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26章 一步下了2年的棋

www.wuailogo.com 官途     当郑建勇来到刘飞的办公室的时候,他看到刘飞正坐在那里批阅文件,脸sè显得十分平静。

    然而,郑建勇却又十分敏感的感觉到,办公室内的气氛却又让他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

    这只是郑建勇的一种感觉,但是郑建勇却又感觉不到到底是哪里不太对劲,因为此刻,人只有刘飞和自己,但是气氛却和以往来到刘飞办公室内不太一样了,那种感觉让郑建勇感觉到有些心慌。

    坐在刘飞对面的椅子上,郑建勇笑着说道:“刘书记,还在忙啊。”

    刘飞笑着放下手中的笔,看向郑建勇说道:“老郑来了啊,海峰,赶快给郑书记上茶。”

    林海峰很快便把郑建勇的茶水给准备好了,然后把房门带上走了出去。

    “刘书记,您找我有什么指示。”郑建勇问道。

    刘飞笑着说道:“老郑啊,这次咱们沧澜省各地市的排名名单你看到了吧。”

    郑建勇点点头说道:“已经看到了,刘书记,真是有些惭愧啊,虽然我和沈中锋同志都已经尽力了,但是还是没有能够达到您的要求啊。”

    郑建勇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半是出于恭维,还有一半是出于无奈,因为他发现,尽管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在发展经济上不如刘飞,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刘飞那些嫡系人马在同样的政策条件下,仅仅是依靠自己而不是依靠刘飞的力量,便已经把各个地市的经济推向了高速发展时代。

    刘飞的脸sè此刻突然yīn沉了下来,沉声说道:“老郑啊,现在已经是我到沧澜省的第二个年头了,而且已经开始进入第三个年头了,最新的这一年来,我们沧澜省前两年落地的各种项目都需要开始发力了,但是,眼前各地市的发展还是非常不平衡,发展快的地方速度非常快,发展慢的地方虽然有着省里各种政策和资金的扶植,但是却已然比不上发展快的地方,而且2年前全省经济第一的沧澜市,恐怕再过2年,很有可能被东江市甚至是其他地市给超过去,所以,我决定,对沧澜省各地的人事工作进行大范围调整,把那些能力强、发展经济水平高、品德好的人放在经济发展的第一线,让他们确确实实的为我们沧澜省的经济发展出力,你看你是什么态度。”

    听到刘飞这番话,郑建勇大吃一惊,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在遇到人事调整问题的时候,在沈中锋和刘飞之间左右平衡了,如果刘飞要大范围进行人事调整的话,对他是非常不利的,因为那意味着整个事情的主导权部分都会处于刘飞的掌控之下,他相信,沈中锋是绝对不会同意刘飞的这个意见的,所以他沉思了一会缓缓说道:“刘书记,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我们应该慎重对待,毕竟目前而言,我们沧澜省各地市虽然经济发展不太平衡,但是总体趋势还是非常好的,各个地市的领导们都在积极向上,如果现在把一些不该调整的地市领导都给调整了,那样恐怕会让一些同志们寒心的,这一点,我想沈中锋同志应该也未必会同意吧。”虽然没有直接表明反对,但是他却又狡猾的把沈中锋给推了出来,想要拿沈中锋做挡箭牌,联合沈中锋再次和刘飞进行掰手腕。

    刘飞沉声却说道:“就在之前,我刚刚和沈中锋同志沟通过,他已经表示同意这次人事大调整了。”

    听到刘飞这样说,郑建勇的脸sè刷的一下便沉了下来,刘飞的这句话对他的打击很大,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刘飞这么明显的似乎是针对沈中锋的行动,沈中锋却不进行反抗呢,他第一个意识便是刘飞在说谎,但是随即他就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他相信,以刘飞的地位绝对没有撒谎欺骗自己的必要,毕竟刘飞是省委书记,即便是不征求他的意见,刘飞如果想要强行推动全省人事大调整的话,也还是可以的,只不过是阻力比较大而已,所以一时之间,郑建勇立刻沉默了下来。

