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324章 沈中锋的五大错误

www.wuailogo.com 官途     “那好,刘飞,还请你详细说一下,我到底都犯了什么错误,说实在的,我真是输得不甘心啊。”沈中锋苦笑着说道。

    刘飞淡淡一笑,沉声说道:“第一,你犯了规则xìng错误,在迟宇航的事件上,你对他太过于纵容和放手了,派系斗争不是不可以存在的,因为斗争永远都是保持强大战斗力和进取心的最好的手段,但是老沈啊,你却忘了一样东西,所有的政治斗争,都必须在规则的允许范围内展开,而迟宇航身为省委组织部部长,却根本不将我这个主管组织人事工作的省委记放在眼中,经常明目张胆的和我作对,你说,他这算是遵守规则吗,不算,所以,当我准备拿下他的时候,阻力并不是很大,尤其是迟宇航由于依仗着和你以及其他人的联盟,在人事工作中大权独揽,甚至是卖官鬻爵,他的这种行为早晚都必将受到惩罚,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你犯了规则xìng错误,你不要将这种错误归结到迟宇航的身上,因为没有你的支持,迟宇航是不敢如此嚣张的!”

    听完刘飞第一个分析,沈中锋满脸苦涩,因为刘飞的话直接命中他的软肋,他苦笑着说道:“那第二个错误呢!”

    刘飞道:“你第二个错误则是原则xìng错误,在沧云街那件事情上,你明明知道冯双阳、严少峰等人故意在拖延时间,不想将那件事情真正的彻查下去,甚至你还为他们说话,甚至是对我的提议进行反驳,在这个问题上,你犯了原则xìng的错误,类似的错误还有很多,在这一点上我就不多说了,所以,老沈,到了我们这种级别,你必须放下派系的成见,保持自己的原则立场绝对不能动摇,必须要约束和管理好我们的下属官员们,确保他们的一切行为都必须要公平公正,绝对不能侵害到老百姓的正当权益,只有这样,我们的地位才能更加稳固,即便是出了事情,你的责任也才会相对小一些,而正是这样的一系列原则xìng的错误,导致了冯双阳最终被拿下,导致了你在沧澜省损失了相当一部分力量,这一点,你必须要进行深刻反思!”

    沈中锋再次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那第三个错误呢!”

    刘飞说道:“你犯的第三个错误,是缺乏魄力和勇气,缺乏为老百姓的利益和全局利益攻坚克难的劲头,对于这一点,则是你的致命弱点之一,你想想看,在我到来之前,沧澜省为什么经济发展这么滞后,其根源在哪里,还不是在沧澜省的道路交通不畅上吗,那么多的资源憋在山区内运输不出来,你就没有好好反思一下吗,我知道,那个时候,沧澜省的财政经费是有限的,以沧澜省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大范围的休假高速公路网络和国道省道,但是人总不能让尿给憋死是不是,你只要放开手脚,找对思路,总是能够找对一条适合沧澜省走的修路办法的,这也是咱们两个人之间本质上的区别,我遇到问题了,我想的使用什么办法去克服他,去摆平他,而你则是遇到问题就绕路而行,你要知道,人生的道路上和官场的道路上虽然有很多路可以让你绕行,但是很多时候,你走直线的距离和绕行的距离相差是非常大的,你绕的路越多,你距离成功的距离也就越远,而当你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问题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很多问题并不是那么困难,只要你稍微用心一下就可以攻克了,习惯了和熟悉了之后,你的道路就会越走越顺畅!”

    沈中锋轻轻的点点头:“这一点你说的好啊,我这个人的确还是有畏难情绪啊,想当初我根本不相信你能够真正把道路给修成的,没有想到你竟然真的修成了,我不得不佩服你啊!”

    刘飞笑着说道:“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路,只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所以,不用害怕困难,奋勇向前冲就是了,只要我们心中想着老百姓,老百姓就会为我们提供最为强大的助力!”

    沈中锋点点头:“刘飞,那我第四个错误是什么!”

