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25章 司马易的真实身份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沈中锋问出这个问题,刘飞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玩味之sè,淡淡一笑说道:“老沈,你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呢。”

    沈中锋沉声说道:“刘飞,你应该非常清楚,司马易原本是出自你们家老爷子办得那个培训班的,只不过后来被我们沈家给吸收走了,成为我们沈家的幕僚,后来你来到沧澜省之后,我们家老爷子才把他派给我当幕僚,说实在的,在以前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司马易对我们沈家的忠诚,尤其是在他帮助我爸参谋的那段时间,对我爸的事业起到了极大的帮助,即便是帮助我以后,他也为我提供了很多好的谋略,以前的时候,我也一直没有怀疑过他,不过直到今天,当这一次的积分排名名单出来之后,虽然司马易临走之时依然给了我不错的建议,但是我却不得不怀疑他了,尤其是他全力怂恿我动用沈家的资源倾注在沧澜省的经济发展上的时候,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如果我在这个时候突然被调走了,那么我之前所倾注在沧澜省的一切肯定无法带走,而这一切将会成为你极大的助力,而我带走的只是一颗破碎的心,所以,我不得不说,你当初提出的那个人事方案在配合司马易给我出的各种参考建议,最终才造成了如今这种局面,你能够告诉我真正的内幕吗,你放心,对于司马易我是心存感激的,我永远都不会动他下手的,而且他已经离开我,环游世界去了。”

    刘飞听完之后,看了沈中锋好几眼,然后笑着说道:“老沈啊,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又何必执着于司马易这件事情上呢。”

    沈中锋摇摇头说道:“不是的,刘飞,我直接跟你说一说我的思考角度吧,如果司马易的的确确是你派到我身边当卧底的话,那么我不得不说,你这个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刘飞笑着说道:“老沈啊,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司马易绝对不是我派到你身边的卧底。”

    听到刘飞这样说,而且说得如此斩钉截铁,沈中锋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说道:“如果不是你派来的卧底,为什么我总有一种感觉,他在我身边两年多,最终成就是你,而不是我呢。”

    刘飞笑着说道:“老沈啊,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从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的。”

    沈中锋苦涩一笑,说道:“没什么,既然你也不了解,恐怕这个疑问我只能埋藏在心底了。”说完,沈中锋迈步向前走去,只不过在刘飞看来,前面渐渐走远的沈中锋背影有些佝偻起来,直到这个时候,刘飞才豁然想到,沈中锋也已经不小了,这两年来,沈中锋虽然也有过一些过失,但是却不能否认,他为了沧澜省发展的确贡献了很多的心血,沧澜省如今高速发展的背后,也有沈中锋一份功劳。

    迈步走回办公室,坐在椅子上,刘飞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沈中锋问自己的那个问题始终盘旋在刘飞的心头,因为对司马易的真实身份他的确非常好奇,想到这里,刘飞干脆拿出手机,拨通了诸葛丰的电话,笑着说道:“诸葛丰啊,司马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我听沈中锋说,他怀疑司马易是咱们的人,这里面的内幕你清楚吗。”

    诸葛丰听到刘飞提到司马易,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沉声说道:“老大,对于司马易此人的真实身份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当时我们在培训班里的时候,刘老爷子对于司马易虽然表面上不太喜欢,但是有一次,我去刘老爷子休息室去请教问题的时候,却偶然发现在刘老爷子的休息室里,司马易正陪着刘老爷子喝酒,老大啊,你可能不太清楚,在我们那个培训班里,能够得到和沈老爷子单独喝酒机会的人,除了我以外,恐怕只有司马易一人而已,只不过那个时候我也没有多想,所以,你今天这么一问的话,我也只能推测,司马易很有可能是刘老爷子那个时候故意埋伏下的一枚暗棋,而这枚暗棋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真正发挥功效,只有他自己才能把握了,毕竟,刘老爷子已经故去两年多了,而真正知道这个事实的,恐怕只有刘老爷子一人而已。”

    听到这里,刘飞的心里虽然还有一丝疑惑,但是从诸葛丰的分析和推断来看,刘飞也比较倾向于诸葛丰的判断。

    这时,刘飞的手机突然响了,电话竟然是老妈梅月婵打过来的。

    对于老妈的这个电话刘飞感觉到十分惊讶,不过还是立刻接通了,笑着说道:“妈,您想我了吧。”

