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29章 刘飞的预感

www.wuailogo.com 官途     曹晋阳和郑建勇在包间内谈了有一个半小时左右,最后双方满脸笑容的走出包间。

    然而,等回到自己的车上,郑建勇那原本满脸的笑容瞬间便收敛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的yīn沉,此刻,他闭目靠在座位上,大脑里全都是自己今天和曹晋阳谈话内容的闪回,虽然他已经极力的把自己所能够“客观”描述的内容全都兜售给了曹晋阳,但是曹晋阳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一毫忧虑或者不满的迹象,这让他隐隐感觉到,曹晋阳的的确确就像自己先前所分析的那样,比起沈中锋来要难对付多了。

    “曹晋阳啊曹晋阳,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不知道我今天所说的这番话能否跳动你和刘飞之间相互对立的火花呢,只有你和刘飞之间相互斗争起来,我这个第三方势力才可以借机左右逢源,合纵连横啊,你们两个之间斗得越凶,我的地位就越稳固,越重要,我能够获得的好处也就越多。”郑建勇暗暗的想着。

    而此刻,回到自己汽车上返回家的曹晋阳此刻脸上的笑容也早已经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丝不屑的冷笑,曹晋阳心中暗道:“郑建勇啊郑建勇,以前早就知道你喜欢在刘飞与沈中锋之间玩平衡,现在居然主动到我这里来跟我通报这些信息,你真的以为我看不出你的真实目的吗,这一点你肯定能够想得到的,不过你也的确够聪明,你知道我和曹晋阳之间的竞争永远都是无法停止的,所以你似乎想在这个时候向我靠拢,然后联合起来对付刘飞,哼哼,你的这个如愿算盘打得真是不错啊,想当初,刘飞是靠这一招联合你削弱了沈中锋,那么你这样做,岂不是把你自己当成了刘飞,把我当成了你吗,等刘飞被削弱之后,下一步是不是又轮到你采取新的手段去削弱我呢,呵呵,你这个人啊,还真是有点意思啊,绝对是一只老狐狸。”想到这里,曹晋阳眼睛闭了起来,嘴角的笑容却更浓了,因为他想起了之前郑建勇提到的即将展开的人事大调整的事情,虽然他非常清楚郑建勇提到这件事情的目的是为了挑起自己和刘飞之间的斗争,但是他却非常清楚,这件事情,的的确确就是自己到达沧澜省之后必须要面对的一个最为棘手的问题,因为一旦在这次人事大调整之中,刘飞要是大量安插自己的人马的话,恐怕沧澜省基本上就落入了刘飞的掌控之中,而对于这一次高层把自己在刘飞再次放在一起进行执政,他却有些疑惑了,虽然可以猜测出一些高层的想法,但是他对于自己所猜测出来的想法却并不十分有把握,所以,对于以后和刘飞之间如何相处他不得不小心应对。

    而这个时候,在沧澜省。

    刘飞也正在和诸葛丰坐在家中,分析着这一次沧澜省人事大调整所带来的格局的改变。

    诸葛丰分析道:“老大,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已经确定曹晋阳要道咱们沧澜省来担任省长一职了,而且我认为,这一次高层派曹晋阳到沧澜省来任职用意可是非常难以捉摸啊,你想想看,在曹晋阳来咱们沧澜省之前,高层就已经把曹家的柴秀峰派到了沧澜省,这可是提前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已经开始布局了,而现在,柴秀峰已经先期在沧澜省拉拢了一批人围拢在身边,而且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张明涛基本上已经下定决心投入到柴秀峰的阵营中去了,也就是说,曹晋阳一到沧澜省,就将会在常委会中占有3票的位置,而且我估计等沈中锋走后,政法委书记陈君义作为沈中锋的盟友,一直以来都和你不怎么对付,而相比较于郑建勇与曹晋阳,我估计陈君义很有可能会投入到曹晋阳的阵营之中,这样一来,曹晋阳相当于握有4票,而现在,郑建勇前往燕京市至今未归,他的此次燕京市之行用意也是值得琢磨的,从你之前描述的郑建勇对于你要进行人事大调整的反应态度来看,他肯定是坚决反对的,之前却迫于你的压力不得不屈从,而现在,因为省长之位人事上的变化,我估计很有可能,郑建勇在这一次的人事大调整之中,肯定还会想办法做一些手脚的,如果在曹晋阳刚刚到了沧澜省之后,郑建勇和曹晋阳联合起来,那么你虽然在常委会上有着比较大的影响力,但是形势也不容乐观啊。”

