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31章 人事之争

www.wuailogo.com 官途     王辉这一次彻底愣住了,因为在他想来,看到张明涛和陈君义先后投入曹晋阳的阵营之中,刘飞可能会愤怒,甚至是让自己想办法拉拢一批人跟着曹晋阳对着干呢。

    看到王辉脸上的疑惑表情,刘飞笑着说道:“老王啊,以前的时候,我之所以希望你能够在省zhèng fǔ的工作中牵制一下沈中锋,是因为沈中锋在发展经济的水平上尤其是一些理念上的确非常落后,所以,他所作出的一些决策往往根本取得不了多大的效果,相反的,相比于你而言,沈中锋的一些思想还不如你的更加先进一些,所以,我希望你通过和沈中锋之间的碰撞,让省zhèng fǔ那边的工作能够更加出sè一些,能够为老百姓做的事情更加实际一些,这是我的本意,而现在,曹晋阳担任省长以后,之前对于沈中锋的那种顾忌基本上就不会有了,相比于沈中锋,曹晋阳不管是在发展经济的理念上,还是在政治斗争的手段山,都比之沈中锋更加成熟和先进,所以,如果你要是在扮演之前的那种角sè的话,反而会降低省*政*府那边的工作效率,不利于省zhèng fǔ班子的团结,而且,我相信,以曹晋阳的头脑,肯定会发展我制定的那个经济发展方案肯定是最适合沧澜省发展的方案,虽然曹晋阳也非常想要做出自己的政绩,在沧澜省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他这个人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他知道自己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非常有大局观,所以,对于我制定的那份沧澜省各地经济发展方案,他不仅不会像沈中锋那样阳奉yīn违,甚至是让嫡系人马进行抵抗,而且还会大力推进我制定的那份经济发展规划方案,然后在加入和补充一些他自己对于沧澜省经济的理解,而这也正是我们沧澜省所需要的,因为我一个人就算是在厉害,也不可能把一件事做得完美,有了曹晋阳的补充和发挥,我们沧澜省经济发展速度只会更快,而不会减慢,因为曹晋阳是一个非常有上进心的人,也是一个非常务实的人。”

    听完刘飞这番话之后,王辉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你就这么肯定曹晋阳肯定会大力推进你所制定的那份经济发展方案,而不是沈中锋制定的那一份。”

    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我非常肯定,而且我再说一句比较实在的话,虽然你在各个方面的综合能力已经非常出sè了,甚至比沈中锋都要强上一些,但是,和曹晋阳相比,你依然差了一些,所以,现在你要做的并不是和曹晋阳去掰手腕,而是大力配合曹晋阳,把zhèng fǔ那一块的工作做好,当然,如果曹晋阳的一些理念甚至是政策出现错误的时候,你依然可以坚决的进行反对并且指出,如果你是对的,曹晋阳是错的,我会大力支持你的,我们现在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把沧澜省先发展起来。”

    听完刘飞的这番话之后,王辉看向刘飞的目光中明显多了几分钦佩,现在,他对于刘飞这个人的大局观已经彻底折服了,而刘飞的人品更是让他佩服。

    不过王辉还是有些担忧的说道:“刘书记,如果曹省长到来之后,在zhèng fǔ这边威信越来越高,他想要在人事工作上和你较量,我们该怎么办。”

    刘飞笑着说道:“对于这一点,这是早晚的事情,以曹晋阳的个xìng,要他不插手人事工作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也可以插手zhèng fǔ那边的工作嘛,只要我们彼此之间达成一个平衡,那一切都不是问题,而且只有让他放开手脚去干,你们省*政*府那边的工作才能真正彻底的把效率和质量提高上来,这个时候,我是绝对不能去插手的,老王啊,你记住,作为一把手,必须要有一把手的视野和胸襟,你必须要能够分清楚谁是真正能够干事之人,而且必须要让他们去把事情做好,只有他们把事情做好了,你身为一把手,才会有成绩,至于说曹晋阳以后到底会怎么做,我身为一把手,必须要想办法掌好舵,让他随着我这个舵手指控的方向去走,在这一点上,老王啊,你必须得好好思考一下才行,或许等一两年之后,你就会坐在曹晋阳现在那个位置上,到时候你就得好好思考思考一下了。”说道这里,刘飞若有深意的看了王辉一眼。