    “哼,臭小子,我才不想你呢,你小子就知道工作,连老爸老妈都不怎么过来看看。”梅月婵有些生气的说道。

    刘飞连忙说道:“妈,您老人家可千万别生气,您放心,我们沧澜省马上就要走上正轨了,到时候,我会经常陪着您的。”

    “哼,这还差不多了,对了,刚才老爷子的秘书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给一个名叫司马易的人的账号上打2000万过去,我问他,为什么给这个人打钱,那秘书说这是老爷子吩咐的,说是司马易是老爷子安排的棋子,他现在已经完成老爷子交给他的任务,准备环游世界去了,他还说,如果我不信的话,可以问问你,儿子啊,你认识这个人吗。”梅月婵问道。

    刘飞听到老妈的电话之后,心中的一切疑团全都解开了,他的心中暖洋洋的,他没有想到,刘老爷子竟然把司马易这枚暗棋埋伏了十多年之久,竟然直到今天才让自己知道,如此看来,老爷子为了自己当真是花费了很多的心血啊,刘飞也清楚,如果不是司马易配合着自己在沧澜省发展经济上的策略,把沈中锋最终给圈进来,恐怕自己未必能够让沧澜省的发展取得如此快速的地步,虽然司马易一直给沈中锋出谋划策,对付自己,但是他最终却在自己对付沈中锋最为关键的时刻帮了自己一把,而帮自己这一把的价值简直大得难以估量,尤其是对于整个沧澜省的价值,司马易可以说是居功至伟,所以,他笑着说道:“妈,别打2000万了,2000万太少了,直接给他打2个亿吧,算是我们对他的感谢,可惜啊,司马易如此经天纬地之才却不能为我所用,太可惜了,既然他想环游世界,就让他痛痛快快的去吧,我想2个亿足够他开开心心的玩个够了。”

    听到儿子的话之后,梅月婵笑着说道:“好,既然你如此认可司马易这个人,那妈我就再大方一把,给他5个亿,希望将来他能够为你所用,像诸葛丰那样的人才,都是无价的,你可千万不要亏待了人家。”

    刘飞笑着说道:“妈,这一点您尽管放心,对于我身边的兄弟们,我永远都不会亏待他们的。”

    等挂断老妈的电话之后,刘飞又接通了诸葛丰的电话,笑着说道:“诸葛丰啊,我刚刚得到消息,司马易的的确确是老爷子十多年前埋伏下的一枚暗棋,看来老爷子的城府才是真正的深沉啊。”

    诸葛丰笑着说道:“老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最好能够想办法把他给留下,司马易那个人可以算是一个鬼才,有些时候,我想不出办法的时候,他往往能够从出人意料的角度找出办法来,如果你能够得到他的辅助,那将来的道路就更加宽广了。”

    刘飞苦笑着叹息一声说道:“哎,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恐怕我无法获得他的辅助了,他已经决定环游世界去了。”

    其实,刘飞并不知道的是,当刘飞的老妈梅月婵把5个亿的资金打到司马易的账户上之后,司马易很是震撼了一把,只不过他并没有全部接受,而是只留下了2000万,把剩下的2亿8000万又给梅月婵返了回去,随后坐上了前往埃及的飞机,准备第一站去看看金字塔,坐在飞机上,望着越来越远的祖国大地,司马易心中叹息一声,喃喃自语道:“刘飞啊,虽然我知道你特别想要让我到你身边去帮你,但是我从心里上却做不到了,毕竟,我在沈家效力了十多年,和沈家也有了感情,所以,在沈中锋败局已定的情况下,我帮你让沈中锋为了沧澜省的经济发展倾注了全部的沈家资源和人脉,我想,这不仅足以偿还当年刘老爷子对我的知遇之恩,我也算是间接的帮助沈中锋留下了一个退路,可以说,我对你们刘家和沈家都已经尽力了,我已经不可能在出现在你们任何人的眼前了,以后,我只想环游世界之后,脱离那些尔虞我诈的官场生涯,简简单单的过一份平常人的生活,这十多年,我的心苍老了二三十年啊,我太累了。”

    这时,在刘飞的办公室内,刘飞直接给省委副书记郑建勇打了个电话,把他喊道了自己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