考核的范围之内,从而咱们一起创造了东宁市奇迹,而现在,沧澜省却并没有推行这个概念。”

    刘飞笑了,点点头说道:“好,果然不愧是曹晋阳啊,你说得没错,我到了沧澜省之后,并没有急于推行幸福指数这个概念,因为当时沧澜省的经济形势实在是太差劲了一些,即便是想要推行,也力有不殆,效果不是很好,所以,我干脆就把这个事情暂时搁置了下来,先全力发展经济,等候你的到来,到时候在常委会上,只要你提出这个概念,我会大力支持的,这样一来,你就可以迅速在常委会以及zhèng fǔ那一边树立威信,这样也有利于你尽快展开工作。”

    曹晋阳苦笑着说道:“我就说呢,以你的jīng明,肯定不可能看不出你自己推行这件事情能够给你带来的政绩,看来,你为我准备了这样一份大礼,这一次,我就是想要不同意你进行全省人事大调整都不行啊。”

    刘飞笑了,淡淡的说道:“我一是没有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过来,二呢,即便是你要反对,我也会强行推行的,因为沧澜省的局势,已经到了必须要进行大范围调整的时候了,否则,只会拖延沧澜省的经济发展速度。”

    曹晋阳苦笑了一下,他知道,刘飞说的的确是事实,如果刘飞真的想要强行推进的话,自己也无力阻止,毕竟,人事工作是刘飞这个书记的权利范围,他沉声说道:“刘书记,现在,你总可以说,为什么要送我这样一份大礼了吧,我相信,你绝对不会是仅仅和我交易这一次的人事大调整这么简单,你肯定是有着深层次的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