    刘飞听完诸葛丰的分析之后轻轻点点头说道:“嗯,你分析的非常有道理,这样来看,恐怕高层把曹晋阳派到沧澜省来是早就有这个意思的,而我在当初来沧澜省的时候,也有那种预感。”

    诸葛丰沉声说道:“老大,对于高层为什么把你们两个全都派到沧澜省来,你有什么看法,我感觉这里面似乎用意颇深啊。”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嗯,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从我的理解来看,现在国家正在大力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而沧澜省地处西部关键位置,交通位置重要,如果沧澜省能够发展起来,对于周边省市具有比较大的带动和辐shè作用,我想,高层的第一个用意肯定是希望我们能够先把沧澜省的经济在这几年里发展起来,而且你想想看,不管是我,或者是曹晋阳,或者是之前的沈中锋,还有郑建勇,我们四人都是有着一定背景和深厚的积累的,当我们四个人先后在沧澜省走过之后,沧澜省要想发展起来,我们不仅需要自己努力去发展经济,肯定还得动用自己的人脉和资源去助力经济的发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发展经济,出政绩,我想,恐怕当初高层先把我派到沧澜省来的时候,便已经预料到我可能对沈中锋采取的一些手段了,现在,沧澜省能够发展到如今这种程度,沈中锋的的确确是付出了很多资源和心血的,而曹晋阳到来之后,他肯定也得带来自己的人脉和资源,这样一来,在加上郑建勇的资源,我的资源,沧澜省想要不发展都难啊。”

    诸葛丰听完刘飞的分析之后,满脸苦笑着说道:“如此看来,恐怕在沧澜省这盘棋局中,不管是你也好,沈中锋也好,郑建勇和曹晋阳也好,你们都是这盘棋中的一枚棋子,看来,高层的战略目光的确够牛的。”

    刘飞叹息一声说道:“是啊,我一开始一直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直到现在我才想明白这一点,看来,我和那些高层的高手比起来,还是显得稚嫩呢,以后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和磨练的地方。”

    诸葛丰点点头,说道:“老大,那你说高层第二个用意是什么。”

    刘飞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恐怕在高层的目光并不仅仅是着眼于沧澜省这盘棋,而是着眼于整个华夏这盘棋,我估计,我在沧澜省的时间已经开始进入倒计时了。”

    “什么,进入倒计时,老大,这不太可能吧,你现在到沧澜省也才两年多一点啊,你的一届任期不是有五年呢吗。”诸葛丰这一下可就真的有些震惊了。

    刘飞苦笑着说道:“我只是有这种预感而已,而且之前海明市的楚江才书记也曾经跟我提到过此事,还亲自点拨了我一些东西,然而,其中有些东西虽然我能够感觉和触摸得到,但是真正要想去磨练那些东西,沧澜省却并不是最好的舞台,要想把我自己锤炼得更加出sè,我不仅仅要在政治斗争上、发展经济上有所突破,在执政理念上,在思维方式上,也必须还要有更大的提高,而要想达到这种锤炼目标,只有在那些经济非常发达的地区才行,所以,恐怕下一步的磨练对我来说将会更加的艰难,虽然看起来可能没有现在这种锤炼这么辛苦,但是其中所蕴含着的种种危机却又远比现在的考验更加厉害,所以,官场生涯,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且很多时候,因为责任,因为尊严,等诸多因素,你只能奋勇向前冲。”

    诸葛丰听完刘飞的这次分析之后,突然闭起眼睛,坐在那里沉思了好一会,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点点头说道:“如此说来,在很有可能你要再次得到高层的重用了。”

    刘飞苦笑着说道:“重用吗,可以这样说,但是也不一定,不是有那句话吗,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很多事情,都有两面xìng,真正到底前面等待我的是什么,现在还不知道呢,而且这也只是我的预感而已,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也未可知,不过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恐怕我又得很曹晋阳这个老对手和老合作伙伴一起共事了。”

    诸葛丰笑着说道:“老大,对于如何和曹晋阳相处,你有把握吗。”

    刘飞淡定的一笑,说道:“现在谈这个还为时尚早啊,不过我们之间如何相处,真正的决定xìng因素却并不一定在我们两个身上,现在沧澜省这坛水,可比以前要深得多了,如果我过不了曹晋阳这一关,恐怕下一关更没有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