    刘飞也没有说话,而是淡定的看着郑建勇,此时此刻,刘飞只是看郑建勇的表情,便可以把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琢磨个八、九不离十,因为他现在对于人的心里和人xìng的研究,和他刚刚进入官场之时相比早已经判若云泥,今非昔比,刘飞甚至可以通过人的面相和举止就可以大体判断出一个陌生人的职业、学历和大体职位,这并不是什么所谓的相面,而是基于多年官场阅历,把从一个人身上捕捉到的各种信息进行综合分析之后得出一个比较贴近实际的结论,现实中所谓的相面和算*命者大部分也是通过对客户的言语、服装、说话的语气和家庭背景等多方面进行综合分析,从而推断出一个比较贴近算命者心里需求的一种结果,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街头摆摊算命的人大部分都是以40岁以上的人为主,因为40岁以上的人所积累出来的人生阅历已经足以让他们分析推理出很多东西,而很多商场中人之所以对于外貌、礼仪、着装要求几乎到了jīng致那种地步,也是为了在第一印象上给客户一个比较好的表现,从而让客户在对自己的分析上得出一个他比较满意的结论,这样更有利于谈成一笔交易。

    沉默了一会之后,郑建勇沉声说道:“刘书记,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没有意见了,不过我想问一句,这次的人事调整主要由谁来主导。”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这一次由我亲自来主导,省委组织部负责对所有备选干部以及在职干部进行全面考核,以公平公正的态度对待每一个干部,这次人事大调整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必须要确保沧澜省每一个重要的位置上,都出现一个合适的干部,不能让任何人托我们沧澜省发展的后腿。”

    听刘飞这样说,郑建勇的脸sè更加难看了,但是他沉默了一会,却并没有再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只是轻轻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刘书记,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走了。”

    刘飞笑着说道:“没有了,主要就是这个事情,希望郑书记在明天的常委会上支持我的工作。”

    郑建勇点点头,没有表态,迈步向外走去。

    此刻,郑建勇的心里早已经犹如沸腾的油锅一般,上下翻腾起来。

    直到此刻,郑建勇才意识到,自己千算万算,还是低估了刘飞,一直以来,他都为自己能够在刘飞与沈中锋之间左右逢源,纵横捭阖而感觉到沾沾自得,他认为这样下去,自己绝对会在沧澜省的势力越来越大,然而,刘飞今天突如其来的这一手却让他意识到,自己可能错误估计了沧澜省的发展形势了,从眼前的局势来看,沈中锋再次被削弱已经成为定局,而沈中锋被削弱之后,只有自己在沧澜省具备了和刘飞叫板的时候,但是自己的职位也仅仅是省委副书记而已,只是刘飞的副手,作为一把手,人事大权大部分都掌握在刘飞的手中,而现在,沧澜省全省各个地市的经济发展形势已经走上了高速发展的轨道,而在这个时候,刘飞突然提出了要对全省各个地市的干部进行大调整,这简直就是shè向他的一只利箭,很有可能直接将他前面两年左右逢源所取得的一切战果化为须有,现在,他已经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前面两年里,刘飞对于自己左右逢源的战略从来没有说三道四过,也从来没有反对过,甚至有些时候,还主动和自己进行一些交易,以换取自己的支持,现在想来,自己最终还是着了刘飞的道了,因为以前的交易,即便是自己把一些自己的人马安插到了一些重要的位置上,但是到了这次调整,如果这些人能力不行或者是品德不端,那么很有可能被调整,而这一次,看刘飞的意思,他准备完全公平的cāo作此事,那么恐怕任何人都很难真正的去cāo纵这次的人事调整,如此一来,自己这两年来费劲了心思所取得的那些成果,看起来却显得那样弱不禁风,而刘飞却通过这两年来不断的和自己合纵连横成功的削弱了沈中锋,自己强大起来了,也就是说,这一次的人事大调整,是刘飞蓄谋已久,jīng心下了两年的一步棋,这步棋对于沧澜省的形势大局将会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而且当刘飞的这一步棋落子之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未来沧澜省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局势。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郑建勇回忆着自己在选拔人才和用人上的种种举措,他稍微喘了一口气,好在自己在识人、用人上和沈中锋不太相同,尤其是在刘飞提出了那个厅处级干部培训班以后,自己更是遴选了很多善于发展经济的人才,即便是刘飞公平的调整,自己也不会输得太多。

    “哎,刘飞啊刘飞,你当真是下得一步好棋啊,这步棋你竟然整整下了两年,瞒了我两年,我对你真是想不服都不行啊,只不过,我很好奇,沈中锋那边你将会如何交代呢。”郑建勇心中暗暗想道。

    就在这个时候,他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这个电话,是从燕京市打来的,这让郑建勇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因为这个电话,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了,而与此同时,刘飞、沈中锋也纷纷接到了从燕京市打来的电话。

    沧澜省的天,终于要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