    刘飞说道:“你所犯的第四个错误是缺乏对于下属和我们沧澜省实际情况的真正用心的观察和了解,你更多的时间只是坐在办公室内,看着下面各个地市送上来的报告和材料,然后根据这些材料去做出一些决策,然后,你却忘了一件事,在官场上,欺上瞒下的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多了,下面给你看到的材料,往往是对他们有益的材料,往往都是报喜不报忧,正因为如此,你失去了真正了解实际情况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咱们两个人都各自做出了针对沧澜省的经济发展规划,凡是认真执行我的那份发展规划方案的地市经济发展速度非常快,相反的,虽然有你的鼎力相助,但是执行你的那份经济发展规划方案的地市发展速度却只是进度一般呢,其根源就在于你过分相信下面人的报告和材料,没有亲自深入第一线去视察,而即便是你下去视察了,你往往也只是按照下面之人的安排去视察,而人家给你看的,依然是早已经准备好的一些东西,即便是故意暴露给你看的一些缺点和不足之处,也无伤大雅,但是我确是恰恰相反,我不仅要看下面送过来的报告和材料,我还会亲自前往第一线去视察,甚至是微服私访,实际的去了解情况,只有真正的掌握了第一手的材料,我们才能制定出更好的决策出来,古人曾经说过一句比较经典的名言:‘月晕而风,础润而雨,人事虽殊,其理一也,惟善察者能见微知着,不察,何以烛情照jiān,察然后知真伪,辨虚实,夫察而后明,明而断之、伐之,事方可图,察之不明,举之不显,’老沈啊,你真的应该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的执政思路了,有些时候,我们华夏古人的智慧是可以借鉴一下的!”

    听完刘飞的这番话,沈中锋真真正正的呆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些嫡系人马管理的地市发展不如刘飞人马管理的地市好,现在却被刘飞一语道破,这让他有些失落,更有些苦涩,他沉思了一会然后说道:“刘飞,如果我的那些人马当初执行的是你的经济发展方案,是不是我未必会败得这么惨!”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没错,如果当初你的人马所掌控的地市执行我的那份发展规划,那么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今天我们沧澜省的gdp总量将会比现在还要增加6个百分点以上,而他们所主管的地市甚至有可能超过郑建勇所主管的那些地市包括超过我的人马所掌控的那些地市,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所做的那份方案每一个地市都是非常有针对xìng的,都是没有任何折扣的,我是省委记,我要考虑的并不仅仅是我嫡系人马所掌控的那些地市的发展,而是整个沧澜省全省各个地市的发展,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全都是一视同仁,即便是包括在各种优惠政策上,也全都是非常公平的,我相信这一点你应该可以看得出来,但是,老沈啊,你太自负了,太自以为是了,从这里,也可以引申出你所犯的第五个错误,那就是不知道审时度势,如果当初承认已经败给我了,极力的配合我做好全省的工作,而不是等到后来才明悟!”

    说道这里,刘飞顿了一下,然后看着沈中锋说道:“老沈啊,你知道为什么以前我和曹晋阳搭班子的时候,我们两个之间能够配合的那样好,然后我们都能同时得到提拔和发展吗!”

    沈中锋一愣,以前他还真研究过这个问题,不过却没有得到过一个让自己比较满意的结论,所以他说道:“愿闻其详!”

    刘飞笑着说道:“其实,当年我和曹晋阳在东宁市的时候,自始至终也一直都在不断进行着政治斗争,一直在不断的较量着,但是我们之间的较量,总是产生在如何发展东宁市的方向上,有些时候我的思路是对的,而他的思路是错误的,有些时候我的思路没有他的思路好,当我们较量到了最后时刻,我们往往都会让最正确的思路去主导东宁市的发展,所以才能创造出当年的东宁市奇迹出来,但是咱们两个人之间的较量却远远超出了这个界限,走得太远太偏了,而你,则被斗争和派系蒙蔽了双眼,没有摆正你自己的真正位置!”

    听完刘飞这番话,沈中锋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沈中锋抬起头来说道:“刘飞,谢谢你,我终于明白我到底为什么会输给你了,我沈中锋服了。”说着,沈中锋站起身来向外走去,走到亭子入口的时候,沈中锋突然转过身来看向刘飞说道:“刘飞,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司马易是不是你的人,他是不是你派到我那里的卧底。”