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28章 曹晋阳即将调来

www.wuailogo.com 官途     世界上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越是有心去cāo作,越不一定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你越是看淡他,却往往能够得到你所预期的结果,但是世界上的人却更有意思,往往越是很难达到的事情,人们却越想费尽心血的去达到自己的目标,但是结果,却往往不尽如人意。

    去了燕京市2天之后,郑建勇已经感觉身心俱疲了,躺在燕京市自己的家中,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两天跑上跑下的四处活动,但是结果却是一个让他始料未及的结果,那就是沈中锋的结果出来了,但是他所期望的人并没有入主沧澜省,而沈中锋的去向却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此刻,想起这个结果,郑建勇就感觉到自己的头有些晕晕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沈中锋被调离之后,竟然前往豫东省任职,依然还是省长,而豫东省的经济情况明显要好于沧澜省,而豫东省省长掉鲁东省任职,而鲁东省省长曹晋阳竟然调到了沧澜省担任省长,这种结果,大大出乎郑建勇的想象,而且,让郑建勇还有些苦涩与无奈。

    因为对于曹晋阳,郑建勇也是所有了解的,他非常清楚,曹晋阳的xìng格和沈中锋的xìng格可是不尽相同,据他所知,曹晋阳的jīng明不比沈中锋差,但是曹晋阳却有一个十分强大的优点,那就是别人很难找到他的弱点,在鲁东省,曾家也是有一些官员的,据这些官员反应,曹晋阳在鲁东省做事情四平八稳的,但是一旦他决定的事情,基本上都能再说省委获得通过,而且曹晋阳所决定的事情,尤其是制定的一些政策,很少有失误的时候,而且在人事工作上,属于自己职权范围内的事情,外人很少能够插手进去。

    坐在椅子上沉思了良久之后,郑建勇站起身来,手指轻轻叩击着茶几喃喃自语的说道:“现在既然曹晋阳要入主沧澜省了,恐怕采取以前应对沈中锋和刘飞之间的那种平衡策略恐怕很难奏效了,而且随着刘飞即将展开的人事大调整,恐怕我的实力会损失很大,如此一来,刘飞很有可能在沧澜省一家独大,如果我要是继续跟在刘飞身边的话,恐怕很难获得比较好的政治利益,而且从目前情况来看,刘飞此人十分狡猾,一个不好就会被他算计,所以我先去曹晋阳那边看看,看能不能先和曹晋阳联合起来,抵制一下刘飞的人事大调整,只要没有了这次人事大调整,恐怕刘飞的实力就无法扩张的那么快,而且有曹晋阳的压力,刘飞即便是强行推动人事大调整,也未必有他心中盘算的力度了,这样一来,对我的压力就可以减轻许多。”

    想到这里,郑建勇略微酝酿了一下情绪,拿起手机直接拨通了曹晋阳的电话,笑着说道:“曹省长,我是沧澜省的郑建勇,听说你来了燕京市了,不知道现在方便不方便啊,我想过去拜访你一下。”

    曹晋阳接到郑建勇的电话,还是感觉到比较意外的,因为两个人虽然认识,但是也没有什么深交,郑建勇晚上给自己打电话,要拜访自己,有什么可谈的呢,不过曹晋阳也是高手,自然清楚郑建勇绝对无事不登三宝殿,而且既然已经已经确定要前往沧澜省了,那么面对刘飞那样强势的竞争对手,自己能够观察一下郑建勇的态度也是非常必要的,毕竟郑建勇现在在沧澜省也是比较具有实力的,所以曹晋阳笑着说道:“原来是郑书记啊,我刚刚到燕京市不久,还没有什么人知道呢,要不这样吧,一个小时之后,咱们去王府井大街上的凯旋大酒店龙翔阁包间去坐一坐吧。”

    郑建勇笑着说道:“好的,那就去那里吧,一会见。”

    挂断电话之后,郑建勇略微休息了一会,距离见面时间还有30分钟左右的时候,他才起身,叫来司机,直奔凯旋大酒店,来到龙翔阁包间。

    郑建勇来到龙翔阁包间外面的时候,正好碰到迎面走来的曹晋阳,他连忙主动伸出手来说道:“曹省长,以后就要在一起工作了,还请多多照顾啊。”

    曹晋阳连忙说道:“郑书记,你这话可就太客气了,咱们都是同事,需要相互照顾,相互合作嘛。”