    王辉听完刘飞最后几句话之后,心中就是一翻个,因为刘飞最后几句话看似是打个比方,但是用这个例子来打比方似乎不是刘飞的风格啊,难道刘飞一两年之后会调走不成,这个疑问一下子充满了王辉的脑子,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很快的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因为他知道,既然刘飞没有明说,那就是说现在还不到时候,不过刘飞已经在话里话外给了自己一些暗示了,那就是目前对自己而言,必须要大力配合好曹晋阳做好在zhèng fǔ这边的工作。

    所以王辉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您放心吧,我一定会配合好曹省长做好工作的。”

    刘飞笑着点点头。

    而就在此时,在曹晋阳的休息室内,副省长柴秀峰与曹晋阳面对面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柴秀峰正在向曹晋阳汇报工作。

    柴秀峰说道:“曹省长,就目前而言,您到了沧澜省之后所面临的第一个最严峻的挑战便是刘书记正在大力推进的全省人事大调整的事情,虽然因为沈中锋的突然调走,刘飞没有能够在沈中锋调离之前完成这个工作,但是这项工作,在之前省委常委会上刘书记已经布置下去了,现在省委组织部正在对全省各个地市的常委班子以及涉及到经济的主要领导位置进行全面考察,我估计下次常委会上,刘书记很有可能继续抛出这个问题来,如果您要是赞同刘书记的意见,那么很有可能刘书记借助这次机会,将自己的人马大量安插到重要的领导岗位上,但是如果您要是反对刘书记的意见,那么一旦刘书记强行推动或者是在省zhèng fǔ这边的工作对您进行掣肘,对您也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沈中锋算是给您出了一个难题啊。”

    曹晋阳听完之后,眉头立刻紧皱起来,在之前郑建勇去燕京市见他的时候就已经提到了这个全省人事大调整的问题,现在柴秀峰再次提起了这个人事大调整的问题,他不得不对这个问题提高了jǐng惕,虽然曹晋阳相信刘飞搞出这个全省人事大调整绝对不是针对他的,但是很明显,这个问题如果自己处理不当,将会直接影响到自己在沧澜省的威信,他非常清楚,如果自己刚刚到沧澜省就失去了威信的话,那么就算是自己再有能力,以后要想立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慎重一点。

    所以,略微沉思了一下,曹晋阳看向柴秀峰问道:“老柴啊,你到沧澜省也已经一年多了,很多情况你应该都摸清楚了,对于这个全省人事大调整,你是什么态度,全省干部们又是什么态度。”

    柴秀峰沉声说道:“刘书记,在这个问题上,省委常委这边,在沈中锋时代,由于刘飞掌控力比较强,所以省委常委会上早已经通过了一些文件,文件上明确规定今年各地市大排名之后,省委肯定要对一些落后地市班子进行调整,这个绝对是不可逆转的,而刘书记到了沧澜省已经2年多了,基本上还没有对各地市的班子进行大调整,所以,我估计现在他要对全省班子进行调整,也是很难逆转的,至于说各地市的干部们,却是态度各异,能力强的自然希望调整一下,但是能力差一些的就不希望调整了,所以,现在情况非常复杂,我的想法是,能不能和刘书记达成一些交易,把我们的人安插到一些合适的位置上,这是目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

    曹晋阳听完之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略微沉思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嗯,这件事情看来我得好好思考一下,现在还很难做出决断。”

    等柴秀峰离开之后,曹晋阳拿出手机拨通了郑建勇的电话,笑着说道:“老郑啊,跟你咨询一个问题上,上次你跟我说的刘书记推动的那个全省干部大调整,刘书记的态度是什么。”

    郑建勇苦笑着说道:“曹省长,当时刘书记找我谈话的时候,他的态度非常坚决,这一次肯定是要进行全省人事大调整。”

    曹晋阳听完之后,点点头:“嗯,我知道了,谢谢你老郑。”

    等挂断电话之后,曹晋阳陷入了沉思之中。

    当天晚上,刘飞和曹晋阳一起为张部长举行了欢送晚宴,晚宴过后,张部长连夜赶回燕京市,而沧澜省也由此正式进入了刘飞曹晋阳共同主导的新时代。

    当天晚上,曹晋阳刚刚回到沧澜国宾馆的休息室不久,柴秀峰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说道:“曹省长,我这边有两个地市的市委书记想要跟您汇报一下工作,他们以前都是沈中锋的人,您看现在您方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