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27章 沈中锋即将调离

www.wuailogo.com 官途     当郑建勇接到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让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他充满震惊的说道:“什么,您是说沈中锋要被调走,这怎么可能呢,不是距离5年任期还有3年呢吗,而且今年沈中锋的表现相当抢眼啊。”

    “呵呵,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人做不到的,你可知道,这一次,提出要调走沈中锋的人是沈老爷子。”电话那头,曾老爷子的声音显得有些异样。

    郑建勇听完之后,也只能瞪大了眼睛,眼神中充满了不解。

    而此刻,在沈中锋办公室内,沈中锋正在和沈老爷子通电话。

    电话那头,沈老爷子沉声说道:“中锋啊,你上次跟我说的想要调离沧澜省的事情,我深思熟虑了一段时间之后,感觉还是你的意思比较有道理,所以我专门去找了一趟首长,已经跟首长提了一下准备调动一下你的工作的事情,首长已经同意了,而且中*组*部那边已经着手讨论你的调离安排问题以及后续人选问题,你自己现在也要做好被调离的心里准备,真没有想到,刘飞到你们沧澜省才2年,你就已经坚持不住了,看来,老首长的眼光还真是高明啊。”

    沈中锋苦笑着说道:“爸,今天我专门和刘飞私下聊了半个多小时,经过私下沟通之后,我发现我自身的缺点还是比较多的,而我和刘飞之间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所以即便是我再继续在沧澜省坚持下去,恐怕对我的成长反而没有什么好处,毕竟,在刘飞的阴影之下,我即便是想要改变我的一些缺点和问题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甚至不一定有什么空间,所以换一个地方发展一下,想办法改善一下我的缺点和毛病,反而还有些机会,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尽可能的改善一下我自身的毛病和缺点,争取多为我们华夏的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和好事,在这一点上,刘飞带给了我很多的启发。”

    沈老爷子听完之后脸上有些苦涩,说道:“中锋啊,我得提醒你一下,这一次你调离之后,虽然很有可能继续被调到另外一个省担任省长,但是你的未来最多也只能是止步于省委书记这个位置了,没有任何可能在继续往上升了。”

    沈中锋苦笑着点点头说道:“嗯,自从当初我向您提起要调离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预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了,但是在别的地方我最起码不用再像在沧澜省这么憋屈了,说实在的,虽然现在刘飞对于省政府这边的事情不怎么插手,但是我非常清楚,那是因为我最近这段时间已经不怎么跟他对着干的结果,如果我要是继续和他作对,那么刘飞想要插手省*政*府这边的事情是很轻松的,所以,这种一切全都被别人掌控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而且这一年多来,我用我全部的心血总算是为我工作了数年之久的沧澜省做出了一些贡献,我相信,我也对得起沧澜省的老百姓了,我可以放心的走了,至于说前途,现在我已经不想在去考虑得太远了,我现在是想要有一个能够让我发挥的舞台,让我可以拿着从刘飞身上学到的经验和教训,为老百姓们多做点实事。”

    沈老爷子点点头说道:“嗯,好,既然你这样说,那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吧,只是可惜了,我们沈家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沈中锋笑着说道:“老爸,富不过三代,这是常理,没有谁能够总是站在潮头之上的,就算是我能够得到一个好的位置,但是我的下一代呢,就沈浩峰那小子,他能够将我们沈家带到什么样的高度,我估计以他的本事,能够保得住他自己就不错了,其他人也没有一个能够成才的,与其树大招风,还不如在我有生之年,老老实实的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好事和实事。”

    沈老爷子听完之后笑了:“好,中锋啊,你能看到这些,我就比较欣慰了,好好干吧,让世人看一看,我们沈家,并不只是会争权夺势,我们沈家虽然后辈中良莠不齐,但是大趋势上依然是为国为民的。”

    就在沈中锋和沈老爷子通电话的时候,刘飞也正在和岳父徐广春通着电话。

    徐广春把沈中锋要调离的消息告诉刘飞之后,刘飞倒是没有表现得像郑建勇那么意外,他只是沉声问道:“爸,沈中锋离开之后,谁将会调过来,现在有消息了吗。”