    说话之间,郑建勇让曹晋阳先进入包间,他紧随其后。

    坐下之后,两个人便海阔天空的闲谈起来,谈了一会风花雪月的趣闻之后,曹晋阳笑着说道:“郑书记,我也没有想到我会被调到沧澜省去任职,我对沧澜省还不太熟悉,你能不能先给我简单的介绍一下沧澜省目前的形势。”

    郑建勇笑着说道:“这个没有问题,目前我们沧澜省从经济形势方面来看,GDP总量在全国各省中排名还是比较靠后的,但是由于这两年来,省里在招商引资方面投入的资源比较大,所以目前经济发展形势的前景还是比较好的,这两年来,GDP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了全国的平均水平,不过由于基数比较小,追起其他省份来,目前还是比较吃力的。”

    曹晋阳点点头,问道:“咱们全省目前主要是以发展什么产业为主。”

    郑建勇说道:“目前,在刘书记的主导之下,全省主要划分了3块区域,一块以发展高新科技产业为主导,力图在电子信息、生物科技等领域取得进展,一块区域是以节能、环保、新能源产业为主导,大力发展绿sè工业,还有一块是各种矿石资源为主导,大力发展矿山机械制造、矿产资源深加工行业,不过目前三个区域只是刚刚搭建起了一个区域划分的框架雏形,后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听到郑建勇的介绍之后,曹晋阳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虽然他的脸上显得十分平淡,但是他的心中却是震撼不已,自从得知沈中锋要被调离之后,曹晋阳便有一种预感,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被调往沧澜省,所以,这两天,他把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研究沧澜省的经济发展的方向上,而根据他手头掌握的资料来看,他对于沧澜省的发展方向有一半的意见和郑建勇所说的刘飞的主导意见是重合的,所以,曹晋阳心中对于刘飞在发展经济的理念上又多出几分佩服,因为经过这两天的恶补,他对于沧澜省的主要情况已经了解了不少,从他的角度来看,按照刘飞主导的那个方案去发展,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是唯一的突破沧澜省在地域劣势情况下的发展之路。

    等郑建勇介绍完了,曹晋阳笑着点点头说道:“嗯,听完郑书记的介绍,经济情况方面我基本上了解的差不多了,那么在政治形势上,咱们沧澜省的形势如何呢。”

    曹晋阳的这个问题就带有一丝试探xìng质了,因为他知道,政治形势这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而且郑建勇的介绍,肯定是需要带有自己主观xìng质的,从郑建勇的表述中,也可以看出一些郑建勇的想法出来。

    不过郑建勇对于曹晋阳的此问似乎早有准备,他笑着说道:“曹省长,在政治形势上,我看我就先客观的描述一下我们沧澜省目前的主要情况吧,前年的时候,常委会上通过了一项刘书记所主导的干部人事制度考核方案,在这份方案中,官员发展经济的水平和能力被提到了一个比较显赫的位置上,成为政绩考核的重中之重,而且根据这份考察方案,凡是连续两年之内在地区经济发展中排名靠后的官员都有可能被调整到闲职岗位上,当时这份方案的争议比较大,但是在刘书记的大力推动之下,还是通过了,今年正好是第二年年底了,而且各个地市的经济排名也已经出来了,刘书记已经跟我提到过了,他准备进行大范围的人事调整,不过由于沈省长的突然调离,这件事情暂时被搁置了下来,所以,等你到沧澜省上任之后,首先面临的便是这个人事大调整,还有就是目前的常委会上,刘书记的威信很高,尤其是沈省长被调离之后,恐怕大多数常委对刘书记就更加敬畏了……”

    虽然郑建勇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表明了自己要客观的描述沧澜省的形势,不过等他说完之后,曹晋阳还是有了一个比较新的感受,那就是刘飞在沧澜省似乎有一种大权独揽的感觉,现在,曹晋阳已经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郑建勇来在这个时候来拜访自己了,不过对于郑建勇,曹晋阳并没有十分明确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因为他非常清楚,刘飞这位老对手做事情向来极有分寸,自己可不想上来就去撩拨刘飞,以免刘飞对自己进行反击,要知道,两人当年在东宁市的时候交手很多次,曹晋阳并没有占得多大的便宜,所以,以后到了沧澜省如何和刘飞相处,也是曹晋阳需要特别重视的问题,尤其是现在两个人不仅仅要相互之间竞争,还得考虑到和其他组合之间进行竞争,所以,两人之间如何相处,对于两人来说,都是一个崭新的却又棘手的问题,这里面的一些事情,不是郑建勇这样的外人能够看得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