    徐广春摇摇头说道:“这件事情现在还只是刚刚被提出来,现在组*织部那边正在进行讨论呢,不过根据我的分析,要想给你搭配一个能够跟得上你思路的省长,人选还真不是很多,在众多可能的人选中,我还是比较看好曹晋阳,这小子在鲁东省那边干得不错,把鲁东省建设得又迈上了一个台阶。”

    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呵呵,我也很期待曹晋阳能够到我们沧澜省来啊。”

    徐广春笑道:“刘飞啊,你要知道,曹晋阳可不是像沈中锋那样好对付的,沈中锋虽然在心机上并不比曹晋阳差多少,但是他的缺点和比较明显,而曹晋阳这个人的最大优点是你找不到他的弱点,而且此人十分沉稳,所以,曹晋阳可不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啊。”

    刘飞笑着说道:“爸,您也不用在考验我了,其实,我希望曹晋阳能来最大的原因在于我们之间合作起来比较容易,虽然我们之间到了一起之后,肯定会展开激烈的竞争,但是我们都有着共同的优点,那就是我们所有的斗争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把我们主管的区域建设得更好,所以我们之间的矛盾往往并不是单纯的利益冲突,而是政见冲突,理念冲突,而这种冲突,往往只要一方能够说服另外一方,还是有比较大的缓和余地的,这和我与沈中锋之间是完全不同的。”

    徐广春笑了,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婿,他现在是越来越满意了,因为现在的刘飞的确是越来越成熟了,几乎每一次自己给他打电话,从他的言语之间,都能感受到刘飞的思想境界在一点点的提高,而刘飞的自信,自始至终都没有减弱过一丝一毫,徐广春非常清楚,刘飞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往往这种理念和政见之争如果稍微处理不好,产生的矛盾冲突将会非常激烈,甚至有可能直接导致一个人下台,所以,如果曹晋阳真的要去沧澜省任职的话,对刘飞来说也是一个十分巨大的考验,虽然之前两人有过在东宁市共同任职的经历,但是这些年来,曹晋阳成长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而且曹晋阳现在做事即便是在徐广春看来也几乎是无可挑剔的。

    就在刘飞和沈中锋、郑建勇纷纷接打电话的时候,沧澜省的很多领导们也已经先后得到了沈中锋有可能要调离沧澜省的消息,一时之间,沧澜省的人心开始浮动起来。

    而沈中锋的那些嫡系人马们更是纷纷给沈中锋打电话求证此事,对于这些嫡系人马们,沈中锋并没有隐瞒,据实相告,不过至于自己什么时候会调走,他也没有给出准信,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

    而郑建勇自从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思考了一下,最终决定,自己要前往燕京市跑一趟,因为根据他的分析,既然沈中锋要被调走的事情已经传开了,那么组织部肯定会尽快通过讨论,确定沈中锋被调离的位置以及新的接替沈中锋的人选,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尽快稳定住沧澜省的形势,而且他也想试着活动一下,看能不能让曾家之人或者是亲近曾家之人到沧澜省来担任省长,这样一来,对自己未来的成长还是比较有利的,尤其是这一次沈中锋的离去,也让郑建勇看到了一个机会,那就是刘飞突然准备实施的人事大调整策略,由于沈中锋的可能离开,不得不延后在说了,毕竟,如果要是在这个时候进行人事调整,那简直就是给新任省长一个下马威,不利于省委书记和省长之间的团结,这就等于是给自己一个喘口气的机会,所以,郑建勇安排了一下自己的工作,跟刘飞打了一个招呼,便乘坐飞机直接返回了燕京市,然而和郑建勇的心思焦虑不同,处于暴风雨核心的沈中锋此刻却显得十分淡定,他根本就没有前往燕京市进行任何的公关活动,他现在已经决定,自己就做一块砖,党要把自己搬到哪里,自己就去哪里。

    然而,郑建勇没有想到的是,在随后的两天里,刘飞虽然没有在常委会上提出要进行大面积进行人事调整的计划,但是却在常委会上,对省*委组*织*部提出了要求,要他们立刻开始对全省各个地市市委书记、市长以及各个地市市委班子进行全面的考核,尤其是对于全省各个地市和发展经济有关的重要岗位上,都要进行考核,所以,省委组织部最近非常忙碌。

    现在,每到晚上,整个沧澜省各个省委常委领导家里都非常忙碌,大家都在活动着,等待着,很多人都希望借着这次省长调整,为自己谋取一个更好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